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密宗东来
2021-03-06 10:04:0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古长卿微微一笑道:“这倒又是一件巧事。”
  随即立起身来道:“愚兄得回去分派一些事情,不能与你多谈了,明天就是天龙四大尊者约斗之期,你也该养足精神,以备迎战。”
  金白羽对决斗四大尊者之事,并未放在心上,胡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古长卿走后,他把近日所见所闻,以及亲身经历之事,细细想了一逼,暗付:“照此看来,妹妹的行迹果然有些可疑。”
  想到此事,他深悔不曾对她详加盘诘,如若她是冒牌,定然可以找出一些破绽。
  由金韵心复又联想到白冷秋,觉得此女具有一身不俗的武功,为何要来到秦淮高张艳帜?虽说是为洗雪父仇,究竟有些不近情理。
  那次金狮镖局的事件,如果自己不出手,后果将会怎样?白冷秋会不会出手?或者是用软功夫应付过去。
  原来他对这些问题,都不曾细细去想,此刻思索起来,才知破绽极多。当下决心暂时把去长春岛的时间延缓,等到事情查明后再说。
  这一天一晚工夫,他似经历了许多事情,但都无法得到答案,想到明天便是与四大尊者约斗之期,天龙寺雄踞藏土,为密宗一大主流,武功非同小可,他以弱冠之年,居然明锣张鼓,公开与之挑战,不论结果如何,均足以自傲了。
  不过金白羽并不曾这样想,他对名利之心甚是淡泊,虽然他以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与江湖上各种恶势力抗衡,那只是迫不得已,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仍是复仇,为死去的爹娘复仇,似乎他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复仇。
  他静坐室内,许久许久,方才把复杂的心情稳定下来,这才依据内功口诀调息运起功来。
  再说古长卿回到百剑盟,立即着人把玉扇郎君请来,劈头便问道:“事情办得怎样?”
  王扇郎君欠身道:“一切均已照庄主的吩咐办妥,只是这三位魔头,委实难缠得很。”
  古长卿笑道:“不论他们如何奸狡,这场决斗他们没有理由不参与。”
  王扇郎君又道:“属下已把这消息传告武当以及同盟各派,以目前情势而论,青衣修罗似是站在咱们这一面,不过同盟各派中,与青衣修罗有仇极多,到时冲突势必难免。”
  古长卿微微一笑道:“这场比斗可说是本盟安排下的,青衣修罗乃是晚生后辈,三个老魔不屑与他并列,此是意料中事,不过有件事你必须明白,青衣修罗的来历,至今是一个谜,太阳谷与长春岛都对他十分注意,说不定与这二派直接间接都可扯上关系。”轻吁一口气,接道:“天龙寺是藏土密宗派的主流,实力不可轻侮,若然进入中土争霸,亦是一件难于应付之事,如今让他们先与青衣修罗拚一拚,不论双方谁胜谁败,都与咱们有利。”
  玉扇郎君点头道:“东主之言甚是有理,不过万一青衣修罗败了,咱们又该如何?”
  古长卿朗声一笑道:“他并非本盟之人,咱们乐得不管。”
  玉扇郎君不以为然道:“可是四大魔尊有三个已然加盟百剑盟,如何能不管?”
  古长卿冷哼一声道:“如若他们连天龙寺的高手都无法应付,抗拒太阳谷与长春岛之人那是更不行了,百剑盟对这种人无他不少,何苦出面惹麻烦。”
  玉扇郎君又道:“武当派已然与天龙寺联盟,这样一来,岂不令他们气焰大增?”
  古长卿大笑道:“你错啦!无论双方胜负如何,武当派都难讨好。”
  玉扇郎君大惑不解道:“属下还是不明白。”
  古长卿敛去笑容道:“如若四大魔尊胜了,咱们可以大事渲染,这是百剑盟的胜利。武当派帮着外人,他有什么光彩?万一四大魔尊失败,太阳谷之人岂肯干休,自然会出面对付,武当派与天龙寺联盟,当然要遭到池鱼之殃。那时咱们尽可袖手不管,因为他们是为四大魔尊找场,武当派乃是自取其咎,不能责怪百剑盟不赴援。”
  玉扇郎君恍然大悟道:“庄主的神算确非常人能及,属下佩服之至。”
  古长卿捻胡笑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得看事态究竟如何发展。”
  玉扇郎君似是突然想起一事,附着古长卿的耳朵,悄声言道:“有关密陀神珠之事,庄主作何打算?”
  古长卿沉吟有顷道:“神偷赛空空已有回报,青衣修罗确然没有夺得,说不定这是天龙寺内部的人偷了。”略顿一顿又道:“碧云禅寺之事,能够顺利成功,本座已是心满意足,咱们不应太过贪心了。”
  王扇郎君点头道:“庄主说得是。”
  古长卿突然道:“着你调集的人明天能来到么?”
  玉扇郎君躬身道:“庄主的吩咐,属下岂敢有违,已然早安排好了。”
  古长卿挥挥手道:“你多劳点神,务必把事情办妥。”
  玉扇郎君躬身一礼,缓缓退了出去。
  古长卿迅即进入内室,不多会工夫已然换了一身装束,竟然成了一位手执旱烟斗,头戴瓜皮帽,架着一副老花眼镜的师爷,缓缓行出门外,往秦淮河畔行去。
  他约略在文德桥上停留了片刻,随向绮罗春行去,立在跳板上高声咳了二声道:“船上有人么?”
  半晌之后,老人家白义缓缓行了出来,对他打量了一眼道:“老先生找谁?我们绮罗春久已不做生意了。”
  古长卿缓步跨上舱头道:“我是知府衙门来的古师爷,奉大夫人之命,前来问问白姑娘的消息。”
  白义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古师爷,请里面坐。”
  古长卿跨步进入舱内,徐徐言道:“自白姑娘出事后,老夫人无日不念着她,到底有没有消息?”
  白义黯然摇头道:“消息全无,真把老奴急煞。”
  古长卿又道:“老夫人曾经吩咐过,如是绑匪所为,她老人家不惜重金赎取,决不借用官家势力。”
  白义唉声叹道:“老奴也是这般想,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真叫人毫无办法。”
  古长卿又道:“听说近日常常有年轻姑娘来船上,而且有一位极似白姑娘的女子,这事确实么?”
  白义微微色变道:“不错!有一位金姑娘,她和我们姑娘长得一模一样,因为她和苏姑娘认识,是以常来这里。”
  古长卿略事沉吟道:“苏姑娘是谁?”
  白义道:“她是邻船的一位姑娘,过去和我家小姐有交往。”
  古长卿立起身来道:“她是哪船的姑娘,现在还在么?”
  白义摇头道:“她的船已经开走了。”
  古长卿冷冷一笑道:“我曾听人说,白姑娘并没有被掳,不过是故意布下一个烟幕,实际她是另有阴谋。”
  白义把脸一沉道:“古师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古长卿哈哈笑道:“据衙门的班头说,那位金姑娘就是白姑娘,不然哪有如此相像的人。”
  白义冷冷道:“就算白姑娘没有被掳,与古师爷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何苦多事。”
  古长卿冷冷道:“白冷秋乔装歌女,结交权门,显然是别有用心,老夫身为知府衙门的幕宾,怎能不管?哼……”
  白义嘿嘿一阵冷笑道:“知府衙门的那班饭桶,除了欺压善良,他们还能做什么?白家的事劝你少管为妙。”
  古长卿把眼一翻,沉哼一声道:“老匹夫你胆子不小,居然编排起我来了。”跟着一声震喝道:“少说废话,快着你家小姐出来见我。”
  他表面虽做作得十分逼真,暗中却早留了神,感觉中画舫似已渐渐离岸,只是他艺高人胆大,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
  只听舱内一声娇喝声道:“什么人大胆,竟敢来绮罗春胡闹。”
  人影一闪,出来了一位短衣窄袖的秀丫环,正是白冷秋贴身的使女紫鹃。
  白义沉喝一声道:“紫鹃不得无礼。此位是知府衙门的古师爷。”
  紫鹃眨着黑溜大眼,对古长卿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他是什么时候进府的,我怎么没见过。”
  古长卿暗中留神,细察她刚才出舱时所用的竟是上乘轻功身法,不由心中雪亮,故作恍然的哦了一声道:“你不就是常随白姑娘进府的紫鹃么?怎么不认识老夫,那就奇怪了。”
  紫鹃想了想道:“衙门那么多人,谁会一个个都认识。”
  古长卿捻须笑道:“这也难怪你,快去请小姐出来。”
  紫鹃愕然道:“我家小姐早就被人掳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古长卿微微笑道:“那只是掩入耳目罢了,可瞒不了我。”
  举步向舱门行去。
  紫鹃举手一拦,喝道:“站住,你这人怎的一点规炬都没有。”
  情急之下,手臂已然暗运功力。
  古长卿正自跨步前行,忽觉一股暗劲直涌了过来,当下顺着那股潜力,一连往后退了几步,满脸惊布,失声惊呼道:“什么人推了我一把?”
  身后传来白义冷冰冰的嗓音道:“朋友,不用做作了,你究竟是哪道上的,来到绮罗春有何图谋?”
  古长卿哈哈一笑道:“照此说来,尊驾果是武林中人。”
  白义沉着脸道:“兄弟并不否认此事,但与白府无关。”
  古长卿微微笑道:“此话兄弟不明白。”
  白义冷笑道:“我知你是冲着我家小姐来的,但我可以明白对你说,白某人身受白大人救命之恩,名为仆役,实是他家的护院,任何人对白府有所冒犯,白某人决不坐视。”
  古长卿哈哈笑道:“原来如此,可敬可佩。”
  白义冷冷道:“我知你绝非知府衙门的师爷,如今船已移至河心,阁下若不说实话,休想离开绮罗春。”
  古长卿神色自若,瞥了白义一眼,徐徐道:“兄弟果非知府衙门师爷,此来乃是证实一件事。”顿了一顿又道:“兄弟要查一查最近在金陵城中,假冒青衣修罗的是哪一位。”
  白义哼了一声道:“这些江湖上的事,与我等似乎无关。”
  古长卿微微笑道:“可是兄弟却亲眼见她们落入绮罗春。”
  白义微微色变,迅速看了紫鹃一眼。
  古长卿故作不见,继续又道:“这件事本来与兄弟无关,只是兄弟已然与青衣修罗有约,合作进行一件事,因此他的事情也就变成了我的事情……”
  白义截断他的话头道:“不用说了,老夫不愿听那些与我们无关之事。”
  古长卿并不在意,紧接又道:“据老夫所知,白姑娘与她的同伴似乎也在进行此事,兄弟还可以告诉你们,不仅是青衣修罗和白姑娘,近日金陵城中,各方豪强云集,只怕都是为了这件事。若以一二人之力,那是万难得手。”暗中目光一扫,不仅白义在留神听着,连紫鹃也一脸紧张之色,于是又道:“兄弟深知白姑娘武功高强,可是太阳谷之人,以及青衣修罗,天龙寺的喇嘛,这些人都不是好应付之人,此事还应从长计议。”
  白义沉吟有顷道:“尊驾究竟是什么人?”
  古长卿微微一笑道:“区区百剑盟主古长卿。”
  白义身躯微微一震道:“原来是古庄主,失敬,失敬。”
  古长卿正容道:“白兄如不见外,咱们不妨详细谈谈。”
  白义一招手道:“庄主请坐。”
  古长卿知已将对方说动,随道:“兄弟绝非出卖盟友之人,此事仍应包括青衣修罗在内,白姑娘如若与他有过节,可以事后清了。”
  他乃极其沉鸷之人,唯恐对方与青衣修罗有渊源,是以故意如此说明,纵然以后金白羽得知,自己也好说话。
  但白义亦非等闲之人,早于他说话之时,暗中作了一番打算,当下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兄弟对江湖上事,早已不加闻问,庄主找到在下,那算是问道于盲了。”
  古长卿微微笑道:“白兄不必推辞了,咱们就此一言为定,能合力进行固好,分头进行亦行,到时相遇,彼此是友非敌。”顿了顿,紧接道:“如若兄弟侥幸先行得手,绝对少不了白府一份就是了,还望白兄珍重咱们相约之言。”
  白义既不点头,也不出言反对,面无表情的用手在桌上按了按铃。
  古长卿暗中留神,隐隐觉出画舫似乎已经在向河岸靠近,心中不由暗暗冷笑,他此行虽不曾得到对方允诺,最低限度已然证实了心中所疑。
  不多时船已靠岸,白义立起身道:“恕兄弟不留你了,庄主请上岸吧。”
  古长卿起身拱手道:“请白兄务必将兄弟之意,转达白姑娘。”
  白义抱拳还礼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转过身来,冷笑了二声,迳自往内舱行去。
  再说金白羽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只觉体内真气如珠,十分流畅,想到破晓时分,便是决斗之时,不由霍地从床上跳起身来。
  他缓缓行至窗前,将窗户推开,一阵微风拂面吹来,顿时精神一振,抬头望去,东方天际,已然泛出一片金霞,天已经快亮了。
  就在这时,他若有所觉的霍地扭过身来,只见一位蒙面素裳女子,缓缓向他行近,知是王天铎的孤女王彩云,不由诧异道:“你怎的一早便来了,有什么事么?”
  王彩云掀去面罩,微微一叹道:“今天的决斗我真为你耽心。”
  金白羽微微笑道:“事实上你用不着为我操心,我还没把那几个喇嘛放在眼里。”
  王彩云担心的道:“你与四大尊者决斗,也许可以获胜,但我担心的是,当你精疲力尽之后。”
  金白羽朗声一笑道:“你耽心他们会在失败之后,再行群起围攻?”王彩云唉声一叹道:“你名是与四大魔尊联手,实际他们并非你的友人,除此之外,古长卿,谷之阳等人,也都是各怀异志之人,可说你完全是孤立的。”长吁一口气又道:“我爹也实在糊涂,竟然轻信人言,以致误人误己,落到今日这般下场,如是他老人家不曾遇害,倒可助你一臂之力。”
  金白羽感慨地道:“姑娘所见极是,在下自知确实孤立无援,不过在下早就说过,我是一无所求,与人并无利害冲突,他们没有理由与我为敌。”
  他抬头望了望窗外道:“时间不早,我得走了,姑娘请回吧。”
  王彩云徐徐道:“不、我与你回去。”
  金白羽大感意外道:“不用了,你去也帮不了我的忙。”
  王彩云坚决的道:“我一定得去,我想多少总可为你做点事。”
  金白羽俊眉微皱道:“那又何苦呢,万一在下失手,岂不连累了你。”
  王彩云幽幽一叹道:“自我爸爸死后,我早感到活着毫无意思,古语说得好,士为知己者死,如果你果然遭了不幸,我也……”说到这里,倏然住口不言,缓缓把头低了下去。
  这话说得太过露骨,金白羽听后心中一凛,暗付:我已拒绝白冷秋在先,岂可又惹麻烦,还应点破她为是。于是正容道:“姑娘你错了,王伯伯遇害,尸骨未寒,你正该留著有用之身,为他老人家复仇才是,岂可如此轻贱自己。”
  王彩云只觉脸上一阵发热,自知失言,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措词来表达自己的一番心意。
  金白羽摸了摸腰间断剑,轻拍着她的香肩道:“姑娘请回吧,在下不能再耽搁了。”
  说着大步往门外行去。
  王彩云急从后面赶上道:“金兄慢行,小妹去意已决,你不要再拦阻我了。”
  金白羽无可奈何的长吁一口气道:“你一定要去我也没有办法,但你最好不要与我一路。”
  金白羽的意思是,自己的仇人太多,与她同行万一有事,会把她连累。可是王彩云却会错了意,以为他另有女友,怕与他同路行走,引起误会。当下幽幽的道:“你放心,我决不会让你为难。”
  金白羽此刻无暇与她多谈,匆匆行出店外,迳往钟山奔去。
  双方约定之处,是在半山的一处草坪,金白羽大步行至约定地点,只见草坪之旁,乱石之上,一排盘坐了三个人,左面是阴山神魔,右面是九天神魔,中间另有一位,头如巴斗,红发披肩,穿一袭红袍,身材却十分矮小的老者,此人的身材与那颗大头十分不相符,想来就是“食人魔尊”了。
  他原无意与他们打交道,独自寻了一块光滑石头坐下,突然,食人魔尊把双目睁开,对他看了一眼,转过脸来,对左面的阴山神魔道:“那小娃就是青衣修罗?”
  阴山神魔点头道:“他叫金白羽,好像很有点来历。”
  食人魔尊冷笑道:“凭他也配列名四大魔尊。”
  阴山神魔改用传音说道:“此人确实有点来历,说不定他是得自太阳谷的传授。”
  食人魔尊骇然道:“果有此事?”
  阴山神魔道:“兄弟曾见他的兵刃,颇似传说中的那支宝刃,不知为何竟然断去一截。”
  食人魔尊默然不再作声,这批魔头均是老奸巨猾之人,平日虽然动辄取人性命,但在此种错综复杂的情形下,可也不愿轻启争端。
  金白羽近日内功精进,早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暗中冷笑不已。
  此时前来观战的武林人物极多,但因慑于四大魔尊的威名,都站得远远的。
  朝阳渐渐由山头升起,约定的时间已到,但见人群一阵骚动,天龙寺的喇嘛快步行入场中,他们一律穿的红衣,阳光照射下,分外显得惹眼。
  为首的喇嘛,仍是前次发话的乙木尊者,目光朝盘坐的四大魔尊一扫,然后落在青衣修罗的脸上道:“阁下果是信人,已然早到了。”
  金白羽睁开双目,徐徐的道:“金某人只代表我个人,其余的事一概不管。”
  乙木尊者目光投向食人魔尊道:“三位想必就是名震江湖的三位魔尊了?”
  食人魔尊哼了一声道:“你们胆子不小,居然进入中原耀武扬威,今天一个也别想活着回去。”
  乙木尊者仰天一阵哈哈洪声道:“好大的口气,四大魔尊或者可以唬住旁人,我天龙寺的僧人可并非徒负虚名之辈!”

  请续看第四部《波涛千丈》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四部 波涛千丈
上一篇:
第九回 中土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