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四海龙君
2021-03-06 10:08:1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白羽原无意参与这场纷争,一眼瞥见千毒门主这种取巧行为,心中大是不满,伸手一拦道:“站住。”
  千毒门主暗哼了一声,倏然手掌一翻,朝他手腕扫去,其快有如电闪。
  金白羽骤不及防,竟被一把扣个正着,立有一股其冷如冰的暗劲,循臂而上,顿觉半身麻木,自知上当,立刻丹田一提气,手臂凝功,翻腕亦把对方的手腕扣住。
  双方势子都快,及至古长卿发觉,急喊道:“贤弟,使不得!”
  但事实已是不及,千毒门主一身是毒,谁也不愿与他近身相搏,而金白羽不明就里,竟然与他互相较上了内功。
  此时双方都知遇上了劲敌,千毒门主一举未能把对方制住,反倒吃对方也把手腕扫住,当下冷哼一声,左臂一举,一式浮光掠影,直取前胸五处大穴。
  金白羽右臂凝功,微微向侧里一带,身子藉势一闪,左掌已如电疾的拍出。
  千毒门主一掌落空,攻出的手臂原式不动,倏地化抓为指,一缕锐风,疾向金白羽的曲池穴上袭去。
  一个人的功夫,无论如何精纯,断然无法一心两用。千毒门主右掌运迳扫住对方手腕,左臂再运玄功,施展最耗内力的指劲,自然是难于兼顾。
  金白羽就趁他劲贯左臂,施用指功之际,倏地一声大喝,右掌猛一加劲,震脱了对方手掌,就势手臂一抖,将千毒门主猛摔了出去。
  千毒门主百密一疏,不曾防到这一着,等到发觉已是不及,身子竟被凌空甩了出去。只是他的内功何等精纯,身子才抛起,他已急提真气,往下一沉,轻飘飘的落在五尺以外。
  千毒门主何等身分之人,虽不曾伤着毫发,但总算是输了半招,落地之后,脸上已是一片狰狞之色,冷森森的道:“小子,你已然中了老夫无形之毒,十二个时辰之内,如不加解救,尸骨无存。”
  金白羽卓然屹立,脸上一片冷漠,暗中运气一试,竟然毫无异状。心中不由暗暗叫怪,他绝不信自己已然中毒,只是眼前之人,乃是玩毒的主手,又由不得他不信。
  正自向杨玉凤进攻的四海龙君,亦知伤了眼前这女娃,以后定然是个不了之局,只是众目之下,势又不能虎头蛇尾,心中暗觉进退两难。
  突闻身后传来千毒门主的嗓音,于是藉势下台,一个旋身,重又趋向书斋,而金白羽与千毒门主也适于此时分开。
  古长卿故示关切的趋近金白羽道:“贤弟,你快运气试试。”
  金白羽微微一笑道:“我倒不信他能把我怎样。”
  古长卿仔细在他脸上瞧了瞧,果然看不出有任何中毒现象,心中暗暗称奇。
  这时不仅在场之人,都感到惊奇,连千毒门主也暗中叫怪,他乃使毒能手,一经出手,断无不中之事,但眼前这少年确实不曾中毒。
  四海龙君一声不响,举步又向书斋行去。
  古长卿沉声喝道:“龙君小心,这书斋之前,只怕已经布下了无形之毒。”
  四海龙君虽然武功精湛,可不敢轻易涉险,果然将脚步停下,扭头沉声对千毒门主喝道:“老毒物,果有此事么?”
  千毒门主森森笑道:“兄弟向未说谎话,那地方果然有些不便。”
  四海龙君冷哼一声道:“莫非你想独吞不成?”
  千毒门主摇头道:“兄弟并无此意,但也不愿眼看同道进入陷阱。”
  四海龙君双目利刃似的看着他道:“你说什么?”
  千毒门主仰面笑道:“此事极为明显,你我俱不识禅院中的奥秘,但都畅行无阻的走了进来,这是出乎常情之事,想来不用兄弟细说。”
  在场之人,俱都是老江湖了,经此一说,无不动容,这无异说明,大家得以安然进入,乃是暗中有人故意引导进来的,其用心何在,那就很难说了。
  孟氏双雄的老大孟威突然插言道:“照你这样说来,倒是一番好意了,可是你把门堵上,不让大家进去,总该有个交待。”
  千毒门主冷冷道:“兄弟希望先行得到在场同道的承诺,彼此同舟共济,合力应付。”
  孟威目光对众人一扫,徐徐言道:“同舟共济,乃是同道最起码的道义,我想大家不致于不承诺。”
  千毒门主仰面笑道:“此刻或许可以,等到藏珍出现之时,那时就不同了,孟老大你相信么?”
  孟威不由一怔,此人素来正直,不擅心机,倒被他问住了。
  四海龙君哼了一声道:“简直是鬼话连篇,我倒不信区区毒物,能把我拦住。”
  千毒门主笑道:“龙君修为深湛,当然不虞中毒。”
  四海龙君暗中凝功,把真气运出体外,一件锦袍突然由内鼓了起来,对着古长卿相邀道:“古兄,咱们进去瞧瞧。”
  他知在场之人,虽然俱是难缠人物,但最可虞的,只有此人,是以邀约他入内,两人并肩而行,纵有阴谋,他也无法施展。
  古长卿另有他的打算,怎肯同他入内,况且他平日藏拙已惯,当下摇头笑道:
  “兄弟哪及得龙君的修为精深,我可没法避开那无形之毒。”
  四海龙君朗声笑道:“古兄的艺业,兄弟久所深知,何必客气。”
  古长卿仍然摇头,不肯将脚步移动。
  四海龙君城府深沉,见古长卿不肯入内,断定必有原因,是以心中也踌躇起来。
  谷之阳跨步行至金白羽身前,轻声道:“此书斋确是建文帝参禅之处,你我入内看看如何?”
  金白羽点头道:“谷兄有此兴致,兄弟奉陪。”
  谷之阳道:“金兄小心跟着,兄弟带路。”
  杨玉凤与金白羽站立甚近,突然趋近金白羽道:“我与你们同去。”
  金白羽看了她一眼道:“此去凶险无比,姑娘最好慢一步再去。”
  杨玉凤冷笑道:“这个不劳你操心。”
  金白羽碰了一鼻子灰,不再说话,迳自别过脸去。
  本来书斋距离廊下,不及二丈,每个人俱可脚不沾尘,一跃而入,只以双门紧闭,势又不能悬空用手去推那门,况且门上尚有布毒的可能,是以群雄才迟疑不前。
  谷之阳存心人前显露,霍地取不肩后长剑,一手仗剑,一手持鞘,身形一跃,直射门前,手中长剑往地下一点,左手剑鞘,疾往门上点去。
  他虽是悬空出手,这一点之力,少说也有二三百斤,但听一阵轧轧声响,双门倏开。就剑势上一借力,人已闪电般穿入。
  杨玉凤早已蓄势以待,双门才启,她已一式紫燕穿帘,飞射而入。
  金白羽在谷之阳拙门之时,已然凝足功力,他乃极重义气之人,目的并非抢着入内,而是暗中为谷之阳戒备,万一遇险,他可适时抢救。此时见他已安然进去,遂也飘身射入书斋之内。
  孰料,就在他与杨玉凤入内的刹那,壁上突起一阵隆隆之声,不知哪里移来一堵铁墙,将入口牢牢封住。
  不禁吃了一惊,举目看去,谷之阳正望着铁墙发呆,随道:“谷兄,这是怎么回事?”
  谷之阳此刻已恢复了镇定,微微笑道:“这样不是很好么,免得那批人进来。”
  金白羽皱眉道:“可是咱们也无法出去呀。”
  谷之阳道:“出去之事,以后再说。”
  看了杨玉凤一眼道:“此位是谁?”
  金白羽急为他引见道:“这位乃是……乃是……”
  杨玉凤噗嗤一笑道:“还是我自己说吧,我叫杨玉凤,出身四川杨家。”
  谷之阳恍然道:“辣手玉观音,久仰,久仰。”
  金白羽道:“此刻不是叙话之时,咱们该先找到出路才是。”
  谷之阳目光四下一扫道:“不忙,既入宝山,岂可空返。”

×      ×      ×

  金白羽微微一笑道:“难道谷兄也为那传说中的珍藏动心?”
  谷之阳微笑不答,目光却不住的在室内打转。
  杨玉凤冷冷道:“金银珠宝虽好,终是身外之物,进入禅院之人,只怕都不是为了这个。”
  金白羽明知他指的是玄门羽书,却故作不解道:“不是为了珍藏,却是为啥?”
  杨玉凤哼了一声道:“问你自己就行了。”
  金白羽碰了一个软钉子,再不说话,举步向谷之阳行去,那谷之阳此刻是全神贯注在室内事物,片纸只字不放过。这种举动,使金白羽也无形中受到感染,不知不觉的也搜查起来。
  这间书斋宽广约有三丈,除了一张书桌外,尽是书架书橱,上面摆满书籍经卷。
  墙壁之上,则张挂着许多名人字画,金白羽心无所求,没有患得患失之心,随意流览,合意的书籍字画,拿起来多看几眼,不合意,连看都不看。
  而谷之阳却不同,他是每一本书,每一张画,俱不放过,神情显得极紧张焦灼。
  杨玉凤乃是女儿身,她与二人不过才认识,兼以素性高傲,任事也不放在眼里,是以也不理睬他们,独自一人在另一隅立着。
  话虽如此,但她亦是有所为而来,自然不愿放过室内任何可疑之物,是以一双秀目,不断的在他们二人手身上梭来梭去。
  突然,金白羽的目光停在一轴水墨的仕女图。那是一幅麻姑献寿图,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若仔细想起,可是有点可疑了。因为此是禅房静室,挂着一幅仕女图,似乎是太不适当了。
  杨玉凤乃是极其聪明之人,见金白羽只管呆呆看着,以为他已然有所发现,脚下不自觉缓缓往前趋近。
  金白羽并不懂得字画,只是觉得画面极美,不自觉的看出了神。
  他们一个发呆,一个冷眼旁观,顿又引起谷之阳的注意,竟放下手中的书,急步行了过来,杨玉凤见他行来,心中大急,打定先下手为强的主意,倏地一飘身,伸手把画摘下。
  谷之阳见后以为蹊跷就在画中,大喝一声,伸手便夺,杨玉凤早防到这着,画一入手,长剑亦已撤出,一式拦门拒虎,长剑射出一股寒芒,迳向谷之阳手臂截去。
  谷之阳武功虽高,可不敢用血肉之躯去挡利剑,一沉腕把手缩回。
  金白羽见他们一个突然把画摘不,一个又伸手去夺,倒弄得莫名其妙,怔得一怔,突见挂画之处,似是一个壁橱,心中不由一动,伸手便去开那橱门,孰料,才一跨步,手还没拉开橱门,蓦得脚不一软,急撤身时,已然不及。但觉身子一轻,人已如陨星下泻,直往下沉去。
  这不过是瞬间之事,金白羽空有一身功夫,却无法将身形稳住,只有尽量提着一口真气,不降了足有五六丈,方始脚落实地。
  举目四下一瞧,只觉黑沉沉地,仿佛落在一处黑狱之中,一个武功精纯之人,黑暗之中亦能隐约的辨识事物。金白羽略为定了定神,再度细看,突见黑影之中,靠墙坐着一个人,举步行近一看,隐约似是一位道装老者,于是轻唤道:“道长,道长,醒一醒。”
  只听哗啦一声响,那道长应手而倒,原来是一堆枯骨,金白羽先以为他是一个活人,这一散成枯骨,倒把他吓了一跳,有了这个发现,使他心情不自觉的沉重起来,再细细的四处看了看,竟有好几堆枯骨。
  这种现象说明了凡是落到这黑狱之人,极少有生还的希望,金白羽虽是江湖豪侠,不同于普通人,但想到自己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办,如若也和这些枯骨一般,就这样困死在黑狱之中,真个是死不瞑目。
  可是,黑狱四不浑然一体,没有一点空隙可寻,头顶也是黑沉沉的,不知有多高。空有一身武功,竟是一筹莫展。
  寻找出路之事既然绝望,他反倒安定下来了,迳自盘膝运起功来。
  连日争斗奔波,极少安心功课,此刻身处黑狱,心无二用,一旦行起功夫,收效极是宏大,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刻,方始不丹,睁开双目一看,眼前的景物,比先前清晰多了,知道自己的功力又进境了不少。
  突然,他发现那化成枯骨的道长身旁,放着一本小册子,想是枯骨倒不后,从他道袍之内掉下来的。起身拾起一看,封面隐约似是“玄门羽书”四字,翻开内页,因字迹太小,看不清楚,心知必有用处,顺手往怀中一塞。
  复又提起道袍一抖,另外还有一本黄绫绢册与一支古剑,想来都是道长的遗物。此刻他也无暇细看,先将册子收起,又佩上宝剑,再度坐回原位。
  不知过了多少时刻,只听耳际传来一阵蚁音道:“金白羽,地穴之中除了你以外,还有什么人?”
  金白羽大吃一惊,急道:“只有我金某一人。”
  传音又道:“你自信可以拔起多高?”
  金白羽此刻已确知传音是顶上传来,随道:“勉力而为,大概总在三丈左右。”
  传音复又道:“这样可能行了。老夫先把绳子垂下,你望见绳子后,可跃起抓住,这样你就可出困了。”
  金白羽跳起身来道:“前辈,你是谁?”
  传音答道:“以后自知,此刻不用问了。”
  金白羽极目望去,果见悬空似有一根绳索,离地约有三丈多高,自己平空拔起,只怕不易构得上,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
  当下缓缓将真气调匀,陡的腾身跃起二丈多高,飞扑墙壁,等到真气将竭之时,伸腿往墙壁一点,借势换了一口气,身形再度腾起,单手悬空一攫,已把绳索抓住。
  此时头顶传音又起,徐徐道:“你可顺着绳索上来,老夫无暇曳你了。”
  金白羽手上抓住绳索,就势换了一口气,他功力原极深厚,有了绳索凭藉,上升自是轻而易举,不及片刻工夫,已到顶端,探头往外一看,竟是一间石室,那根绳索的另一端,系缚在一张石桌之上。
  石桌之上,用炭条之类写了几行字:“解去绳子,将石桌右旋三转,可出此室。禅院之内,杀机迷漫,速离为宜。”
  字迹潦草,但苍劲有力,未留不款,也不知是什么人所为,反正人家既能救他出困,料无恶意,当不用袖拭去字迹,依言将石桌右旋三转。
  室内突然一阵轧轧声响,地室洞口已被一块石板遮盖,了无痕迹,同时,石壁之上,倏然现出一个门来。
  门外一条走廊,每隔十余步,有一盏万年灯,灯内火光熊熊,灯心足有儿臂粗细。此种情景恍如置身于古陵之中。
  顺着走廊行了三五十步远近,突然迎面行来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和尚,他认得这和尚就是碧云禅寺的方丈,不觉一怔道:“上人怎的也来了这里?”
  老和尚合什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老僧乃是接引公子的。”
  金白羽面容倏变道:“上人把我当作什么人了?”
  老和尚叹一声道:“这所禅院果是建文帝昔年参禅之所,除了建造特别外,外传藏有宝物之事,都是以讹传讹。”
  金白羽冷笑道:“在下可不是为珍藏而来。”
  老和尚点头道:“这个老僧相信,但其他的人可并不与你一样。”
  金白羽道:“旁人如何想法,在下可不清楚。”
  老和尚又道:“这禅院的许多消息机关,乃是当年为对付宫廷护卫而设,老僧不愿用来对付江湖朋友,是以每次均让他们知难而退,”慨叹一声又道:“可是,你愈是这样,进来的人愈多,老僧真是毫无办法。此外,还有许多精通机关消息之人,竟已参透了这些机关。”
  金白羽冷净道:“禅院之内既无珍藏,他们进来也会毫无所获,上人何必操这个心。”
  老和尚轻叹一口气道:“江湖人心险诈,老僧纵无害人之心,但却有许多人,时常利用禅院机关,伤害江湖同道,老侩实不愿佛门清修之地,染上血腥。”
  金白羽冷笑道:“将人杀死与将人活活饿死,同是取人性命,并没有什么两样。”
  老和尚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不知公子所说的是哪件事?”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六回 玉扇郎君
上一篇:
第四回 千毒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