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八章 天才凶手
 
2019-08-01 17:17:4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尼姑庵的后面怎么还有个土地庙?土地庙怎么会有个地窖?
  丁喜眼睛里带着种思索的表情,注视着神案下的石板,喃喃道:“这个尼姑庵里面,以前一定有个花尼姑,才会特地修了个这么样的土地庙。”
  邓定侯忍不住问:“为什么?”
  丁喜道:“因为在尼姑庵里没法子跟男人幽会,这里却很方便。”
  邓定侯笑了:“你好像什么事都知道。”
  丁喜并不谦虚:“我知道的事本来就不少。”
  邓定侯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丁喜道:“不知道。”
  邓定侯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聪明了。”
  他微笑着,用手拍了拍丁喜的肩,又道:“所以我劝你最好学学那老乌龟,偶尔也装装傻。”
  邓定侯道:“那么你就会发现,这世界远比你现在看到的可爱得多了。”

×      ×      ×

  地窖果然就在神案下。
  他们掀起石板走进去,阴暗潮湿的空气里,带着种腐朽的臭气,刺激得他们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们睁开眼,第一样看见的,就是一张床。
  地窖很小,床却不小,几乎占据了整个地窖的一大半。
  邓定侯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小子果然没有猜错。”
  有两件事丁喜都没有猜错——
  地窖里果然有张床,床上果然有个人,这个人就是苏小波。
  他的人已像是棕子般捆了起来,闭着眼似已睡着,而且睡得很熟,有人进了地窖,他也没有张开眼。
  “他睡得简直像死人一样。”
  “像极了。”
  丁喜的心在往下沉,一步窜了过去,伸手握住了苏小波的脉门。
  苏小波忽然笑了。
  丁喜长吐出口气,摇着头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子很好玩?”
  苏小波笑道:“我也不知道被你骗过多少次,能让你着急一下也是好的。”
  丁喜道:“你自己一点都不急?”
  苏小波道:“我知道我死不了的。”
  丁喜道:“因为岳麟是你大舅子?”
  苏小波忽然不笑了,恨恨道:“若不是因我有他这么一个大舅子,我还不会这么倒霉。”
  丁喜道:“是他把你关到这里来的?”
  苏小波道:“把我捆起来的也是他。”
  丁喜笑道:“是不是因为你在外面偷偷的玩女人,他才替他的妹妹管教你?”
  苏小波叫了起来,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他那宝贝妹妹是个天吃星,我早就被她淘完了,哪有精力到外面来玩女人?”
  丁喜道:“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子修理你?”
  苏小波道:“鬼知道。”
  丁喜眨眨眼,忽然冷笑道:“我知道,一定因为你杀了万通。”
  苏小波又叫起来,道:“他死的时候我正在厨房里喝牛鞭汤,听见他的叫声,才赶出来的。”
  丁喜道:“然后呢?”
  苏小波道:“我已经去迟了,连那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
  丁喜眼睛亮了,道:“那个什么人?”
  苏小波道:“从万通屋里走出来的人。”
  丁喜道:“你虽然没有看清楚,却还是看见了他?”
  苏小波道:“嗯。”
  丁喜道:“他是个什么样身材的人?”
  苏小波道:“是个身材很高的人,轻功也很高,在我面前一闪,就不见了。”
  丁喜目光闪动,指着邓定侯道:“你看那个人身材是不是很像他?”
  苏小波上上下下打量了邓定侯两眼,道:“一点也不像,那个人至少比他高半个头。”
  丁喜看着邓定侯,邓定侯也看了看丁喜,忽然道:“姜新和百里长青都不矮。”
  丁喜道:“可惜这两个人一个已病得快死了,一个又远在关外。”
  邓定侯的眼睛也有光芒闪动,沉吟着道:“关外的人可以回来,生病的人也可能是装病。”
  苏小波看着他们,忍不住问:“你们究竟在谈论着什么?”
  丁喜笑了笑,道:“你这人怎么越来越笨了,我们说的话,你听不懂,别人对你的好处,你也看不出。”
  苏小波道:“谁对我有好处?”
  丁喜道:“你的大舅子。”
  苏小波又叫了起来,道:“他这么样修理我,难道我还应该感激他?”
  丁喜笑道:“你的确应该感谢他,因为他本应该杀了你的。”
  苏小波怔了一怔,又道:“为什么?”
  丁喜道:“你真不懂?”
  苏小波道:“我简直被弄得糊涂死了。”
  丁喜道:“那么你就该赶快问他去。”
  苏小波道:“他的人在哪里?”
  丁喜指一指道:“就在前面陪着一个死人、两个尼姑睡觉。”

  (二)

  黄昏。
  后院里更暗,屋子里没有燃灯。
  死人已不会在乎屋子里是光是亮,被点住穴道的人,就算在乎也动不了。
  苏小波喃喃道:“看来我那大舅子好像真的睡着了。”
  丁喜微笑道:“睡得简直跟死人差不多。”
  说到“死人”两个字,他心里忽然一跳,忽然一个箭步窜过去,撞开了门。
  然后他自己也变得好像个死人一样,全身上下都已冰冷僵硬。
  屋子里已没有活人。
  那对百炼精钢打成的日月双枪,竟已被人折断了,断成了四截,一截钉在棺材上,两截飞上屋梁,还有一截,竟钉入岳麟的胸膛。
  但他致命的伤口却不是枪伤,而是内伤,被少林神拳打出来的内伤。
  大力金刚的伤痕也一样。
  陈准、赵大秤,都是死在剑下的。
  一柄很窄的剑,因为他们眉心之间的伤口只有七分宽。
  江湖中人都知道,只有剑南门下弟子的佩剑最窄,却也有一寸二分。
  越窄的剑越难练,江湖中几乎没有人用过这么窄的剑。
  邓定侯看着岳麟和五虎的尸身,苦笑道:“看来两个人又是被我杀了的。”
  丁喜没有开口,眼睛一直眨也不眨地盯着陈准和赵大秤眉心间的创伤。
  邓定侯道:“这两个人又是被谁杀的?”
  丁喜道:“我。”
  邓定侯怔了怔,道:“你?”
  丁喜笑了笑,忽然一转身,一翻手,手里就多了柄精光四射的短剑。
  一尺三寸长的剑,宽仅七分。
  邓定侯看了看剑锋,再看了看陈准、赵大秤的伤口,终于明白:“那奸细杀了他们灭口,却想要我们来背黑锅。”
  丁喜苦笑道:“这些黑锅可真的不少呢。”
  邓定侯道:“他先杀了万通灭口,再嫁祸给我,想要你帮着他们杀了我。”
  丁喜道:“只可惜我偏偏就不听话。”
  邓定侯道:“所以他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你拉下水。”
  丁喜道:“岳麟的嘴虽然稳,到底是比不上死人。”
  邓定侯道:“所以他索性把岳麟的嘴也一起封了起来。”
  丁喜道:“岳麟的朋友不少,弟兄更多,若是知道你杀了他,当然绝不会放过你。”
  邓定侯道:“他们放不过我,也少不了你。”
  丁喜叹道:“我们在这里狗咬狗,那位仁兄就正好等在那里看热闹、捡便宜。”
  苏小波一直站在旁边发怔,此刻才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这位仁兄究竟是谁?”
  丁喜道:“是个天才。”
  苏小波道:“天才?”
  丁喜道:“他不但会模仿别人的笔迹,还能模仿别人的武功,不但会用这种袖中剑,少林百步神拳也练得不错,你说他是不是天才?”
  苏小波叹道:“看来这个人真他妈的是个活活的大天才。”
  他突然想起一个人:“小马呢?”
  丁喜道:“我们现在正要去找他。”
  苏小波道:“我们?”
  丁喜道:“我们的意思,就是你也跟我们一起去找他。”
  苏小波道:“我不能去,我至少总得先把岳麟的尸首送回去,不管怎么样,他总是我大舅子。”
  丁喜道:“不行。”
  苏小波怔了怔,道:“不行?”
  丁喜道:“不行的意思,就是从现在起,我走到哪里,你也要跟到那里。”
  他拍着苏小波的肩,微笑道:“从现在起,我们变得像是一个核桃里的两个仁,分也分不开了。”
  苏小波吃惊地看着他,道:“你没有搞错?我既不是女人,又不是相公。”
  丁喜笑道:“就算你是相公,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兴趣的。”
  苏小波道:“那么你跟我这么亲干吗?”
  丁喜道:“因为我要保护你。”
  苏小波道:“保护我?”
  丁喜道:“现在别的人死了都没有关系,只有你千万死不得。”
  苏小波道:“为什么?”
  丁喜道:“因为只有你一个人见过那位天才凶手,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证明,岳老大他们并不是死在我们手里的。”
  苏小波盯着他看了半天,长长叹了口气,道:“就算你要我跟着你,最好也离我远一点。”
  丁喜道:“为什么?”
  苏小波眨了眨眼道:“因为我老婆会吃醋的。”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上一篇:第七章 这一条路
下一篇:第九章 百里长青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