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绿花红看古龙<十六>:古龙小说版本价值略说
 
2011-03-15 00:00:00  作者:顾雪衣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古龙小说版本收藏,已经逐渐成为热点。虽然在市场价位上与金庸小说还有着明显差距。但有些版本的窜红速度,即使金庸小说也有所不及。以武林和武侠春秋结集本为例,在2008年之前,并不被藏家看好。但在随后的两年间,市场价犹如坐火箭般直线上升。每部少则数百元,多则上千元,让许多喜爱者望而却步。尽管如此,它受追捧的程度,还是远不及台湾旧版薄本。因为薄本的价值,是经过数十年的市场检验。其珍稀程度,几乎人尽皆知。但一部分旧版也有不完美之处,如在文本方面有所疏漏。但这并不妨碍藏家对它的热爱。因为版本的优劣判定,文本只是一个方面。如果因此否定了它的存在价值,难脱以偏遮全之嫌。
  版本学上向有孤本、珍本、善本之说。尽管各家在定义上有所分歧,但大体表述上还是具有一致性。笔者试将古龙小说代入其中,借此说明诸多可资研究之处。

  一、孤本之“孤”
  孤者,有独一无二之意。因为独一无二,所以没有对手。是珍中之珍,宝中之宝。据郭琏谦讲,曾有藏家在某网站刊登启事,“表示愿意以五千元,甚至一万元的代价,请求网友协寻或让渡《剑气书香》及《神君别传》。而该名收藏家后来购得《神君别传》及《剑气书香》上册”。众所周知,这是两部早已佚失数十年的作品。却因这位藏家发愿购买,得以重见天日。因此称他手中的《神君别传》及《剑气书香》为孤本,应不为过。

    二、珍本之“珍”
  《说文》释意,“珍,宝也。”从版本方面解读,珍本之所以宝贵,在于两点:
  1、因年久而稀少
  大多数旧版薄本皆符合这个要求。虽说当年印有一定数量,但能留传到今天的,肯定相对稀少(全套的更少)。以春秋本《流星·蝴蝶·剑》为例,近三年来,笔者只在奇摩拍卖网上见过一次。其它如第一本《残金缺玉》和《月异星邪》,只在传说中听过。
  2、因珍贵而难得
  小薄本当然不易获得(许多书商多作奇货可居之态)。至于是否珍贵?因人而异。甲说某版本珍贵,可乙偏说是垃圾,没有一定标准可言。但从市场的价位上可以看出些许端倪,就是小薄本大多比较昂贵。虽说价钱昂贵不能等同于珍贵,但却是珍贵的一种反映。在此不妨设问一句,如果不珍贵,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骛呢?在许多藏家心目中,薄本不止于一种出版形式,它更见证了台湾武侠最为辉煌的那段岁月,拿在手里有一种沉甸甸的历史感。

  三、善本之“善”
  从古至今,善者皆为人道。善人,是行善之人。善本,是精良之本。欲成“善”名,以下两点必居其一:
  1、精加校勘,错误较少
  专家指出,“善本是指精刻、精印、精抄、精校的难得的古书。”对于古龙小说而言,不存在精刻、精抄的情况。至于精印,也谈不上。用的都是最常见的纸,采取的都是通行的印刷方式。唯有在“精校”方面,有些出版社做的比较好,如台湾真善美出版社,香港武侠春秋出版社所印行的诸多古龙作品,在排版上确实优于其它一些版本。文本堪称精准,近于无讹脱。
  2、内容独特,有别于其它版本(以古龙亲笔为前提)
  以武功本《陆小凤》为例,在翻印武侠与历史杂志连载时,漏掉数处,肯定谈不上无讹脱。但它是最接近原始连载(明报)的版本,而且有其它新版所没有的佚文。这样的版本,可称善本。此外武林本《碧血洗银枪》,非但多出一些文字,结尾也迥异于通行本,亦可划在善本之列。
  珍本和善本最大的区别。就是珍本未必是最好的文字版,而善本又未必是稀少的,受藏家追捧的。举个例子。南琪本《武林七灵》,存世稀少。在拍卖市场上的价格是8000-10000台币,是当之无愧的珍本。但它在文本方面,又未必是最佳的。比它相对完美的文本,很可能就是武侠春秋结集本。相较而言,武侠春秋结集本可称善本。但这个善本相较南琪本,又不太被市场看好。现在的价位也就在3000-4000台币之间。至于说哪个是最佳版本?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珍本和善本就似清戏中的东宫和西宫,各擅胜场,不必厚此薄彼。但两者也并非不可调和,集珍、善于一身的版本也不罕见。
  此外,还有很多因素可以影响版本的价值。比如印本。同一个出版社出版的同一部作品,也有很多印本。真善美出版的《浣花洗剑录》、《大旗英雄传》、《孤星传》、《铁血传奇》、《湘妃剑》,最初印行的是小薄本,后来又推出合订本(行文排版与薄本相同,只是将数册薄本合订到一起)。合订本当然也是珍本,但在价值上就略逊薄本。古龙小说与其它古籍一样,初印胜于再印。再有就是名气。同为春秋本,《欢乐英雄》、《侠名留香》受藏家追捧的程度,就远远高于《名剑风流》、《护花铃》等书。这与作品的精彩程度有关,也与收藏者的兴趣有关。一般而言,越是代表作,就越能引起藏家关注。还有就是原刊、初刊、再刊之别。以《火并萧十一郎》为例,武侠春秋连载本为原刊,南琪本为初刊,汉麟、万盛、武林等本为再刊。毫无疑问,原刊最具价值的,其次是初刊,再次是再刊。还有一种极特殊的情况,春秋本《多情剑客无情剑》,后半部分铁胆大侠魂是原刊,前半部分多情剑客无剑情是台湾初刊。它的价值,非一言可以道尽。
  版本见证历史。我们在研究古龙小说版本的时候,最主要的还不是关注市场,也不是要判断高下。而是通过对各版的研究,回到历史的现场,以彰显时代差别、意涵变迁。在研究版本的同时,还不能遗忘对作品思想的总体关注。毕竟版本研究不是古龙小说研究的全部。关注作品思想,有助于我们开阔视野。对古龙精神境界地守望,比宵衣于版本细节更为重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叶绿花红看古龙<十五>:谁知千里夜,各对一灯红──谈《
下一篇:叶绿花红看古龙<十七>:七种武器版本追昔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