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采石之战
2021-03-06 10:16:3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她一见古长卿,不由冷冷一笑,十分愤恨的道:“原来是古大盟主!”
  古长卿含笑道:“王姑娘!原来您与金大侠有交情!”
  他那一本正经的脸上,带着三分轻屑之色!
  王彩云勃然不悦道:“你是什么意思?”
  古长卿目视金白羽,口中却道:“难道老朽说错了!”
  “哼!”王彩云咬牙有声道:“面带忠厚,内藏奸诈,谁知你安的是什么心!”
  “这话从何说起!”古长卿寒着脸道:“贤侄女!别忘了老朽与令尊乃是多年的交情,形同手足!”
  “呸!”王彩云“啐”了一声道:“咱们走着瞧,总有一天要你露出狐狸尾巴!”
  古长卿气得脸色铁青,沉声道:“王姑……娘……你……”
  “我怎么样?”
  王彩云手按剑柄,欺上半步,大有立刻动手之意。
  金白羽忙道:“王姑娘!古老前辈乃是一庄之主,在你来说,乃是父执长……”
  “老奸巨猾!”
  王彩云猛的一按剑柄,跨步进门。
  古长卿冷洽一哼,双目之中杀气腾腾。
  但是,这只是一刹那之间的事,紧接着,仰脸一笑。
  对着金白羽道:“她父亲新丧未久,心情失常,唉!”
  他深深一叹,表示他不但宽宏大量,而且对“阴阳手”王天铎之死,十分婉惜。
  金白羽微笑道:“前辈说得不错!”
  “金大侠还要多安慰她!”
  古长卿拱手含笑,出门而去。
  王彩云没好气的道:“猫哭耗子假慈悲,这一套瞒不了人!”
  金白羽不由道:“王姑娘!适才你未免……”
  “哼!”王彩云余怒未息的道:“总有一天,我要这老贼没有话说!”
  金白羽十分不解的道:“你对古长卿似乎有深仇大恨似的!”
  “现在我还不敢断言!”
  王彩云含泪道:“他唆使已有隐退之意的我爹,出面号召百剑盟,而百剑盟中,十有七八是亡父的故交,可是……”
  她说到这里,不由触动了心事,悲不可抑,泪如雨下。
  金白羽不解道:“这与王老伯之死何关连?”
  “大有文章!”王彩云极力忍住哭泣,接着道:“百剑盟成立之日,也正是我父被害之时。”
  “这!”金白羽道:“这是一种巧合而已!”
  “巧合!”王彩云抹泪道:“百剑盟最少要为我爹追拿凶手!才是正理,古老贼他不但不发动,而且禁止我父的故交插手问事!”
  “这……”
  金白羽沉吟了片刻,又道:“也许是因为目前江湖风云日亟,百剑盟无暇兼顾,不要错怪了他!”
  “还有……”
  王彩云欲言又止的道:“反正说出来你也是卫护他,等找着真凭实据,看他有何话说!”
  说到这里,忽然话题一转道:“呃!我想起来了,当你与天龙寺的喇嘛比武受伤之时,我看到假冒你的那人的真面目了!”
  金白羽不由一楞道:“你今儿个是怎么啦!说话言三语四的!”
  “我!”王彩云道:“我的话不对劲?”
  “那天救我的是我妹妹!”金白羽道:“你如何扯上什么冒充我的人来!”
  王彩云急道:“不对!分明是一身青衣装扮,当时,我……我……”
  一种女儿家的娇羞由双颊红到耳根。
  金白羽莫可奈何的苦笑道:“别扯了,王姑娘,看,天色已到二更,男女有别,还是请你回去吧!”
  这是下逐客令,一来,也真的是“男女有别”,二来金白羽还想到三更时分采石矶的事。
  主人既下逐客令,王彩云也只好无限哀愁的怏怏而起,含情脉脉的道:“人家与你说的都是真情实话,谁知你……”
  金白羽生恐她再唠叨不休,忙道:“王姑娘!日子长着哩,怕没有谈个尽兴的机会吗!”
  王彩云心中感到一阵无比的安慰,转悲为喜道:“既然你这样说,我走了!”
  此时,远处传来鱼鼓之声,已是二更鼓响。
  上弦月,斜挂在天际。
  江水,滚滚东去。
  浪涛,一阵阵拍向江岸,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采石矶,沉睡在深沉的夜色里。
  忽然,一声破风之声,自左边的峭石后破空而起,凌空轻拍了两下双掌,发出低微的两声脆响!
  接着,一丛杂草深处,也起了两声击掌的声音。
  “啪啪!”
  又是两声击掌,一株冲天古柏之上,玄衣飘飘,落下一个瘦削人影。
  随着,拍掌之声又响,咿呀声里,一叶扁舟破浪而来,船还没拢靠,一道飞矢似的,射起一个快如海燕的人影。
  这四道人影,都落在采石矶靠江岸的一片石岩之下,指手划脚,窃窃私议,十分神秘。
  金白羽伏在土坡之后,只认得其中一个,最先出现的那一个,乃是四川杨门的老四,“夺命书生”杨风。
  他想!
  “谷之阳又在要什么嫁祸予人的把戏?他要我到采石矶来做什么?”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一股好奇心却促使他不愿离去。
  但是,由于相隔甚远,加上那四人的声音太低,根本听不出半点端倪。
  他试着向前淌去……
  “金兄!”一声低沉沉的呼唤,来自身侧五尺之处,又是用传音功夫叫出来的。
  “原来是谷兄!”
  金白羽不看,也可以知道这是谷之阳。
  谷之阳已蛇行而来,他的身子平着地面,电射的到了身前,仍旧用传音功夫道:“金兄!看见没有,杨门四杰全都到了,一个也不少!”
  “哦!”金白羽道:“我只认识杨老四!”
  谷之阳微笑道:“穿黑的是“小诸葛”杨云,黄衫的是老二“铁笛仙”杨震。最后上来的是“天河钓者”杨雷,他是老三!”
  金白羽道:“你对中原武林确实知道很多!”
  谷之阳的目光一凛,在黑夜里闪闪生光,有愤怒、有仇恨、有敌视、有杀机。
  金白羽只顾省视采石矶杨氏昆仲的行动,并没有注意谷之阳的眼神,又道:
  “他们到这儿干吗?”
  “我们再向前一点!”
  谷之阳说着,双手手指抵着地面,整个人已离地七寸,靠着两指的力量,快如灵蛇,蜂腰几扭已前去三丈有余!
  这是“蝎子功”,修为不凡。
  金白羽心想:“这是一个谜,他的功力为何与我所练的毫无二致,除了他来自太阳谷之外,没有第二个解释。”
  想着、也如法泡制,尾随而前。
  此时,他二人已到了“杨门四杰”的头顶之上七丈左右的岩头。
  但听……
  “小诸葛”杨云道:“老四!我们是不是找错了!”
  杨风摇头道:“不会错,采石矶只有这一个!”
  “天河钓者”杨雷道:“会不会是那幅麻姑献寿图有问题!”
  “铁笛仙”杨震连声道:“不会,那图后面的蝌蚪文,除了大哥之外,江湖人有哪个认得出!”
  小诸葛接着道:“麻姑献寿图背面所指,的的确确是这里!”
  杨风手中折扇不住的开合,可见他心中的那份焦急,像是自言自语的道:“好歹等玉凤到了再说……”
  他的一言未了。
  “嗄……”
  一声石破天惊的长啸,陡然而起,高亢如云。
  杨风不由一惊道:“不好!玉凤遇上强敌了!”
  一言未了,西沉的月影之下,杨玉凤像一道冷箭似的狂奔而至。
  她的人在空中,喘息嘘嘘的惊呼道:“阴山神魔!阴山神魔!”
  “哈哈!哈哈……”
  冷森森的怪笑,如同深谷狼噑,破空尾至。
  阴山神魔庞大的身形,鹰隼一般,如同附骨之蛆,接踵而至。
  杨门四杰各亮兵刃,如临大敌。
  这时,杨玉凤披头散发,狼狈至极,满脸惊惶之色,落在杨云身前。
  “哇!”
  扑倒在父亲怀里,哭泣着道:“爹!阴山神魔逼我交出献寿图!”
  “对!”阴山神魔已落身实地,一双铜铃似的暴眼,寒芒精射,直如鬼怪山精,嘶哑着道:“老夫要图不要人!你们放心!”
  四大魔尊的威名先声夺人。
  杨雷拱手向前道:“魔尊!以你在武林的威望,还不至于欺负一个出道未久的女孩子吧!”
  “住口!”
  阴山神魔厉声喝道:“交出麻姑献寿图来,老夫谁也不欺负!不然……哼哼!管他女孩子男孩子!”
  杨震横剑当胸,朗声道:“阴山神魔!四川杨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哦!”阴山神魔目光一凛,不屑的道:“羊家也好、牛家也好!拿图来!”
  他伸出蒲扇也似的巨灵之掌,脚下也缓缓的向杨门四杰逼到。
  凶狠、残忍,满脸的杀气。
  杨云缓缓的推开女儿,上前半步,低声下气的道:“魔尊!小老儿杨云,有一句话先要交待!然后再要图不迟!”
  小诸葛要以三寸不烂之舌,躲过目前这一关。
  因此,他侃侃而言,朗声道:“在下远处边陲,久闻中原之内,执武林牛耳者,首推四大魔尊……”
  “嗯”阴山神魔大剌剌的一哼。
  忽然他的怪眼一翻,厉声喝道:“三大魔尊!谁说是四大魔尊!”
  谷之阳肩头一碰身侧的金白羽道:“金兄!这老小子把你给抹掉了!”
  金白羽冷冷的道:“我还不愿与他并称呢,坏了我金白羽的名声!”
  “对!”
  谷之阳顺口应了一声。
  那岩下的杨云也淡淡一笑道:“不管三位也好,四位也好,总之,魔尊之名威镇八荒!”
  不料阴山神魔咆哮如雷,道:“杨云!老夫说三大魔尊,就是三大魔尊!哪来的四位!”
  “是!”杨云却也不辩驳,接着道:“魔尊们一致受武林尊敬,也是事实!”
  “敬老尊贤!”阴山神魔不可一世。
  杨云缓缓的道:“四川杨家久仰魔尊大名,踏入中原,更有请益之意……”
  不等他说完,阴山神魔叫道:“你要与老夫比划比划?”
  杨云摇头不迭道:“非也!所谓请益,乃是指江湖的规矩,武林的过节而言,功力之上,在下甘拜下风!”
  阴山神魔听不出话音,却怔怔的道:“什么规矩?什么门槛?”
  杨云咬文嚼字道:“小女年未及笄,单独一人,一不闯道,二不犯禁,老前辈追得她亡命荒山,又当夜深入静,未免有失前辈的威名,岂不怕天下武林耻笑吗!”
  “哈!哈!哈……”
  阴山神魔鬼哭狼嚎的狂笑不已。
  老魔头似乎有意炫耀功力,笑声震得群山响应,落叶纷飞,回音在天际久久不绝。
  他的笑声甫敛,脸色突沉,喝道:“杨老大,你少与我逞口舌之利,一不闯道,二不犯禁,你们鬼鬼祟祟的到釆石矶来做什么?”
  杨云抢着道:“我们弟兄父女,相约在此见面!”
  “呸!放屁!”
  阴山神魔勃然大怒,沉声道:“好一个相约在此见面,你以为老夫我不知道吗!”
  杨云的脸色微变,忙道:“前辈以为我们在这儿做什么?”
  阴山神魔并不回答,向远远的一招手,大声喊道:“丧门神!来!同这老儿对质!”
  人影一射而起,“丧门神”邓通飘然而至,十分恭谨的向阴山神魔为礼道:“弟子在!”
  阴山神魔冷冷的双眼上翻,目望天际,道:“与他们对质!”
  杨云的脸色一沉道:“邓通!我们杨氏兄弟与你阁下,可是十年的交情。”
  “丧门神”邓通神气活现的道:“可是也比不了我们师徒情份!”
  “好!”杨云道:“我耳闻你投入阴山门下,总算有了泰山之靠!”
  “丧门神”邓通的脸上微红,厚颜道:“你知道就好说话!”
  阴山神魔不耐的道:“邓通!少扯东拉西!”
  “是!”邓通恭身一应,即朗声道:“杨云!你的宝贝女儿得了碧云寺的麻姑献寿图,图后面载有采石矶的秘图,是也不是!”
  杨云兀自强撑着道:“这话从何而起!”
  邓通毫不饶人的道:“是我邓通亲耳听见的!”
  杨云不禁后撤一步道:“邓朋友!你可不能含血喷人!”
  邓通阴阴一笑道:“邓某在碧云寺后山密林之中,亲耳听见杨老四与你女儿分辨献寿图后的秘密,又亲耳听见他们计画今晚动手!错得了吗?”
  杨风一震手中折扇,厉声道:“邓通!小人……”
  邓通杨声一笑道:“要动手吗?请你找我师傅,邓小爷的事到此为止!”
  阴山神魔已大步上前,吼道:“姓杨的!识相的把秘图交出来,咱们哈哈一笑,不然……”
  杨风怒不可遏的道:“纵然有这回事,你凭什么要我们交出来!”
  阴山神魔怒火如茶道:“凭什么?就凭阴山神魔四个字还不够吗?”
  杨风似乎拚上了。
  他也把脸色一沉道:“物各有主,虚名假号吓唬不了人!”
  “大胆!”阴山神魔暴吼一声,如同晴天起了个暴雷,迈步越过邓通,便向杨风欺到!
  杨风哪敢正面迎接,折扇扇面虚按地面,人已斜飘丈余!
  阴山神魔前欺之势陡收,右掌横扫半圈,凭空向杨风抓去,喝道:“哪里走!”
  斜地里,杨雷扬起铁板桨,认定阴山神魔肩头砸下,势如泰山压顶,锐不可挡。
  阴山神魔可是有数的魔尊,右掌迫袭杨风的姿式不变,左手五指戟张,迳向铁桨抓去。
  须知,铁板桨属于沉重的外门兵器,一般武林,怎敢直接碰上。
  杨雷一见阴山神魔抓来,手上更加用力,怒吼道:“魔鬼子!好狂!”
  咔喳!
  一声脆响,阴山神魔手腕震动之下,竟将砸来的铁桨震成两段。
  杨雷不由吓出一身冷汗,忙不迭倒退三步。
  阴山神魔冷笑道:“小子!想走!”
  去掉半截铁桨,尾随而至,展臂抓来。
  幸而“铁笛仙”杨震“咻”的一声扬起铁笛横挡,拦住阴山神魔的攻势。
  此时,杨云也挥起铁如意,杨玉凤扬起长剑,五人围着阴山神魔斗做一团。
  常言道:“技高一着,缚手缚脚!”
  杨门四杰加上杨玉凤,虽然都是一流高手,但与阴山神魔较上下,便不免瞠乎其后了。
  上手三五招,杨氏五人全力而为,舍命抢攻,却看不出窍门出来。
  十招之后,胜负立见。
  但听阴山神魔怪啸连声之中,一双肉掌横扫直拍,逼得杨家五人滴溜溜在外圈打转,如同走马灯似的,掌风所到存身不得。
  杨风一见:心知凶多吉少,大吼道:“玉凤快走!”
  他是存心叫杨玉凤乘机开溜,保留秘图。
  杨玉凤想是一时解不开四叔的话,娇叱声道:“四叔!与老魔拚了!”
  杨云一面舞动铁如意,一面喝道:“凤儿!此时不走还等什么!”
  杨玉凤心中一动,了解到要地带图先走之意,长剑猛刺一剑,霍地跃出圈子。
  “丫头!想定!”“丧门神”邓通飘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杨玉凤怒不可遏,剑走中庭,一式“飞凤投林”人剑合一,迎着邓通刺到。
  这是她怒恼至极全力而为的一招,稳、准、快、狠,兼而有之。
  邓通全然未曾料到,忙不迭横里跃退……
  “接剑吧!”
  杨玉凤咬牙切齿,语落剑到。
  吃……
  邓通肩头的衣衫,刺去一大片,血迹渗满了衣袖。
  阴山神魔狂性大发,猛拍一掌,逼退杨风,扑向杨玉凤。
  杨云父女情深,大吼道:“魔头无礼!”
  扬起铁如意,迳砸阴山神魔的面门。
  阴山神魔不躲不闪,左手疾抓,闷哼了声:“看!”
  “不好!”
  铁如意招势用老欲收不及,竟被阴山神魔抓了个准,同时,老魔的右手并指如戟点向杨云的“血海”大穴。
  饶他杨云是铁打的人儿,也经不住阴山神魔这大力一点。
  但听他“哎哟”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人已站立不稳,摇摇晃晃退出数步,铁如意撤手。
  杨玉凤一见,哪有心先走,娇呼一声!
  “爹!”扑上前去,扶住重伤的父亲。
  杨震一见,五内俱裂,挥笛抢攻。
  “倒!”
  阴山神魔借着铁如意,硬向袭来的横笛砸去,右掌掌风,直扑杨震。
  杨震只觉虎口裂痛如同火烧:心头血气上涌,五内如焚。
  杨雷的半截铁桨舞得漫天飞花,狂卷而上。
  杨风的一柄折扇也是风雨不透。
  怎奈,阴山神魔功力之高,非杨氏兄弟所能比拟。
  但听他狂笑一声。
  “哈!嘿嘿嘿!”
  魔影翻腾,劲风四起。
  几声刺耳惊魂的惨叫,声动四野。
  杨门四杰除了老大杨云重伤倒地之外,其余三人全都倒在血泊之中,血肉模糊。

  请续看第五部《九凤令主》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五部 九凤令主
上一篇:
第九回 羽书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