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食人魔尊
2021-03-06 10:24:4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杨玉凤此时也已发现了金白羽,她原本向丛林深处狂奔的方向一转,折头迎着金白羽射来,口中娇呼道:“金白羽!金白羽!”
  金白羽尚未答言,又已发现一道血红的人影,风驰电掣的追踪而至,却是一个头大如斗,披散红发,身材矮小的老者。
  敢情是自居魔尊之首的“食人魔尊”。
  杨玉凤娇喘嘘嘘的道:“食人老魔!他……”
  没等她说完,食人魔尊晃眼已到了当地。
  他看见了金白羽,不由沉声一阵冷笑道:“小妞儿!原来有这小子撑腰!我道你竟敢逃跑!”
  说着,一掀红袍,大步上前,蒲扇似的铁掌连挥,怪眼不看金白羽,口中喝道:“小子!闪开!闪开!”
  杨玉凤惊惶失措,突然扑向金白羽怀中,娇呼道:“金白羽!金白羽!”
  在古长卿所安排的四大魔尊与四大喇嘛决斗之际,金白羽已亲眼看到过食人魔尊的功力,的确非同凡响。
  同时,他此时一心要赶到血盟帮去,更无心节外生枝跟食人魔尊分个上下。
  因此,他微微一笑道:“以魔尊在武林中的地位,何苦逼她一个父死叔亡的弱女子呢?”
  “住口!”食人魔尊怪眼一翻,厉声喝道:“你管老子的事?”
  金白羽强按怒火道:“在下并非管事,而是讲情而已!”
  “讲情?”食人魔尊不由仰天狂笑:“哈哈哈……”
  笑声凌厉欲绝,震得群山响应,宿鸟惊飞。
  那种狂傲之态,简直目中无人。
  他的笑声甫落,突的脸色一沉,冷森森的道:“你以为你真的列入四大魔尊之内吗?你以为你有天大的面子吗?讲情!凭你也配!”
  金白羽怫然不悦道:“讲情乃是求你放他一马的意思,有何不可!”
  “哼!”食人魔尊鼻孔里冷哼一声道:“讲情要有讲情的份量,你自己觉得你够份量不够?”
  金白羽被他逼得语寒,微怒道:“在下只管讲,准不准在你!”
  不料食人魔尊狂吼一声道:“不准!”
  金白羽勃然大怒道:“不准也得准!”
  他口中说着,一手拨开扑入怀中的杨玉凤,脚下略退半步,拿桩取势,意存一搏。
  “哈哈哈哈!”
  食人魔尊又是狂笑不已,咬着牙道:“闻听人言,你在采石矶将阴山神魔击伤落水,难怪你越发的狂傲起来,目中无人了!”
  金白羽也沉声道:“目中无人又待怎样!”
  “怎样!”食人魔尊故意压低嗓门,冷森森阴兮兮的道:“你把老夫也看成阴山神魔,那是你自寻死路!”
  金白羽也狂傲的道:“我把你们看成一丘之貉!”
  “放肆!”食人魔尊的乱发一摇,脚下飘出七尺,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咧嘴净净一笑,大脑连晃了几晃,嗓子内咯咯连声。
  不说是动手,仅是这股魔怪山精的模样,已足够人魂飞魄散:心胆俱裂了。
  金白羽艺高人胆大,净冷一笑道:“要动手就动手,装神装鬼,金某不卖账!”
  食人魔尊阴沉一笑道:“小辈!这是你自己找死!”
  语音末落,大脑袋一晃,双臂外抖,突然暴长半尺,一双蒲扇似的铁掌左右抓出。
  金白羽心知食人魔尊的名头并非侥幸得来,双掌的确有些邪门。
  因此,他暗运玄功,一面护体,双掌之上,仅用五成力道,静等对手的变化。
  果然不出所料。
  食人魔尊的双掌齐扬,真的暗藏无穷的变化。
  但见他掌走中途,忽的左手变推为抓,右掌变拍为扫,一式“追魂索命”快逾追风,抓向喉结,扫向双臂,一招四式,奥妙至极。
  兼而,老魔头的功力深厚,既准且狠,锐不可挡。
  金白羽预防在先,不由高声吼道:“来得好!”
  他一不闪,二不避,双掌一搭一钩,硬抓击来的一双腕脉。
  食人魔尊不由一楞。
  他料不到金白羽竟敢硬抓自己的手腕,不由勃然大怒,喝道:“大胆!”
  果然盛名之不无虚士。
  食人魔尊百忙之中,双掌疾变,内拍外震,大吼道:“断!”
  “蓬!”
  一声震天价响,两人的四掌全都拍实。
  劲风如波涛澎湃,卷起落叶浮土上飞十丈,久久不能下坠。
  人影一触即分之际,分向后退丈余。
  这一招竟拚了个半斤八两,不分轩轾。
  金白羽气定神闲,椿势不浮,冷冷的道:“口出狂言,原来不过如此!”
  食人魔尊虽也仅仅退出丈余,觉得并未伤到内脏,但他怪脸之上,不觉罩上一层惊惶之色。
  因为,他想不到金白羽小小年纪竟有这等浑厚的内功。
  一旁的“辣手玉观音”杨玉凤,虽然没有两人的修为之深,但却是武林世家,真正的内行好手。
  她不由忘记了危险,娇声叫道:“好!”
  一双剪水双瞳,不由瞟向如玉树临风的金白羽。
  她这一喝采,更使食人魔尊脸上挂不住,不由怒火如焚的道:“先毁了这小于,再要你的好看!”
  杨玉凤道:“羞也不羞!只怕你也该死了!”
  食人魔尊咬牙有声、目中煞气暴闪,扬起巨灵之掌,二次虎扑而上,同时口中喝道:“再接老夫一招!”
  “百招又有何妨!”金白羽既已出手,豪情大发,振臂挥掌迎了上去。
  食人魔尊左掌虚扬,右掌随发,快如电光石火,疾如迅雷风云。
  然而,金白羽不但功力屡有奇遇,功力已达炉火纯青,并且身法之灵,一时无二。
  因此,任由他食人魔尊如何快捷,如何的变化,也碰不到金白羽的一片衣襟。
  一时,两个老少高手,在荒坡之上,像旋风似的以快打快。
  初时,依稀可分得出一招一式。
  渐渐地,但见漫天掌影,搅做一团,周遭三丈之内,劲风潮涌,逼得落叶枯枝四散飞扬,连两丈以外的杨玉凤也衣袂连振,邋邋有声。
  真是一场少见的恶斗。
  杨玉凤看得目瞪口呆,手心渗汗。
  因为,她知道这场恶斗是生死的分野,任何一方,如稍有闪失,便会七步染血横尸当场。
  高手过招,快如闪电。
  转眼之间,已是五十余招。
  忽然……
  食人魔尊暴吼了声:“小子!你当心了!”
  随着他的吼叫,忽然掌式一慢,飘身跃出丈余。
  金白羽正杀得兴起,不由喝道:“怯战吗?”
  食人魔尊冷森森的一咧嘴道:“怯战!小子!老夫要你的小命!”
  口中说着,双掌外扬之际,突然起了一阵澈骨的冷森寒风。
  随着这阵寒风,但见他双掌掌心发青,隐隐之中,一股阴湿的气味冲鼻。
  金白羽不由一凛。
  然而,此刻不允许他多想。一面暗聚功力,一面作势待发。
  食人魔尊的大脑袋晃动之下,一张血红的怪脸,也立刻变成蓝锭一般铁青,双目冷电似的寒芒,令人不敢正视。
  同时,他脚下一寸寸前栘斜跨,双掌前后交叉。
  金白羽心知他突然由快而慢,必然隐伏着可怕的杀机。
  但是不明白这老魔有何邪门。
  就在此时,食人魔尊倏地扬声怪叫道:“小子,等到三天之后,老夫再来跟你收尸吧!”
  说完,他转身飞掠而去。
  金白羽没料到对方竟然虚晃一招便走了,不由为之一呆。
  “辣手王观音”杨玉凤,耳听食人魔尊临去之言,又见金白羽发呆的神色,芳心大急,急走几步抢上前去,拉着金白羽的衣襟,连连摇动,失声叫道:“金少侠!少侠!”
  金白羽心中有事,随口应道:“姑娘!有事吗?”
  杨玉凤见他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更加吃惊道:“我……我没事呀!”
  “哦!”金白羽哦了一声道:“现在食人魔尊已经去远,既然没事,你可以走了!”
  他说完,迈开大步,向山外走去。
  杨玉凤尾追而前道:“金……你……你这个人怎么!”
  金白羽边走边道:“我怎么啦?你不是没事了吗?”
  杨玉凤焦急的道:“可是你……你有事呀!”
  金白羽仍旧头也不回,口中却道:“我有事?我有什么事?”
  杨玉凤追上几步,与他并肩而行,娇声道:“你受了食人魔尊的阴寒毒掌!能说没事吗?”
  金白羽淡淡一笑道:“我并没放在心上!”
  “我的天!”杨玉凤娇呼一声,十分关心的道:“阴寒毒掌为武林一绝,那食人魔尊浸淫了数十年,他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金白羽摇摇头道:“不妨事!”
  杨玉凤的一张粉脸挣得通红,认真的道:“怎能说不妨事!”
  眼看已要出山,金白羽见她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又唠叨不休,不由急了,他脚下一停,朗声道:“杨姑娘!这……纵然在下果真中了不治之伤,与姑娘并没有关系呀!”
  杨玉凤闻言,芳心一阵酸楚,泪珠欲滴的低垂粉颈道:“可是……可是事情是由我引起的呀!”
  金白羽又好气,不由道:“你为什么要引起呢?”
  杨玉凤撒娇的柳腰连摆道:“食人魔尊与我狭路相逢,他逼我交出麻姑献寿图,所以才……”
  提到麻姑献寿图,金白羽内心不由微微有些歉意。
  因为那幅埋着藏宝的图,乃是杨玉凤最先由建文皇帝书斋中带出来的,而金樽王液,却被自己享受了。在当时虽然是出于无意,而内心总有一种难言的抱歉。
  所以,他的口气缓和许多,低声道:“过去的事,不要提了,总之在下也并没有怪你呀!是吗?”
  杨玉凤禁不住悲戚,呜咽着道:“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你想,我……我怎能安心!”
  金白羽虽在千军万马或强敌环伺之时,神情依旧、甚而精神更旺,唯独对于女人的眼泪,是最感头疼而无计可施的事。
  他一见杨玉凤滴滴泪珠,在鹅黄衣襟上留下鲜明的痕迹,更是没了主意,只是摇首道:“姑娘!在下就是化骨扬灰,心中也绝不怪你!这该没事了吧!”
  金白羽这话,原是一种急不择言的话。
  不料,更加引起了杨玉凤的伤心,她竟“哇”的一声,扑倒在金白羽的胸前,抽泣着道:“我……我的良心……会……会安吗……你……”
  金白羽手足无措,双手推着她的香肩,无可奈何的大声道:“杨姑娘!你要怎样,尽管说吧!”
  杨玉凤泪眼之中,无限柔情,她仰首凝视在金白羽的脸上,低声道:“我要你找个僻静之处,我陪着你疗伤祛毒!”
  金白羽一迭声道:“我已告诉你,我没受伤,没中毒!”
  “不会!”杨玉凤执拗的道:“食人魔尊的阴寒毒掌人尽皆知,你骗我!”
  金白羽真不知如何解释才好。
  他抓耳挠腮退了两步,双掌摇个不停的道:“我实在没有伤……”
  “呸!”杨玉凤追踪而上,娇叱道:“你这人为何如此倔强,你试着运功瞧瞧,食人魔尊虽是黑道,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吓唬人!”
  金白羽道:“不是在下倔强……”
  杨玉凤不容分说,拉着金白羽的衣袖,正色道:“假如那老魔没下毒手,他会随随便便的就走吗?”
  金白羽被她纠缠不清,嘴角一撇道:“好!现在你要我怎么样?”
  “试运功力!”杨玉凤真的按着金白羽的双肩,使他跌坐下来。
  她自己也盘膝在对面三尺之处,催促着道:“开始呀!试试有没有中毒!”
  金白羽只好如法炮制,力凝丹田,精纳命门,心平气和,片刻,已气走全身,通行无阻。杨玉凤一双凤目,盯在金白羽的睑上,一刻也没有移开。
  “哈哈!”金白羽弹腰而起,爽朗的一笑道:“杨姑娘!多谢你的好意,这回你该放心了吧!”
  “咦!”杨玉凤一脸不解之色,自顾道:“难道那老魔是自寻台阶、借机下台!不会的呀!奇怪!”
  金白羽可不愿把自己既练了“羽书”心法,又有密陀神珠可避百毒的秘密,轻易的告诉杨玉凤。
  他是急欲脱身一定,并不理会杨玉凤的狐疑,拱拱手道:“姑娘!请了!”
  料不到,杨玉凤道:“请什么?我跟你一块儿走!”
  金白羽一楞道:“你跟我到哪儿去?”
  杨玉凤毫不考虑的道:“你到哪儿,我也到哪儿!”
  金白羽道:“这怎么行?”
  杨玉凤俏皮的道:“这又有什么不行?”
  金白羽急道:“在下有事要到赤枫岭!”
  谁知杨玉凤道:“赤枫岭有什么了不起,血盟帮也吓不住我杨玉凤呀!”
  金白羽无可奈何的道:“杨姑娘!你到底要怎样呢?为何要跟着我呢?”
  杨玉凤小嘴一鼓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是因为你受了阴寒毒掌呀!”
  “这!”金白羽道:“适才不是已经证明没有吗?”
  杨玉凤煞有介事的道:“三天!我要跟你三天!”
  “为什么?”
  “因为食人魔尊说三天之内毒发!”
  “要是我并没中毒?”
  “三天之后你再赶我走!”
  “这……”
  “你想!万一三天之中,你身上的毒发作起来,谁照应你?谁看顾你?孤零零的一个人……”杨玉凤说着,又伤心起来,双目连眨,嘴角抽动!
  “好了!好了!”金白羽既怕她又哭起来,又被她的神情所感动,只好道:“咱们一块儿去吧!千万别哭!”
  “你答应了?”杨玉凤回嗔作喜,一抹眼泪,大摇大摆的与金白羽并肩疾行。
  这一天,杨玉凤每隔一个时辰,就提醒金白羽一次,要他试行聚力运气,察看有无中毒的迹象。
  金白羽虽然不胜其烦,但一则是她好意,二则深知拗不过她,只好依言行事。
  一路上说些江湖纷争,武林的掌故,却也驱走不少的旅途寂寞。
  到了九江口,已是万家灯火的入夜时候。

  请续看第六部《变生不测》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六部 变生不测
上一篇:
第九回 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