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古剑生波
2021-03-06 10:23:03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衣侍女去了片刻,其中一个捧着一个银质的圆盘,上面盖着一层鹅黄的丝绒,放在竹几之上。
  陆夫人招手道:“金大侠!请来一见!”
  金白羽走近了银盘。
  陆夫人手指一掀布角,朗声道:“认得吗?”
  “噫!”不管金白羽如何的沉着,也不由惊呼一声,身子一撤,连退了三步,口中不由自己的道:“九凤追魂索命连环令!”
  他一双电芒似的神色,盯在陆夫人脸上,不免又惊又疑!
  陆夫人得意的道:“金大侠不但武功修为不凡,见识也算渊博!”
  金白羽怔怔的望着陆夫人,满脸的狐疑,一脸疑云。
  陆夫人又道:“目前,能一口道出这三面令牌之人,已经不多了,因为事隔二十年了!”
  金白羽朗声道:“夫人就是二十年前威镇武林的九凤令主?”
  “不!不!”陆夫人摇手不迭道:“那是家母的雅号!”
  “哦!”金白羽更加吃惊半信半疑的道:“就是谷外遭人毒手的老婆婆?”
  陆夫人不胜悲凄的道:“难道我有两个母亲不成?正是她老人家!”
  金白羽的一颗心,如同十五个吊桶汲水,七上八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九凤令主隐退深山荒石,荒舍蛰居,为早死的丈夫守墓,足见壮志全消。
  为何又出现江湖,先杀秦岭三鬼,再下令找他的麻烦?
  九凤令主在眨眼之际力毙秦岭三鬼,为何在片刻之际死在飞叉阎罗的三股叉之下?
  想着,皱眉道:“夫人!九凤令主武功高绝,凭飞叉阎罗那点微末道行……”
  “唉!”陆夫人一声长叹道:“家母只因双臂皆废,才退隐庐山,归隐之后,二十年不谈武事,功力全散,她所以不愿住在谷内,也因不愿见儿孙辈练武习功!”
  “噢!”金白羽更加不解,下意识的摸摸自己身上四块令牌,口中应道:“原来如此!”
  “金大侠!”陆夫人又娓娓的道:“索性对你明言了吧!”
  金白羽心想:“可能提到我身上四块令牌的事了!”
  想念中不觉道:“请夫人指教!”
  “请坐!”陆夫人自己也平静的坐下,徐徐的道:“家母二十年前,两臂被两个门派所废,立志不再重出江湖!”
  金白羽漫声道:“是!”
  陆夫人道:“但是,我们做儿女的,有替上一代报仇雪耻的义务!那废去家母双臂的两家门派,功力又非我们所能比拟,因此,二十年来,忍辱偷生,在此苟延残喘!”
  金白羽应道:“夫人孝行可佳,令人钦佩!”
  陆夫人摇头道:“半年之前,偶听人言,只要能练成玄门羽书上的绝世功夫,就是那两大仇家的克星!”
  金白羽心中不由一震,勉强镇定道:“哦!是吗?”
  陆夫人一脸的悲哀,满腔心事,以袖拭泪,并未留心金白羽的神色!继续的道:“据说玄门羽书,落在金陵碧云寺,因此,外子化装道家,前往……”
  她悲不自禁,泣不成声。
  金白羽心中忐忐忑忑,十分不安,勉强镇定下来,讷讷的道:“就是夫人适才所问的“乾坤剑”卢一鸣庐大侠?”
  陆夫人泪如雨下道:“正是拙夫!半年音讯全无,而家中又遭如此变故……”
  一种难以言宣的悲哀,使五间茅舍充满了愁云惨雾,真是铁石心肠也要一掬同情之泪。
  金白羽不能断定碧云寺地穴中的老道就是“乾坤剑”卢一鸣。
  但是,他担心真的是他。
  若果真的是卢一鸣,乃是自己的恩人。
  因为自己得到他的古剑,而且得了他已经到手的玄门羽书。
  再说卢一鸣所以冒死去盗羽书,目的并非出于贪字,而是要为岳母报仇,其志可佳,其情可悯。
  眼前,陆夫人的处境,更值得同情。
  惟一要弄明白的是身上的三块九凤追魂索命连环令符。
  假如是九凤令主真的向自己挑战,如今她的人已死了,也要有个了断!
  使人不解的是,谷之阳所说,九凤令符,只剩了三面。
  如今连自己身上已有七面之多,这将如何解释!
  恰巧,这时陆夫人一挥手对侍女道:“令牌捧回!”
  “且慢!”金白羽朗声喝止,人也弹腰起立。
  陆夫人顿吃一惊,飘身抢到那银盘之前,目光如电的道:“金大侠!何故拦阻!”
  她分明是伯金白羽对这三面九凤令符起了觊觎之心,双肩微纵,蓄功戒备。
  “夫人!”金白羽觉得是有些儿鲁莽,不由玉面绯红!退了一步道:“夫人不要误会,在下并无他意!”
  陆夫人的功力末卸,惑疑的道:“因何拦阻我呢?”
  金白羽不慌不忙的道:“在下也有几面令符,请夫人赏鉴赏鉴!”
  陆夫人闻言淡淡一笑道:“是贵前人的遗物?还是你青衣修罗的表记?”
  “都不是!”金白羽探手取出四面令符,扬声道:“九凤玉佩!”他托在掌上送到陆夫人的眼前。
  “哦!”陆夫人不由大吃一惊?身子一撤,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双目盯在金白羽的手上,失神的道:“四面?哪来的四面?”
  金白羽缓缓的道:“不瞒夫人说,在下进入庐山,正是为这四面令牌而来!”
  陆夫人不由脸色惨白,花容失色道:“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
  “可以!”金白羽朗声道:“在下在三天之中,连接四块九凤令!夫人!你想,我怎能不到庐山来呢?”
  “不!不!”陆夫人摇头不迭道:“不可能!不可能!”
  金白羽道:“在下何必开自己的玩笑,又何必扯这一个瞒天大谎!何况有令牌为证!”
  陆夫人依然摇头道:“家母二十年未出此谷半步,再说她双臂早废,功力已散。”
  金白羽道:“难道这金牌是飞到金陵去的?”
  “这……”陆夫人为之语塞。
  金白羽微笑道:“夫人!是不是“乾坤剑”卢前辈,存心开在下的玩笑呢?”
  “不!不!”陆夫人一迭连声的道:“没有这个可能!”
  金白羽道:“他在外面的事夫人准能知道?”
  陆夫人正色道:“家母只留下三面令牌,现在都在谷中,你是见到过的!”
  金白羽冷冷一笑道:“除非这四面令符是捏造的!”
  他这句话乃是一句无心之言,含着辩驳之意。
  不料,陆夫人神情一凛道:“呃!这也不一定,江湖上的事,原本是千变万化!来……”
  她说着,回手端起身后竹桌上的银盘,走向金白羽前道:“比一比!比一比!”
  金白羽淡淡的道:“何必比,一望即知!”
  陆夫人手托银盘,已到了金白羽的身前。
  金白羽看也懒得看,手臂一伸,朗声道:“夫人!你自己去看!”
  “金大侠!”陆夫人提高了嗓门叫了一声,接着仰天发出阵银铃似的笑声,又接着道:“金大侠!你上当了!”
  金白羽见她神色有异,不由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四面令牌,又扫了银盘中的三面。
  依旧没有分别,不由微愠道:“夫人!事实胜于雄辩。”
  “对!对!”陆夫人爽朗的道:“金大侠,你何不仔细看看这两种令符中间的一个“死”字!”
  金白羽这才留心,双目一凛,又道:“噫!果然不同!”
  但见,那银盘中的三面令符,每个上面的“死”字,都是浮雕的,突出平面的,每一笔,每一画,都十分清楚明晰。
  自己手中的四面令符中的“死”字,虽然也十分明显,但是,原来是凹入平面的雕空的。
  这是不容易发现。
  但既经指明,又很容易看出的不同之处。
  金白羽不由一时为之气结。
  陆夫人也大感不惑的道:“金大侠,家母隐居二十年,对我等尚且不忍见着练武,焉能再有重振当年余勇之心!”
  金白羽自顾沉思这令符的来源!
  陆夫人又道:“以血盟帮的微末技业,就害了家母之命,想家母早已残废,该勿庸置疑了吧!”
  “这个当然!”金白羽慷慨的道:“不过,是谁以假乱真,扰得在下日夜不安,这一点在下是耿耿于怀!”
  “当然!”陆夫人接着道:“这一点,不但金大侠不能忘记,就是本谷也要查明真相!”
  说完,陆夫人又向青衣侍女道:“酒宴备齐了没有?”
  青衣侍女齐声应道:“早已备齐,在东厢摆好!”
  陆夫人含笑道:“拙夫不在谷中,恕妾不能奉陪,请少侠自己随便用些,请!”
  说着,已姗姗而立,单手肃容,引向东厢雅房。
  此刻,天已黎明。
  折腾了一夜,金白羽也真的有些饥肠辘辘。
  东厢房已端上了一桌十分清爽的八色山味,一壶竹叶青。
  陆夫人又道:“金大侠!食用完毕,就在里厢静养,山居之中,诸多简便!”
  金白羽道:“多有打扰,于心不安!”
  “武林一脉,何必太谦!”
  陆夫人说完,再三叮咛侍女好好侍候,她自己则告辞去了。
  金白羽一个人自饮自酌,一面思量真假令符的怪事来。
  令符的真假,已无庸疑惑?
  眼前,使他不解的是:使用令符之人是谁?目的何在?
  这当然是一时得不到答案的。
  由于心中有事,不免多饮了几杯,胡乱吃了些饭,脱去外衣……
  贴身之处,他又摸摸那柄从碧云寺地穴老道枯骨堆里所得的那柄古剑。
  这柄剑又引起他的幻想,心忖:“但愿这柄剑不是乾坤剑!更愿那堆枯骨不是卢一鸣!”
  “假如是的,我应该把剑还给陆夫人!”
  “还有那本玄门羽书……”
  想着,不自觉合眼睡去。
  不知经过了多久。
  忽然,人声嘈杂,感到自己手脚异常。
  “咦!”金白羽大吃一惊。
  原来自己的手脚竟被人捆了个结实,眼前,已不是茅草精舍,而是一连七间,十分宽敞而又堂皇的大厅。
  陆夫人面色铁青,高踞正位。
  卢家九姐妹,一个个面有怒容,雁翅环立。
  自己被放在青石水磨的地上。
  他不由又急又气,又恼又怒的叫道:“陆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夫人面如秋霜冷峻异常的道:“姓金的!你有脸问我是什么意思?”
  金白羽摸不清的道:“你指的什么了?”
  陆夫人顺手在案上举起那柄古剑,咬牙道:“我问你!这柄剑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剑?”金白羽不由一楞,不答反问道:“这柄剑关你什么事?”
  “哼哼!”陆夫人不由勃然大怒道:“武林之中谁不知这是乾坤剑!”
  金白羽心中一震道:“乾坤剑!”
  “你看!”陆夫人突然将古剑连鞘丢下来,口中怒声道:“剑柄之上左有乾三连,右有坤六断!连瞎子也可以摸得到!”
  在金白羽来说,的确没留心这些。
  在碧云寺地穴中,光线黑暗,也未留心仔细观看。
  携剑出穴之后,只觉剑锋不凡,十分称手,更没有把玩。
  在陆夫人未提醒之前,怎会想到这些。
  因此,他直爽的道:“金某从来没留心什么乾三连坤六断!”
  陆夫人娇叱道:“这是八卦之上的乾上坤下的图形,人尽皆知的简易图案!难道你金大侠就不知道?”
  金白羽道:“在下并未推说不知!”
  陆夫人道:“既然知道,这剑柄一面的三大横,另一面的六小横,不是代表乾坤二字吗?”
  “哈哈哈……”
  金白羽的人虽然被绑,但豪情却丝毫未减,他朗声一笑之后,又道:“金某有一言,夫人不要作恼!”
  陆夫人迷惘的道:“你有什么话说!”
  金白羽道:“在你没说出乾坤剑之前,金某心目中根本没有乾坤剑三个字的存在,叫我如何想起!”
  他是一句实话。
  然而,却隐含着轻视乾坤剑之意。
  卢家九凤不由怒形于色,一个个各按剑柄,大有一言不对立刻出手之势。
  陆夫人微微一叹,半晌无言。
  因为,她究竟年事较长,对于衡情度理,毕竟有些儿分寸。
  她知道金白羽所说的乃是实话。
  然而,她与“乾坤剑”卢一鸣夫妻情深,也不能不问。
  半晌,她双目含着泪水道:“我不是一定说你害了卢一鸣,但是,这剑的来历,你应说出来!”
  金白羽不由冷笑道:“我就这样说出来吗?是你们逼我招供,还是请我说明!”
  他挣扎了一下被鹿筋捆着的手脚!
  陆夫人道:“这个请你原谅,在你未说出来之前,我不能为你松绑!”
  金白羽怒道:“为什么?”
  陆夫人侃侃言道:“因为你的功力太强,一旦翻脸不认账,岂不多费手脚!”
  金白羽更加怒不可遏的道:“士可杀而不可辱,你趁在下饮酒过量熟睡之际,用不流手段……”
  “不!”陆夫人截口道:“招待阁下,出于诚意!”
  金白羽冷笑道:“好一个诚意!”
  陆夫人接着道:“直到侍女来报,说阁下脱去外衣露出乾坤剑,妾身才出此策!”
  金白羽不由道:“凭这就能叫我姓金的屈服吗?”
  陆夫人道:“并无此意!然而,我希望金大侠能把乾坤剑的来龙去脉说出来,妾身如有差错,再行谢罪!”
  金白羽喝道:“这等对待,金某不会说的!”
  一旁的九凤姐妹齐声道:“妈!不给他点苦头,他不知道白云谷的厉害!”
  喝声中,九人一拥而前。
  九道金光闪闪的凤头剑,一齐指在金白羽的心窝,情势逼人。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九回 借刀杀人
上一篇:
第七回 庐山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