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七画之谜
2021-03-06 10:13:3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蓦地里,一道森森剑气,飞向脑后袭来,黑袍老者乃久经大敌之人,疾的挪身,旁移三尺。
  孰料,那股剑气,就和附骨之蛆一般,仍然在他脑后摇晃。
  这一惊非同小可,疾的又一挪身,往旁闪去,但,任他如何挪闪,始终未摆脱那股剑气。
  同时身后传来一个冷凌的嗓音道:“快把解药取出来。”
  这黑袍老者乃是千毒门主,不仅是玩毒的圣手,武功方面亦有极深的造诣,自知一着失误,绝对摆脱不了背后这支利剑,只得伸手摇出一个绿玉瓶,倒了一点粉末,弹在杨玉凤的鼻孔内。
  背后用剑指着他的,乃是金白羽,他于瞥见杨玉凤遭到暗算之时,一时情急,竟把轻易不用的断剑取出,容千毒门主把药取出后,这才纳剑归鞘,冷冷道:“尊驾若要找场,可冲着我来。”
  千毒门主听觉何等灵敏,剑才一撤,他已螺旋似的扭转,沉声道:“本座虽然一时大意,可是你也没占便宜。”
  金白羽望了地下的杨玉凤一眼道:“在下最看不惯,就是那些对人偷袭暗算的小人。”
  千毒门主隐泛青色的面孔,涌起一重杀机,哼了一声道:“你已中了本座的无形之毒,且看谁能为你抱不平。”
  金白羽暗中一运气,竟无丝毫中毒现象,不禁朗声笑道:“这种下五门的迷药,岂能奈何我,尊驾还是少得意吧。”
  千毒门主仔细朝他脸上一看,果然没有中毒现象,不禁大为惊异。
  就在这时,一位手摇纸扇,身御青衫的中年文生,缓步行入场中,一眼瞥见躺着的杨玉凤,不由面容骤变,厉声喝道:“什么人伤了她?”
  一个箭步直冲了过来,俯身将她扶起。
  金白羽冷冷答道:“她已闻上了解药,大概不妨事了。”
  这时杨玉凤已然醒转,睁眼望了文生一眼,娇喊道:“四叔,他们都欺负我。”
  中年文生乃是四川杨家的老四杨风,外号夺命书生,立时双眼一翻,精芒暴射,厉喝道:“是谁?”
  杨玉凤随手一指道:“就是他。”
  她手指着千毒门主,眼睛却望着金白羽。
  杨风误以为就是金白羽,霍地立起身来,直趋金白羽身前道:“你是自行了断,还是由四爷来动手?”
  金白羽此时已为杨玉凤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激起了怒火,当下也懒得解说,冷冷一笑道:“最好你自己先估量估量。”
  杨风大怒,挥手一掌推来,一股巨大的潜力,直撞了过来。
  金白羽不闪不避,翻掌往外一迎,两股暗劲一触之下,地面陡地一阵旋风,刮得杨玉凤衣袂飘飘,直欲乘风飞去。
  杨风陡觉心头一震,身不由主的退了一步,金白羽却是昂然屹立不动。
  杨风万没想到这少年的内力如此雄浑,以致一上来便吃了一个暗亏,更觉怒不可遏,拍的一声,纸扇张开,挪身正待再进。
  杨玉凤突然高喊道:“四叔,你弄错了,不是他。”
  杨风怒气勃勃道:“到底是谁?”
  杨玉凤急道:“真的不是他,是千毒门主对我暗下无形之毒。”
  杨风外号夺命书生,一向以心狠手辣著称,虽经杨玉凤在旁解说,他哪里肯信,纸扇一指道:“小子,撤出你的剑来。”
  金白羽仰着脸,冷冷道:“我看不用了,在下一旦撤剑,那就非流血不可。”
  杨玉凤刚才只是故意撒娇,也可说是心理上的一种矛盾,意欲让四叔先行教训他一顿,替他出出气,然后再加以说明,万没想到,金白羽的武功,比她平日奉若神明的四叔,似乎还要高出一筹。
  这时眼看金白羽似已动了真怒,芳心不禁大急,赶紧扑身挡在杨风的身前道:
  “四叔,真的不是他嘛。”
  杨风并不知内情,误以为她是卫护金白羽,当下把脸一沉道:“没有你的事,让开。”
  杨玉凤只急得眼泪汪汪,复又道:“四叔,你老人家要与他动手,任何时间都行,但不要在此刻。”
  杨风把眼一翻道:“为什么?”
  杨玉凤道:“侄女刚才被老毒物暗用毒物迷倒,是他出手逼迫老毒物拿出解毒来的,你老人家若是责怪他,岂不是恩将仇报?”
  杨风将信将疑道:“果是这样?”
  金白羽朗声一笑道:“世上尽多恩将仇报之人,何只是四川杨家。”
  杨风大怒道:“你说什么?”
  金白羽冷冷道:“在下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杨风原已平复的怒火,复又升起,一手推开玉凤道:“闪开,不论真相如何,凭他这言语,就得教训他。”
  金白羽嘴里在说话,暗中却在留神千毒门主的举动,匆觉他手脚举动有异,不由大喝道:“小心老毒物弄手脚。”
  可是千毒门主使毒的手法,何等高明,早在不知不觉中,又使出了无形之毒。
  杨风亦是老江湖了,只以护犊过甚,一上来便弄错了对象,及至金白羽喝破,方才想到身旁还有一位以擅使百毒的老毒物,心中倏然警觉,可是,时间已经不及了。
  只听千毒门主森森笑道:“老夫别无所求,只把那妞儿怀中之物给我,老夫保证解去你们身上之毒。”
  杨风暗运功力一试,果觉运转有异,知已中毒,心中不觉一凛,但表面仍然声色不动,回头对杨玉凤道:“你怀中藏有何物,可取出给四叔过目。”
  杨玉凤从他的眼神中,已知他要自己做什么,立刻暗中扣满了一把蝶须金针。
  千毒门主目光何等锐利,冷笑道:“劝你少用真力为妙,几根金针岂能伤得了老夫。”
  杨玉凤原图暗中出其不意,以漫天花雨手法,发出金针,现对方已有防备,知道发出也是白费气力,情急之下,暗中偷眼对金白羽一看,只见他神态悠闲,正在遥望谷之阳与四海龙君等人的争斗。
  杨风原是与杨玉凤一路同来,因为召集人手,让杨玉凤先来一步,现见千毒门主用毒来对付她,那不啻说明杨玉凤已然得着了所要取得的东西,不然的话,千毒门主决不至于甘冒不韪,公然与四川杨门为敌。
  他为人阴毒狠辣,此刻身中奇毒,已落下风,但仍神色不动,打定捱得一刻是一刻的主意,以便等待后援。
  孰料,千毒门主与他是同一心理,他知对方已然中毒,时间越长,中毒越深,唯一可虑是眼前这少年,不知怎的竟然百毒不侵,必须去除此一障碍,始有成功之望。
  但从刚才的情形观察,对方不仅不畏毒,而且武功极高,想要以武功将他制服,只怕不是易事,即令能够制服,亦不是三招两式可以办得到的。
  万一动手之时,杨家叔侄乘机逃脱,那就更不合算了,是以心中不住的转着念头。
  此时场中共分了两个斗场,一处是四海龙君与谷之阳,一处千毒门主与四川杨家。
  争斗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谷之阳与杨玉凤得着了禅院内的藏珍或者是羽书。
  只有金白羽他是毫无所求,不过是适逢其会吧了。此外,还有风陵庄的人,他们并非力量不及,而是别有用心,总管冯滔,师爷玉扇郎君,都各率了一批人,虎视眈眈,站立一旁。
  千毒门主默察场中情形,沉思再三,突然若有所悟,暗中以传音对杨风道:
  “杨兄,你对四下的情势看出来么?”
  杨风亦用传音道:“我们叔侄俱已中毒,你该称心如意了。”
  千毒门主道:“兄弟不说假话,刚才我认为将你们毒倒,便有得手之望,此刻看出才知事情不简单。”
  杨风冷笑道:“既知事情不简单,何不取出解毒来,老实对你说,你纵然一时得手,四川杨门也绝不会放过你老毒物。”
  千毒门主笑了笑道:“老夫既已做了,便不怕你们杨门的报复,不过话得说回来,如果杨兄答应令侄女所得着的东西,与兄弟平分,兄弟便可一路布毒,断绝他们的追袭。”
  杨风此时也省悟场中尚有风陵庄之人,于是暗对杨玉凤问道:“你究竟在禅院得了些什么?”
  杨玉凤不便隐瞒,轻声道:“只是一幅麻姑献寿图。”
  杨风又道:“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杨玉凤道:“圆的背面有许多古篆,侄女一时也参不透是什么。”
  杨风心里一动,跟随建文帝之人,既能替他造下如此玄奥的一所禅院,他书斋之内所藏之物,自然是件件珍贵了,一般的字画题跋,大都写在画面上,没有写在背面的,这画背面的古篆,定必大有文章,岂能轻易送给老毒物,但表面却故作轻蔑的一笑道:“我道是什么珍贵之物,原来是一幅古画,早知是这个,兄弟可以作主奉送与千毒兄。”
  千毒门主接道:“杨兄此话当真?”
  杨风敛去笑容道:“此刻情形却又不同,如若兄弟于中毒之后取出,那不啻是订了城下之盟,兄弟恕难答应。”
  千毒门主沉忖有顷道:“兄弟有一事与杨兄相商,不知杨兄能不能赤诚合作?”
  杨风眼珠一转道:“你不妨说说看,如不使兄弟过份难堪,我可以考虑答应你。”
  千毒门主迅速道:“此乃两得其利之事。”
  略顿一顿接道:“杨兄可曾留意那少年手中的锦盒?兄弟猜,准必是珍贵无比之物,你我如能合作,用我之毒,加上贵门的蝶须金针,必能一举得手。”
  杨风点了点头道:“此事兄弟可以答应,但必须先为我解去身中之毒。”
  千毒门主阴阴一笑道:“这个自然。”
  还从怀中取出药瓶,倒出两颗丹药,递与杨风道:“贤叔侄浸毒已久,请先吞下这颗丹药,再闻上点解毒,便可安然无事了。”
  杨风接过丹药,略事迟疑,终于纳入口中吞下,千毒门主复又取出一些药末,弹入他鼻孔道:“杨兄请运气试试,毒已解了。”
  杨风暗中运气一周,果觉畅行无阻,心头顿觉一宽,举目投向谷之阳道:“是不是容他们分出胜负再动手?”
  千毒门主点头道:“杨兄请看兄弟眼色行事。兄弟自有道理。”
  杨风知他又要重施故技,会意地点了点头。金白羽于杨风与杨玉凤中毒之后,原就有意出手解救,但因杨风先前过份不尽情理,是以静立不动,故意把目光投向谷之阳那面。
  谁知不看则已,这一看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因为谷之阳所用的,几乎全部都是他所熟悉的武功,不知不觉间便出了神。
  那四海龙君掌力雄浑,招招有如巨斧开山,威猛已极,而谷之阳却是守多攻少,似乎已处于捱打的地位,乍看之时,不禁暗暗为他捏一把汗。
  可是,当他仔细观察之下,才知事有蹊跷,他乃熟悉谷之阳武功路子之人,第一招施出,下一招大部份可以猜着,但当谷之阳以一招掌势,将四海龙君的攻势封住后,若然紧接施出下招,纵无法伤着对方,亦可反攻为守,乘势夺回先机。
  奇怪的是,明明有这样的机会,而谷之阳竟轻轻放过了,至此才知他是故意藏拙,只是猜不透为了什么。
  此刻杨风与千毒门主的条件已然谈妥,二人缓缓的往前凑去。
  杨玉凤似无心,似有意的瞥了金白羽一眼,暗中招了招手。
  金白羽全神贯注于双方的招式,竟没有理会。
  孟氏双雄眼看四海龙君胜算在握,精神大振,忽见千毒门主与杨风缓缓行来,不禁重重哼了一声。
  孟威暗对孟平道:“时机迫促,顾不得许多了,咱们并肩上。”
  一抖仙人掌,呼的向谷之阳面门点去,孟平也一摆软索铜锤,纵身突入圈里。
  但听一声惊呼,谷之阳暴退五尺。手中锦盒已然滚落地下。四海龙君顾不得追袭,一弯腰便去夺那锦盒,哪料,手刚刚伸出。
  蓦地身后一声娇喝,一蓬暗器,兜头盖脑撒下,当下顾不得夺那锦盒,脚下一垫劲,暴退五尺。
  那蓬暗器乃是四川杨门的独门暗器蝶须金针,系由杨玉凤所发出。
  紧接暗器之后,一条人影电射而出,直向锦盒扑去,来势有如电闪。
  孟氏双雄齐声怒喝,两般兵刃齐递,猛向人影攻去,但那条人影已然从锦盒之上一掠而过。
  此时四海龙君已再度冲出,复又向锦盒扑去,孟威大喝道:“龙君,小心老怪物下毒。”
  四海龙君一惊之下,真气一敛,硬生生把冲出的身形刹住。
  那从锦盒掠过之人影,果是千毒门主,森森一阵怪笑道:“锦盒四周老夫已布下剧毒,哪个不要命,不妨试试看。”
  四海龙君仗着功力深厚,冷哼一声道:“我就不信这个邪。”
  可是,就在这刹那间,锦盒方圆一丈之内,草木俱已枯萎而死。
  在场之人,目睹这种剧毒,心头无不凛然,四海龙君也为这景况怔住了。

×      ×      ×

  “哈哈……嘿嘿……”千毒门主扬声冷笑,那份得意洋洋的神情,简直无法形容。
  他拱手齐眉,十分轻屑的道:“不是老夫夸口,论功力,也许在场的各位有可以与老夫不分上下的,可是……哈哈!这施毒一门学问,恐怕各位要承让三分了!”
  四海龙君跑哮如雷道:“老毒物!你敢用真才实学与我比剑吗!”
  干毒门主森冷的一哼,指着地上被毒物烧得焦黄的一片草坪道:“什么叫真才实学!老夫这份功夫就是真才实学!”
  “呸!”孟氏双雄勃然大怒,施了个眼色,各振手中兵刃,逼上前去!
  孟威手中的仙人掌迎面一晃,道:“我们逼着人家抛下锦盒,你却来捡现成的便宜!未免太简单了吧!”
  “对!”孟平的软索铜锤抖动有声,也道:“天下哪有这等的好事!”
  他二人脸露杀气,目凝凶光,全都蓄势待发。
  “哈哈……”千毒门主仰天干笑一声,咬着牙道:“二位敢莫是不服吗?”
  孟平大喝道:“何止不服!我要你的老命!”
  话音初发,右手铜锤一起,认定千毒门主的身上砸下,接着左手铜锤也横出去。
  这招“钟鼓齐鸣”乃是他成名的招数,含怒出手,威力更烈。
  千毒门主冷冷一笑道:“找死!”
  笑声之中,但见他黑袍飘起,后退七尺,脚下末稳,已如一朵黑云,斜地里飞了起来,人在凌空袍袖扬起,遥遥向孟平拂去。
  “哇!”
  说时迟,在这一转瞬之间,孟平的双锤招式软弱,喷出一口血箭,双眼发直!
  “咕咚!”
  像倒了半截土墙,连吭也没再吭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就地。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八回 帝王珍藏
上一篇:
第六回 玉扇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