第一回 秦淮风月
2021-03-05 20:30:3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落日残照,鲜红的晚霞映得半壁弯空都似在焚烧一般。
  滟红的霞光洒落在秦淮河里,泛起阵阵金红的波光,灿烂夺目。
  黄昏将尽,夜幕即启,秦淮河一天的欢乐也快要开始了。
  这时,河边的画舫都已燃起了灯,那一盏盏五颜六色的灯火聚在河边,远望过去,恍如是一条花龙,婉蜒逆着河水而上。
  随着夕阳的落山,夜幕低垂而起,秦淮河边愈来愈是热闹,有那乘轿、坐车而来的远方游客,也有三三两两结伴闲逛从城里而来的年轻人。
  他们来的方向虽然有所不同,然而目的却是一样,全是为寻欢而来。
  只有那些车夫、轿夫,为的只是赚取足够的生活费用,他们送了主顾上船,有些回到城里,有些则在岸边的竹棚里停了下来,等待着回城的客人!
  那些竹棚搭得非常简陋,有些小店是供人饮酒用饭,有些则是供人喝茶观赏河边风光的,与夫子庙边的酒楼歌肆比较起来,相差得太远了。
  此刻,那些卖饭菜的棚里,客人愈来愈多,几乎都要坐满了,由于这些客人大多是以出卖苦力的走卒为主,所以棚里显得格外的嚣闹。
  这些人虽然一辈子都可能没机会踏上河边的画舫,但是他们所谈论最多的却也是画舫上的姑娘们的韵事。
  只要几个人聚在一桌,来两壶酒,话闸子便打了开来,不是某船的姑娘有几个恩客,便是某船的姑娘功夫最好,说到酣畅之处,便是一阵哈哈大笑,接着来的则是竹箸四飞。
  由于这些人都是执贱役的下人,他们根本不够资格踏上画舫……无论是最上等的,还是最下等的……却因为虚荣心的驱使,才使他们更加大声的把平时从主人嘴里听来的韵事,加以渲染一番说了出去,似乎在比赛谁说得粗野,谁就更能博得他人尊重……
  这一片嚣闹杂乱的情形,每个棚子都是一样,与河里的画舫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尤其是上游停泊的那几艘较其他船只要大上一半的画舫,不但布置得富丽堂皇,五彩缤纷,而且船上都有乐伎,阵阵的丝乐之声,自船上飘出,使人听了可以想像到置身画舫里,该是何等的欢愉美妙……
  不过谁也知道,这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愿望,这秦淮河里近四十艘的画舫,只要带着五两银子,足可以壮胆去一趟。另外的十几艘画舫,则是有二十两银子就可以饮酒作乐直到夜深。
  唯独停在上游过了文德桥的三艘大游舫,则非是高官雅士,富豪贵客不能进入,要在那儿尽一夕之欢,千两银子也不算多。
  尤其是停在两艘红色画舫中间的那艘油碧画舫,附近数百里无人不知这艘名为绮罗春的画舫,是白冷秋姑娘所有的。
  那白冷秋姑娘可说是花中之魁,不但长得美艳无双,并且棋琴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所以来往之人无一白丁,全都是金陵城里的高人雅士,诗坛俊彦。
  谁都知道她的画舫上为她题着绮罗春三个大字的便是父子两状元,当今大学士成墨林之子,现任知府成维翰大人所书。
  有这样许多因素,再加上她本身乃自由之身,不受任何人约束,是以她为秦淮河的画舫,树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典型与范式。
  那便是无论带有多少银子,若是不通文墨,绝对无法上得绮罗春的画舫,并且就算是渊博之士,白冷秋姑娘假使看不上眼,也不能被允许上船。
  可是说也奇怪,尽管她有这么高的身价,来往的人却经常是身无分文的穷儒,他们到了船上,吟诗诵唱,饮酒作乐,往往不花一钱。
  不过她这么做,反而更增加她的神秘感,谁都想不通以她这等聪颖美慧,既不为钱财,又不为赎身,为什么要在秦淮河边过这种神女生涯?
  以她的容貌与学识,只要她肯点头,有的是量珠捧金,迎娶她的富豪,但是她从未考虑及此。
  甚而据传说连成维翰知府要娶她作妾,都被她一口拒绝——
  她的身世如谜,且又如此神秘,使得她的名声愈来愈响,反而有更多的人都想求得一见,甚而有远从北京赶来的王孙公子,携着巨金而来,等了半个月都无法见她一面的……
  有关她的传说愈多,秦淮河的生意愈好。有许多人到别的画舫去招妓作乐,倒是为了想见她而见不着之故。
  这一天,竹棚里的茶屋又传出一个消息,说是昨日成知府的令堂六十高寿,白冷秋姑娘赶去祝寿,已被成老夫人认为义女……
  于是这个消息纷纷在竹棚里传播着,几乎每一个人都晓得白冷秋姑娘又攀上这么一个贵亲……
  就在竹棚里热哄哄的谈论著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个身穿青衣,脚登黑靴的年轻人,走进了一家叫万家香的小饭店。
  他进了硼内,迳自穿过那些把脚架在长凳上,正在高谈阔论中的客人身边,走到靠近竹墙角落的一个位子上去,坐了下来。
  这时满屋里坐着的都是脚夫走卒之辈,他们全都是衣衫简陋,形貌粗鲁之辈,这青衣人一走进来,顿时使得在高谈猛饮中的那些人全都停住了话声,向他望去。
  可是他们才只望了一眼,便都又垂下头来,不敢多望,甚而连谈话的声音都小了下来。
  那青衣人长得剑眉浓黑,星目胆鼻,俊逸秀丽,本是令人不由多望两眼的美男子,应该使人注目才对。
  然而他那紧抿的嘴唇,冷厉烁亮的眼神和严肃的睑色,却使人见了之后,有股寒冷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不敢多望。
  他到壁角坐定之后,没有呼唤伙计,目光冷冷的凝注着摆在桌上的箸筒,似在入神之中。
  那身兼厨房大师父和掌柜双重职务的大胖子,正在柜台旁用竹篱隔出来的厨房里炒菜。
  他浑身的肥肉被炉火一烤,汗水直流,抓着搭在肩上的毛巾,不住的在身上猛擦,手里的锅杓依然运转如飞,在锅里拨动着。
  当他盛起一盘菜,突然发现店里的声音小了下来时,忍不住探首向里望去?
  他一眼望见那青衣人坐在壁角,顿时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个怪人又来了?”
  这时在店里招呼客人的伙计定了过来,说:“老板,那个怪人又来了。”
  “来了又怎样?”掌柜的说:“你快去招呼人家呀!”
  “我……”那个瘦小的伙计苦着睑说:“我不敢。”
  “怕什么?他会吃了你不成?”掌柜的说:“你快点招呼他,他吃完了饭也就走了,不然弄得所有的客人都走开了。”
  他说完了话,见到那伙计依然站着不走,瞪了他一眼,叱道:“你还不去?”
  那伙计畏畏缩缩的向壁角走去,脸色勉强堆着笑脸,说:“客官,你要吃什么?”
  耶青衣人冷冷的望了他一眼,道:“一碟素菜,半条鱼,一盘卤菜。”
  那个伙计嗫嚅问:“你是要用饭还是喝酒?”
  “用饭。”
  青衣人似是连话也不愿多说,短短的说了两字,便紧紧的闭上了嘴。
  那个小伙子见到青衣人那副样子,不敢再多罗嗦,点了点头,像是逃走似的匆匆定到厨房边。
  掌柜的胖子听完了伙计的菜名,撇了下嘴,说道:“这家伙派头不小,可是荷包太干,你还是快把他要的菜送去,让他早点吃了走路吧。”
  那个小伙子唯唯诺诺,找了个大盘子,在菜柜里挟了三样小菜,装了一钵子饭,送到青衣人那儿去。
  当他走过去的时候,本来就已是心中忐忑,有点不安,等到行至青衣人的身边,突然发现那冷漠慑人的青衣人正在玩弄着一双筷子,桌子已堆着一小堆苍蝇。
  他愕了一愕,还没想通是怎么回事,已见到那青衣人用筷子在虚空中挟了两下,竟把从他面前飞过的苍蝇挟住,放在桌上。
  这个小伙计张大了眼睛,觉得非常有趣,一时之间倒看得呆了。
  那个青衣人似是发现有人在背后注视自己,倏然回过头来,冷冷的望着他。
  这个小伙计呵了一声,只觉对方目光如刀,使人看了心中不由一寒,他连忙垂下了目光,不敢与对方的视线接触,垂首端着盘子走了过去。
  “客官,你的饭菜来了。”
  青衣人接过盘子摆在一边,说:“你把桌子擦擦。”
  这小伙计应了一声,慌忙取下搭在肩上的抹布,把桌上的苍蝇擦掉。收起那支挟过苍蝇的筷子之时,他忍不住再三看了看,想不到这种普通的竹筷子,放在那青衣人的手里,竟是如此神妙,连飞着的苍蝇都挟得下来。
  那青衣人见到他这副傻样子,微微笑了一下,说:“你们这个店真脏,到处都是苍蝇,可是菜却做得不错。”
  这个小伙计见到青衣人一笑之际,嘴角浮起两个深深的酒窝,使得整个神情完全改变,就如同在严寒之中吹过一阵和暖的春风似的,使人心里觉得一阵温暖。
  他想不到一个人的表情有如此大的变化,并且在这样冷漠威严,寒霜满脸的年轻人面上,竟然还有男人少有的酒窝,使他在一时之间都看得傻了。
  等他定过神来的时候,他已见到那青衣人的脸色回复原先的凝肃。
  他干笑一下,说:“我们这儿大师傅的菜是炒得不错,在附近谁都知道……”
  那青衣人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声,说道:“你没事了吧?我要吃饭了。”
  这小伙计讪讪的笑了笑,收起端饭菜的木盘,像是逃样的离开了青衣人的身边。
  他回到了厨房,才觉心里定了下来,刚吁了口气,那肥胖的掌柜已走了过来,向他问道:“二柱子,你今天的胆子可不小,我看你跟那个怪人还聊了大半天,到底说了些什么?”
  二柱子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他只是说老板你的菜做得很好……”
  “呵!他这么说!”掌柜的胖子望了那青衣人一眼,说道:“其实他还没有吃到我炒的菜呢,像糖醋活鱼、青豆虾仁、红烧鱼唇,都是我的拿手好菜,哪样不是顶瓜瓜的,只怕他没钱吃……”
  “那个人真怪!”二柱子说:“他长得那么漂亮,整天都是板着脸,让人看了害怕,尤其是那双眼睛,真跟刀子一样,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老板,我还看到他有两个酒窝呢……”
  “哦!他还跟你笑?”掌柜的胖子道:“我还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笑!打从他前天到这儿来起,什么时候有人见到他笑过,整天寒着一张脸,好像人家欠他多少钱没还似的……”
  二柱子道:“老板,真是奇怪,看他那样子不像一般人,可是他却是那么穷,每天在这儿吃十文钱的饭,吃完便跑到河边去站着……”
  他故作神秘的悄声说:“昨晚我远远的跟在他后边,看见他站在河边朝着绮罗春望去,一两个时辰都不动一下……”
  “大概他是听到白姑娘的名声,想要白姑娘请他上绮罗春……”
  胖掌柜的道:“我看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凭他那张死睑,人看了都心寒,别说白姑娘了……”
  “老板。”二柱子道:“我刚才看见一桩稀奇事情,那怪人用筷子挟苍蝇呢!”
  胖掌柜呸了一声,说道:“用筷子挟苍蝇有什么稀奇?我还能挟蚊子呢!”
  “他不是摆在桌上挟。”
  二柱子道:“他是在苍蝇飞的时候,这么挟的……”
  胖掌柜愕了愕,道:“二柱子,我看你是昏头了,这怎么能够挟到苍蝇?又不是死的?”
  “真的。”二柱子道:“我看到他一筷子一个,快得不得了。”
  “别胡扯了,快去做你的事吧!”
  胖掌柜说完了话,走回厨房去,二柱子望着他那胖胖的身躯,发了一会愕,抓起筷子在处空挟了两下,摇了摇头,去招呼其他的客人去了。
  那青衣人吃饭的速度很快,就这么一会工夫,不但把一钵子的饭吃完,连盘里的菜也吃得干干净净。
  他缓缓站了起来,掏出几枚制钱丢在桌上,默然的走出了竹棚,向着河边行去。
  二柱子收了钱,擦好桌子,走到棚外去望了望,只见那青衣人像前两天一样,走到河边,望着停泊在上游岸边的绮罗春画舫,不再转首。
  他站在竹棚外看了一下,嘴里嘟囔着说:“这人真怪,一连好几天都站在那儿望个不停,我看他就是望一辈子,只怕也见不到白姑娘一面。”
  他想起自己在这儿呆了一年多,除了看过几次有人用轿子接白冷秋姑娘到城里去之外,从没看过她露过脸,尽管传说中白冷秋是如何美若天仙,他却连远远见一次的机会都没有。
  他想到这里,他真恨不得跑过去告诉那青衣人不要再站在河边痴等了。
  望着青衣人那颀长的身影,二柱子突然觉得自己也很可怜,日日只想着一看白冷秋姑娘一面,却从未见过。
  他叹了口气,正想转身定进硼里,已见到五个大汉高声谈笑着从竹棚前行过。
  那五个大汉都是头戴壮士帽,足登薄底靴,身上穿着紧身劲装,外面罩着一件绣着一支金狮的紫缎锦袍。
  他们每人身上都佩有刀剑,齐都敞开外袍,昂首阔步的向著文德桥而去。
  二柱子见到他们打身边行过的时候,所谈论之事,不是保镖时经过某某地方,遇到一些绿林大汉,便是在某地嫖妓时遇见的几个绝色粉黛……
  他听得津津有味,竟然不知不觉的跟在那五个大汉身后,他的心里真是万分羡慕这些镖客们所过的日子,恨不得也能跟这些镖客一起走。他晃晃荡荡的定了几步,还没有觉察出自己究竟在做什么,那五个大汉已一齐停了聊,转身向他望来。
  其中一个满睑络腮胡须的大汉沉声喝道:“咄!你鬼鬼祟祟的跟在爷们身后做什么?”
  二柱子在他们一转身时,便已转身要定,这下见到那络思大汉朝自己瞪眼,哪里还敢回话?连忙拔足便走。
  他才走出两步,颈后的衣服已被人抓住,吓得他不由发出一声惊叫。
  “他妈的,你鬼叫什么?”
  那个抓住二柱子衣服的络腮大汉把他提了起来,面对面,问道:“小子,你跟在大爷们后面做什么?”
  二柱子全身悬空,吓得魂都几乎飞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大爷,小的是饭店里的伙计,没有要做什么……”
  “哼!”那络腮大汉冷哼一声道:“你他妈的还要扯谎?”
  二柱子见到这大汉挥起斗大的拳头在眼前晃动,吓得魂不附体,慌忙道:“小的不敢扯谎,小的……小的只是听大爷们说得好玩,所以才……”
  那络腮大汉裂开大嘴笑了下,把二柱子放下,骂道:“你他妈的只晓得好玩,像那种刀头舐血的日子叫你遇见了,只怕胆都会吓破。”
  二柱子吓得出一身冷汗,双脚酥软,几乎站立不稳,他望着面前这个高大的汉子,不敢就此走开。
  络腮大汉不屑的撇了下嘴,道:“小子,你既是这里的伙计,该晓得这秦淮河边,哪一个姑娘最漂亮?”
  “当然知道!”二柱子说:“这周围数百里,谁不知道秦淮河的姑娘个个漂亮,其中又以白冷秋姑娘更是美如天仙……”
  “白冷秋?”络腮大汉问:“就是什么绮罗春画舫上的那个娘们?”
  他见到二柱子点头,笑着道:“他妈的,这娘们的名气可真大,咱们在北京早就听过了,就想瞧瞧她到庭长得多美,这下逛到此地,怎能不上去?嘿!小子,绮罗春画舫停在哪里?”
  二柱子说道:“大爷,白姑娘不是随便就见客的,她……”
  “他妈的!”络腮大汉道:“老子来了,她还能不接?你快说地在哪里?”
  二柱子打了个颤,指着靠近上游的那艘大船说:“那艘绿船就是绮罗春。”
  那络腮大汉朝上游望去,笑着对他的同伴道:“咱们今儿个找到那娘们,大家好好的先乐他一乐,明天到杭州城去好还的玩一场。”
  他们没有再为难二柱子,跨开大步,谈笑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二回 深藏不露
上一篇:
第一部 密陀神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