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九曲神掌
2021-03-06 10:34:14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冷秋低声细语的道:“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
  简短的一句话,但是,从白冷秋口中说出来,只如巫山猿啼,子规泣血,挂满了晶晶泪水的脸上,更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企盼之色!
  杜姨皱起眉头,缓缓的道:“白姑娘!你是一主,我是一仆,这件事……”
  “杜姨!”白冷秋忙道:“这话说远了,四大使者之中,谁都比我们姐妹强百倍,更因为杜姨你平日最爱护我,所以我才敢冒死向你讲情!”
  “唉!”杜姨叹了一口气道:“那是因为你是我抱到岛上来的,所以感到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白冷秋道:“所以我才有这个大胆的请求!”
  杜姨摇摇头道:“这也许是一层孽障,好吧!你去看看,我来巡风,越快越好!”
  “多谢杜姨!”白冷秋喜出望外,一敛衽,人已进了精舍。
  内间里罗帐低垂。
  白冷秋无心细看,三步两步抢到床前,揭开罗帐。
  她的两眼的泪水,已如同断了线的珍珠。
  但见金白羽仰卧在床上,面如金纸,气息微弱,额头一粒粒的汗水,晶晶发亮,双目火赤发楞如痴。
  白冷秋到了床前,金白羽似乎完全不知不觉,还是直瞪瞪的凝视着帐顶。
  往日英风勃勃、神采奕奕的豪气荡然无存。
  “白羽!金……”
  白冷秋呜咽着,强忍哭泣!
  金白羽似乎有些惊觉,他的眼珠略转……
  “白姑娘!”
  门帘揭张,杜姨伸个头进来,面露惊惶的道:“快躲!申大娘来了!”
  白冷秋闻警不由吓出一声冷汗,急切之际,矮身钻进了床下,摒气凝神,心跳如同鹿撞!
  就在她身形才钻进床下,已听到门外通道上脚步之声,竟已到了精室的外间。
  闷沉沉的口音,正是四大使者的首脑人物,人见人怕的申大娘。
  但听申大娘沉沉的道:“四妹!姓金的怎样了!”
  杜姨低头道:“回大姐的话,似乎好多了,也许天亮之后,会完全复原!”
  “噢!”申大娘道:“这小子好福气,一口气吃了本岛的八颗九珍回春丸,要是还不好!那只有怪命了!”
  杜姨应道:“这是岛主的恩典,大姐的栽培!”
  “哼!”申大娘冷哼一声道:“依着我,按本岛的岛规,应该乱棍打死,这都是岛主一时心血来潮!”
  杜姨应声道:“也许岛主有什么安排!”
  “你猜的不错!”申大娘道:“瞧,这就是从姓金的身上搜出的那柄断剑,岛主居然又叫咱们趁他未醒之时还他,说什么怕看了伤心!”
  “有这等事!”杜姨也惊讶的道:“岛主对这断剑,不是早就朝思暮想,急欲到手!”
  “是呀!”申大娘道:“这要是上一代的老岛主呀?哼!一百个姓金的怕早也完了!”
  杜姨道:“大姐说得是!”
  申大娘突然语气一转,沉声道:“本岛的人有到这里来看他的吗?”
  “没有!”杜姨似乎有些紧张,一迭连声的道:“没有!谁敢!只有大娘您……”
  “我?”申大娘一本正经的道:“我见到男人就有气,我可没进房一步,也没看他一眼!”
  杜姨存心逗她道:“现在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不!”申大娘一连说了两个不字,留下了断剑,向门外跨去。
  突然,又折转回来,郑重其事的道:“四妹!本岛之人,谁也不准前来探望,尤其要注意的是白冷秋!”
  白冷秋在床下不由打了个寒噤。
  门口杜姨大声道:“妹妹遵命!姐姐放心!”
  申大娘又道:“既然姓金的天亮能好,我去禀告岛主,请示召见他的时间,你随时侍候着就是了!”
  她一面说,一面已走到前面去了。
  杜姨折身进了内室,低唤道:“白姑娘!白姑娘!”
  白冷秋由床下爬了出来,感激不尽的道:“杜姨!我真不知怎样感激你才好!”
  “唉!”杜姨深深一叹道:“不瞒你说,我并不是为了帮忙你……”
  “那……”白冷秋不明白的道:“那为了什么呢?”
  杜姨看着窗外,幽幽的道:“因为我也有与你同样的遭遇,那时,老岛主岛规极严,结果……”
  她已说不下去,一双眼睛中泪如雨下。
  白冷秋也陪她滴了几点情泪,问道:“结果如何?”
  杜姨“哇”的一声哭着跑向外间,扶着茶几悲不自胜的道:“结果他在本岛的凤头金棍之下,活活的被打死了!”
  她虽没有嚎陶大哭,但扶在茶几上的双肩抽动厉害,半晌,才缓缓的抬头道:“白姑娘!那时,我也是你这大的年纪,如今,人老珠黄不说,那段往事,没有片刻忘记过,日夜之间,我都悔恨当初不该缺少勇气……”
  白冷秋不由道:“缺少什么勇气?”
  杜姨的双目暴射出可怕的精光,肃容道:“当初我该拚着一死,与他一逃了之,也不至于今天悔之不及,衔恨活了二十余年!”
  白冷秋道:“当时你为何不带你所爱的人跑呢?”
  “那时我年轻胆小!”
  杜姨道:“又怕逃不脱,又怕逃出之后,失去修练本岛无上武功的机会,今天想起来,多懦弱多自私,多……”
  她抽泣得接不下去。
  白冷秋不由楞了。
  她不知道杜四姨为何对她说出自己的往事。
  但是,白冷秋的心事,已被杜四姨触动。
  她想:“自己还是冒险带金白羽逃走?还是任由他明天按岛规治罪活活死在凤头金棍之下?”
  “假若金白羽一死,自己会不会衔恨终身?”
  一时心烦意乱,拿不定主意。
  逃,岛规难违。
  不逃,自己的终身,金白羽的性命!
  良久,她望着窗外悠悠白云,偶而掠过一只飞鸟。
  飞鸟,任意飞翔,多么自由。
  这是一个很大的启示。
  白冷秋忽然“咕通”一声,扑跪在杜姨的身前,含悲喊了一声:“杜姨!”
  剩下来,她只有哭的份儿!
  杜姨忙不迭搀着她道:“白姑娘!你……你这是……起来说话!”
  白冷秋含泪道:“杜姨!你不答应,我死也不起来!”
  杜四姨也不由簌簌落泪,抚着白冷秋的头道:“姑娘!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
  她凝神很久,忽然道:“好!四更的时候,你再来!”
  “杜姨!”
  白冷秋仰脸望着泪流满面的杜姨,又惊又喜的道:“真的!你答应我?”
  杜姨道:“四更,他的身体可以复原,你再来!现在你快走吧,唉,我好烦!”
  “好!好!”白冷秋爬起来,抹着眼泪,溜出精舍。
  日薄西山,夜幕低垂。
  月上柳楷,更阑人静。
  白冷秋结束停当,不敢展功,只是蹑手蹑脚,择阴暗之处向精舍摸索去。
  一路幸喜没有遇上人。
  杜姨,早在精舍门前击了两掌,并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喊道:“白姑娘!快来!”
  白冷秋紧张异常,穿身而至,低声道:“他醒来没有!”
  杜姨道:“约莫再过盏茶时分,药力散尽,才能醒来!”
  说完,一拉白冷秋进房,又道:“你是白府的千金,只因遭乱,被岛主无意中救出,这是你知道的!”
  白冷秋道:“岛主的大恩,犬马当报!”
  杜姨又道:“那次,恰巧是我随侍岛主的,所以,你是我抱着走了千山万水,才回到长春岛的!”
  白冷秋忙道:“杜姨的恩情,粉身难报!”
  杜姨又沉吟了一下,才道:“因为我爱情遭到门规的阻碍,所以我是深切了解其中痛苦的身历者!”
  白冷秋点头道:“所以杜姨对我的事……”
  杜姨自顾又道:“男女的爱情,说难不难,说易不易,我们女人最苦的是难过一个真心相爱的人,一旦有了机缘,千万不能错过,否则遗憾终生,追悔莫及!”
  她说着,晶晶泪珠,又顺着双腮流下。
  这个“迟暮”的美人,样儿够悲哀的!
  她忽然又抹抹泪水道:“白姑娘!你真的爱他?”
  白冷秋含羞道:“我不知道!”
  杜姨不由一楞道:“姑娘!你这是闹笑话!”
  “我?”白冷秋憨憨的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爱他,但是,我自从见到他以后,心里时时刻刻都忘不了他!好像他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不由牵肠挂肚!”
  “嘿嘿!”杜姨不由破啼为笑,低声道:“姑娘!这就是爱呀!”
  此时,只听得内室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与床间辗转之声。
  杜姨点头,又瞧了一下外面的月色道:“快了,他快复原了!”
  白冷秋心如鹿撞,他想:“再过片刻,我就要随着金白羽走了,这算不算是私奔呢……”
  “私奔,在长春门是要受到最严厉的处罚的……”
  “万一被追了回来……”
  然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力量,使她勇气大增,她又心中忖道:“最多是一死而已,为了金白羽,自己一死又有何惜,强过杜姨这等不死不活……”
  “问题是在于金白羽爱不爱自己……以他那冷峻的神态,便很不乐观,但是,他明明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
  “只要我爱他,爱不爱我,是他的事!”
  这里,白冷秋只管遐想。
  那厢,杜姨已道:“这是一包碎银子,留作车船之用,断剑、我已归还金白羽身上。”
  白冷秋接过谢道:“杜姨!你太好了!”
  杜姨却苦笑道:“姑娘!我也要向你讨一样东西,作为我们分别的纪念。”
  “这!”白冷秋一时不知道该留下什么,而且身上也没带什么。
  杜姨早又道:“我要讨姑娘的紫玉匕首!”
  紫玉匕首,乃是白冷秋独有的一种小巧兵器,通身为鲜明光洁的紫玉琢成,既可防身近搏,又可当做暗器使用,原是白冷秋心爱之物。
  但是,杜四姨替她担着天大的干系,她还能吝惜一支紫玉匕首吗?
  因此,她毫不考虑的,抽出短匕,递了过去,同时口中道:“杜姨!见物如见人!你多保重!”
  杜姨苦苦一笑道:“用得着,所以才……”
  “啊!”白冷秋一楞,正待讲什么……
  “啊哟!”金白羽的声音:“咦!这是什么地方!”
  白冷秋生恐他嚷了起来,惊醒了别人,忙不迭跃进内室,低声道:“不要声张!”
  屋内虽没灯火,但月色皎洁,加上金白羽功力已复,目力特佳,不由叫道:“韵心!你……”
  他把白冷秋看成了金韵心了。
  “嘘!”白冷秋单指在嘴上一比,示意金白羽不要多话,压低嗓门道:“你觉着痊愈了吗?”
  金白羽不由发楞的连眨眼睛。
  他才如梦初醒的道:“我同神龙喇嘛……”
  白冷秋忙接着道:“你受了极重的内伤,五脏离位,气海不归!”
  金白羽身子一震。
  他试着略运功力,却发觉完好如初,不由道:“妹妹!是你……”
  白冷秋道:“此地如虎穴龙潭,走出去再说!快!快起来!”
  金白羽见她神情果然紧张异常,一时摸不到头脑,只好起身下床。
  白冷秋更不怠慢,拉着他出了内室。
  杜姨早催促道:“四更已过,但愿你们能在天亮之前,逃出百里之外!否则大有麻烦!”
  金白羽打量她一阵道:“妹妹!这位是……”
  “她是杜四姨娘!”
  白冷秋匆匆的道:“是看守你的,也是放走你我的大恩人!”
  杜姨手中抓着那枝紫玉匕首,笑道:“姑娘!你很幸运!”接着,低声伏在白冷秋耳畔道:“金白羽妹妹的叫的好亲热!快走!”
  不料,话才说完,一抬手,竟将那柄紫玉匕首,朝她自己的肩胛刺去。
  “啊!”血光四溅,她的人也倒了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七部 长春岛主
上一篇:
第九回 长春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