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溯源」之十七——情人箭、大旗英雄传、浣花洗剑录
 
2012-11-24 00:00:00  作者:让你飞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一、版本迁延

 
情人箭
大旗英雄传
浣花洗剑录
旧本

1、台湾真善美本(1963.04-1964.08,26册、52章及后记)——台湾真善美本(1980)——大部分内地本

2、香港《武侠世界》连载(1963-1964,名《怒剑狂花》)——香港武林本(20集、80回,名《怒剑狂花》)

1、台湾真善美本(1963.09-1965.10,30册、60章)——台湾真善美本(1980)——大部分内地本

2、香港《武侠世界》连载(1963-1965,名《大旗英烈传》)——香港武林本(21集、?回,名《大旗英烈传》)

1、台湾真善美本(1964.10-1966.05,30册、60章)——台湾真善美本(1980)——大部分内地本

2、香港新报连载(1964-1966,名《红尘百刃》)——香港武林本(19集、79回,名《红尘百刃》)

新本

1、台湾汉麟本(1979,修订本,更名《怒剑》,26章)

——港澳翻印本(武功,改名《怒剑狂花》)——部分内地本(黄河本,改名《怒剑狂花》,1990.2)

1、台湾汉麟本(1979,修订本,更名《铁血大旗》,42章)——港澳翻印本(“华新”)——部分内地本(中国文联本1990.5)1、台湾汉麟本(1980,修订本,更名《浣花洗剑》,33章)——未见港澳翻印本及内地本

  二、版本对比

  因此三部书经过古龙亲笔修订,故一并比较研究。

  1、旧本相较,真善美本与武林本并无文字差别,只有章数、章名与分章处不同。真善美1980本除将小薄本中的道白者与道白接回,其余几无变动。
  2、本文重点探讨汉麟本,此本在版权和文本上争议已久。古龙在“一个作家的成长与转变——我为何改写《铁血大旗》”(1979.03.29)中写道:
  所以我才想到要把那些故事改写,把一些枝芜、荒乱、不必要的情节和文字删掉,把其中的趣味保留,用我现在稍稍比较精确一点的文字和思想再改写一遍。
  ……
  所以我一直想把这几部书保留,作为我改写的尝试。这几部书之中当然也有一些值得保留的价值。
  这一部“铁血大旗”就是其中之一。

  
这就是古龙亲笔修订的汉麟本的由来。

  但是,《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称“实则除了书名之外,并未改写内文”。 翁文信《古龙一出,谁与争锋:古龙新派武侠的转型创新》中亦写道:

  细究两种版本,可以发现并非真有修订情形,而是因为版权问题才衍生修订版的说法。当时汉麟出版社想为古龙出版大开本武侠旧作,选择了上述三书,为避与真善美出版社之间的版权纠纷,于是就由古龙撰写新序,以修订本的名义重新出版。其实所谓修订不过是古龙在书前写了修订说明,并且就原先明显的校对错误予以改正而已,内容并无真正的修订可言。

  然笔者经仔细比对,发现汉麟之修订并非名不副实,其文本与真善美本确实存在差异。

  ⑴章节

  汉麟本重新划分章节,将三书分别划为26章、42章、33章(原本为52章、60章、60章)。《铁血大旗》每章还像后期作品一样,划分(一)、(二)、(三)等小节,用于区分情节和时空,方便阅读。

  ⑵文字

  汉麟本中,《浣花洗剑》几无文字改动,《情人箭》和《铁血大旗》全文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动。

  例①

  《情人箭》

  秋色未深,杭州城外,一溪宛然,忽尔穷塞,忽而开朗,沙明水净,岸远林平,山岫含烟,清光滴露,两岸桑竹遍野,水上渔歌相闻,三五茅舍人家,七八小舟来往,点缀着这梦一般的西溪风光。
  欸乃一声,树阴下穿出一条乌篷浅舟,摇船的是一个褐衣短发的茁壮汉子,船首却傲然卓立着一个锦衣佩剑的弱冠少年。
  溪上清风,吹起了他浅蓝罗衫衣袂,却吹不散他眉宇间含蕴的重忧,他深沉而明亮的目光,出神地凝注着岸上的红叶,于是连红叶也禁不住他这利剑般锐利的目光,颤抖着垂下了头。
  清风吹过,溪上隐约传来一阵清歌:

   ——真善美本

  秋色未深,杭州城外,一溪宛然,两岸桑竹遍野,水上渔歌相闻,三五茅舍人家,七八小舟来往,点缀着这梦一般的西溪风光。
  欸乃一声,树阴下穿出一条乌篷浅舟,摇船的是一个褐衣短发的精壮汉子,船首却傲然卓立着一个锦衣佩剑的少年。
  溪上清风吹起了他浅蓝罗衫的衣袂,却吹不散他眉宇间含蕴的重忧。
  清风吹过,溪上隐约传来一阵婉约的清歌:

  ——汉麟本《怒剑》

  例②

  《大旗英雄传》

  秋风肃杀,大地苍凉,漫天残霞中,一匹毛色如墨的乌骓健马,自西方狂奔而来。一条精赤着上身的彪形大汉,笔直地立在马鞍上,左掌握拳,右掌斜举着一杆紫缎大旗,在这无人的原野上,急遽地盘旋飞驰了一圈。
  马行如龙,马上的大汉却峙立如山。绚烂的残阳,映着他的浓眉大眼,铜筋铁骨,闪闪地发出黝黑的光彩。
  天边雁影横飞,地上木叶萧瑟,马上的铁汉,突地右掌一扬,掌中的大旗,带着一阵狂风,脱掌飞出,飕的一声,斜插在一株黄桦树下。健马仰首长嘶,扬蹄飞奔,眨眼间便又消失在西方残霞的光影中,只剩下那一面大旗,孤独地在秋风中乱云般舒卷。

  
——真善美本

  秋风肃杀,大地苍凉,漫天残霞中,一匹毛色如墨的乌骓健马自西方狂奔而来。一条精赤着上身的彪形大汉,笔直的立在马鞍上,斜举着一杆紫缎大旗,在这无人的原野上盘旋飞驰了一圈。
  马行如龙,马上的大汉却峙立如山,绚烂的残阳,映着他的浓眉大眼,铜筋铁骨,闪闪的发出黝黑的光彩。
  天边雁影横飞,地上木叶萧瑟,马上的铁汉右掌一扬,掌中的大旗带着一阵狂风脱掌飞出,斜插在一株黄桦树下,健马仰首长嘶,扬蹄飞奔,眨眼间便又消失在残霞中,只剩下那一面大旗在秋风中乱云般舒卷。

  ——汉麟本《铁血大旗》

  ⑶段落

  汉麟本将真善美本中多处挤在一起的段落,分离开来,虽更符合古龙后期写作习惯,但因早中期作品尚未形成独特古龙文体,亦无后期作品之高远意境,故阅读感觉差别不大。

  对比可知,汉麟本对章节、文字、标点、分段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动。修订后分章更为合理,文字更为简洁,确实如古龙所言“把一些枝芜、荒乱、不必要的情节和文字删掉,把其中的趣味保留,用我现在稍稍比较精确一点的文字和思想再改写一遍”。

  文本优劣,或许见仁见智,令笔者费解的是:若论查阅版本资料之便利,在台湾可谓近水楼台,文本之改动,只要稍加留意,皆能看出。何以台湾众多评论家皆得出内文并无改动之结论?甚或以此指摘古龙,造就以讹传讹之恶果。古龙若在天有灵,想必也只能苦笑着再干一杯了。

  三、总结与推荐

  真善美本和汉麟本(及港澳翻印本)均可收藏,有心的古迷可对比阅读。汉麟本改动虽简,毕竟由古龙亲自操刀,个人还是比较喜爱的。内地本中大多数以真善美本为底本,目前仅发现黄河本《怒剑狂花》(1990.2)和中国文联本《铁血大旗》(1990.5)以汉麟本为底本。

  (感谢tomhsu0504兄提供汉麟本《浣花洗剑》书影以供文本对比,欢迎各位侠友指正、补充)

  汉麟本: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古籍溯源」之十六──血鹦鹉
下一篇:「古籍溯源」之十八——绝代双骄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