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二章 拳头对拳头
 
2019-08-01 16:58: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夜。
  灯已燃起。
  屋子里充满了烤肉和烧刀子的香气。屋梁很高,开花五犬旗高高地挂在屋梁上,随风展动。
  既然是在屋子里,风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小马嘴里吹出来的。
  他仰着脸,躺在椅子上,喝一口酒,吹一口气,旗子已不停地动了半个多时辰,酒已去掉了一缸。
  丁喜在旁边看着,也看了半个多时辰,忍不住笑道:“你的真气真足。”
  他不但气足,而且气大,可是一到了丁喜面前,他就连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旗杆在桌上。
  丁喜轻抚着发亮的旗杆,忽然又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旗杆里藏着什么?”小马摇摇头。
  丁喜道:“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抢这面旗子?”小马又摇摇头。
  他没空说话,他的嘴还在吹气。
  丁喜叹道:“你能不能少用嘴吹气,多用脑袋想想。”
  小马道:“能。”
  他立刻闭上嘴,坐得笔笔直直的,揉着鼻子道:“可是大哥你究竟要我想什么呢?”
  丁喜道:“每件事你都可以想,想通了之后再去做。”
  小马道:“我用不着去想,反正大哥你要我去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丁喜看着他,忽然不笑了。
  他真正被感动的时候,反而总是笑不出。
  小马盯着桌上的旗杆,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忽然道:“我想不出。”
  丁喜道:“你想不出?”
  小马道:“这旗杆既不太粗,又不太长,我实在想不出里面能藏多少值钱的东西。”
  丁喜终于又笑了笑,旋开旗杆顶端的钢球,只听“叮叮咚咚”一串响,如琴弦拨动,一连串落了下来,落在桌上。
  小马的眼睛已看得发直。
  他绝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可是连他的眼睛都已看得发直。
  因为他实在没有看见过,世上竟有如此辉煌、如此美丽的东西。
  使他惊奇感动的,并不是明珠的价值,而是这种无可比拟、无法形容的辉煌与美丽。
  丁喜拈起了一粒明珠,眼睛里也流露出感动之色,喃喃道:“要找一颗这样的珍珠也许还不太难,可是七十二颗同样的……”
  他叹了一口气,才接着道:“看来谭道这个人,虽然心狠手辣,倒还真有点本事。”
  小马道:“谭道?是不是那个专会刮皮的狗官谭道?”
  丁喜道:“嗯。”
  小马道:“这些珠子是他的?”
  丁喜道:“是他特别买来的,送给他京城里的靠山作寿礼的。”
  小马的眼睛立刻又瞪圆了,忽然跳起来,一拳打在桌子上,恨恨道:“这个老王八蛋,我早就想宰了他,亏他妈的邓定侯还自命英雄,居然肯替这种龟孙子做走狗!”
  丁喜淡然说道:“保镖的眼睛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顾客,一种是强盗,强盗永远该死,顾客永远是对的。”
  小马怒道:“就算这顾客是乌龟王八,也都是对的?”
  丁喜道:“不管这强盗是哪种强盗,在他们眼里都该死。”
  他脸上虽然还带着笑,眼睛里也露出种说不出悲哀和愤怒。
  虽然没有人叫他“愤怒的小马”,但他无疑也是个愤怒的年青人,恨不得将这世上所有的不平事,都连根铲平。
  ——唉,年青人,多么可爱的想法,多么可爱的生命!

×      ×      ×

  这一颗颗明珠是不是也曾有过它们自己的梦想和生命?
  丁喜又拈起颗珍珠,道:“以你看,这些珍珠可以值多少?”
  小马道:“我看不出。”
  他真是看不出。
  有些人根本没有金钱和价值的观念,他就是这种人。
  丁喜道:“一百万两。”
  小马道:“一百万两银子?”
  丁喜点点头,道:“只不过这是贼赃,我们若急着卖,最多只卖六成。”
  小马道:“我们是不是急着要卖?”
  丁喜道:“不但要急着卖,而且一定要现钱。”
  小马道:“为什么?”
  丁喜道:“乱石岗的沙家七兄弟都死在五犬旗下,留下的满门孤寡,还有青风山和西河十八寨的兄弟,就算他是罪有应得,他们的孤儿寡妇并没有罪。这些女人孩子都有权活下去,要活下去,就得有饭吃,要有饭,就得要银子。”
  这道理小马是明白的。
  像这样的孤儿寡妇,江湖中实在太多。
  可是除了丁喜外,又有谁替他们想过?
  小马眨着眼,道:“一百万两,六成,是不是六十万两?”
  丁喜叹了口气,道:“这次你总算没有算错。”
  小马道:“六十万两银子,要我一箱箱地搬也得搬老半天,江湖中有谁能一下子就搬出这么多银子来,买这批烫手的货?”
  丁喜没有回答,先喝了杯酒,又吃了块烤肉,才悠言道:“保定府是个大地方,振威的镖局就在保定,城里城外,说不定到处都有他们的耳目。”
  小马承认:“那地方他们的狗腿子实在不少。”
  丁喜道:“那么你想,我为什么别的地方不去,偏偏要到保定来?”
  小马道:“我想不出。”
  丁喜道:“你真的想不出?”
  小马揉了揉鼻子,陪笑道:“大哥既然已想出来了,为什么还要我想?”
  丁喜道:“因为我要抽出你几条懒筋,再拔出你几根懒骨头,治好你的懒病。”
  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小马。
  他知道有很多事小马并不是真的想不出,只不过懒得去想而已。
  丁喜道:“你知不知道张金鼎这个人?”
  这次小马总算没有摇头。他来过保定。
  到过保定的人,就绝不会不知道张金鼎。
  张金鼎是保定的首富,也是保定的第一位大善人,用“富可敌国、乐善好施”这八个字来形容他,绝不会错。
  丁喜道:“你知不知道张金鼎是靠什么发财起家的?”
  这次小马又在摇头了。
  丁喜道:“有种人虽然不自己动手去抢,却比强盗的心更黑,别人卖了命抢来的货,他三文不值二文地买下来,一转手至少就可以赚个对开对利。”
  小马道:“你说的是不是那些专收贼赃的?”
  丁喜点点头,道:“张金鼎本来就是这种人。”
  小马怔住。
  丁喜道:“现在他还是这种人,只不过现在他的胃口大了,小一点儿的买卖,他已看不上眼。”
  小马道:“咱们到保定府来,为的就是要找他?”
  丁喜道:“嗯。”
  小马忽然又跳起来,大声道:“这种人简直他妈的不是人,大哥居然要来找他?”
  丁喜没有开口,门外已有个人带着笑道:“他来找的不是我,是我的银子。”

  (二)

  张金鼎的人就像是一只鼎,一只金鼎。
  他头上戴的是金冠,腰上围着的是金带,身上穿的是金花袍,手是戴着白玉镶金的扳指,最少戴了七八个。
  金子用得最多的,当然是他的腰带。
  他的腰带很多,因为他的肚子绝不比保国寺院子里摆的那只鼎小。
  小马冲出去打开门的时候,他就已四平八稳地站在那里,也像是有三条腿一样。
  他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一身绣花紧身衣,歪戴着帽子,打扮就像是戏台上的三级保镖。
  小马道:“你就是那姓张的?”
  张金鼎道:“你就是那个愤怒的小马?”
  看来小马在江湖中的名声已不小,居然连这种人都已经听过。
  小马瞪着眼睛,从他的肚子看到他的脸,厉声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张金鼎?”
  张金鼎道:“你应该看得出,除了我之外,谁有我这一身肉?”
  小马冷笑道:“你这一身肥肉是从哪里来的?”
  张金鼎笑道:“当然是从你们这些人身上来的。”
  他笑的时候,皮笑肉不笑,这倒不是因为他脸上的肉太多,只不过因为他皮太厚,几乎连鼻子都被埋在里面,看不见了。
  小马真想一拳把他的鼻子打出来。
  张金鼎道:“莫忘记我是你大哥请来的客人,你若打了我,就等于打你大哥的脸。”
  小马紧握拳头,这一拳没有打出去。
  张金鼎长长地吐出口气,微笑道:“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进来了,请说。”
  小马道:“要进来,也只准你一个人进来。”
  张金鼎道:“你们有两个人,我当然也得两个人进去,我做买卖,一向公平交易。”
  小马道:“你自己呢?”
  张金鼎道:“我这个人根本不能算是个人,这是你自己刚才说的。”
  小马气得怔住,丁喜却笑了。
  他微笑着走过来,拉开了小马,淡淡道:“既然连张老板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做人,你又何必生气?”
  小马居然也笑了,道:“我只不过在奇怪,这世上为什么总会有些人不喜欢做人呢?”
  张金鼎瞪着眼笑道:“因为这年头只有做人难,无论做牛做猪做狗,都比做人容易。”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上一篇:第一章 落日照大旗
下一篇:第三章 饿虎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