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十二章 大宝塔
 
2019-08-01 17:23:2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命运是什么?
  命运岂非正像是条魔索。有时它岂非也会像条毒蛇般紧紧地把一个人缠住,让你空有满腹雄心,满身气力,却连一点也施展不出。
  有时它又会忽然飞出来,夺走你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就像是丁喜夺走那开花五犬旗。有时它还会忽然把两个本来毫无关系的人,紧紧的缠在一起,让他们分也分不开,甩也甩不脱。

  (二)

  这小镇上最高的一栋屋子就是万寿楼。
  丁喜正躺在万寿楼的屋脊上。
  他静静的躺着,静静的仰视着满天星光。
  他没有动。
  命运已像条魔索般,将他整个人都捆住了,他连动都不能动。
  他心里也有条绳子,还打了千千万万个结。什么结能解得开?
  只有自己打的结,自己才能解开。
  他心里的结,却都不是他自己打成的。噩梦般的童年,凄凉的身世,艰辛的奋斗,痛苦的挣扎,无法对人倾说的往事。
  每一件事,都是一个结。
  何况还有那永无终止的寂寞。
  好可怕的寂寞。
  寂寞的意思,不仅是孤独,刚才看见邓定侯和王大小姐依偎在暗巷中,又微笑着走出来的时候,他的寂寞更深。
  他忽然有了种被人遗忘了的感觉,这种感觉无疑也是寂寞的一种,而且是最难忍受的一种。
  只不过这是他自找的,他先拒绝了别人,别人才会遗忘了他。
  所以他并不埋怨,却在祝福,祝福他的朋友们永远和好。
  他的祝福诚恳而真挚,却也是痛苦的。
  ——假如你知道他的痛苦有多么深,你就会了解“误会”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了。
  风从山边吹过来时,传来了敲更声。
  已是三更。
  他忽然跳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掠向远山。
  远山一片黑暗,那青色的山岗,已完全被无边的黑暗笼罩。

  (三)

  黑暗永远不会太久长的。青色的山岗又浸浴在阳光下,阳光灿烂。
  灿烂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这破旧的馒头店,也显得有了生气。
  王大小姐正在吃她的早点,用馒头蘸着烧鸡卤吃。
  馒头是刚出笼的,热得烫手,烧鸡卤却冰冷,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比邓定侯拳头还大的馒头,她已经吃了两个。
  虽然这两天都没有睡好,可是一清早起来,躲在房里偷偷地冲了个冷水澡后,她的精神却特别振奋,胃口也特别好。她毕竟还年轻。
  邓定侯的胃口就差多了,老山东更不行,他宿酒未醒,又没有睡好,正在喃喃嘀咕着:“放着好好的客栈不去睡,却偏偏要睡我的破桌子,你们这些年轻人,我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毛病。”
  王大小姐嫣然道:“不是我有毛病,是他。”
  老山东道:“是他?”
  王大小姐道:“他怕我,因为我不是……”
  她没有说下去,她的脸已红了。
  老山东眯着眼笑道:“因为你不是他的情人,是丁喜的。”
  王大小姐没有否认。
  没有否认的意思,通常就是承认。
  老山东大笑,道:“丁喜这小子,果然有两手,果然有眼光。”
  他站起来找酒:“这是好消息,我们一定要喝两杯庆祝。”
  喜欢喝酒的人,总是能找出个理由喝两杯的。
  邓定侯也笑了。
  老山东已找出个大碗,倒了三碗酒,倒得满满的。
  邓定侯道:“我们少喝点行不行?”
  老山东用眼角瞄着他,道:“你是不是想喝醋?”
  邓定侯苦笑道:“就算我要吃醋,吃的也是干醋。”
  老山东道:“那么你就快喝酒。”
  邓定侯道:“可是今天……”
  老山东道:“你放心,胡老五一定要到晚上才会来,因为他的孙大哥一定要等到晚上宵夜时才吃烧鸡,而且要吃新鲜的。”
  邓定侯叹了口气,道:“要我们坐在这里等一天,滋味倒真不好受。”
  老山东道:“你也可以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干等的,我的酒足够把你们两个人都泡得完全湿透。”
  他又举起了他的碗。
  王大小姐忽然道:“现在我们就喝酒来庆祝,未免还太早了些。”
  老山东皱着眉道:“为什么?”
  王大小姐也叹了口气,道:“因为……因为我虽然对他好,可是……”
  老山东道:“可是那小子却总是对你冷冰冰的,有时还故意要气你。”
  王大小姐咬起了嘴唇,道:“他就是这样子。”
  老山东又大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就因为他喜欢你,所以才会故意作出这样子来。我早就说过,这小子是个怪物。”
  王大小姐眼里立刻发出了光,立刻用两只手捧起酒碗,好像准备一口气喝下去。
  邓定侯并没有阻止。
  他知道王大小姐要喝酒时,谁也拦不住的。
  就在这时,突然门外“笃”的一响。
  门还没有开,门外已贴上了一张红纸。
  “老板有病,休业三天。”
  可是“笃”的一声响过了之后,又是“砰”的一响,一个人撞开了门,踉踉跄跄地冲了进来,撞翻了一张桌子,桌子又撞翻了王大小姐手里的碗。
  王大小姐居然没有发脾气,因为这个人竟是胡老五。
  老山东皱眉道:“难道你已经喝醉了?”
  胡老五扶着桌子,弯着腰,不停地喘气,并不像喝醉酒的样子。
  老山东又问道:“是不是孙毅急着要吃烧鸡?”
  胡老五摇摇头,忽然又踉踉跄跄地冲了出去。
  王大小姐看看邓定侯,邓定侯看看老山东:“这是怎么回事?”
  老山东苦笑道:“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本来就是个怪物,现在……”
  他没有说下去。
  他忽然看见桌缝里多了个小小的纸卷,邓定侯当然也看见了。
  胡老五刚才就是扶着这张桌子的。
  他特地赶来,一定就为了送这个小纸卷。
  孙毅并没有要下山买烧鸡,他却非急着送来不可,所以只有偷偷地赶来。
  他已是个残废人,走这段路并不容易,简直也等于是在拼命。
  邓定侯叹了口气,道:“果然不愧是拼命胡老五,为了朋友,他也肯这么拼命。”
  王大小姐道:“他既然这么拼命,这纸卷上一定有很重要的消息。”
  三个人的手一起去拿纸卷,手伸得最快的当然是邓定侯了。
  展开纸卷,上面只写了七个字:“今夜子时,大宝塔。”

×      ×      ×

  粗糙的纸,字迹很是歪斜潦草。
  王大小姐道:“这是什么意思?”
  邓定侯道:“这意思就是说,今夜子时,要我们到大宝塔去。”
  王大小姐道:“因为那里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要发生。”
  邓定侯道:“那件事说不定就是揭破这秘密的关键。”
  王大小姐道:“大宝塔是个地名?”
  老山东道:“大宝塔是座宝塔。”
  王大小姐道:“在什么地方?”
  老山东道:“就在山神庙后面。”
  王大小姐道:“山神庙在哪里?”
  老山东道:“就在大宝塔前面。”
  王大小姐道:“你能不能说清楚点?”
  老山东道:“不能。”
  王大小姐道:“为什么?”
  老山东把碗里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后,才叹了口气,道:“因为那地方是个去不得的地方。”
  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慢慢地接着道:“据说到那里去的人,从来也没有一个人还能活着回来的。”
  王大小姐笑了,笑得却有些勉强,道:“那地方难道有鬼?”
  老山东道:“不知道。”
  王大小姐道:“你没有去过?”
  老山东道:“就因为我没有去过,所以我现在还活着。”
  他说得很认真,并不像是开玩笑。
  王大小姐看着邓定侯。
  邓定侯沉思着,道:“这么样看来,大宝塔本身一定就有很多秘密,所以……”
  王大小姐道:“所以我们更非去不可。”
  邓定侯也笑了笑,笑得也很勉强,他想得比王大小姐更多。
  ——说不定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圈套,要他们去自投罗网。
  但他们还是非去不可。
  邓定侯道:“既然有大宝塔这么样一个地方,我们总能找得到的。”
  王大小姐跳起来,道:“我们现在就找。”
  邓定侯道:“现在不能去。”
  王大小姐不解道:“为什么?”
  邓定侯道:“我们现在就去,若是被饿虎岗的人发现了,岂非打草惊蛇。”
  老山东立刻道:“说得有道理。”
  王大小姐道:“难道我们就这么干坐着,等天黑?”
  老山东笑道:“我也绝不会让你们干坐着的。”

×      ×      ×

  天已黑了。
  邓定侯臂上的伤口,已被重新包扎了起来,他正默默地用一块干布,在擦着一袋铁莲子。
  他擦得很慢,很仔细,每一颗铁莲子,都被他擦得发出了亮光。
  他成名的武器,就是他的双拳,江湖中几乎已没有人知道他还会暗器。
  这袋铁莲子,他的确已有很久很久都没有动过了。
  有一次他的铁莲子击出,非但没有打倒他要打的人,却从对方的刀锋上反弹出去,误伤了一个在旁边观战的朋友。
  自从那次之后,他就不愿再用暗器。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用。
  ——一个人为什么总是被环境逼迫,做一些他本来不愿做的事?
  邓定侯叹了口气,把最后一颗铁莲子放入他的革囊里,把革囊盘在腰畔。
  王大小姐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他,这时才问道:“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邓定侯点点头,又喝了口酒。
  酒虽然会令人反应迟钝、判断错误,却可以给人勇气。
  世界上的事,本就大多是这样子的,有好的一面,必定也有坏的一面。
  你若能常常往好的一面去想,你才能活得愉快些。
  王大小姐也喝了口酒,站起来,对老山东笑了笑,道:“谢谢你的酒,也谢谢你的烧鸡和馒头。”
  老山东抬起头,瞪着眼睛,看了她很久,忽然道:“你决心要去?”
  王大小姐道:“我是非去不可。”
  老山东道:“就算明知道去了回不来,你也是非去不可吗?”
  王大小姐又笑了笑,道:“能不能回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去,该不该去?”
  老山东长长叹了口气,道:“说得好,好极了。”
  他转过头,盯着邓定侯,道:“看样子你一定也是非去不可的了?”
  邓定侯笑笑。
  老山东道:“只要你觉得应该去做的事,你就非去不可?”
  邓定侯又笑笑,道:“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去,因为我也怕死,怕得很厉害,可是假如不去,以后的日子一定比死还可怕。”
  老山东道:“好,说得好。”
  他忽然站起来,道:“我们走吧。”
  邓定侯怔了怔,道:“我们?”
  老山东也笑了笑,道:“我若不带路,你们怎么去?”
  王大小姐道:“你难道不能告诉我们路,让我们自己去?”
  老山东道:“不能。”
  王大小姐道:“为什么不能?”
  老山东道:“因为我想去。”
  王大小姐道:“你自己刚才还说过,去了就很难活着回来。”
  老山东道:“我说过之后,你们还是要去,你们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
  王大小姐道:“我们去是有理由的。”
  老山东道:“我也是有理由,我想去看热闹。”
  王大小姐苦笑道:“这理由不够好。”
  老山东道:“对我来说,却已足够了。”
  他微笑着,又道:“你们还年青,一个正是花一样的年华,前程如锦;一个又正在得意的时候,不但名满天下,而且有钱有势。我呢?我有什么?”
  王大小姐道:“你……你……”
  老山东不让她说话,抢着又道:“我已是个老头子,半截已入了土,我既没有妻子儿女,也没有田地财产,每天晚上都喝得半死不活的,活着又跟死了有什么区别?你们能为朋友去拼命,为江湖道义出力,我为什么不能?”
  他越说越激动,连颈子都粗了。
  老山东道:“你们就算没有拿我当朋友,可是我喜欢你们,喜欢小马,喜欢丁喜,所以我也非去不可。”
  王大小姐看看邓定侯。
  邓定侯又喝了口酒,道:“我们走吧。”
  王大小姐道:“我们?”
  邓定侯道:“我们的意思,就是我们三个人。”

×      ×      ×

  风从远山吹过来,远山又已被黑暗笼罩。
  他们三个人走出去,老山东挺着胸膛,走在最前面。
  他走出去后,就没有再回头。
  王大小姐道:“你不把门锁上?”
  老山东大笑,道:“你们连死活都不在乎,我还在乎这么样一个破馒头店?”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上一篇:第十一章 魔索
下一篇:第十三章 断塔断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