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凤去楼空
2021-03-06 09:10:3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白羽因发现那白衣少女,颇似他多年寻找不见的妹妹韵心,心头不由狂喜,是以没命的穷追,孰料见面之后,竟劈头来上这么一句,倒把他怔住了,半晌方缓缓趋前,拍着她的香肩叹道:“妹妹,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可是我也并不比你好受……”
  少女回过身来,恨恨的道:“不用说下去了,我真想不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金白羽莫名其妙道:“有什么不对?”
  少女冷笑道:“在江湖之上,到处杀人,如今又沉缅在这种下流地方,难道这些是为了报仇?”
  金白羽这才明白,长叹一声道:“妹妹,你别误会,我是不得已啊。”
  金白羽生性冷傲,不喜多言,若换了旁人,不管误会多深,他都会不加申辩,可是此刻面对着的,乃是自己所深爱的胞妹,骨肉情深,他不能不解释,当下轻叹一声道:“白姑娘她……”
  少女立即截断他的话道:“我知道白冷秋不同于别的歌女,再说妹妹也管不了哥哥的事,可是你该记着爸妈是如何死的……”
  说到这里,竟忍不住呜咽着痛哭起来。
  金白羽急得直搓手,抚着她的香肩,温言道:“妹妹,快别哭了,哥哥这些年来,念念不忘的只有两件事,一件是父母之仇,再则就是寻找你。我没有你想像中那么糊涂,心里和你一样的苦。”
  金韵心满腹委屈,一齐发泄在这场痛哭之中,半晌方才止住哭声,拭着眼泪幽幽一叹道:“这二年我到处找你,之后才知“青衣修罗”便是你,并且位列四大魔尊,当时我实在伤心透了,我真想不到你会变成杀人魔尊。”
  金白羽黯然摇头道:“一个学武之人,一旦进入江湖,便会身不由己,有时你无形中便会结下仇怨,因为你不杀人,人家会杀你,除非你是待牢的羔羊,任人宰割。”轻吁一声,又道:“我何尝不知,凡事应以和为贵,可是到时事情会由不得你,就拿拳剑双绝来说,我本无杀他之心,可是……”
  金韵心截断他的话头道:“听说白冷秋已被人劫去,你还留在她船上干什么?这几天我每天都来河边等候,竟发现有许多武林高手,在暗中守候着你,我真不明白,你怎会结下这许多仇怨,难道你不杀人就不行么?”
  她越说越激动,继续又道:“我们的父母被人惨杀后,我们是如何的痛苦,难道被你杀死的人,他们就没有子女么?他们的子女同样的恨你入骨,恨不得食你之肉,剥你的皮……”
  金白羽痛苦地摇了摇头,厉声道:“不要说下去了。”
  金韵心幽幽一叹,住口不言。
  金白羽似乎有些过意不去,缓缓又道:“你说的并没有错,不过我们兄妹多年不见,说些别的不好么。”
  金韵心深长的一叹道:“我出江湖还不到一年,可是所听到的,都是有关青衣修罗之事,羽哥,你既有了这一身武功,为什么不想着替爸妈报仇?”
  金白羽道:“为兄任何时刻都没忘记父母之仇,可是人海茫茫,你叫我往哪里去找?”
  金韵心也知这是一件无头公案,当时他兄妹年纪都小,虽然各有奇遇,学成一身武功,可是对毁家杀父之仇,却是毫无线索可寻。
  金白羽迎着晚风深吸一口气道:“韵妹,夜深啦,你在哪里落脚,我送你回去好么?”
  金韵心摇了摇头道:“我住的地方不能容留男子。”
  金白羽道:“我们去住店吧,从今以后,我们不能再分离了。”
  金韵心道:“今晚不行,你还是回画舫去吧,明天咱们在城里醉月楼碰面。”
  金白羽道:“好吧,我在那里等你,不见不散。”
  二人正待分手,突然暗影中传来一声冷笑。
  金白羽沉喝道:“什么人?”
  身形一跃,循声疾扑过去,鬼影千变身法,快逾闪电飘风,四五丈的距离,只一晃眼间,便已跃到。
  但见柳荫之下,飞起一条纤小人影,飘飘落在柳枝之上,竟是一位背剑的红衣女子。
  金白羽怔了怔道:“芳驾什么人?”
  红衣女子冷冷道:“我是什么人你管不着。”
  金白羽又道:“为何鬼鬼祟祟偷听我们谈话?”
  红衣女子冷笑道:“这十里长堤乃是十方之地,你来得难道我就不能来?”
  金白羽一时倒没有话说,冷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行。
  只听红衣少女,自言自语的道:“武当已然传出“玄门羽书”,邀集各门各派,围剿杀死拳剑双绝之人,亏他还有心情月下谈情。”
  金白羽霍地转过身来道:“你说什么?”
  红衣女郎冷冷道:“我自己与自己说话,干你什么?”
  金白羽心中虽然十分气恼,却又不好发作。忍下一口气,复又转过身来。
  红衣女郎复又道:“有了新人忘旧人,白冷秋算是瞎了眼睛。”
  金白羽心里一动,再度转过身来时,柳枝之上,人影已杳,原来那红衣女郎已然走了。
  此时金韵心也赶到,问道:“羽哥,你在和谁说话?”
  金白羽道:“一个穿红衣的野丫头。”
  金韵心面现诧异之色道:“她认识你?”
  金白羽道:“好像认识。”
  金韵心嘴一噘道:“你总爱跟一些邪魔混在一起。”
  金白羽摇头道:“这话从何说起,我根本不认识她。”
  金韵心噗的一笑道:“认识也不要紧,何必急成那样。”
  看了看月色,道:“我该走了,明天见。”
  金韵心走后,金白羽心中忽然像失落了一件东西似的,这几年来,他到处寻找妹妹,今晚总算见着了,可是从她的言谈中,似乎对自己许多的事情不能谅解,尤其是和白冷秋交往之事,更是极端不满。
  他本无意结交白冷秋,但却不知不觉间,落入了她的情网,以致牵连出长春岛之事,并和武当结下深仇。
  对于长春岛之约,他已势成骑虎,今后若和妹妹同在一起,她必定不同意自己前去,那时又如何对她解说?一时之间,顿觉百感交集,在堤上呆呆立了一会,方才缓缓走下堤来。
  他知此间夜已深沉,落店是没有办法了,突然脑际又泛起了古楼怪人的影子,暗忖道:“离开碧云禅寺之时,并未与他告别。无论如何该对他说一声才是。”
  于是,展开身法,再度奔到碧云禅寺,行至后楼一看,门户已然大开,那两条系怪人的铁链,也已寸寸烈断,显然是被内力震断的。
  这情景使他心中大为震骇。暗忖道:“这怪人在楼中困了卅年,为何不早不晚,竟在此时离去,难道遭遇了什么危险不成?”
  他与怪人在这十天之中,已然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是以对他十分关切。
  当下细细在楼中巡视了一番,不曾发现一点打斗痕迹,心中才觉稍安。
  突然,阁外一阵轻微脚步声响,碧云寺的老方丈,缓缓步行了进来,徐徐道:
  “老衲算计你一定会来。”
  金白羽道:“在下是来探望悟非禅师的,他哪里去了?”
  老和尚低宣佛号道:“老衲已传法谕,着他云游去了?”
  金白羽大感意外道:“他居然答应了?”
  老和尚微微笑道:“他既在本寺剃度,便是本寺弟子,自然应该接受本座的法谕。 ”
  金白羽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老和尚轻叹一声道:“以往老衲从来不曾想到此事,直到今天,才行澈悟,倒害他平白受了这么多年的罪。”
  金白羽又问道:“他可曾留下什么话?”
  老和尚深沉一叹道:“什么也没说,默默离开了本寺。”
  金白羽朗声一笑道:“这样一来,贵寺可以高枕无忧,再不怕喇嘛来搅扰你们了。”
  老和尚口宣佛号道:“但愿如此,但此时还很难说。”
  怪人已去,金白羽觉得再没有留下的必要了,遂对老和尚告辞道:“打扰上人了,告辞。”
  老和尚望了他一眼道:“公子身上宝气腾霄,还应掩藏一些才是,免遭江湖人觊觎,生出事端。”
  金白羽朗声笑道:“上人不要取笑,在下怀中除了几两碎银外,可谓身无长物,哪来的宝气。”
  老和尚微微笑道:“老衲自问老眼不花,绝不会看走眼。”
  这老方丈说的果然不错,金白羽亦未说谎,只是他不知道吧了,当下把头连摇道:“上人一定看走了眼。”
  老和尚把话题一转,道:“公子可识得大明禅师其人?”
  金白羽心里一动,想起那位与避尘道人一同进入画舫之人,不就是大明禅师,于是点头道:“好像见过。”
  老和尚道:“此人乃是拳剑双绝的好友,前几天曾来本寺,并谈起镖行之事……”
  金白羽知道老和尚话中之意,随道:“他可是说天龙寺的密陀宝珠已入在下之手?”
  老和尚口宣佛号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公子乃是明白人,此刻八方英豪,已然齐集金陵,你该早作打算。”
  金白羽摇头苦笑道:“在下并未得着宝珠,何用藏躲?”
  老和尚道:“众口铄金,公子就算真的没拿,他们也不会放过,何况……”话到舌边,突又住口不言。
  金白羽朗笑道:“上人刚才提到宝气之事,在下此刻才算明白,你是白费心机了,在下身上确实没有宝珠。”
  老和尚深长一叹道:“老衲所言,并非虚假,公子身上,确有灵气腾空,是不是宝珠,我就不知道了。”
  金白羽冷冷道:“谢上人关怀,在下行事,向来只问心安,我没有得宝珠,不怕旁人对我误会。”
  老和尚原抱一片悲天悯人之心,意欲消弭这场凶杀,可是事情却大出他意料之外,他知金白羽不似说谎之人,也许身上确没宝珠,不禁慨然叹道:“密陀神珠乃是天龙寺镇寺之宝,密宗派决不会干休,赛空空这场祸事闯得不小。”
  顿了顿又道:“卅年前,中原武林遭逢大劫,死去大部份精英,直到如今,元气才算稍复,这场纠纷下来,又很难说了。”
  金白羽冷笑道:“一颗小小珠子,有什么了不起,天龙寺追踪盗珠之人,倒说得过去,他们若滥杀无辜,那是自取灭亡。”
  老和尚又道:“公子哪知江湖上事,往往只为一件小事,一旦牵入恩怨,便永远纠缠不清,就以这件事来说,便已牵累了许多人,看来武林又将掀起一片血雨腥风了。”
  金白羽知他所说,乃是实情,暗中叹了一口气,只为自己一时多事,牵入这件公案之内,此刻纵然解说也无济于事,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时寺内僧人已都起来做早课,不便再留,辞别老和尚,迳从后墙跃出,顺着大路,奔向城内。
  金白羽出了碧云禅寺,疾步奔向金陵,他把老和尚警告之言,暂时置诸脑后,虽然明知此行将有很多的麻烦,可是他没放在心上。
  他切盼能够早点和妹妹会晤,多少年来,他一直为找不着她而烦恼,如今总算是碰面了,他亟望明白这些年来,她的生活及际遇,更希望从她的口中,获得一些有关父仇的消息。
  他深知妹妹比他机智细心,从她昨晚的轻功,可以看出武功似乎已得高明传授,将来兄妹联剑江湖,定可快意亲仇,一雪十年隐恨。
  一路之上,心事重重,低头疾行,却不知金陵城中,此刻已是风云紧急,各路豪强,俱都赶来了石头城中。
  这场风波不仅是天龙寺失落了镇寺之宝,也不仅是武当派要报拳剑双绝之仇。
  而是另一件震撼江湖的大事,迅速在江湖传播开来……
  碧云禅寺至金陵不过十余里,金白羽一大早便已进入了城中,首先找到了醉月楼。
  这所规模宏大,在金陵甚有名气的酒楼,是在市区商业繁盛之区,当他跨入店门,方知来得太过早了,店门才刚刚开启,里面乱糟糟的,连火都还没生着。
  一个堂倌迎了上来,哈腰陪笑道:“客官您早,现在时间还早,请等会来。”
  金白羽瞪了他一眼,冷冷道:“先歇歇不行么?”
  堂倌目光与他凌厉的眼神一接触,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忙道:“行,行,客官请里面坐。”
  金白羽也不理睬,随即寻了一个雅座坐下。
  堂倌替他斟上一杯香茗,陪笑道:“客官是吃饭还是等人?”
  金白羽沉声道:“等人。”
  那堂倌委实不敢与他多说话,转身赶紧离开了雅座,直到柜台前,心里还在噗噗乱跳。
  这时,店外忽又进来了两个人,前面是一个老者,身御青袍,吊睛眼,脸上阴沉沉地,后面是一位四旬上下的中年道士,背上插了一支长剑。
  堂倌迎上前道:“客官您来得早了点,炉上还没生火呢。”
  老者阴森森的道:“废话,快替我们预备,我老人家要喝酒。”
  堂倌不敢再回话,随把他们让入雅座,心中却暗暗滴咕,忖道:“今天是什么邪门?”
  哪料,刚刚把老者引入座位,外面又一连来了几批客人,服装各异,都是佩带着兵刃的江湖人。
  堂倌知道事不寻常,赶紧进入帐房,把这情形一五一十禀报了掌柜的。
  开设茶楼酒馆之人,都深明江湖上事,掌柜的听后,便知有大事故发生,赶紧吩咐堂倌道:“快吩咐厨下生火,今天提前做买卖。”又嘱咐堂倌道:“你去对他们说,今天的客人一个也不能得罪。”
  堂倌点头答应着,赶紧把掌柜的话传了下去,刹那时间,全店之人都忙忙碌碌干起活来。
  醉月楼乃是金陵数一数二的大酒楼,平日不到晌午不会上座,今天却是一大早便做起生意来,可说是绝不寻常之事,表面上是生意兴隆,实际每个人的心头,都像紧压着一块铅。
  金白羽独自要了几个菜,一面自斟自酌,暗中却早留了神,他在江湖闯出了青衣修罗之名,也结下了许多的仇怨,是以处处都得留神。
  此时他已隐隐觉出,酒楼的客人,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好在他已得知妹妹武功不弱。少去了一层顾虑,是以并未把楼中紧张的情势,放在心上。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八回 谈笑书生
上一篇:
第六回 太阳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