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中土争霸
2021-03-06 10:03:3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赛空空目中闪出异样光彩道:“老偷儿可以同去么?”
  金白羽道:“不用了,咱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赛空空大为失望,怔了怔道:“咱们不妨暂时分手,合作之事仍然有效。”
  金白羽挥挥手道:“去吧,合作之事以后再谈。”
  赛空空知他心意已决,放腿疾奔而去!
  金白羽举步正待下山,突然一阵脚步声响,古长卿缓缓行了过来,微微笑道:
  “昨夜之事,真是离奇得很。”
  金白羽道:“庄主胸罗万有,深知九宫八卦之机,难道也不识得院中的奥秘?”
  古长卿哈哈一笑道:“兄弟一时大意,不曾想到里面有人操纵,竟几乎着了他的道儿。”
  金白羽道:“里面操纵之人可是碧云禅寺的僧人?”
  古长卿摇摇头道:“碧云禅寺此刻自顾不暇,哪有工夫顾到这些。”
  金白羽心里一动道:“这般说来,那是另有其人?”
  古长卿点了点头道:“兄弟一时还无法查出是哪路人物。”
  金白羽又道:“那位与你同行的九天神魔呢?”
  古长卿轻吁一口气道:“只怕已经失陷在禅院中了。”
  抬头望了望天色道:“时间早不早,贤弟如若没事,不妨同去愚兄下处谈谈,依我看来,金陵的情势是愈来愈复杂了。”
  金白羽摇摇头道:“小弟另有他事,改天再来吧。”
  古长卿也不勉强,拱手道别,迳自行去。
  金白羽心中有事,顾不得一晚没睡,迳往秦淮河边奔去,只见白冷秋的那艘绮罗春,仍然停在桥下,纵身跃上船头,朗声叫道:“紫鹃,起来没有?”
  紫鹃应声打开舱门,见是金白羽来到,脸上略现惊讶之色道:“金公子,您早。”
  金白羽行入舱内坐下道:“金姑娘可曾来这?”
  紫鹃摇了摇头道:“金姑娘与苏姑娘都没有来过。”
  金白羽又问道:“你可知她们住在什么地方?”
  紫鹃道:“小婢很少离开绮罗春,她们就是对我说了也是白说。”
  金白羽沉吟了一会道:“那艘红色的长兴号,这几天有没有来桥下?”
  紫鹃俏皮的笑了笑道:“金公子莫非看上了舫上的姑娘?”
  金白羽瞪了她一眼道:“胡说,我总怀疑长兴号上的人劫去了你家姑娘。”
  紫鹃脸上微现惊讶,随即摇头道:“我家姑娘乃是知府大人的义女,她们哪敢如此胆大妄为。”
  金白羽哼了一声道:“江湖上的事无奇不有,你知道什么。”
  紫鹃不敢再说,话题一转道:“公子还没有用早点吧,我去替你端来。”
  金白羽立起身来道:“不用了。”
  离开绮罗春后,心中甚觉烦恼,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这唯一的胞妹,可是找到后,却一直避不见面,如万一和白冷秋一般,落入了敌方之手,那就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他一路沉思,不知不觉间,复又回到了寓所,望了望东厢,谷之阳似乎没有在家,于是回到卧房,往床上一躺,方待朦胧睡去,门外突然传来敲门之声,开门一看,竟是妹妹金韵心,不由埋怨道:“这两天你上哪里去了,为兄委实替你耽心。 ”
  金韵心没好气的道:“还说呢,你正经事不干,竟和赛空空混在一起,万一着了人家的道儿,岂不遗恨终身。”
  金白羽愕然一惊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事?”
  金韵心深悔自己说漏了嘴,故作气愤愤的道:“你此刻已是四面楚歌,一举一动都瞒不了人家。”
  金白羽哼了一声道:“为兄自有道理,用不着你耽心。”
  金韵心低低叹了一口气,默然半晌,抬起头来道:“我今天是来向你道别的,近几天就要离开金陵了。”
  金白羽大吃一惊,霍地立起身来道:“不行,自此以后,我不准你离开我。”
  金韵心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不能违抗师门令谕。”
  金白羽激动的道:“你师父乃是佛门中人,怎可如此不尽情理?”
  金韵心道:“既入我门中,便应听从师门令谕,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金白羽知道这是实情,随道:“咱们兄妹何时再见?”
  金韵心目泛泪光,幽幽一叹道:“或许不出几天,也可能是相见无日。唉……”
  金白羽剑眉掀动,目光炯炯,逼视着她道:“这是怎么回事?”
  金韵心黯然摇头道:“恕我有难言之隐,哥哥,我求求你不要再问了好么?”
  金白羽坚决的道:“不行,我得见令师,究竟为了何事她要作这样的安排?”在室内来回踱了二步,复又道:“如若她果有苦衷,愚兄并非毫不讲理之人。”
  金韵心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把哥哥的意思,回去向师父禀报。”顿了顿又道:“照理我该在你与四大尊者及武当掌门决斗之后,才行离开,可是……”
  金白羽豪放的一笑道:“那倒不用了,你不在身边,哥哥倒可以少去一层顾虑。”
  金韵心低头玩弄着衣角,嚅嚅的道:“拯救白姑娘之事可别忘了,人家对你一片深情,你不能抛下不管。”
  金白羽慨然道:“哥哥一向恩怨分明,我不会失信于一弱女子。”
  金韵心幽幽的道:“如果你仅仅是为了可怜她,那就不用去了。”
  金白羽瞪大眼睛道:“为什么?”
  金韵心轻吁一口气道:“长春岛绝不会难为一个弱女子,她们劫持白冷秋,只是因为她是青衣修罗的情侣,你若对她毫无情意,那么白冷秋仍然是一个秦淮歌女而已。”
  她的这番话倒把金白羽怔住了,虽然他一再否认白冷秋与他的关系,但他不能不承认与她交换过信物。
  金韵心见他默不作声,复又道:“我虽不曾见过白姑娘,但听紫鹃谈起过,她一向自视极高,只有对哥哥,确实是一片情深……”
  金白羽俊眉微皱道:“你不要再说了。”
  金韵心叹了一口气道:“不说就不说。”
  随即立起身来道:“我不能耽搁太久了,哥哥一切珍重。”
  金白羽突然一阵悲从中来,他乃极富情感之人,虽然因为报雪亲仇,尽量使自己变得冷酷、无情。但毕竟那是一层外壳,一旦真情激动,这层外壳无形中便被溶解。当下跨前两步,握着她的双手道:“妹妹,好好随你师父去吧,一切务必珍重,万一为兄不幸在决斗中丧命,你要单独负起报雪亲仇之责。”
  金韵心双手被他握住,全身犹如触电般微微一颤,胀红着脸道:“哥哥,你不该说这些丧气话,你一定可以打败他们。”
  轻轻挣脱两手,不敢再与他眼神接触,逃跑似的向门外奔去。
  金白羽生性豪迈,从不注意小节,并不曾留心金韵心异样的表情,目送她的背影消失,自言自语的道:“她走了倒好,免得我分神照顾。”
  只听门外一阵哈哈笑道:“贤兄妹果真与众不同,兄弟佩服之至。”
  软帘一掀,谷之阳一步三摇走了进来。
  金白羽微感意外道:“谷兄回来了。”
  谷之阳道:“回来一会了,只因令妹在此,不便进来打扰。”
  金白羽心中虽有不愿,却也不便说什么。随口道:“谷兄请坐。”
  谷之阳也不谦让,随即坐下道:“近日金陵愈来愈热闹,可说得是中原武林一大盛事。”
  金白羽故作不解道:“谷兄可是又得着了新闻?”
  谷之阳冷冷一笑道:“金兄所见的新闻恐怕不会比兄弟少。”
  金白羽心里一动,微微笑道:“兄弟哪有谷兄的消息灵通。”
  谷之阳哈哈笑道:“金兄乃是真人不露相,依我看来,金兄才是这场盛会的主要人物呢。”
  金白羽知他是来探听自己的口吻,随口道:“谷兄太把我高抬了。”
  谷之阳倏然把面容一整道:“近日前来金陵之武林人,咱们不妨略作分析,内中除了长春岛与太阳谷外,尚有百剑盟,武当派,以及天龙寺的人。这五股不同的力量中,武当与天龙寺已然联合,等于说是四股了。”
  顿了顿又道:“这四股不同的势力当中,自然是百剑盟声势较大,但将来鹿死谁手可就难说了。”
  金白羽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懂谷兄说这话的意思。”
  谷之阳笑道:“在表面上看来,好像是长春岛,太阳谷,甚至天龙寺,俱是来中土争霸,而中土各派乃是抗拒外来势力,实际大家的目的只是一个……”哈哈一笑道:“就是连金兄也不例外。”
  金白羽摇头道:“请恕在下愚顽,我仍不懂你的意思。”
  谷之阳笑了笑道:“懂不懂都无关紧要,我且问你,金兄此来的目的果真是为了报父仇?”
  金白羽冷笑道:“谷兄如若不信,那就随你说吧。”
  谷之阳点头道:“这点兄弟绝对相信,不过兄弟冷眼旁观,情势对你似乎大是不利。”
  金白羽慨然言道:“不错,兄弟确知我是孤立无援。但我并不在乎。”
  谷之阳复又道:“兄弟极愿助你一臂,不知金兄肯接纳区区微意么?”
  金白羽沉思有顷道:“谷兄能对我关怀,兄弟十分感激,只是兄弟天生此种性格,我不希望旁人同情。”
  谷之阳哈哈笑道:“你可知减少敌对之人,便是增强自己力量这层道理?”
  金白羽朗笑道:“兄弟虽然愚顽,倒也识得这层道理。”
  谷之阳敛去笑容道:“从此刻起,你我互不侵犯,在同一地点如有所得,彼此均分。”
  金白羽虽知他是有所指,可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怔了怔道:“谷兄何不说明白点。”
  谷之阳摇摇头道:“天机不可泄漏,金兄如有诚意,不妨点个头。”
  金白羽道:“这个……这个……”
  谷之阳蓦地立起身来道:“窗外什么人?”
  但听门外一阵哈哈大笑,缓缓踱进一个人来。
  谷之阳抬头见来人竟是古长卿,立时把脸色沉了下来,冷冷哼了一声。
  金白羽微感意外的道:“庄主如何尚未回去歇息?”
  古长卿微微道:“刚才接得属下传信,事情已然有了变化。”
  瞥了谷之阳一眼又道:“只因此事与贤弟有关,是以特来拜访。”
  金白羽愕然道:“庄主所指何事?”
  古长卿徐徐道:“贤弟暂时歇息一会吧,等会请去本盟一趟。”
  谷之阳霍地立起身来道:“兄弟暂且告退,那事就这么决定了。”
  金白羽忙道:“谷兄请稍坐,我来为你引见。”
  谷之阳哈哈笑道:“不用了,兄弟早已久仰风陵庄主的大名。”
  古长卿不甘示弱,也一阵朗笑道:“谷兄来到金陵时间甚久,请恕兄弟少来拜访。”
  谷之阳针锋相对道:“好说,好说。以后咱们亲近的日子正多,此刻我不扰你们了。”
  此人生性狂傲,虽明知对方就是百剑盟主,可并没有放在心上,举步扬长而去。
  古长卿敛去笑容,长眉微皱道:“金兄往后与他,还是少亲近为妙。此人来历甚是可疑,说不定就是太阳谷来人。”
  金白羽冷冷道:“在下一不求名,二不求利,我倒不怕人家计算我。”
  古长卿道:“话虽如此,但总以小心为是。”
  金白羽点了点头,话题一转道:“庄主刚才所言何事有了变化?”
  古长卿笑了笑道:“适才因谷某在此,不便说明,是以才约贤弟去本盟,此刻自然可以说了。”
  略顿一顿又道:“贤弟出那禅院,可是有人指引?”
  金白羽道:“不错,听他口吻似是出家人。”
  古长卿点头道:“愚兄也是和你一样,由此看来,那禅院之内,必然藏有一位,深明机关消息之人。”
  金白羽笑道:“那所禅院既是碧云禅院的别院,自然派有人看管,在下倒不觉得有什么奇特。”
  古长卿连连摇头道:“事情恰与你所想像的相反,据愚兄推断,并非是碧云禅寺之人。”
  金白羽略感意外道:“愿闻其详。”
  古长卿道:“据愚兄所得消息,碧云禅寺对后面禅院之事,竟是一无所知,甚至不知有人觊觎内中宝藏。”
  金白羽笑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古长卿正容道:“愚兄所获悉之事,绝对可靠。”
  金白羽沉吟有顷道:“如若禅院之内藏有外人,他早该把宝物运走,何故仍然隐藏在内。”
  古长卿想了想道:“或许他是另有所图,再不就是他要借用机关之力,消灭一部份武林人物。”
  金白羽摇头道:“他若存不杀机,就不会指引你我出困了。”
  古长卿哈哈一笑道:“贤弟究竟不是诡谲之人,难道不作兴他是欲擒故纵,让入内之人,出来把消息传播。”
  金白羽默然不答,他原无意于宝藏,是以对争夺之事并不感兴趣,也懒得费那些心思去推想。
  古长卿见他默不作声,复又道:“听说贤弟要出海去长春岛?”
  金白羽讶然道:“庄主如何得知此事?”
  古长卿微微一笑道:“白冷秋乃是秦淮最具声名之人,她突然被人掳劫,岂有不知之理。”
  金白羽微微一叹道:“在下偶然与她相识,不想竟惹来一身烦恼。”
  古长卿朗声笑道:“自古美人爱英雄,这也可说是一段佳话。”
  金白羽俊眉微皱道:“庄主不要取笑。”
  古长卿突然敛去笑容道:“愚兄对这件事虽经细细作过一番推想,觉出有许多不尽情理之事……”深呼一口气,继续道:“长春岛堂堂一个门派,竟然劫持一个秦淮歌女,而且留书着你前去,此其一。你与白冷秋认识不过几天,而长春岛之人,却是早已潜伏在她的左右,为何早不劫掳,晚不劫掳,等到你与他认识后才行下手,这分明是临时所决定,可是,如果他们是临时所决定,为何一来到便潜伏在她的身旁?”
  金白羽原先并未去推想这些,此刻经他一提,深觉有理,怔了怔道:“照此说来,连白冷秋的身分都有可疑了。”
  古长卿连连点头道:“愚兄也是这般想,说不定白冷秋就是长春岛之人,她们因来金陵探查某件事,是以乔装歌女,之后因发现贤弟武功高强,或者近似某派的武学,是以才设法着你离开金陵,以减去阻力……”
  金白羽摇摇头道:“我是越弄越糊涂了。”
  他一心只记着父母之仇,对旁的事极少用心思去推想,虽觉古长卿之言大是有理,一时却不愿妄下断语。
  古长卿复又神秘一笑道:“据愚兄所知,令妹金姑娘也常去绮罗春,她乃妇道人家,怎会涉足这些地方,你不妨细细问问她。”
  金白羽微叹一声道:“舍妹已随地师父离开金陵了。”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十回 密宗东来
上一篇:
第八回 碧云禅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