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十二章 沙漠风暴
 
2020-06-18 16:56:43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我看不见得,你别忘了,你曾答应过端木芷的。”
  石继志一听她提起端木芷,心头立即蒙上一层阴影,暗想自己为什么如此不幸。
  此时,程友雪与司徒云珠也寻进林来,她们在半路上遇见了那只白毛小野狸,于是发足追奔,一直追到了红梅庄主与石继志两人的近前。
  红梅庄主正在妒火中烧的时候,一见友雪与云珠追着小野狸前来,一腔妒火无处发泄,这一下正好找到对象,随手操起一支籘矛,翻腕一掷,但闻一声狂嗥,那活泼可爱的白毛小野狸未及钻进灌木丛中,已被杀死在树脚下。
  石继志向友雪与云珠看了一眼,向红梅庄主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四人便默然回到原处,解下坐骑,把猎物各栓在自己的马背,然后,飞身上马,向原路回去,只是此番是石继志走在最前,友雪与云珠在中央,却红梅庄主独自在后。
  但闻马蹄得得,尘土飞扬,四匹骏马风驰电掣一般地奔出山谷。
  行了不久,面前是一道深壑,两边断崖约有一丈四五尺阔,没有桥梁可资通行,下临千丈,全是峭壁。
  石继志回头叮嘱友雪与云珠一声小心,便领先纵马一跃而过。
  友雪与云珠待石继志过崖之后,也就照样双双策马而跃,但马儿跃在半空中时,后面的红梅庄主竟然由妒生恨,暗中在籘矛摘下两粒铁尖,小如绿豆,用“琶琶功”将铁尖弹出,一左一右猛打友雪与云珠所骑的马屁股,刺个正着,两马同时狂嘶一声,连人带马跌下深壑去。
  一时断崖峭壁上沙石纷坠,壑底尘土飞扬,隐约看到两匹马跌成两个肉团。
  按着红梅庄主跃马过崖,口中故意嚷着道:“石公子,快来救人,友雪妹妹与云珠妹妹跌下深谷去了!”
  石继志过崖以后,并未留步,因此不知红梅庄主在暗中向友雪兴云珠下了毒手,一听红梅庄主大嚷,心中一惊,回头不见友雪与云珠,赶紧下马奔到崖边,只隐约看到两匹马的残尸,却不见友雪与雪珠的影子,不禁大惊,急朝谷底喊了两声,便想纵身下崖去寻找。
  忽站在一旁的红梅庄主却拉住他的衣袖道:“石公子,这断崖下临千丈深渊,纵有上乘轻功,亦难上得山来,而且谷底尽是毒蛇猛兽,友雪与云珠失足坠下,定然凶多吉少,石公子是冒险下去,也是徒劳,还不如早些赶返庄去,派人带绳梯等物前来寻找她们不仅下去容易,且自己亦比较安全,决不可再蹈辙。”
  石继志怀疑地看看红梅庄主,忿然道:“我不信他们两人真会跌死,她们两个的武功均是江湖上第一流的身手,只这深涧就可陷她们于死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万一真的已跌死,我石继志生亦何益,则这千丈深谷亦是我的葬身之处。”
  说罢便用“枭崖踩岩”身法缘石而下,红梅庄主无奈,知道石继志爱情专一,到十分敬重起来,于是对石继志道:“既然如此,我就与你一同下谷,也许友雪典云珠妹妹福大,真的没有摔死,亦未可知。”
  于是两人各用绝顶轻功,下谷而去。
  原来断崖下八九丈处全是石壁,石壁绝内尽长藤葛之类的常青植物,同时还长着几棵并生在一起的石松,石松上布满了藤葛,仿佛一张巨大的藤网一般,而友雪与云珠垂直坠下之际,正巧跌在这藤网内,刚才石继志与红梅庄主在崖上因被凸出的岩石遮住了视线,所以竟不见友雪与云珠坠落所在。
  石继志见友雪与云珠躺在石松上紧闭双目,一动也不动,心中不觉大惊,莫非她们真的摔死了,于是赶紧加快动作,纵身上树,伸手在友雪鼻子前试试鼻息,又在云珠鼻子前试试鼻息,原来两人未死,只是晕了过去,石继志顿时大喜过望,立刻招呼红梅庄主前来相肋。
  红梅庄主道:“这峭壁上半部太过平滑,单身上下尚可勉强行动,如要背负一人,则恐连救护时人都有粉身碎骨之虞,不若由我上崖放下绳索,将友雪妹妹与云珠姐姐逐一吊上去。这样比较安全,你看如何?”
  石继志点头称善,于是红梅庄主又攀登崖上,将那套捕白毛小野狸用的绳索垂给石继志。
  石继志先将绳索缠住了友雪的纤腰,然后招呼红梅庄主拉绳。
  红梅庄主立即用劲将友雪拉上崖去,解开了她腰上的绳结,然后再放下绳去。
  石继志如法炮制地将云珠送上了山崖,便即缘石而上准备救醒友雪与云珠。
  但红梅庄主在石继志上崖的一段时间内,已用指甲按着友雪与云珠的“人中穴”,将两人救醒。
  友雪与云珠醒来以后,用感激的目光看着红梅庄主,原来她们不知自己坠谷乃是红梅庄主弄的鬼,因为当时山风和鸣,听不见两粒铁尖激射的破空之音。
  红梅庄主谦逊地道:“两位妹妹失足坠谷,是石公子设法救上来的,我只是从旁相助一臂之力而已。”
  石继志见红梅庄主相助十分卖力,猜疑之心已去,便与友雪与云珠共乘一骑,红梅庄主与云珠合坐一马,相偕回到庄内。
  红梅庄主尚想挽留石继志与友雪云珠多住几天,但石继志连晚饭都不想再吃,频频催着友雪云珠告辞上道。
  友雪与云珠自认已是石继志的妻子,因此唯命是听,三人坚欲离去。
  红梅庄主无奈,便命庄丁牵出黑豹子,另外相赠二匹健马,凑满三匹,作为三人长途跋涉代步之用。
  临走时,红梅庄主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对友雪与云珠道:“两位妹妹且慢,愚姐有几句话想跟你们说。”
  友雪与云珠相看了一眼,间道:“红庄主有什么吩咐?”
  红梅庄主道:“你们随我到屋内去谈。”
  于是友雪与云珠随着红梅庄主进了一间静室。
  红梅庄主轻声道:“两位妹妹,愚姐自入江湖以来,阅人甚多,但未有见过像石公子这样武功盖世的美男子,希望你们能小心爱护,遇有危险,应身相救。”
  友雪道:“红梅庄主,你的意思是……?”
  红梅庄主道:“我那朋友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雪珠道:“你是说端木芷?”
  红梅庄主道:“不错,端木芷不但本领大,而且醋心也大。”
  友雪道:“可是我们没有抢她的人,是她要抢我们的人呀!”
  红梅庄主道:“端木芷是不会理会这些的,只要是她变上了的男人,她就不容别的女人再加染指。”
  友雪与姜珠回想起石继志告诉她们有关端木芷惨杀春姑娘的事,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红梅庄主继续道:“如果你们三人想逃,应该选择一条荒僻的路线。”
  云珠道:“依红梅庄主看来,这路线应该怎么走法?”
  红梅庄主想了一想,道:“你们想从敦煌出玉门关?”
  友雪与云珠点点头。
  红梅庄主道:“一般人从这里去敦煌都是经兰州、武威、张掖、酒泉,出嘉峪关,过万佛峡,三危山,而后至敦煌。”
  友雪道:“如果端木芷追踪的话,她也会走这条路?”
  红梅庄主道:“不错,所以我劝你们最好别走这条阳关大道,不如沿着祁连山脉,渡疏敕河,由当金山入赤垠沙漠,一过沙漠便是敦煌了。”
  云珠这:“谢谢红梅庄主的指点,我们一定会遵照你的指点去做的。”
  红梅庄笑了一笑,自怀中掏出那只羊脂白玉小胆瓶,道:“这小瓶你们昨夜已见过,里面装的是龙骨解毒药,我甘冒端木芷将来向我兴师问罪之险,愿将此瓶一半药粉赠送于石公子。”
  友雪与云雪高兴地互看了一眼,友雪道:“红庄主,好姐姐,我们正想向你讨呢!”
  红梅庄主笑了一笑,另外取出十五张小方白纸,用迅速无比的手法将瓶中毒药粉倾倒在十五张白纸上,不多不少,十分均匀,然后将白纸包妥,再在十五包药包上笔注上了数字,自一至十五,交给友雪道:“友雪妹妹,如果石公子感到腹痛时,就服下一包,第一次服第一包,顺着次序服下去,不要弄乱,一次只能服一包,多服反而有害,因为龙骨粉本身的性质也是毒的,它对黑蜃的作用是以毒攻毒,切记切记。”
  云珠道:“但是,红梅庄主,如果他每天痛一次,那末这十五包药粉吃半个月就吃完了,吃完了以后怎么办呢?”
  红梅庄主道:“云妹妹,我想到了这一点,这黑蜃奇毒的毒的确是于每天发作一次的,而且一定是在半夜前后毒发,但你们此去敦煌的路程,如果路上别无耽搁,则在第十五天上一定能抵达目的地,在敦煌服下了第十五包解药之后,你们可寻访一位住在哈拉湖边的异人,此人双姓包音,单名一个图字,外号掘墓怪医,是蒙古人,当年习医于罗刹国之基辅市,研究人体解剖,医治病人不用药物,而用利刃将患处割除,再将别人身上好的骨肉移植其上。这包音图回到中国以后,其治病方法不为而汉族接受,因此默默无闻,他不得已定居西域,仍然行医,但一般人谁愿将自己的肝脏肢体供给包音图作为治疗病人之用。包音图找不到可资移植的人体,便用尸体来代替,新鲜的尸体是与人体差不多的。”
  (按罗刹国,亦即今日之苏俄,“罗刹”者,魔鬼之意也。)
  云珠道:“那包音图常常去挖掘新造的坟墓,盗取新鲜尸体,所以被称为掘墓怪医?”
  红梅庄主道:“不错,他的外号就是这么来的。”
  友雪皱了一下眉道:“那我们怎么能去找他呢?脏死了。”
  红梅庄主道:“但石公子的病在中原恐怕无人能治啊!”
  云雪对友雪道:“云妹只要继志的病毒能够澈底消除,不要说脏,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们也得跟着他去,谁教我们是他的……”
  红梅庄主笑道:“对了,谁教你们是石公子的未婚妻呀!”
  友雪与云珠脸上羞红了一下,便取了药包,向红梅庄主道了谢,告辞而出。
  红梅庄主送她们至庄门外,又向石继志死钉了一眼,便互道珍重而别。
  红梅庄主伫立在庄门口,眼看着石继志的背影在远尘中变成模糊而终至于消失,然后自言自语地这:“石继志,你总有一天是我的!”
  石继志等三人遵照红梅庄主的指点,化了八天的时间走完祁连山脉,又化了二天的时间越过当金山口,十天里面每到子夜前后,石继志便腹痛如绞,然后照着一二三了……的顺序每次服一包解药,果然次次药到病除三个人真把红梅庄主感激的不得了。
  出了当金山,便是赤垠沙漠,这赤垠沙漠比起新疆的大戈壁及埃及的撒哈拉,简直是星星之比太阳,就是与当年鬼母独孤兰杀蜃救龙的白龙堆比较起来,也如星星此月亮一般,换句话说,赤垠沙漠并非是一个很大的沙漠,石继志依据他一年前上天山独斗天出三老途经楼兰遗迹的沙漠经验,只要一天半的时间便可穿越赤垠。
  石继志把赤垠沙漠估计得太渺小了。
  三人在当金山口外一家回回人开的铺子里买了几个大半皮袋,装满了清水,备了干粮,喂饱了三匹马。
  诸事备办停当,三人三骑并辔进入沙漠。赤垠沙漠的沙粒极细,呈橘红色,落日一照,沙丘投下起伏的阴影,几何图形似地排列在辽阔无比的原野上,迤逦至地平线,衬托着多彩多姿的浮云,浮云掩映着夕阳,这是中原的老百姓无法享受的大自然美景。
  石继志与友雪云珠暂时忘记了沙漠的恐怖,沉醉于男女两情相悦及良辰美景之中。三人有说有笑,似乎一夫二妻,正在渡着异国情谓的新婚蜜月。
  夕阳无限好,惜是近黄昏,一霎那,落日有十分之九落下了地平线,黄昏星出于天空。突然,石继志看见前面一个沙丘上放着一小堆东西,乃即招呼了友雪与云珠,策马奔上去检视。
  原来是一个纸包,石继志用剑挑开里面出现闪闪发光的小粒子,三人一看,大吃一惊。
  不料那闪闪发光的东西竟是十二颗明珠,正是友雪与云珠归还红梅庄主之物。
  但最令人触目心惊的,是包只上写着数行血字,石继志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不禁流下两行清泪。
  血字写道:“红梅庄主擅自赠送龙骨解药,已遭长安歌女同一命运,红梅庄主临死不忘知己,愿将十二明珠分赠程友雪与司徒云珠留作纪念。”
  友雪与云珠手捧明珠,已经泣不成声,友雪道:“这纸上的字一定是那妖妇用红梅庄主的鲜血所写的。”
  云珠这:“红梅庄主是我们的好姐姐,她死得太冤枉了。”
  石继志更是咬牙切齿,道:“好狠好毒的端木芷,你杀那与你无冤无仇的春姑娘已是不该,你竟还杀起你的朋友红梅庄主,你……”
  石继志双手执着白纸,泪眼模糊地看着一个个血字,他从这些血迹中缅想着红梅庄主的武功、风仪甚至于她的肉体。
  三人伤心了一会,便上马继续前行,夕阳已完全落于地平线下,月亮尚未升起,沙漠被笼罩于一片昏暗之中。
  沙漠中当然没有打尖过宿之处,事实上三个人也未作过此种打算,在一开始便准备乘夜渡漠的,因此各自打起精神,向着敦煌进发。
  过了一会,石继志道:“雪妹妹,云姐姐,我们先喝些水,吃些干粮,填饱肚子再赶好吗?”
  友雪与云珠颔首称善,三人便一齐下马,取出那挂在马鞍上的羊皮水袋与干粮袋,不料三人不约而同地低呼了一声:
  “啊,奇怪,水漏完了,干粮也不见了。”
  石继志鼻子内哼了一声,道:“不吃也罢,饿一夜倒没什么关系,雪妹妹,云姐姐,我们上马走!”
  月光逐渐明亮起来,洒下一片银辉,映在沙坡上,浮起一片红光。
  突然,前面不远处又有一包东西出现在三人眼前,石继志上前一看,对友雪与云珠道:“端木芷干的,不要理它!”
  友雪道:“这妖妇的轻功真是惊人,她前后两次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上置物留书,不落一点痕迹,沙上一个脚印也没有,的确厉害极了。”
  云珠道:“要非这样,以我们三个人的功力,何必逃之夭夭呢,继志弟弟,还是把这纸包打开看看吧,看真面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如不拆开,端木芷也是不肯罢休的。”
  石继志心想不错,于是依言将纸包拆开,纸中所包竟是一只翡翠猫。
  友雪道:“石哥哥,你看,这纸上又写着数行血字!”
  石继志运起夜视眼,就着月光看了一遍,上写:“石继志,我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水与干粮,但我相信你一定尚有雅兴欣赏红梅庄主临终时托我赠给的这一只翡翠猫,你知道这翡翠猫与那十二颗夜明珠乃是长安官府中的贡品,是我盗的,但你曾帮我假冒临潼马守备与长安府为难,你是从犯,也是我的合伙人,这翡翠猫是应该属于你的,请你珍视它,为它能使你想起我,……”
  石继志看到此处,将翡翠猫恨恨地一摔,摔在远远的一个沙谷中。
  为什么还是用红梅庄主的鲜血来写这些无聊的字?石继志继续看下去,下面换了一行,写的是:
  “继志,你应该做些准备了,沙漠风暴在半个时辰内快来了。”
  石继志与友雪云珠面面相觑,友雪与云珠同声问道:“什么叫做沙漠风暴?”
  石继志道:“我也没有经历过,不过可以想像得到,定是飞沙走石之类,我们姑妄信之,先做一些准备吧!”
  友雪与云珠问道:“如何准备?”
  石继志道:“将汗巾取出蒙在脸上,风暴起时,下马步行,将身形尽量低伏,减少挡风的面积。”
  半个时辰后,果然风声渐响,将沙坡表层的浮沙刮起,由于风向由北而南,所以石继志等三人是逆风而行。
  在开始时,三人并未将这沙漠风暴放在心上,只是埋头而行,三匹马也屈膝而走,一步一步地向前直进。
  但片刻之后,风势愈来愈大,大块大块的赤沙向三八三马猛扑而来!
  此时,风沙已将星月掩盖得黯然无光,四野昏暗一片。
  风声呼呼地响着,惊沙也阵阵扑面而来。突然间,一阵强劲无比的旋风,挟着千军万马似的赤沙,自半天骤降而下。
  石继志等三人一看苗头不对,赶紧卧在地上,三匹马也同时躺下。
  不料这施风竟然吹不完的,源源不绝地猛袭而来,吹得三人舌敝唇焦,皮肤干裂,口鼻耳目全粘满了沙土,衣服里面更不用说了。
  石继志心想友雪与云珠卧伏的地方离开自己太远,准备招呼两人向自己靠近些,但一张口竟被暴风吹得噎住了呼吸,久久回不过气来。
  石继志暗自心惊,暗忖自己一身功力,可与当世武林中任何高手分庭抗礼,不料与大自然的威力相较起来,真是微不足道了。
  他一想到此,更担心友雪与云珠受不了暴风的侵袭,于是直腰而起,准备起身去甩手呼友雪与云珠,但他一伸腰,身子便被狂风吹倒了,他在地上翻了一个跟斗,不自禁地大喊了一声“啊哟!”
  他的呼声虽然被狂风的呼啸声所掩盖,但友雪与云珠依稀听见石继志的喊叫,便各自抬头察看,隐约见石继志被风吹得倒跌出去,二人不约而同地跃身而起,准备援助石继志。
  但她们在情之急下忘了石继志既然能被狂风吹得立不住脚,她们二人又有什么能耐抵得住这排山倒海的风暴?
  因此,二人身形一跃,立即被狂风卷入半空,挟着沙土,向南方猛飞而去。
  石继志没有见到友雪与云珠被风吹走,一连倒翻了几个跟斗,神志在急乱中恢复镇定,立即使出“大力金刚指”,两手十条手指像钢叉一样,齐腕插入沙中,硬把身形定住。
  他定住身形以后,整个身子平贴在沙上,然后用类似“壁虎游墙功”的身法,向原来卧伏之处匍匐爬行,但爬了足足有一炷香光景,再也找不到友雪与云珠的踪影,就连那三匹马也不知何去。
  石继志大惊,心想无疑是被暴风吹走,现在暴风不停且仍继续加猛,飞沙走石有着雷霆万钧之势,呼啸席卷而来。像是黄河决口,又是像天崩场地,惊险万状!
  石继志找不到友雪与云珠,人像疯了一般,他不再顾虑自己身子是否同样会被暴风卷走,决心回身向南摸索去寻找,虽然是盲目寻找,但总比躲着不动多些希望,同时友雪与云珠,都身怀绝技的人,纵被吹走,也不会离太远。
  于是,他用“千斤坠”压住了身子的重心,背着风,佝偻着身子,往南一步一步地寻找,她一边用夜视眼搜索着昏暗的漠野,一边张口狂喊友雪与云珠的名字。
  一声紧接着一声,像杜鹃夜啼,他仅管声嘶力竭,但他的呼喊声全被风声掩住了,甚至连他自己发出的声音自己也听不清楚,但他不断的在喊叫。
  一个时辰过去,二个时辰过去,风暴仍然山崩地裂地滚滚而来,沙漠一片昏黑,寻找友雪与云珠似乎完全失望。
  石继志呼叫声逐渐微弱,突然,胸口“阴都穴”一阵疼痛,他知道自己身上的黑蜃奇毒又发作了。
  他想起解毒药在友雪身上,现在友雪不在身边,心中一急,毒发更快,一时之间,四肢百骸痛得不住痉挛,再也无法运用功力抗拒暴风,“千斤坠”重身法一失,身子立到被暴风吹倒,此时的石继志已和常人一样,无法再与自然争强。
  他痛得在地上打滚,顶着风势,在沙漠上像一个肉球,不断地翻滚。翻过了十几个沙漠,突然身子一落,跌入了一个较深的沙谷。
  他四肢软弱,但神智并未昏迷,他感到身子跌在一团绵绵的东西上,他伸手一摸,心中一惊,立即缩回右手,原来他摸在一个女人身上最神秘的地方。
  被石继志摸了一把的女人,并非别人,却是司徒云珠。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十一章 双雄夺珠
下一篇:第十三章 都兰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