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四章 八臂观音
 
2020-06-18 16:42:39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继志说完了这句话,二位高僧互相对视了一眼,大藏老方丈含笑点了点头道:“石檀越快人快语,如此甚好,我们就来这双阵赌一下输赢,也好快些作一了断!”
  那久未开口的大方老和尚,这时忽然笑道:“师兄且慢定规,我尚有一点小小意见!”
  大藏老方丈白眉微扬,含笑道:“师弟有何高见?请快说出来!……”
  大方老和尚这才咳了一声,说道:“这双阵赌输赢,实在难得分出胜负来,如果双方各胜一阵,这胜负之分,就成不了……所以老衲想……”
  石继志含笑点头道:“大师父所见极是!以大师之意,莫非再增加一阵么?”
  大方和尚点头道:“正是此意!这最后一阵,老衲想不防三人齐上,就在那‘八臂观音掌’上,各以绝技,互相较量一下轻功暗器,以此一阵定下输赢,施主之意如何?”
  石继志心中不由动了一动,暗忖;“好聪明的和尚,这么说,岂不是言明了,这最后一阵,是二敌一了?”
  可是他目光一扫,却见二僧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正自期待自己的回音。
  石继志不由暗叹了一声道:“罢!我就依他们,看看这两个和尚又能奈我何?”
  想着不由装出无所谓的姿态,当时微微一笑道:“大师之言极是,小可全意赞同,只是二位高僧手下留情罢了!”
  二高僧见石继志,竟爽然的答应了下来,都不由心中暗喜,俱都认为即使是输了一阵,这最后“如意竹签阵”上,也定能转败为胜,一时都不禁愉快十分。
  这时老方丈微笑道:“石檀越你再客套,老衲等不是你的对手!”
  他口中虽这么说着,又赫赫的笑了几声,但那双眸子里,却充满了胜利的光辨,这时众人又相继回至陆台之上,小沙弥又献上了香茶。
  老方丈不耐烦的站起,看着石继志笑道:“时已不早,檀越快快选出两种比试的方法,老衲等恭候赐教了!”
  石继志谦虚道:“还是老方丈定规如何比试的方法吧!”
  老方丈双手连摇道:“不!不!还是檀越定规!老衲等身为主人,岂有自定的道理!”
  大方和尚也笑道:“石檀越不必客气,快快划下道儿来吧!”
  石继志微微一笑,道:“既如此小可也就不客气了!”
  他说着剑眉微微皱着,步下了陆台,二位老和尚也跟了下来,他们俱不知这石继志要怎么个比法,可是他们心中,却都像悬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
  石继志慢慢走到了那花圃之间,驻足端详了一下,心中却忖道:“这一百零八手神拳,乃是少林最得意家数,想这两位老和尚,一定是精于此道,我若不选这一阵,他们定以为不尽所长……”
  想着不由双手一拱,笑道:“久仰少林神拳,领袖武林,小可不才斗胆要向老方丈请教这贵派神拳不知老方丈为意否?”
  大藏老方丈心中一惊,暗想这小子是疯了是怎么?我少林神拳,向是不传之秘,他莫非不知道么?
  原来这一百零八手神拳,为少林视为最珍秘之不传之技,施展此拳,足下步法,每踏一步,都有定规,俱是按八卦生克而设,踩错一步不攻自乱。
  所以这老方丈,见这少年,居然单单选择这一阵和自己赌输赢,心中不由暗喜。
  当时尚有意点醒道:“石檀越可曾注意到这地下石子的设置么?嘻!”
  石继志闻言,在那一圈圈白色石子上扫了一眼,心中不由暗想:“这老和尚心地倒还厚道!不过他又哪里知道,我对于先天阵势,麻衣六甲之术,已尽得师父传授,岂是又这小小八卦生克所得难得住!”
  当时微笑点了点头道:“小可向方丈学学!学学!”
  老方丈用惊异的目光翻着他,鼻中哼了一声,石继志这时向身后的大方和尚一抱拳道:“容小可向老方丈领教过这阵神拳,倘不伤不死,再向大师父请教第二阵!”
  大方和尚双手合十,说道:“施主说哪里话来,老衲久仰施主一身软硬功夫压倒群雄,今日得能就这瞻仰,何其荣幸……施主就请快快准备吧!”
  石继志方要再客气几句,老方丈已沉声道:“石檀越,老衲候教了!”
  石继志不由吃了一惊,再看那大藏老和尚,此时已双足踏上了石阵。
  一双足底,呈八字形,各踏一块,双手当胸合十,一双细目,此时似闭非闭,却射出两缕精光,紧紧的盯视着自己。
  石继志心想这和尚真精,我还没看出他怎么上去的呢!当时微微一笑道:“老方丈身法微妙,小可竟没看出倪端,只请掌下留情……”
  老方丈冷冷道:“檀越快快上来吧,还有两阵在后面等着呢!”
  石继志答了声:“好!”
  他说着这句话,双手用十字摆莲在胸前一交叉,猛然一哈腰,已踩上了一块白石,正是“巽”宫位上,双拳一抱喝了一声;“方丈请!”
  就在石继志身形上阵的一刹那,这位大藏老方丈,不由吃了一惊,他会聚精会神的想观察一下这少年的身法,如何家数,却不想依然是没有看出一些苗头,而石继志足下的“巽”位,也正是唯一的可入阵的一处隘口,这位老方丈不由心中一动。
  可是对方那张入世不深的脸上,只是一片天真,绝不像是老计深谋之人,他不由想到那足踏“巽”位,只不过是一个巧合罢了。
  老方丈心中这么想着,才少去惊慌之态,见对方已在叫阵,遂双手合十的念道:“石檀越留情!”
  老方丈口中这么说着,倏地一分双手,左手微微一提那长可垂地的僧衣下摆,翩若惊鸿的已飘出了丈许以外。
  石继志暗中留意,这位大藏老方丈,果然身法迥异已极,只是这么一转之势,足下二十八块石磴,没有一块漏过足下,乍看起来,像是飞纵而出,其实每一块石磴,都由他足下点过。
  这种近身游阵之术,也错非老方丈才施展得如此轻松洒脱。
  石继志看到此,也知这位老方丈,可和那一群和尚,不可同日而语了!
  当时心中愈发不敢怠慢,按照上官先生所传“踩阵入门”的步法,一连逼进了七八步,待他把身形转过之时,已和老方丈成了对面之势。
  二人距离尤其相近,老方丈双手合十,口中道了一声佛号,接道:“石檀越,老衲多有得罪了!”
  他口中说完这句话,那双手合着的双掌,猛然向外一扬,足下赶踏生门,身形向下一矮,双掌挟着无比劲风,直向石继志一双“华盖穴”上猛然劈了过去。
  石继志见老方丈掌势向外一撤,劲风十足,已知这老丈双手上,可都有“观音掌”的功夫,不要说被他打上,就是吃它扫上一下,也是不得了。
  当时口中叱了声:“来得好!”
  左右向外一划一踏,已放踩在了“杜”位门上,双手十字摆莲向下一交叉,霍的一翻双掌,俱是掌心向外,猛然硬推了出去。
  只听见“啪!”一声,四只掌如同生胶也似的,猛然贴了住。
  可是他们心里俱有数,各人都为对方精湛的内功震得心神一震,石继志二臂一振,那老方丈只觉心头一阵火热,煞时血涨面红,通!通!通,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才拿桩站稳。
  石继志身形,却只是幌了一幌,胜负之分,只这一式已可分清了。
  可是那大藏老方丈,哪肯如此甘心?
  当时惨笑了笑,道:“石檀越好纯的莽牛气功,老衲今日幸会高人,即使是落败,也无以为憾了,石檀越!你且慢走!”
  大藏老方丈说话之时,那一双原本半睁半闭的一双眸子,此时竟全然大开,精光四射!
  他这几句话,说得声音响亮,四座全闻,老方丈口中这么说着,身形一偏,竟然随由侧位斜穿而入,只见他偌大的身影,只是一闪,已到了石继志身前,他心中不由暗惊对方身形,竟是和先前一样不闪不动,固若磐石,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石继志这种不摇不动的身形,在老方丈眼中,非但不以其呆愚,反倒感到是一阵栗然!
  他知道少年这种势子,是得过高人传授的,那所谓“以不动制万变”,又谓“以静制动”,尤其厉害的是,使敌人不知对方是何家法,而徒自乱其式,这种身法,多半是在自己感到不熟的阵式之上,才能愈见其成效!
  大藏老方丈,此时以此观点,就推想到石继志,定是对这八卦生克阵式不大熟悉,所以才按兵不动,窥敌以空隙!
  当时心中不由又惊又怒,身形这一窜近,鼻中已微哼了一声道:“檀越让路!”
  他口中才这么说着,可是手上焉敢再丝毫留情,猛然间见他双掌一举,左掌一领,右掌霍地一握拳,以“通心锤”猛的一拳捣出。
  这正是“神拳”之中的一式狠招,可是石继志胸有城府。
  他早在方丈这种转动挪翻之间,已断定了自己这一阵是赢定了,至起码是不会落败。
  只见他微微一笑,道:“方丈拳下留情?”
  只见他向后一吸腹,老方丈拳势,依然直逼了过来,可是却差上了寸许没有打上。
  大藏老和尚不由脸一红,霍地一提丹田内力,右拳平着一扬,口中吐气出声的“嘿!”了一声,那拳练已久的气炁,直由拳上逼了出去。
  这种拳功可有“百步打钟”之感,老方丈身为一寺方丈,又在众僧弟之前,若不能把这大闹佛殿的少年给收拾下来,那可无颜以对僧徒。
  所以情急之下,居然下此毒手,石继志见这方丈二次提劲时,面红耳赤,已猜知老方丈要用内练的功夫来对付自己。
  心中不由也是一惊,当时不敢容他把内力贯出,双臂一环,猛然用“大撒”之势,霍地把双掌向上一翻一扬,老方丈要是敢不撤拳,他这只右手可就别想要了,最起码也要叫他骨断筋折。
  石继志这一手还真用上了,大藏老和尚鼻中微微哼了一声。
  他身子却像风车也似的转到了一边,足下却是正反各一的错着花步,一连转退了十尺以外。
  这时在场的和尚,都静静的注视着场上二人,没有一个发出一些声音,可是他们也无不为老方丈捏着一把冷汗!
  石继志连接了老方丈三招,这才哂然一笑道:“老方丈神拳果然高明,后辈领教了,也请接一下小可这两手三脚猫!”
  他说着身形猝然向下一矮,全身左舞右幌着,如同风摆残荷也似的一连踏进了七八步,却是每一步,都踩在宫门之上。
  老方丈这时才知自己估计错误,原来对方非但识得这八卦生克之阵法,而且竟极精明,诚然个中老手,心中不由暗暗叹了声:“看来这一阵我是输定了!”
  他想念之中,石继志已醉神也似的走到了自己面前,老方丈不由一咬钢牙,心说:“好孽障,就是败,也要你尝一尝老衲这百步神拳之威!”
  他这么想着,口中低叱了声:“檀越接招!”
  他说着话,石继志这次身形以双足点石磴,扑了上来,老方丈安心施煞手,不容对方出招,只见他左脚往当中一点,右掌猝然往外一撤,“乌龙穿塔”,右手平握拳,直奔石继志“华盖穴”便打。
  石继志用“野踱再横”平臂向老方丈腕子上就刁。
  老方丈急收右拳,往后一蹋,“青蛇寻穴手”,向石继志丹田打去。
  这一掌内力十足,石继志单掌一沉,“金鸡振羽”,猛的向外一抖,这一掌可用了八成劲。
  老方丈不由一惊,因为他已尝过了石继志掌上滋味,哪还敢再硬接硬架。
  当时用“蜉蝣戏水”,猛然向外一转,轻同飘叶也似的闪出了三块白石。
  这二位武林高手,在这一百零八块白石阵上,这么一展开身手,俱都是稳捷轻灵,真像是行云流水一般,直看得在场众僧,无不目瞪口呆,惊叹不已。
  转眼之间,就是十数个照面,二人身势,俱是由侧旁边门往里面凑。
  这时老方丈心中不由暗急,一百零八手神拳,已施展了一半,对方分明还不显出一些败态,老方丈口中不言,内心却是焦急如焚。
  恰好石继志“倒踩莲拔步”,退出三步,空下“生”“坎”二门。
  老方丈以为有机可趁,他只中叫道:“檀越哪里走!”
  只见他猝然一拧身,右掌从自己胸前往外一穿,身形已飞纵了起来,用“海燕探波”的轻功绝技,活似真的海鸟也似已闪到了石继志身前。
  这种轻功,也错非是老方丈如此施展,拧腰、点足、下身,这三种姿态,可算是一绝。
  老方丈此时是存心玩命,身形一落下,双掌齐出,用“扑架铁门闩”的功夫,向外一抖掌,直向石继志“丹田穴”上猛贯了过去。
  石继志见这老方丈,接连几手,都是下得煞手,心中也不由微微震怒,暗忖:“奸凶的和尚,你当我是真怕你不成?我只是对你手下留情罢了,既如此,你也尝尝我的厉害再说!”
  他脑中这么想着,“老子坐回”式往后一坐,老方丈这一招又落了空。
  石继志口中叱道:“方丈看指!”
  他口中这么说着,猛然提起丹元之气,贯足指力,用“牟尼指”一指点出。
  但听当空“赫!”的一声轻啸,直向老方丈“气海穴”上点去。
  这种指力尚离着老方丈有半尺多远,老方丈已感到有一丝冷气,隔衣刺骨。
  他不由吃了一惊,老方丈参习内功,已有数十年火候,当时心知对方少年,竟擅隔空点穴,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
  石继志指力点出,老方丈仅幌了一下,竟设有倒下,心中也不由暗惊,知道这和尚竟擅“闭气封穴”之法,不由心中着了急。
  这时老方丈一连迈过三块白石,石继志见他虽行劲自如,却不发招。
  他又哪里知道,此时大藏老方丈,竟只借着轻劲身形,实际却是在运气和血。
  石继志二次欺身,老方丈此时惊怒之下,已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心。
  他见石继志身形跟进,猝然一个“怪蟒翻身”把身子转了过来,双掌往起一抖,用“虹霞贯日”直劈石继志面门。
  石继志一合掌,用“韦陀捧杵”式,想把他双腕炸开,老方丈心中一喜。
  原来他这一手“虹霞贯日”原是诱招,石继志双掌方一抖出,就见大藏老方丈白眉一抛,他口中叱道:“下去吧!”
  这老和尚向前一迈步,已抢先踏上了石继志欲进的“培”宫位上。
  他猛然向下一仰身子,僧鞋点在石面上,“唰!”的一个疾转,已到了石继志身前。
  这一手正是“神拳”中之最厉害绝招,双拳一平一上,用“朝天上香”之势,霍的捣了出去。
  在场众僧都不由口中“啊!”了一声,他们俱都认为,石继志万万是逃不开这一招之下了,可是智者千虑,也必有一失。
  老方丈错在太过于自信了!
  他自信这么快的招式,对方又在仓促应招之间,万万是闪不开了。
  动手过招,快同电光石火,何况高手过招,更是有异一般。
  老方丈这种身手,可以说是快到极点了。
  可是他身子飞快的转到了石继志身前一刹那,石继志身形一阵暴缩,形同婴儿一般,只见这矮小的身子,向上一举双手,老方丈再想撤招可来不及了。
  那矮缩的石继志,猛然一阵暴长,老方丈偌大身体,竟被石继志双手实实托了起来。
  石继志这种托人手法可说是运用极妙,一手托着方丈后腰大摊骨“老堂”穴位之上,一只手却实实扣住了老方丈右手“脉门”。
  这种姿式,只要老方丈胆敢动一动,石继志可在举手间点中对方两处大穴,而制对方以死命。
  这时就听见一声尖叱道:“施主施不得!”
  一条极快的人影,一闪已到石继志身后,这人口中虽这么叫着,可是双掌上却是用“排山运掌”的功夫,猛然朝石继志身上推了过来。
  石继志剑眉一抛,已错闪在丈许以外,他手中仍高高举着那位领袖金顶寺的老方丈。
  可是他脸上显得十分忿怒,倒要看一看,这猝然不守规定,要向自己下毒手的人是谁?
  那人一招发空,见石继志仍然举着方丈,不由一哈腰又窜了上来。
  他口中暴吼道:“石继志你敢下毒手!”
  这人二次进身,石继志才看清了,原来竟是那大方老和尚,不由火气小了一半。
  他哈哈笑了一声,道:“大和尚何要惊吓,老方丈没有事!”
  他口中说着,猛然抬头对着手上的老方丈一笑道:“老方丈小心!”
  遂着一扇双臂,喝了声:“去吧!”
  那老方丈,就似一团球也似的,倏地被摔起了两三丈高。
  只见他在空中一领肥袖,却用“细胸巧翻云”的身法,轻飘飘地落在了一边空地之上。
  这位少林十二奇僧之一的大藏老方丈,自掌寺以来,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一时之间,但见他脸色一阵惨白,全身簌簌直抖。
  他朝着石继志一合双掌,念了声:“阿弥陀佛,本座自出师以来,六十年来未遇敌手,今夕竟败在你檀越你的手中……”
  这老和尚说到此,竟自流下了泪来,他咬着发抖的嘴唇,看了四下众僧一眼。
  那群和尚们,一个个直眉竖眼,简直都成了木头人了……
  老方丈放下双手,一时一阵心酸,但他仍作出一付苦笑,看了看那满面仓皇的石继志一眼,正要说话,那一边的大方和尚,已上前一步,对着石继志道:“石施主武技惊人,但不知仍肯接贫僧这第二阵么?”
  石继志方脸红道:“这……这……”
  那老方丈已苦笑了笑,看着自己师弟道:“大方师弟……依老衲看不必了……莫非老衲还不够丢人么?”
  他说话之时,脸色青灰得怕人。
  大方老和尚闻言不由一愕,虽然言明的是三阵赌输赢,可是老方丈这种前车之鉴,已足以震惊在场每一个人,包括这大方和尚在内。
  他们也都知道,以他们本身功力,要和这弱冠少年石继志比较起来,那是差得太远了!
  大方和尚本是外强内弛,只是限于有约在先,不得不有个交待。
  此时听到师兄这么一说,他也不由愕住了,少停半刻,他才苦笑道:“师兄之言,莫非……”
  老方丈惨笑着摆了一下手道:“让他去吧!……”
  大方和尚忽然冷笑了一声道:“可是这……”
  大藏老方丈苦笑了笑,看了石继志一眼,他这一会,真是想哭,他回过目光,看着大方和尚,目光之中,闪着泪痕道:“师弟!不是本座自灭威风……这位石檀越功夫太高了……以老衲看来,即使是掌门人涵一师叔亲自来临,也未见得能胜此子……”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三章 高僧阵前展难题
下一篇:第五章 落日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