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十二章 大宝塔
2019-08-01 17:23:2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四)

  远山在黑暗中看来更遥远,但是他们毕竟已走到了,在山峦的怀抱里,风的声音由尖锐变为低沉,就像是风也学会了叹息。
  为谁叹息?
  是不是为了人类的残酷和愚昧?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总是要互相欺骗,互相陷害,互相杀戮呢?
  镇上寥落的灯光,现在看起来甚至已比刚才黑暗中的远山更遥远。
  甚至比星光更远。
  淡淡的星光下,已隐约可以看见山坡上有座小小的庙宇。
  邓定侯压低了声音,问道:“那就是山神庙?”
  老山东道:“嗯。”
  邓定侯道:“大宝塔就在山神庙后面?”
  老山东道:“嗯。”
  王大小姐抢着道:“可是我怎么连宝塔的影子都看不见?”
  老山东道:“那也许只因为你的眼睛不大好。”
  王大小姐道:“你的眼睛好,你看见了?”
  老山东道:“嗯。”
  王大小姐又问道:“在哪里?”
  老山东随随便便地伸手往前面一指。
  他指着的是个黑黝黝的影子,比山神庙高些,从下面看过去,还有一截露在山神庙的屋脊上,平平的、方方的一截,看来就像是一块很大的山崖,又像是座很高的平台。
  你无论说这黑影像什么都行,但它却绝不像是一座大宝塔。
  王大小姐道:“你说这就是大宝塔?”
  老山东道:“嗯。”
  王大小姐道:“大大小小的宝塔我倒也见过几座,可是这么样一座宝塔……”
  老山东忽然打断了她的话,道:“我并没有说这是一座宝塔。”
  王大小姐道:“你没有说过?”
  老山东道:“这根本不是一座宝塔。”
  他说话好像已变得有点颠三倒四,就连邓定侯都忍不住问道:“这究竟是什么?”
  老山东道:“是半座宝塔。”
  邓定侯怔了怔,道:“怎么?宝塔也有半座的?”
  老山东道:“烧鸡有半只的,馒头有半个的,宝塔为什么不能有半座的?”
  王大小姐又抢着道:“烧鸡馒头都有一个的,那只因另外的一半已被人吃下肚子里。”
  老山东道:“不错。”
  王大小姐道:“另外的一半宝塔呢?”
  老山东道:“倒了。”
  王大小姐道:“怎么会倒的?”
  老山东道:“因为它太高。”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光,又道:“宝塔跟人一样,人爬得太高,岂非也一样比较容易倒下去?”
  邓定侯没有再问,心里却在叹息,这句话中的深意,也许没有人能比他了解得更多。
  了解得越多,话也就说得越少了。
  老山东道:“这宝塔本来有十三层的,听说花了七八年的功夫才盖好。”
  王大小姐道:“现在呢?”
  老山东道:“现在已只剩下六层了。”
  他目光闪动着,忽又接着道:“上面七层宝塔倒下来的时候,下面正在有很多人在拜祭的。”
  王大小姐动容道:“那么宝塔倒下,岂非压死了很多人?”
  老山东道:“据说也不太多,只有十三个。”
  王大小姐的手已冰冷。
  老山东淡淡道:“一个人若是死得很冤枉,阴魂总是不散的,所以这十三个人,就是十三条鬼魂。”
  一阵风吹过,王大小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王大小姐道:“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老山东道:“能。”
  这个字说出来,断塔上忽然亮起了一点灯光,阴森森的灯光,就像是鬼火。
  王大小姐屏住了气,问老山东道:“那上面怎么会忽然有人了?”
  老山东道:“你怎么知道那一定是人?”
  王大小姐瞪着他,道:“你答应我不再说的了。”
  老山东笑了笑,道:“我说了什么?”
  王大小姐咬住嘴唇,顿了顿脚,道:“不管那是人是鬼,我都要上去看看。”
  她已经准备冲上去,邓定侯却一把拉住了她,道:“你用不着去看,我保证那一定是人,只不过,人有时候比鬼还可怕。”
  想到那个人的阴狠恶毒,王大小姐又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她实在也有点害怕:“但是我们若连看都不敢看,又何必来呢?”
  邓定侯道:“我们当然要去看看的。”
  王大小姐道:“我们三个人一起去?”
  邓定侯摇摇头,道:“我一个人过去看,你们两个人在这里看。”
  王大小姐几乎要叫出来了,道:“这里有什么好看的?”
  邓定侯解释道:“你们可以在这里替我把风,假如我失了手,你们至少还可以做我的接应。”
  王大小姐道:“可是我……”
  邓定侯打断她的话,道:“三个人的目标是不是比一个人大?”
  王大小姐只有承认。
  邓定侯道:“你总不至于希望我们三个人同时被发现,一起栽在这里吧?”
  王大小姐只有闭上了嘴,闭上嘴的时候,她当然又开始在咬唇。
  老山东道:“山神庙后面有棵银杏树,这树离宝塔已不远,我们可以躲在那里替你把风。”
  王大小姐这时忽然又开了口,道:“却不知树上有杏子没有?”
  老山东道:“你现在想吃杏子?”
  王大小姐道:“我不想吃,我只不过想用它来塞住你的嘴。”

  (五)

  宝塔虽然已只剩下六层,却还是很高,走得越近,越觉得它高。
  有很多人也是这样子的,你一定要接近他,才能知道他的伟大。
  他若是站在宝塔往下面看,是什么都看不见的,甚至连一点儿灯光都看不见了。
  巨大的山峦阴影,正投落在这里,除了这一点灯光外,四面一片黑暗。风声更低沉。
  除了这低沉如叹息的风声外,四面也完全没有别的声音了。
  邓定侯的动作很轻,他相信就算是一只狸猫,行动时也未必能比他更轻巧。
  黑暗又掩住了他的身形,他也相信塔上的不管是人是鬼,都不会发现他的。
  但是偏偏就在这时候,塔上已有个人在冷冷道:“很好,你居然准时来了。”
  邓定侯一惊,还拿不准这人究竟是在跟谁说话。
  这人却又接着道:“你既然已来了,为什么还不上来?”
  邓定侯叹了口气,这次他总算已弄清楚,这人说话的对象就是他。
  看来他的动作虽然比狸猫更轻,这人的感觉却比猎狗还灵。
  他挺起了胸膛,握紧了双拳,尽量使自己的声音镇定:“我既然已来了,当然要上去的。”

×      ×      ×

  每一层塔外,都有飞檐斜出,以邓定侯的轻功,要一层层的飞跃上去并不难。
  但是他却宁可走楼梯。
  他不愿在向上飞跃时,忽然看见一把刀从黑暗中伸出来。
  他也不想被人凌空一脚踢下,像是条土狗一样摔死在这里。
  他宁可走楼梯。
  不管塔里的楼梯有多窄,多么黑暗,他还是宁可走楼梯的。
  就算塔里面也有埋伏,他也宁可走楼梯。
  只要能让自己的脚踏在地上,他心里总是踏实些。
  他一步步地走,宁可走得慢些,这也总比永远到不了的好。
  塔里面既没有埋伏,也没有人。
  四面窗户上糊着的纸已残破了,被风吹得“叹落,叹落”的响。
  越走到上面,风越大,声音越响,邓定侯的心也跳得越快。
  塔里面没有埋伏,是不是因为所有的力量都已集中塔顶上?
  既然明知他一上到塔顶,就已再也下不来,又何必多费事?
  邓定侯的手很冷,手心捏着把冷汗,甚至连鼻尖都冒出了汗。
  这倒并不是完全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紧张。
  凶手究竟是谁?
  奸细究竟是谁?
  这谜底立刻就要揭晓了,到了这种时候,有谁能不紧张?

×      ×      ×

  塔顶上当然有人。
  一盏灯,两个人。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下一篇:第十三章 断塔断魂
上一篇:
第十一章 魔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