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丐帮之变
2021-03-06 10:28:5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白羽喊了一声:“不好!”
  就在人已落水,乌篷船船底朝天之际。
  他猛提丹田真气,双臂上举,整个人笔直的一鹤冲天,上拔数丈。
  急切之间,他犹未忘杨玉凤的安危,吼道:“杨姑娘,快抓一块船板!”
  喝声中,他的人已下落,手中断剑已自出鞘。
  这时,红毛港的一众水鬼,还在推动已翻的乌篷船。
  金白羽无名怒火上冒十丈。
  就在他落势如矢之际,凌空狂龙入海,头下脚上,银芒飞泻,断剑已如万朵雪花,环落已沉的船底扫了一匝,血随白浪,尸付浊流。
  水鬼中已有十人以上,身首异处。
  其余的一见“呼——”的一声,一齐钻入水的深处,潜水游去。
  此刻,梨华的大船,率领十余条小船都已在呐喊声中围了上来。
  先前的弓箭手,这时放下弓箭,每人一柄丈余长的挠钩,一齐搭了过来。
  杨玉凤依言抓了一块浮木,借力一按,弹身跃出水面,落向乌篷船底。
  怎奈,流水太急,一个失足,二次坠水。
  十余枝挠钩,已卷上她的衣襟,横拖直拉,她身不由己的被钩上梨华所坐的大船。
  梨华冷冷一笑道:“丫头!安份点吧!”
  喝声中竟点了杨玉凤的软穴,手中峨嵋刺抵上她的中庭大穴,扬声向正在搏杀水鬼的金白羽喝道:“姓金的!再不停手!我就要她的命!”
  金白羽单脚点在已翻的船底,闻言大喝道:“量你也不敢!”
  只因他忿怒已极,一身地无穷潜力,可以说是发挥无遗。
  喝声中,人如一只大鸟,平着水面高起五丈。
  相距十来丈远近的梨华,再也想不到金白羽会像生了翅膀一般,凌空扑来。
  蓝芒一片,耀目生辉。
  梨华连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已经是身首异处,一颗头颅飞入江心随波而去。
  梨华一死,红毛港的人群龙无首。
  十余只小艇,立刻发一声喊四散逃命。
  金白羽杀得兴起,并不住手。
  他的人在大船的桅杆上一点,长虹一道,追逐着快艇,一言不发,扬剑就刺。
  杀得那些小艇上的人只恨不能插翅逃命。
  眼看小艇越逃越远。
  金白羽恐杨玉凤有失,这才在最后一个大艇上借力跃起,凌空三折,回到了大船之上。
  杨玉凤整顿了一下湿淋淋的衣服,正在船头翘首盼望。
  她的软穴被制,动弹不得。
  金白羽落在船头,关心的道:“杨姑娘!你没事吧?”
  杨玉凤羞得无地自容,低声道:“你先解了我的软穴!”
  这时,红毛港的小艇,完全没有了影踪。
  有的人,驾着小艇顺着江流,漂到下流去了。
  只有这只大船,在江心中团团乱转。
  金白羽道:“杨姑娘!你会划船?”
  杨玉凤摇头不迭道:“别说不会,就是会,那些划船的篙桨都没有,总不能用手划呀!”
  “这!”金白羽焦急起来道:“这便如何!你看!”
  江左,一望无垠的是水,江右,也是烟波浩渺。
  大船在水流冲击之下,除了打转,就是顺着流水而下。
  两人互望了一眼,束手无策。
  金白羽遥望江岸,估计着道:“杨姑娘,约莫有五六十丈,你看……”
  杨玉凤螓首连摇道:“没有落脚用力之处,我办不到!”
  金白羽也凝神遥望道:“我实在没有把握,带一个人恐怕更不行了!”
  “噫!”杨玉凤的眼睛一亮,指着江中道:“看,也许是渔船。”
  真的,水上一叶扁舟,像大海中的一片落叶,一颠一荡的划来。
  那小小的扁舟来得好快,转瞬之际,已不到五十丈左右,犹同箭般射来。
  扁舟的后面,划船的是一个身穿黑色缁衣的方外人。
  金白羽道:“不是渔船,尼姑怎会打鱼!”
  “管他是干什么的!”杨玉凤道:“反正要她载我们过江!”
  说着,招手大喊道:“喂!船家!划过来!划过来!”
  那小船上的人也不答应,但是,划行的方向,却正是这里,并且已仅有十来丈左右。
  这才听到那黑衣僧尼道:“阿弥陀佛!二位施主请过船吧!”
  但见他两手一摇双桨,小船船头抄起老高,已靠近了大船。
  杨玉凤、金白羽双双跳过小船。
  那船后的尼姑又轻声道:“二位想是要渡江!”
  杨玉凤连忙道:“是的,我们……我们的大船漏水!”
  “哦!”缁衣僧尼道:“这不关我出家人的事,不过二位不要再过来,小船载量小,怕不平均!委屈二位坐在船头吧!”
  说着,已左桨连划,把船头摆过,指向对岸。
  金白羽依言坐下,但却不住的打量那摇船的黑衣僧尼。
  但见她头罩黑色风帽,衣着对襟僧衣,约莫三十四五年纪,白净面皮,五官端正,细眉如月,双目似水,辰红齿白!
  好生面熟,似在哪儿见过!
  那尼姑已发觉金白羽在打量她。
  因此,她将身后的风帽飘带向前一绕,围住了半个面孔,低头自管摇船。
  她有几分功夫,小船载重,却也快逾追风,水分浪涌,转眼已到对岸。
  “到了!”摇船的缁衣僧尼,将船头驶近江岸,又道:“恕我不送二位到码头了!”
  杨玉凤顺手在鬓际抽下一个金钗,递过去道:“多承相救,聊表谢意!”
  不料,黑衣尼姑淡淡一笑道:“出家人方便为本,不敢受人财物!姑娘收回吧!”
  金白羽道:“此乃礼数……”
  “金大侠!”缁衣尼姑叫了一声,突然把顶上风帽摘去,露出一个新剪未久的光头来。接着道:“你看我是为了金钱的人吗?”
  “你!”金白羽再也想不到,失声道:“柳叶青!二会首!”
  柳叶青十分宁静的道:“柳叶青已经死了,现在我的法名是青灯!”
  杨玉凤并没见过,但是她会意的到。
  柳叶青又已道:“万花会原是以武会友为本旨,不料有幕后主使之人,而今已完全失去初衷、变了本质!”
  金白羽道:“那主使之人是不是古长卿?”
  “罪过!”青灯尼道:“既成了罪恶深渊,小尼便想到脱离苦海!”
  说着,她又系好了风帽,拿起双桨道:“少侠珍重!”
  金白羽忙道:“现在你到何处去呢?”
  “天下之大,任我邀游,小尼愿进一言!还望二位莫怪!”
  金白羽道:“请讲吧!”
  青灯尼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佛以慈悲为本,愿二位行侠之时常记斯言!”
  说着,船头一拨分水而去,转眼已离岸十余丈,金白羽不由叹道:“想不到魔窟之中也有善人,污泥之中竟出白莲!”
  杨玉凤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只是少一点而已!”
  两人等到青灯的船消失,才折身上岸,向赤枫岭奔去。
  一路上,枫叶如火,秋意已深。
  一道连绵的土岭,更是满山红叶一望无涯。
  拦路一座牌楼,十分巍峨壮观,“赤枫岭”三个金字耀目生辉!
  奇怪的是,从山下到牌楼,一无明椿、二无暗卡,连人影也没见到一个。
  这是江湖上任何一个帮会总舵所在绝少的现象。
  金白羽满心狐疑。
  他脚下加快的道:“杨姑娘!难道血盟帮的人都死光了吗?”
  杨玉凤道:“说不定早有人盯梢,在监视我们!”
  “不可能!”金白羽断然的道:“逃过在下这双眼睛,也逃不过我这双耳朵!”
  一问一答之间,已到了一座巍峨的庄门之前。
  “啊!”
  两人不由全是一怔。
  庄门之前、横七竖八的竟是一些尸体,血迹斑斑,令人不忍卒睹!
  金白羽冷冷的道:“果然都死光了!被我不幸而言中!”
  “进去看看!”杨玉凤一展身形穿进了大门。
  没有两样,从第一重院子,一直到后进,三三五五的尸体,全是血盟帮的人。
  一望而知,血盟帮昨夜是给人挑了。
  因为,那些从尸体上流出来的殷红血痕,还是鲜红刺眼,在荫暗所在未受到日光曝晒的,犹自未干。
  金白羽特别留心。
  他记得陆夫人所说:血盟帮主“飞叉阎罗”戴得胜,用的是一柄三股叉。
  但是、察遍了尸体,却没看到手中或身侧有三股叉的。
  杨玉凤这时已失望的道:“咱们走吧!血盟帮算是完了!”
  “血盟帮的朋友还没完!”
  这声冷峻至极的沉重喝声,由院中内假山后传出。
  随着话音,步出一个怪人。
  那怪人乱发蓬松,一脸油泥,身上披着件鹑衣百结的破棉袄,腋下挂着个奇大的黄葫芦,下身,是条破碎支离,勉可遮身的纱裤,拖着只无跟破鞋。
  最令人吃惊的是怪人的大肚皮挺出老高,晃晃荡荡的,好像一按就会破去,流出油来的样子。
  金白羽不由皱眉道:“你是何人?”
  那怪人闻言,龇牙咧嘴,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怪腔怪调的道:“你不认得我!哼!那你也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
  金白羽见他疯疯癫癫的样子,不由道:“装鬼做怪!”
  怪人勃然大怒道:“小东西!你瞎了眼!”
  说着,拍拍腋下的大葫芦,捧起来口对口喝了口酒,狂放至极的道:“不认得我,该认得老子的这个法宝!”
  杨玉凤忽然叫道:“你是酒葫芦梅九奇!”
  哈哈哈……
  怪人仰天狂笑,久久不已。
  他的笑声一收,怒容又起,对金白羽喝道:“连这小妞儿也知道我的大名,你枉活了二十来岁,不认识本帮主!”
  “噢——”
  金白羽故意的把话音拖得长长的、冷冷轻屑的一笑,撇着嘴道:“原来是逆师犯上,抢得来的丐帮帮主醉鬼梅老九,晦气!呸!”
  他那种冷森、轻视、挖苦、鄙贱的语气加神态、实在无法形容。
  因为,穷家帮在五年之前,洛阳大会之时,起了一个绝大的变化。
  那就是老帮主“一字剑”在大会前夕突然暴卒。
  最使人不解的是,一字剑在死前,竟然留下遗命,将丐帮帮主之位传给“酒葫芦”梅九奇。
  叫人不服的是,梅九奇在武林之中虽然薄有微名,但是他专门与黑道中人交往,这一点,是与丐帮的帮规大相迳庭的。
  同时,梅九奇在五年前的丐帮之中,仅是三代弟子,根本不可能越过第二代的八大门徒,接掌丐帮。
  当时,当一字剑的死讯传出,遗命宣布之际,免不得引起丐帮子弟的轩然大波。
  可是,巧得很,黑道上的九大帮会,不先不后,都到了丐帮,明是到丐帮大会观礼的贵宾,暗是拥护梅九奇接任帮主的靠山。
  在这种情形之下,丐帮二代的八大门徒,只有俯首贴耳,遵从遗命。
  还有使丐帮不服的是,老帮主一字剑的尸体在入殓之时七孔渗血,通身发乌,死因可疑自不待言。
  可是,梅九奇却坚持是“回功散气”的现象。
  梅九奇接掌丐帮帮主的三个月之后,丐帮中风风雨雨,扰攘不安。
  原因是二代弟子的八大门徒,竟在半年之中先后失踪、神秘的死亡。
  当然,这是丐帮的大事,身为一帮之主,必然应该追寻下落。
  出乎常理的是,梅九奇漠不关心,反而尽与一些黑道人物拉拢,跟不三不四的帮派交往。
  因此,丐帮的声誉一落干丈,日渐式微。
  “酒葫芦”梅九奇闻言,不由道:“小家伙!你说什么?”
  金白羽不怒反笑道:“我是说逆——师——犯——上!”
  他一个字一个字拖开声音,每个字如同巨锤,都砸在梅九奇的心上。
  梅九奇的疮疤被人揭痛,怪眼一翻,煞气冲天的厉声吼道:“小东西!你凭什么胡说八道?”
  口中说着,脚下一步步前移,双掌后撒,作势欲发。
  金白羽并未把他放在心上,若无其事的道:“难道我说的是假的吗?”
  梅九奇道:“你有何证据?”
  “证据?”金白羽道:“那是你们一门一派的事,我何必要找证据?”
  梅九奇道:“没有证据,本帮主今天就饶不了你!”
  “哈哈哈哈!”金白羽冷冷一笑道:“你结交匪类,残杀八大长老,就是证据,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下不愿多管闲事而已!”
  梅九奇的脸色大变,却怒火益炽的道:“你管得了吗?”
  “住口!”金白羽被他激起了怒火,沉声一吼,如同晴天霹雳。
  喝声中,人也迈前一步,戟指着梅九奇,豪气干云的指责道:“丐帮在一字剑手上,尚列名九大门派之中,誉满武林,料不到出了你这败类,丐帮今天在江湖上的地位如何!你说!”
  他义正严辞,一句高过一句,神威慑人。
  “酒葫芦”梅九奇恼羞成怒,也喝骂道:“小辈!你是哪一门派的!”
  金白羽冷冷的道:“凭你还不配问我!”
  一旁的杨玉凤却微笑插口道:“梅九奇,这回你算栽定了,堂堂化子头,连青衣修罗都不认识,还充什么帮主!”
  梅九奇身子一震,倒抽了一口冷气,半信半疑的喝道:“你就是单掌斗喇嘛,四大魔尊之一的青衣修罗金白羽?”
  金白羽森冷的道:“不折不扣!”
  梅九奇的脸上忽然堆满了笑容,拱手道:“大水冲倒龙王庙,自己人,自己人!”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四回 九指神医
上一篇:
第二回 大江滔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