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飞虹贯日
2021-03-06 11:15:58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许久——
  古长卿才道:“大师!此话当真!”
  了慧大师道:“老衲与雁荡的一尘子,连袂路经隘门关,碰见了一位大师,法名悟非,他与一位美艳的妇人,正向天竺进发……”
  古长卿道:“了慧大师为何忽然提到……”
  了慧大师不理会他,只顾道:“各位,那悟非乃是三十年前轰动江湖的太阳谷主,而那美艳妇人是谁呢?……”
  众人抢着问道:“是谁?”
  了慧大师提高了嗓门道:“长春岛主!”
  “啊!”
  聚蚊成雷的一声惊叹!
  了慧大师又接着道:“他二人已抛去前嫌,而且结为同修的伴侣,打算在天竺觅一幽地,终老它乡!”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又顿了一顿,目扫在场诸人,提高了嗓门又道:“不止于此,他们早已传下改变门规的手令,要新的太阳谷主与长春岛的第三代中任何一人,结为夫妇,以破除两派的成见,揉合两门的武学!”
  这时,楼上空气紧张、沉寂,每个人都可以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半晌,了慧大师又道:“本门手抄金刚经被窃,事体并不关乎武林的兴亡,因此,老衲要退出古盟主的邀请,从此闭门思过!”
  他说完之后,拱手合十,迈步向楼下走去。
  古长卿朗声道:“大师!大师!”
  了慧大师头也不回,口中宣着佛号,眨眼之际,已出了金陵茶楼。
  “白发魔女”赵五娘不由怒道:“这老秃头吃里扒外!”“赛关羽”于江也道:“我们也不能就这样怕了他呀!”
  古长卿冷冷一笑道:“各位!即使太阳谷与长春岛真的联起手来,我们中原武林也不能做缩头乌龟!”
  “对!”
  “不错!干!”
  古长卿见群情沸腾,乘机道:“中原门派众多,结盟一致最为要紧,老朽之意首先推定一位总盟主,统一事功,指挥大局!”
  众人又是吱吱磕磕的议论纷纭。
  古长卿冷冷一笑道:“老朽本想推了慧大师为群龙之首,如今他既无此意争这口气,只好请武当掌门……”
  仙霞派的吕氏三英同声叫道:“本派拥护古盟主!”
  “白发魔女”赵五娘也接着道:“对!老太婆我,也愿听古盟主的指使!”
  古长卿半推半就的道:“古某何德何能,恐怕难当重任!”
  “不必推辞!”
  “古盟主!除你之外,没人能……”
  “……”
  一阵胡乱的吵杂,古长卿就算是中原武林的盟主,地位高在九大门派之上。
  却说金白羽回到客店。
  谷之阳早迎了出来。
  这位一向豪犷不羁的少年,此时却愁容满面,忧形于色,对着金白羽道:“金陵城的情势,对我们相当的不利!”
  金白羽淡淡一笑道:“这个我早在意料之中!”
  请谷主过目!谷之阳口中说着,由室内捧出一大叠的红帖,约莫有数十张之多,一面递给金白羽,一面道:“这些都是各门各派的约会帖子!”金白羽略一过目,但见除了九大门派之外,连三山五岳,三大魔尊、八大魔道、江湖十恶……几乎是包罗了整个武林,可以说是洋洋大观。
  奇怪的是,他们都约在端阳节正午,地点也同样是钟山之麓。
  显而易见的是有人在暗中策动,一种有计画的行动,存心要发动天下武林的力量,对付金白羽一人。
  金白羽不由冷冷一笑道:“这却是难得的大好机会!”
  忽然——
  他由许多帖子中发现一张署名“万人杰”的。
  金白羽再三省视,自言自语道:“这是哪一门派,怎么没听说过此人的名讳?”
  谷之阳也道:“属下也没见过此人!”
  杨玉凤沉思有顷道:“据我所知,武林中稍有头脸的人,都与我四川杨家有来有往,只是……也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姓万的!”
  恰在此刻——
  门外一阵脚步声响,有人扬声道:“百剑盟康捷,奉命拜见金大侠!”
  金白羽道:“玉扇郎君吗?我想你该来了!”
  “玉扇郎君”康捷低头垂手,掀帘而入,双手捧上一张大红泥金帖子,口中道:“小的奉盟主之命,请金大侠赐我回音!”
  金白羽接过帖子,但见上写:“端阳佳节午刻,钟山之麓候敦!”
  下面署名是:“中原武林总盟主古长卿百拜!”
  金白羽淡淡一笑道:“古长卿的头衔越来越大了!”
  玉扇郎君低声道:“小的候金大侠的回信!”
  金白羽朗声道:“你就说金某准时赴约!”
  一言未了。
  忽然,竹帘一掀,进来了一个高大的赤红脸汉子。
  那汉子一身黑色劲装,双颊紫红,三绺短须,高大健硕,背上,背着一支三节鞭,双目精光碌碌,威严凛凛,神色不凡。
  他何时来到,屋内连金白羽在内,全都没有半点感觉,功力之高,实属惊人。
  金白羽离座而起,弹身已到那人身边,沉声道:“阁下何人?”
  那汉子不理会金白羽,却对“玉扇郎君”康捷道:“请你回覆古长卿,就说除了白公子准到之外,还有我万人杰,也要到场!”
  “万人杰?”金白羽一愕之后,不由奇怪道:“阁下是万人杰?”
  万人杰并不回答,反而向玉扇朗君一挥手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玉扇郎君”康捷,既慑于金白羽的威风,又被这突然而来的万人杰的盛气给逼住了。
  他一叠声的应道:“是!是!小的告辞!”
  说着,连退几步,出了房门狂奔而去。
  金白羽奇怪的道:“阁下是万人杰?白公子又是何人?”
  不料,赤红脸的汉子突然扑倒在地,纳头便拜,口中不住的道:“小的万人杰,叩见公子!”
  这太突然了。
  金白羽是丈二金刚,一时摸不到头脑,不由斜飘三尺,让过一拜道:“阁下请起,在下乃是金白羽,素不相识……你……”
  万人杰哪里肯听,一连拜了三拜,珠泪满面的道:“公子!这些年来屈杀你了!”
  屋内各人,全都如坠五里云雾之中。
  金白羽不由道:“阁下莫非弄错了人?”
  万人杰道:“不会!怎么会呢?我这儿有老夫人的画像为证!”
  说着,由贴身之处,摸出一幅陈旧不堪牛皮绵纸,展开了来。金白羽不由一楞。
  但见,那张绵纸之上,画了八个人像。
  正中,一对老夫妇,男的官服朝袍,女的凤冠霞帔,并肩而坐。
  右首,站着一个小女孩,分明是自己的妹妹金韵心。
  左首,立着一个男孩,正是自己的相貌。
  四人的身后,一字伺立着四个武士。
  其中,一个像极这当面赤红脸的万人杰。
  另有一个,完全是古长卿的化身。
  靠上边,一个佩剑的白面中年。
  最下边,插腰站着一个黄衣中年人。
  金白羽不知所以的道:“这图是怎么一回事?”
  万人杰十分慈祥!清泪欲滴的道:“公子!这位大人,就是三边总兵,白天道白大人,也就是公子的生父,小人的主人!”
  金白羽不由一楞道:“我……我不姓金?我……我姓白?”
  万人杰又道:“这位命妇,就是你的生母,汪氏太夫人!”
  他指着那男孩道:“喏!这就是公子九岁时的画像!”
  金白羽不由道:“那小女孩想来是我妹妹金韵心了!”
  万人杰却不住的摇头道:“他是大小姐,是你妹妹,但却不叫金韵心,名叫白冷秋!”
  “啊!”屋内之人全都为之一震。
  金白羽睁大了眼睛道:“你说我妹妹叫做白冷秋?”
  万人杰点头道:“我家老爷在边关镇守了二十年整,奉命内调为都御史!这幅图形,就是小人等四人陪伺公子全家临离开边关之时,老夫人亲手所绘!”
  金白羽道:“四人之中,有一个是你……”
  万人杰不等他说完,早接着道:“这是古长卿!”
  “古长卿?”金白羽不解的道:“古长卿也是我父亲的家将?”
  “这个老贼!”万人杰咬牙切齿的道:“事情就坏在这个心狠手辣忘恩负义的人身上!”
  万人杰勉强忍住悲愤,继续的道:“就在老爷调任的当晚,一个自称太阳谷的老者,闯进府内面见老爷,献出一柄断剑,三卷黄书,还有一颗密陀神珠!”
  金白羽聚精会神的听下去。
  室内众人摒气凝神,不敢插口。
  万人杰又接着道:“那老者说公子你天生武林奇材,预料将为太阳谷主,请老爷莫再做官,急流勇退!”
  金白羽道:“啊!我爹他……”
  “老爷为人高风亮节,又十分恬淡,当时竟一口答应下来,连夜上了辞本,带我四个亲随,准备归隐泉林以乐晚年!也让公子苦练太阳谷不世武功!”
  金白羽道:“后来为何我又姓金呢?奇怪?”
  万人杰咬着牙,指了指画像上的古长卿道:“古贼觊觎太阳谷的绝学,路过风陵渡口之时,竟起下不良之心,刺杀了老爷、夫人……”
  “哦!”金白羽天伦连心,不由一震。
  “可怜!”万人杰声泪俱下,指着图像上后边一人道:“公子!你兄妹被“金龙剑”金松乘慌乱之中救出,逃到苏北,为了掩护奸人耳目,才改姓金!”
  金白羽道:“那你与另外一位家将……”
  万人杰狠狠的道:““小白龙”常健当场战死,我!你看!”
  他口中说着,忽然一捋右脚裤管,露出一只黄橙橙的假钢腿脚来,又道:“我被古长卿削去一只腿,当时昏死在地,所以才能免去一死。”
  金白羽不由悲愤的道:“好狠的心!”
  万人杰又道:“不仅如此,他因为金松带同公子小姐,连同太阳谷的断剑秘笈神珠一走,他的奸计落空,一方面用老爷的财产在风陵渡口建下风陵庄,并且假仁假义,笼络人心,打探金松与公子的下落!”
  “哦!”金白羽目闪愤恨的道:“金剑庄遭了夜袭,想也是他的杰作了!”
  “当然!”万人杰道:“他就率手下,夜袭金剑庄,杀了金龙剑金三弟,想不到公子与小姐能逃出虎口,总算苍天有眼!”
  金白羽道:“那么,你这些年……”
  “我这些年!”万人杰道:“都隐匿在天柱山,也曾四下打探公平与小姐的下落,若不是江湖上一致传言公子“金白羽”的大名,还有说你是太阳谷的传人,我还打采不出来呢?”
  金白羽苦苦一笑道:“这也叫做因祸得福!”
  万人杰慢慢的叠起了画图,十分怀念的道:“如今公子有了,不知小姐……”
  金白羽喟然一叹道:“我妹妹也还安全无恙!”
  “啊!”万人杰不由大喜若狂道:“真的?”
  “真的!”金白羽沉思了片刻,忽然一咬牙,探手抽出怀内的神剑,虚空一扬道:“老贼!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看你一副面孔瞒得了多久!”
  他口中说着,忽然还剑入鞘,掀起竹帘道:“气死我也!”
  口中喝着,弹身一跃,人已穿出房门,向店外扑去。
  万人杰一见,钢脚“当”的一声点地而起,尾追上去,大声叫道:“公子!你到哪里去!”
  金白羽怒道:“取古长卿的首级,祭奠已亡的父母!”
  万人杰不住的摇头道:“此时还不是时候!”
  金白羽身负父母血仇,片刻也难等待,闻言不由恨恨的道:“我恨不能立时三刻剁了那老儿!”
  万人杰胸有成竹的道:“请公子听小的之言,等端阳节那天动手,料他插翅也飞不脱!”
  金白羽不解的道:“为什么?”
  万人杰苦苦一笑道:“古长卿最工心计,又有一脸奸笑,皆惯于欺人,如今武林各派都已被他利用……”
  金白羽道:“为了父母血仇,何伯他人多!”
  “不!”万人杰道:“古长卿恶贯满盈,小的已预定使他的图穷匕现之计,请公子稍耐数日!”
  金白羽道:“有何妙计呢?”
  万人杰却婉转的道:“此刻时机尚未成熟,小的亦不敢断言,请公子相信小的就是!”
  金白羽看他说得十分诚恳,只好含怒折身而回道:“好!留他多活几天!”
  万人杰不住的点头,一面又将那幅合家欢的图像双手捧着送给金白羽道:“公子!这是大夫人的遗墨,也是唯一的纪念,请公子收下!”
  金白羽勾起心事,不由滴泪如雨道:“父母双亲!不孝的孩儿……”
  他语不成声,悲痛欲绝!
  万人杰抹了一把泪痕道:“小的要告辞了!”
  金白羽不由一楞道:“你要到哪里去?”
  万人杰略一迟疑道:“小的要……要去找一个人,作为古长卿奸狡百出的铁证!叫他到时无法抵赖!”
  金白羽不明白的道:“到哪里去找?”
  万人杰却道:“此人已到了金陵,只是未曾露面而已!谅他逃不出小的手掌心!”
  金白羽虽不知道万人杰要找的是谁,但是他对一脸正气的万人杰,有无比的信心。
  因此,微笑颔首道:“既然如此,去罢!”
  “小的告辞!”
  万人杰的一语方落,但听“铮”的一声,钢脚点地,人已飘出门去。
  谷之阳等一齐向金白羽道:“恭喜身家大白,血仇指日可报!”
  金白羽道:“目前,离端阳节还有十来天,我打算先找到妹妹再作打算!”
  杨玉凤原先真担心白冷秋是她的情敌。
  如今已知白冷秋与金白羽乃是手足兄妹,芳心之中一股喜悦可想而知。
  因此,她忙不迭的道:“我替你去找去!”
  金白羽微笑道:“舍妹个性古怪,还是我自己去找吧!目前多事之秋,在端阳节之前,各位暂且不要外出,以免节外生枝,弄出岔子!”
  说着,自己单独一人,出店去了。
  他沿着秦淮河走了一遭,河中的画舫虽然不少,但却没有绮罗香的影子。
  他又到碧云寺一带,白冷秋曾经出没的地方。
  但是,都扑了个空。
  一连几天,慢说是白冷秋,连苏玉蟾也没有碰到。
  先前,金白羽还只道是凑巧遇不上。
  眼看已离端阳节只有一天了,金白羽不由焦急起来。
  他并不是要白冷秋做他报仇的帮手,而是希望白冷秋了解她的身世,眼看着仇家死在自己之手。
  已是端阳节的日子。
  钟山草色青青,樱桃血红。
  山麓,一个十分隐密的深谷,此时已热闹起来。
  左一堆,右一群。
  吱吱喳喳的议论纷纷。
  左首的一排大松树之下,铺着遍地的红毡,一列黄布帐幔,帐幔之内,排着二三十张大师椅。
  正中,坐着的,正是武林咸尊,高手羡煞的武林第一人——中原武林总盟主古长卿。
  两侧全是一门一派的宗师,少数是绝世高手,正邪两道的首脑人物。
  黄幔前面,两根高耸的旗杆,蜈蚣旗迎风展招。
  东首的蜈蚣旗绣着“中原武林总盟主”七个金字,耀目生辉。
  西首,只绣着一个大大的“古”字,煞是威风。
  除了各门各派的首要人物,有资格坐于黄幔布之中以外,其余的都散在四下树荫中,为数有千余之众。
  但是,空气紧张,气氛肃杀,没谁敢说一句大声的话。
  眼看日已近午。
  谷口外,“玉扇郎君”康捷喘息狂奔而至,直到黄布棚幔之前,高声道:“上禀盟主!金白羽到了!”
  古长卿由坐位霍然起立道:“请!”
  玉扇郎君折身向外,朗声道:“盟主有请金大侠!”
  金白羽早已大跨步走进谷口。
  随事他身后的是谷之阳,与古长卿的阵势比较之下,实在显得冷冷清清的。
  然而,金白羽挺胸昂头,一脸的威风凛凛,步步生风,到了黄幔棚之前,大喝道:“古长卿!请出面答话!”
  古长卿冷冷一笑道:“金大侠……”
  “住口!”金白羽厉声喝道:“你该喊我白大侠!或者叫我一声白公子!”
  “你!”古长卿不由一楞道:“你说什么?白公子!”
  “不错!”金白羽声色俱厉的道:“你这忘恩负义,见利弑主的小人!”
  古长卿脸色苍白,兀自强做镇定道:“本盟主不懂你的话!”
  “呸!”金白羽大怒道:“不懂?有一位退职的“三边总兵”白天道,你识不识,还有,你认不认得万人杰、金松!“小白龙”常健?”
  他一句比一句高声,一句比一句愤怒。
  古长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忽的目光一寒,沉声喝道:“原来你就是漏网之鱼的小娃儿白羽!”
  金白羽勃然大怒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古长卿!今天,这笔天大的血债,你也该还了吧!”
  古长卿冷冷一笑道:“慢着!你既是白羽,这话就好说!”
  金白羽喝道:“有什么好说的!还不下位来受死!”
  不料,古长卿避重就轻的道:“我承认这档子事,我也愿意作一个了断!”
  金白羽厉声道:“既然如此,亮家伙!”
  古长卿阴沉的一笑道:“且慢!今天乃是中原武林找你算账,先把大家的事了解,我们的私仇,另说另讲!”
  这个老狐狸说完之后,又拱手对着各门派的首领人物道:“今天的盛会,不是为了私仇,而是中原各门派的公事,金大侠先得有个交待!”
  古长卿又挑拨道:“何况,各门派出事的当日,都有人证明看到过你的身材面貌!你还想赖!”
  这是几句催命符,各门派的人又吼叫起来,并且有人亮出了兵刃,离开了幕棚,围向金白羽。
  金白羽不由大怒道:“各位!你们!都是有字号的武林人物,可不要上了古长卿的圈套!”
  古长卿却尖声叫道:“姓金的!你只要交出各门派的东西,古某立刻与你单独解决!”
  各门派的人闻言,不由乱叫道:“对!先还本门的宝物!”
  “青衣修罗!你怕我们人多……”
  金白羽怒不可耐,突的一抽断剑,大吼道:“一再相逼,休怪我白羽伤人!”
  蓝芒闪射之处,他的剑招已成。
  各门派的高手一见,各扬兵刃,发一声吼,团团围住,大战一触即发。
  忽然——
  山岗之上,雷吼了声:“且慢动手!”
  万人杰凌风而下,胁下夹了一个人,翩然落在当地,又道:“各位!侵入你们总坛,盗宝杀人的凶手在这儿!”
  口中说着,“咕通”一声,将手中夹着的人丢在当地,又道:“还有!”
  语落,人又穿上山岗。
  一连几个来回,丢下了五个衣着面貌与金白羽一式无二的人。
  金白羽固然一愕,各门派的人,莫不全是发楞。
  万人杰分开众人大步走向古长卿,口中冷兮兮的道:“古老大!还认得你没杀死的万二弟吗?”
  古长卿脸如死灰,双目失神,脚下连退几步,口中大喝道:“原来你……你是金白羽的爪牙……难怪……难怪他一日之间,连闯几大门户!”
  这个老奸巨猾的盟主,见机就计,立即倒打一耙。
  果然,各门派又哄的一声围了上来。
  万人杰咬牙一笑道:“哼!古长卿!冒充白公子的人都在这里,你还打算向我身上推!哼!”
  他冷哼一声,腾身一扑,抓起地上昏沉沉的一人,顺手解了穴道,朗声道:“各位!请看,这是千面人妖,也是假冒青衣修罗到各处盗宝杀人的凶人!”
  千面人妖莫名其妙,揉揉双目,还没出声。
  咻——
  一声厉哨,刺耳惊魂,一点寒星,疾射过来,对正千面人妖的心窝!
  蓝光一片,飘忽而至。
  当!
  轻脆一声,暗器落地。
  金白羽指着古长卿道:“各位!你们已看见吗?古长卿打算杀人灭口!”
  古长卿恼羞成怒,厉声喝道:“本盟主不屑如此!”
  他口中虽然说着,双手陡然齐发,乘着金白羽不曾留意之际,满天花雨,发出二十四枚追魂钉!
  惨叫顿起,腥风剠鼻。
  不但万人杰手中的千面人妖身中数钉,连地上的四个人,也都一阵滚弹之下,眼见活不得了。
  这时——
  各门派中人,有的仍然莫名其妙,有的不由问道:“盟主!这是为何?”
  古长卿故作镇定道:“各位,金白羽故意弄几个邪道来,打算掩人耳目,推卸罪名!”
  万人杰闻言,不由冷笑朗声道:“各位!古长卿纵然杀了千面人妖,也掩饰不了他的阴谋毒计!”
  说完,一个纵身,上了左近一块大石之上,又朗声道:“各门各派的宝器秘笈,现在都藏在碧云寺,各位可以自行去取!碧云寺有古长卿的手下警戒护守,那就是最好的证明!”
  各门派的人,与金白羽本无深仇大恨。
  所担心的,乃是他们师门宝物,此时闻言,深恐在慌乱之中损坏遗失,有人大声问道:“是真的?”
  万人杰大声道:“万某堂堂汉子,碧云寺近在咫尺,各位可以先看过真假,再来找我万人杰算账!”
  “对!”
  “他跑不脱!”
  哄哄乱乱声中,衣袂连震之下,数百人都弹身而起,向碧云寺奔去。
  万人杰大惊叫道:“小主人!古长卿要走!”
  果然,慌乱之中,古长卿弹身而起。
  金白羽大喝一声:“老怪!哪里走!”
  古长卿起势在先,与金白羽又相隔远在数丈。
  他的轻功虽然不济,但却占先一步,施展全部功力,舍命向群山深处奔去。
  金白羽哪里肯舍,衔尾急追,紧跟不舍。
  这时,古长卿的一般死党,已与谷之阳等混战在一起。
  一时喝杀连天,金石之声大震。宁静的钟山,罩上一层愁云惨雾。
  古长卿落荒而逃,专找穷岭绝谷奔去。
  因为他起意在前,处处占了先机,所以金白羽始终落在他身后五丈左右。
  眼看已由山隅追到水涯,再有十来丈,就到了江边,那儿古长卿埋伏有渡船。
  他不由大喜过望,一面狂奔,一面叫道:“姓白的小子!古盟主要上船回风陵庄了!”
  金白羽心中大急。
  因为古长卿一旦上了船,自己便只好望水兴叹了。
  因此,大声喝道:“古长卿!是汉子就与我比划三百回合!”
  这时,已离江岸不远。
  古长卿狂喜叫道:“本盟主今天没有兴致,改天奉陪……”
  他的话还没落音。
  江上咿呀一声,一只碧油画舫分波而至。
  白影一掠而起,凌空娇叱道:“古盟主!姑娘等你多时!”
  白冷秋人在凌空,剑已出手,如一道飞鸿,迎着古长卿连人带剑穿泄而至。
  古长卿做梦也没想到,大喝一声:“不好!”
  整个人被逼得倒退七尺。正巧,金白羽探臂舒剑,由后刺来。
  而同时,白冷秋的长剑,以如飞虹贯日,一泻而下,锐不可挡。
  但听一声厉噑,刺耳惊魂。
  两柄剑,一前一后,都刺在古长卿的前胸后背,对穿而出。
  红影疾射而至。
  苏玉蟾娇呼声道:“七妹!你算计得真准,这老儿活不成了吧!”
  白冷秋疾收长剑道:“想来活不成了!”
  金白羽抽出长剑,顺手割下古长卿的头颅,大喜叫道:“妹妹!”
  不料,白冷秋含羞道:“你姓金,我姓白,谁是你妹妹!”
  金白羽闻言,不由一笑道:“对!你说得对!请你随我到钟山外谷!”
  他不想多费唇舌,心中另有打算。白冷秋道:“走呀!我有信要交给你呢?”
  三人同时展功,转眼到了外谷。
  这时,谷之阳、万人杰等已把古长卿的死党全都杀的杀跑的跑了。
  黄幔幕中,正中的桌上,万人杰已备好了预先带来的香烛纸箔。
  金白羽将古长卿的脑袋放在香案之前,这才由怀内摸出那张陈旧的绵纸画像来,置在案上,扑倒在地,叩头泣血的哭道:“爹!妈!不孝孩儿白羽,女儿白冷秋,今天算是替你老人家报了血仇!请你老人家瞑目了吧!”
  白冷秋不由一楞。
  万人杰走上前去,喜得泪水外流道:“小姐!韵心小姐!小的给你请安!”
  如坠五里烟雾之中,失声道:“你……你是……”
  “小的万人杰!”万人杰接着便把往事简要的说了一遍!
  白冷秋闻言,不由“哇”的一声,放声大哭,扑倒香案之前,悲不自禁。
  半晌,她才止住悲凄,由怀中取出一幅黄绫出来,走到苏玉蟾身边,低声道:“六姐,岛主的信,该由你转了!”
  苏玉蟾不由玉面飞红,娇羞不胜!
  白冷秋却向金白羽道:“哥哥!本岛岛主与悟非大师有信给你。”
  金白羽喜道:“哦!”
  苏玉蟾含羞把那黄绫递给金白羽,但见黄绫上写着:“太阳、长春两门,武功出于一脉,误认不得通婚,害却几许情人,而今慎重宣布,从此解除忌禁,尔俩若遵此训,黄绫即是大冰!”
  金白羽不由大窘,呆呆的望着白冷秋。
  白冷秋道:“哥哥!发呆干嘛?对天谢了谷主与岛主吧!”
  说完,又扯了苏玉蟾的衣角道:“嫂子!你也拜一拜!”
  一旁的杨玉凤气得脸色惨白,周身发抖。
  万人杰一见,笑着道:“小主人,金松为了你毁家绝后,你也该替金家延续香烟!”
  说着,一拉杨玉凤的衣角,推向金白羽身侧道:“大家一齐拜吧!”
  日正当中,金白羽也在正中,左是苏玉蟾,右是杨玉凤,三人盈盈下拜,欢呼之声,震动钟山外谷。

  (全书完,WAVELET扫描 一剑小天下OCR)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九回 奇峰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