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九曲神掌
2021-03-06 10:34:14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事出仓卒,猝然而发。白冷秋大吃一惊,抢步上前,搀扶起来,含泪道:“杜姨!杜姨!”
  金白羽更加茫然道:“这,为什么!这……”
  那枝紫玉匕首深入杜四姨的肩胛,只露出一个把手在外面。
  血,顺着伤口,水般的流下。
  杜姨连连挥手道:“不要管我,你们快走!”
  白冷秋道:“您这……”
  “快!快走!”杜姨挥手不停道:“我不带伤,如何向岛主交待,同时,我可以假做伤重昏迷,让你们好去得远一点!”
  “唉!”白冷秋无话可说,叹了口气道:“您!杜姨!大恩大德,改日再报吧!”
  说完,拉着金白羽道:“不要展功,隐身出谷!”
  金白羽完全不明白事情的真相,只有听白冷秋的话,照办不误。
  两人左穿右躲,专择柳荫深处,小溪岸堤隐蔽之处,向谷外走去。
  好在白冷秋对地形十分熟悉,轻易的出了“长春谷”的洞口。
  金白羽道:“妹妹!现在该可以把事情说明白了吧!”
  他依然是那样从容不迫。
  白冷秋焦急的道:“不行,我们得离此百里之外,才能谈得上暂时的安全!”
  金白羽笑道:“天啊!走一百里?这等走法不要走到半夜!”
  白冷秋道:“现在可以展功了,近午时分,一定可以赶出百里之外!你不饿吧!”
  金白羽摇摇头道:“我好像精神特别好!”
  白冷秋心知是八颗圣药的关系,她对着神情潇洒的金白羽,感觉到无限的亲切,芳心之中,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安慰。
  因此,她微微一笑道:“既然不饿,我们较量一下轻功如何?”
  “妹妹!”金白羽不由童心大喜。
  他日夜所追求的,就是与妹妹相处,过一个手足情深的亲切之日。
  如今,他眼见白冷秋喜上眉楷,憨态可掬,竟要与他比较轻功,喜不自禁,忙连声道:“好哇!我让你五十丈!”
  “不要!”白冷秋忘记了危险了吗?不是。
  她要逗着金白羽展功赶路,早早脱离将要被抓回的危险范围,到安全地区。
  因此,她撒娇的道:“你看不起我是吗?”
  金白羽笑道:“好好好!妹妹出自名门,做哥哥的焉敢看不起你!来,一齐动身吧!”
  “好!”白冷秋与金白羽并肩而立,娇叱道:“一!二!三!起!”
  两人一齐展势,同时而起。
  两道飞烟流云似的身影,在原野上奔驰。
  白冷秋心有城府,因此开始就全力而为。
  金白羽的功力,却高过白冷秋一筹,本可以超前十丈八丈,并不吃力。
  然而,他没有。
  他心目之中,认为在自己妹妹之前,不必要真的争强夺胜。
  另外,他飘零江湖十余年来,所要找的妹妹,现在才似乎真的被他找到了,要与她多亲近亲近。
  所以,他并末真个的施展全部功力,却也毫不落后的随着白冷秋亦步亦趋。
  眼看日上三竿。
  料着离开长春谷已有五十里开外。
  白冷秋还是一味狂奔疾射,鬓梢眉角,晶莹反光,分明已见汗渍。
  金白羽不由道:“妹妹!歇一会儿不行吗?”
  白冷秋脚下不停,口中道:“你累了!”
  “哈哈哈哈!”
  金白羽不由朗声而笑道:“我却没累,只是你……”
  他指着微见汗渍的白冷秋又接着道:“你怕真的累了!”
  白冷秋不由脸上一阵发热。
  她已察觉自己额上有汗,而再看金白羽,毫无倦容,呼吸均匀。
  因此,她含羞带愧的道:“你取笑我?”
  金白羽忙摇头道:“不!我怎会取笑你呢?只怕你累坏了身子!”
  白冷秋心中不由泛起一丝丝甜蜜蜜的,但却皱着眉头道:“比赛事小,逃出虎口事大!”
  “妹妹!”金白羽猿臂舒处,硬把白冷秋前进之势拦住,朗声的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
  白冷秋急道:“使不得,你……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
  金白羽挺胸道:“但是,我也不怕!一切由我出面……”
  “不!”白冷秋坚决的道:“走!快走!此时我无法对你解释……”
  金白羽大急道:“我们跑到何时为止,难道跑一辈子!”
  “百里以外!”
  白冷秋的语发人动,飞矢一般的自顾向前射去。
  金白羽摇摇头,无可奈何的也只好跟着狂奔疾泻。
  一轮红日已快当头。
  远远已看出官塘大道。
  一座鳞次栉比的市镇,缕缕炊烟四起。
  白冷秋才收下势子,略带喘息的道:“好了!现在想展功也不行了!”
  金白羽苦苦一笑道:“是累了吧!”
  白冷秋小嘴一噘道:“还说呢?不都是为了你!”
  金白羽心想:“天知道,我明明不要跑,是你要跑。”
  但是,口中却道:“好妹妹!都怨哥哥好不好!”
  白冷秋凤眼斜瞟着道:“谁也不怨,怨命!”
  金白羽摇头道:“命?什么叫命!命的好坏,全由自己,好比,适才我们想跑,就得跑,我们若是不跑,谁也没法叫我们跑,这是命吗?”
  “不同你抬杠子!”白冷秋一扭腰,人已上了官塘大道,指着不远的市镇道:“到镇上歇歇去!”
  金白羽道:“最少要喝点水!”
  说着两人携手向镇上走去。
  眼看已到镇梢……
  “姑娘……老身等你很久了!”
  一声冷峻异常,令人不寒而栗的喝叱,由路旁竹林之中传出。
  白冷秋不由一怔,撒手退后七尺。
  竹林中并肩走出三个人来。
  为首的白发皤皤,乃是长春岛中四大使者的第一号人物——申大娘。
  左首,正是一身青衣的乔三姑。
  右边,是一位通身粉红劲装,十分矫健,但也婀娜多姿的女郎。
  三人缓步走出竹林,上了官塘大道。
  白冷秋粉脸惨白,双目发直。
  金白羽一见,不由问道:“妹妹!她们是什么人?”
  白冷秋惶恐至极,忙道:“不关你事!你不要插手!”
  说着,抢上几步,对为首的老太婆道:“申大娘……”
  申大娘毫无表情,铁板似的面孔,说道:“先见你大师姐!”
  白冷秋又向那粉红劲装的女郎恭身为礼叫了声:“大师姐!”
  粉红劲装女郎十分严肃的道:“你与金白羽随我们到竹林一谈,免得在此惊世骇俗,大家不便?”
  申大娘不等白冷秋开口,又冷冷的道:“我们先去了!”
  说着,三人头也不回,已钻进了竹林之内。
  金白羽不由微愠道:“妹妹!是你们师门的人!”
  白冷秋六神无主,面如死灰,点头应道:“正是!”
  从她神色上看,分明是畏惧至极。
  金白羽心想:“尊师重道乃是理所当然,何至于怕成这个样子!”
  想着,不由道:“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
  说到这里,不由正色道:“妹妹!你难道……难道说做了有把门规的事吗?”
  白冷秋满腹委屈,此时已不容多讲,摇摇头道:“对!”
  金白羽理直气壮的道:“看看他们能把你怎么样?”
  说着,率先进入竹林。
  密密麻麻的竹林,浓荫遮天。
  竹林最后,原来是一层断岩,甚是隐秘。
  但见申大娘等三人,已背对断岩并肩岳立,每个人都气势冷峻,面隐严霜。
  白冷秋早抢上前去,哀求的道:“大师姐千不念万不念……”
  “住口!”
  红衣女郎勃然变色,戟指着白冷秋,声色俱厉的喝道:“七丫头,你眼睛连岛主都没有,还有我这个大师姐吗?”
  因为武林之中,各门各派的门规固有不同,但是有一条不成文的通例,却是人人要守的。
  那就是任何门派处理“家务”,外人都不能插手,更不能表示意见。
  金白羽虽然一肚皮不高兴,但只好忍耐下去。
  白冷秋含泪道:“小妹一时的错误,难道大师姐不能谅解!”
  红衣女郎怒火益炽,冷冷的道:“谅解!这是可以谅解的事吗?”
  申大娘也厉声喝道:“姑娘!你可知道你这一招毁了本门一甲子的规矩吗?”
  白冷秋道:“我知道!可是……”
  红衣女郎大吼道:“可是什么?还有脸说吗?”
  申大娘冷森森的道:“我很佩服你,居然说服了杜四姨,她也为了姓金的自刺一刀!本事不小!”
  红衣女郎又道:“杜四姨现在已经为你被岛主严刑拷问,七丫头!你于心安否!”
  “哦!”白冷秋想了杜四姨为自己的事,已经刺伤肩胛,如今……
  她感到比自己受岛主的拷打还要难受。
  因此,悲从衷来,不由道:“好!我随你们回去!”
  红衣女郎冷冷一哼道:“谅你不回去也不行!”
  白冷秋道:“一切的罪过都在我,与四姨无关!”
  申大娘冷笑道:“杜四姨自刺一刀,难道我们看不出,她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不要说了!”白冷秋凄厉的尖声而叫,抹抹泪痕,愤慨的道:“我随你们回去,要杀要剐,由我承当!”
  说完,真的泪也不流,挺立当地。
  申大娘冷冷一笑,用手一指金白羽道:“还有你!走!”
  金白羽满腔怒火,正在无处发泄,闻言冷冷一哼,缓缓跨上前去,冷森森的道:“你同我说话?”
  申大娘道:“废话!除了你还有谁?”
  金白羽双目陡然暴睁,射出了冷电似的寒芒,咬着牙低声的道:“那算你自找麻烦!”
  说到这里,突的提高语气,雷吼道:“适才我尊重你们一派的门规,因此未曾说话,想不到你找上我青衣修罗,哼!哼哼!算你瞎了眼,瞧错了人!”
  “放肆!”黑影一飘,从未开口的乔三姑电射而出,逼到金白羽身前五尺之处,喝道:“青衣修罗又如何!”
  金白羽毫不示弱的道:“专门杀人的祖宗!”
  “好狂!”
  乔三姑的话未落音,双掌已发,快逾追风的直取金白羽抓到。
  金白羽大喝一声:“来得好!”
  不闪不躲,反腕认定乔三姑的双腕抓去。
  “啪哒!”
  一声大响,两人各自退出七八尺之外。
  这一招竟拚了个半斤八两。
  乔三姑神色不变,掌式已成。
  金白羽心想:“难怪妹妹对师门心存畏惧,这般婆娘似乎都有两下子……”
  想着,也不敢大意,双掌一挫,抢制先机,直拍乔三姑的迎面九大要穴。
  这一招是他抢先出手,心存必得,因此,竟用上了七成力道。
  掌势未到,劲风已成,含怒出手焉同小可。
  乔三姑乃是行家,一见忙不迭挥掌卸力。
  不料,金白羽一掌既出,二掌又到,斜地里连环上步,开气出声,喊了一声:“着!”
  “三姑速退!”
  喝叱声中,申大娘已横势运掌,迎着金白羽的斜飞掌力劈了一掌。
  饶是如此,乔三姑也被震得立椿不稳倒退丈余。
  金白羽收势岳立,冷冷一笑道:“不过如此而已!”
  申大娘勃然大怒道:“老身接你几招!”
  金白羽淡淡一笑道:“你自问比她强多少?”
  申大娘闻言,只气得白发乱抖,老脸变色,沉声大喝道:“金白羽!你好狂!”
  金白羽既已动手,便毫无顾忌,冷然道:“不是在下太狂,只怪你们太不中用!却又狐假虎威,专门吓唬晚辈!”
  “不要多口!”
  申大娘愤怒振掌,双臂陡然一摆,遥遥发出。
  白冷秋一见,娇声呼道:“小心!九曲神掌!”
  金白羽不由一楞。
  因为,他已感到申大娘的掌风弯弯曲曲,似乎十分软弱,但怪异的是完全找不到力道的所在,根本无法消除,自然更无从硬拚了。
  如今,又听白冷秋的喊叫,一时没了主意,犹疑不定起来。
  就在他分心散神之际,忽觉一股软如棉絮,韧似柔刚的力道,绞缠着逼近了来。
  他心头一震,一式鱼跃龙门,弹身跃出丈余。
  恁令他如何的快捷,也不由手忙脚乱。
  申大娘冷冷一笑道:“姓金的,这一掌的滋味如何?”
  金白羽怒不可遏道:“邪门歪道!”
  申大娘扬掌作势,脚下步步前移,嘴里缓缓的道:“我让你再尝尝这个邪门歪道吧!”
  金白羽有先前一招的经验,毫无所惧的道:“你全力而为吧!”
  两人眼看逼近,忽地同时出手。
  “蓬!”
  闷雷似的一响,劲风如潮,震得林木萧萧,竹叶如雪片似的飞落。
  又是个平分秋色的局面。
  一旁的乔三姑一见,震掌揉身……
  “住手!”
  红衣女郎娇叱一声,对申大娘、乔三姑道:“他是岛主所要的人,既不能伤他,打个什么劲!”
  申大娘红着脸道:“可是!他这般傲劲……”
  乔三姑道:“他不愿随我等回谷,只好如此!”

  请续看第七部《长春岛主》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七部 长春岛主
上一篇:
第九回 长春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