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九章 红楼天犬阵
 
2020-06-18 16:52:3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石继志与池元亮两人把青鱼胡小琴气哭而跑之后,便商量好了应付墨鱼任娓之法,相顾莞尔一笑,乃又继续策马前行,马蹄在山路上敲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不清几个转弯,前边山崖之旁已露出了红楼一角。
  这红楼便是任娓的香闺所在。
  石继志心情开始紧张起来,多年来他念念不忘司徒云珠,梦寐以求,已非一天,如今相见就在目前,心中反而忐忑起来,这也许就是爱情之微妙吧!
  这红楼造得十分别致,半露在山崖之外,半隐于岩石之后,楼外是一座宽敞无比的花园,园外一道花岗石块所砌就的围墙,沿着山坡斜势而筑,墙里墙外植着一排排绿荫如盖的槐树,楼背后靠山之处则是满丛修篁,迎着山岚,发出瑟瑟天籁之音。
  好一个清幽丽雅的山居,想不到任娓一个女孩儿家倒是真会享福。
  石继志正在游目四顾,欣赏景色,不知不觉间已来至大门之前。
  不料大门口业已站着两个女子,其中一个便是胡小琴,她手中仍然牵着十几条凶猛无比的藏犬。
  胡小琴一指石继志对她身旁的另一个女子道:“小姐,就是这个混蛋。”
  被胡小琴称为小姐的这女子,身穿一式黑衣,但皮肤却反而被衬得像羊脂白玉一般,娇嫩无比,人也长得美,修长的黛眉,斜飞入鬓。
  不用多问,她就是墨鱼任娓。
  石继志心中在奇怪,这任娓应该被称为“美人鱼”绝对。
  任娓已经从小琴口里知道了石继志在路上欺负人的情形,因此不待石继志近前,便娇叱一声道:“哼,何来猖狂的野男人,竟敢在姑娘我的地面上撒野!”
  石继志当然不受这一套辱言,但因他是为寻找司徒云珠而来,强自压下心中怒火,装出一脸微笑,然后飘身下马,双手向任娓抱拳拱了一拱,道:“任姑娘,在下并非什么野男人,只是专程来……”
  石继志尚未说完,任娓已杏眼一瞪,道:“我说你是野男人,你就是野男人,怎么样?”
  石继志脸色微微一变,不高兴地道:“任姑娘,请你理智一些,在下的耐心有限。”
  任娓格格地一阵冷笑,道:“耐心,难道我的耐心就无限吗?你在山路上欺负了我的小琴,居然还……”
  此时,池元亮在石继志身后清了一下喉咙道:“任姑……嗯……小姐,我这位石大哥当初不知小琴是你的人。”
  任娓看了池元亮轻蔑的一眼,道:“你少啰苏,要不是看在你师姐云珠姊的脸上,早就把你宰了喂狗啦!”
  任娓个性既傲又强,说话从来不管他人是否受得了受不了,好在池元亮对任娓逆来顺受,在下意识中尚有些甘之如饴哩。
  任娓一提到云珠,石继志立即接口道:“对了,在下就是来找云珠姐姐的,请问云珠姐姐在你这里吗?”
  任娓打量了石继志一眼,觉得此人英俊无比,江湖上少有的美男子,不知他的本领如何,有心与他较量一下,于是故意留难似地道:“在这里怎么样,不在这里又怎么样?”
  石继志心想这条墨鱼真是无理取闹,但现在自己有求于人,不得不忍着火气,微笑道:“如果云珠姐姐在这里的话,在下想与她一见。请你告诉我,她在不在这里?”
  任娓一扭头看向别处,冷冷地道:“我不告诉你。”
  石继志道:“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到房手里去找。”
  任娓回过头来对石继志瞪了一眼,道:“笑话,谅你也没有这个胆!”
  石继志被她一激,心气浮动,顿将手中马缰交给身后的池元亮,然后迈步朝大门走去。
  当他与任娓擦肩而过时,任娓突然用“兰花拂穴”手疾点石继志右肩井“巨骨穴”,石继志双肩一幌,身形如一溜轻烟似地滑进一丈开外,人已进入花园之中。
  任娓一击不中,娇躯一扭,立即展出“玉连环”美人掌朝石继志所站之处猛攻过去。
  石继志起初因对方是个女性,又是云珠的朋友,因此处处让着,并不出手招架,只是东闪西躲。
  不料任娓见石继志不出手,只是一味闪躲,芳心反而震怒,她觉得对方是瞧不起自己,所以不肯与自己动手,她一想到这儿,恶向胆边生,立即双掌一拍,对胡小琴道:“小琴,布天犬阵!”
  天犬阵?石继志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门外的池元亮却素知任娓的十六条藏犬在潭子堡一带是出了名的,江湖上二三流的人物伤在这天犬阵中的为数尚在不少,听说去秋任娓曾带着她的十六条藏犬远征过山西的吕梁山,咬死了吕梁三鬼,以及汾阳的丧门客潘震。
  池元亮虽知石继志乃上官先生的高足,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人与兽争,则孰胜孰败,又在未可之天了。
  池元亮不愿与任娓闹得太过份,因此高声叫了一声道:“任小姐,请你看在云珠师姐的脸上,别布天犬……”
  池元亮尚未把“阵”字说出,胡小琴早已松手放出十六条有半人高低的大藏犬。
  这些藏犬混身长着细密而乌亮的黑毛,远看像是一层涂了油的铁皮,尖嘴利齿,四只脚爪锐得像钢刺,普通人被这种藏犬一扑,不消片刻,全身便被撕得四分五裂,肝脏流满一地了。
  如果十六条藏犬布成天犬阵,则其威势可抵三十二个技击名手。
  这天犬阵乃是四条藏犬为一组,分天门、左宫、右冀、后卫四组,在未曾编组以前十六条藏犬吠吼时杂乱无章,喧闹不堪,但一经编组成阵以后,则进退一致,吠吼同声,俨然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
  任娓知道自己的天犬阵厉害无比,因此她轻易不布天犬阵对付敌手。
  这一次,她竟吩咐小琴布天犬阵对付石继志,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下这么狠的心,难道她真是因为石继志不出手与她动手过招吗?不,绝对不是的。
  (读者诸君,任娓自己不知道,可是你们一定知道,任娓一定喜欢上了石继志,但她既然喜欢他,为什么要用恶犬惩他呢?原来石继志口口声声要找司徒云珠,使任娓在下意识中产生了妒忌心。由此可见,女人的妒忌心实在太可怕了,亲爱的男读者们,你们交女友时可得处处谨慎啊!)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十六条藏犬自胡小琴手中放出后,便张牙舞爪地狂奔至园中,这一种汹汹之势,实已够人吓得四肢发软的了。
  任娓右手做了一个手势,十六条藏犬立即编成四组,将石继志困在核心。
  石继志心想我在这几年之中,辗转江湖,历尽沧桑,所斗全是人头,不料今天尚须与狗类打一番交道哩,也罢且看你们这些狗儿倒有多大的能耐。
  岂知这些藏犬行动之迅速,出人意料,但见天门一组先行发难,四条藏犬异口同声地狂吼一声,立即窜高一丈二三,朝石继志前胸猛扑而下。
  这天门一组尚未扑下之际,左宫一组也已狂吼一声,齐奔石继志下盘。
  石继志双袖一翻,用丹田“阳炁”之气打出一股狂飙,把当胸扑来的四条藏犬抛出三丈多远跌在尘埃。
  但他双袖刚打出,下盘已被左宫四条扑到,于是双足一抵,用“一鹤冲天”身法把身形拔起二丈多高,他这一拔起,那右翼一组业已狂吼连连伺机出击,只待石继志身形落下,便可利齿相向。
  后卫一组随着右翼而作机动性的呼应,那被抛出三丈多远的天门四条在地上翻了一个“狗吃屎”跟斗,也已回过身来作第二次的进攻。
  要是换了别人,早被这十六条张牙舞爪的凶猛藏犬弄得手忙脚乱,头昏脑胀,然后必遭撕衣裂肤,任凭宰割了。
  但石继志毕竟是身手高人一等,因此他东迎西拒,南来北往,十六条藏犬休想沾着他的一点边儿。
  果然,这天犬阵困不了石继志,但也够他伤脑筋的了,因他既无意杀狗以显自己的本领,又不能永远像小丑似地在狗堆里蹦蹦跳。
  任娓此时已暗惊石继志身手之灵活,但她脾气固执,非要把石继志累倒才肯罢休。
  因此任娓在边上手势凭作,十六条藏犬在女主人的指示下,动作格外迅速,吠吼格外响亮起来。
  石继志早已不耐,因此对任娓道:“任姑娘,快吩咐你的丫头把这些恶犬收回去,否则在下要对不起了。”
  任娓本拟只待石继志一声求饶,便即叫停,不料石继志非但不求饶,反而出口不逊起来。
  于是她冷哼一声道:“今天非要你这个野男人出丑不可!”
  石继志心头火起,再也无所顾忌地道:“如此,在下只得开罪了。”
  说罢此语,刚巧又是天门一组四条黑毛藏犬扑来,于是双掌一拍,轰然一声炸响,一个“掌心雷”把当面四条藏犬震得四脚朝天,横飞而出,在半空中哀鸣皱声,然后纷纷跌落尘埃,翻了翻狗眼珠,死了。
  石继志这一手不但把其余十二条藏犬吓得像丧家之犬,就是任娓、胡小琴,与池元亮也惊得目瞪口呆。
  这些藏犬虽然是任娓的,但平日多半与胡小琴在一起,因此小琴对这些藏犬的宠爱,实不下于任娓,如今见天门一组四条爱犬被石继志掌毙当场,一惊之后,便又哭了起来。
  任娓正在气头上,对小琴道:“哭什么,狗死了反正有人命来赔!”
  任娓刚说罢一个赔字,右手一扬,飞出一蓬银芒,直奔石继志全身上下。
  一般人把暗器打出后,多半身形凝立原处,以观对方动静,但任娓心知石继志必能躲过自己所放七七四十九支牛毛银针,因此身形跟着暗器而进。
  石继志对于暗器已是司空见惯,所以面对飞来的一蓬银芒,不管它们有毒无毒,双掌向外一翻,仍然是“阳炁”真气,把出两袖清风,把四十九支牛毛银针全部吹上半空,散在老远的花丛草圃之间。
  但是,石继志才把暗器打发走,那任娓的黑衣影子已闪到背后。
  任娓的身法也够快的了,身形像一只黑色大蝴蝶,行动迅速如飞,不料石继志身法更快,任娓又以“兰花拂穴”手猛点石继志背部主穴“凤尾”,而石继志却以反手擒拿法一挡,乘机五指一扣,竟结结实实的拿住了任娓的玉腕。
  任娓被拿,俏脸一阵羞红。
  照说被拿之人已失去反抗力,如要反抗的话,对方五指只要在腕关节一紧,则手乃太阴肺经之穴,掌后内侧太渊,横纹头动脉于主脉之上,腕关节一碎,双肺即刻闭气,人就窒息而死。
  任娓不是不知此中厉害,但她玉腕被拿,竟撒娇似的用“鸳鸯腿”猛踢石继志后腿弯。
  石继志见任娓尚敢反抗,五条手指下意识地紧了一紧,但心中一惊之后立即放松,因为这一紧,任娓不死也得落个终身残废,好端端地毁了一个美人胎子固是甚大罪孽,就是司徒云珠将来责怪自己心腹太狠起来,也是受不了的。
  石继志五指一松,但没有放手,背一拱,反手一提,准备把任娓整个身子提到前面来。
  任娓乘势双足一抵,身形如穿帘玉燕,凌空倒飞而起。
  石继志一待任娓站定身形,便放手道:“任姑娘,算在下输了,我挨了你一脚,我的腿弯痛得像断了一般。”
  任娓脸上又是一阵羞红,道:“你别讥笑人,我再与你比一比划上功夫,如果我再比不过你,我就告诉你云珠姊的去处。”
  石继志忙问道:“什么,云珠姐姐不在这里?”
  任娓道:“不错,她不在这里,但我知道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石继志心想既然任娓要比过剑后才肯告诉自己云珠的去处,干脆用朱雀剑速战速决,免得在这儿浪费时间,耽搁了正经事儿,于是点头道:“好,恭敬不如从命,请任姑娘剑上赐教。”
  任娓暗自哼哼一声冷笑,便命小琴去取剑。
  原来任娓也有一口价值千金的春秋古剑,名唤“女佘”。
  女佘本是人名,乃是春秋战国时的一个楚国女子,其父祖都是以采铁和炼铁为生的,当时楚王喜镂,镂即是今日所称的精钢,王命女佘的父祖以镂铸剑。
  炼钢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炼精铜铸剑更是不易,他们一家人在山区无分日夜地工作着,女佘在十岁时就参加了这工作,她曾看到好些工人在熔炉的旁边死去,使她幼小的心灵,对炼冶孕生了无比的恐怖。
  楚王不断发出限期完成的命令,女佘的祖父因误了三次限期,被处了一种残酷的刖足之刑。不久,女佘的父亲也受到了刖足之刑,她的祖父看到儿子遭遇到与自己同一可悲的命运后,痛心不已,终于自杀死了她的祖母也随之而自杀,她的父亲不久又因刖足所引起的并发症,发炎而死,悲惨的命运降临在一家人的身上。
  女佘的母亲带了五个孩子仍然在矿区工作,其时女佘的大哥已继承了父亲的工作,炉火的热力不足以溶冶精铁,炼成钢的希望是极微的,这一家人在黯淡与恐怖中生活着。
  有一天,女佘在炉边沉思着,突然有一阵风吹来,炉中的火焰随而跳高了一下,女佘若有所悟,她想,如果风在火的下面吹,火力会增猛,于是她别出心裁地用四张羊皮合缝了一只风箱,将风灌入炉中,炉火炽烈了,精铁竟在炉中溶化了,反覆地溶,反覆地铸,终于铸成了第一把镂剑献给楚王,楚王得悉了女佘发明“鼓风炉”的经过,乃将此剑命名为“女佘”。
  小琴奉任娓之命到楼中去取“女佘”,石继志也走到门外,把挂在“黑豹子”坐鞍上的朱雀剑取在手中。
  须臾,任娓与石继志都已宝剑在手,两人各自开了门户。
  石继志微笑着道:“任姑娘请!”
  任娓道:“你剑尚未出鞘,教我如何开招?”
  石继志道:“我就带鞘与你比剑。”
  任娓不悦道:“你这人真是太瞧不起人了,快快拔剑,姑娘我不愿占这些小便宜。”
  石继志道:“在下这口剑太利,恐怕一失手损坏了你的剑可不是玩的。”
  任娓心想自己这口“女佘”虽不能斩金断玉,但其利与坚实非普通兵刃可比,于是不在乎地道:“废话少说,剑上见高下。”
  石继志见任娓倔强万分,便道:“如此,在下就奉陪了。”
  说罢大拇指在剑柄上一按绿玉簧卡,铮地一声,宝剑随手出鞘,顿时红光一冒,血气腾腾,果真把任娓吓了一跳,胡小琴与池元亮也是初看,眼睛睁大了,心想这剑全身血红,究是什么路道,莫非杀人过多染成的吗?实不知此朱雀宝剑乃是二千年前欧冶子以丹砂在周鼎中炼成。
  任娓心中也嘀咕着,敢情这野男人的怪剑真能削铁如泥,手下倒也小心些才是,不要真把“女佘”毁了可冤啦!
  石继志心中则在盘算,如何在三招之内取胜对方,以便即刻打听出云珠的去处后就可马上动身追寻。
  石继志又是礼貌地对任娓说了一声:“请!”
  任娓当然不必多让,于是左手一捻剑诀,右手剑开门第一招便是其狠无比的“嫦娥奔月”,剑光一闪,像流星赶月一般直点石继志面门。
  石继志身形向左一偏,飘身而出,让过来剑,手中朱雀剑虚幌一下,但已挥起一片殷红的血光,映得任娓的面孔像是搽了一层胭脂一般,这霎那间,任娓显得美极了,她全身穿着黑衣,皮肤长得白嫩,而此时脸上红艳艳地,竟把池元亮看得痴了。
  任娓见石继志只还了一个虚招,心中却并不领情,相反还气他,于是第二招又是一式的美人剑法,“麻姑献寿”,剑光如电射一般疾奔石继志左前胸期门穴。
  石继志以手中朱雀平着剑身朝剑一隔,硬把任娓的“女佘”压到空挡,然后一松手,还击一剑。
  任娓赶紧收招,但石继志还击的一剑仍是虚招,只不过再度扬起一片红光而已。
  任娓嘴角一扁,显然生着大气,小蛮腰一扭,上半身俯伏而进,手中剑挟雷霆万钧之势,自下而上,一招“昭君出塞”,刺向石继志咽喉。这一招是美人剑法最狠最毒的一招。
  石继志见对方已出第三招,他就想在第三招上把事情解决掉,因此,他使出“七修剑法”中的最后一式,朱雀剑斜着势子,朝对方剑身上一碰即起,顺势往下一溜,剑尖削至“女佘”的护把,哧地一声,竟将那护把削下一角。
  任娓大惊,立即上半身一仰,倒翻一个跟斗,退出战圈,把手中剑举起来察看,还算好,剑身并未被削,她不知石继志实乃手下留想,否则要削断她的剑只不过是一举手之势。
  石继志收剑道:“任姑娘,现在可以告诉在下了吧,我那云珠姐姐究竟去了何处?”
  任娓瞪视了石继志一眼,不服地道:“你的剑估便宜,这趟剑比得不公平。”
  石继志心想好一个刁蛮的妞儿,居然说话不算数,便也装得不高兴地道:“如此说来,任姑娘还想以普通剑再比一次?”
  任娓道:“我不跟你比剑了我们再比别的,如果这次我输了,我一定告诉你云珠姊的行踪。”
  石继志心想软硬轻功,十八般武艺,任凭你比那一样,我不见得会输了你,于是满口答应道:“好吧,但不知姑娘要与在下较量什么武功?”
  任娓道:“我与你下一盘围棋。”
  石继志道:“原来这一次是比文的了,琴棋书画,在下倒是自幼学的,不过生疏已久,恐怕不是姑娘你的敌手。”
  任娓道:“你不必着急,这围棋是比眼力与手法快慢,也属武功一道。”
  石继志“唔”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倒要请教这围棋如何玩法?”
  任娓于是率领众人入屋,池元亮把两匹马牵在门前驻马桩边绕了缰绳,也随在胡小琴之后,一同进去。
  这红楼内部布置得富丽堂皇,家俱摆饰,全是上等物品,最妙的还是全屋弥漫着一阵阵沁人心脾的幽香,却不知香味来自何处。
  任娓把石继志等让到书房坐定后,便唤丫环小兰与小梅奉香茗敬客。
  任娓与石继志所坐之红木太师椅隔着一只茶几。茶几不大,因此两人在感觉上仿佛比肩而坐。
  石继志心想这小小的茶几,如何放得了棋盘,也许另有下棋的棋桌,不管怎么样,能在这红楼雅室,与美人对面下一盘棋,倒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丫环献茗一罢,任娓便吩咐小琴摆棋。
  小琴称了一声“是”,便移步到一只描金柜中取出两大钵棋子来,看小琴拿钵的样子,似乎棋子的份量十分沉重。
  小琴把两钵棋子放在石继志与任娓所坐之间的茶几上,石继志一看那棋子,心中微微发怔,这哪儿是什么棋子,明明是两钵铁弹子嚒。
  但一钵铁弹子漆成白色,一钵黑色,敢情真的当作棋子用的。
  小琴放下两钵棋子后,便走到对面墙边去。
  石继志以为小琴忘了取棋盘,便对任娓道:“任姑娘,你这围棋大概不用棋盘的吧!”
  任娓向小琴所站之处努努嘴,石继志顺着她的指示看去,小琴正在拉开墙上所挂的绣漫。
  绣幔一经拉开,棋盘赫然而露,原来这棋盘是装在墙上的,盘身由桃花心木所做,尺寸比普通棋盘大上五六倍,因此上面所画的棋格都有一寸见方,一共可下三百六十一子。
  石继志看了这棋盘心中十分纳罕,池元亮何尝不在奇怪。
  任娓看出石继志的纳罕表情,便解释道:“你用白子,我用黑子,每一子必须钉在棋盘上的定位,不得偏差,如有偏差,那一子就不算,看谁占的棋位多,只要多占一子,便算赢了这盘棋,反之就算输,这棋没有和的,因为一共三百六十一子,最接近的比数也是一百六十一与一百六十,仍有一子不差。”
  石继志心想这种围棋倒是新鲜,居然亏任娓想得出这新鲜花样。
  任娓把白子的一钵往石继志面前一推。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八章 两封鱼雁
下一篇:第十章 黑蜃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