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四章 王大小姐
 
2019-08-01 17:10:1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她就是霸王枪?
  这杆枪长约一丈三尺余,至少比她的人要高出一倍多。
  这杆枪重七十三斤余,也远比她的人重。她真的就是霸王枪?
  金枪徐不信,丁喜不信,邓定侯也不信,无论谁都不会相信。
  但是他们又不能不相信。
  金枪徐试探着问:“姑娘贵姓?”
  “姓王。”
  “芳名?”
  “王大小姐。”
  金枪徐笑了笑,道:“这当然不是你的真名字。”
  喝酒的女孩子板着脸道:“你用不着知道我的名字,你只要记住‘霸王枪王大小姐’这七个字就行了。”
  金枪徐道:“这七个字倒很容易记得住。”
  王大小姐道:“就算你现在还记不住,以后也一定会记住的。”
  金枪徐道:“哦?”
  王大小姐冷冷道:“你身上多了个伤口后,就一定永远也忘不了。”
  金枪徐大笑,道:“你约战比枪,莫非就要我记住这七个字?”
  王大小姐道:“不但要你记住,也要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霸王枪并没有绝后。”
  金枪徐道:“王老爷子呢?”
  王大小姐咬着嘴唇,脸色更苍白,过了很久,才大声道:“我爸爸已经死了,他老人家虽然没有儿子,却还有个女儿。”
  她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呐喊。
  也许这句话并不是说给屋子里的人听的,她呐喊,只是她生怕她远在天上的父亲听不见。
  ——女儿并不比儿子差。
  这件事她一定要证明给她父亲看。

×      ×      ×

  “一枪擎天”王万武真的死了?
  像那么样一个比石头还硬朗的人,怎么会忽然就死了?
  邓定侯在心里叹息,忍不住道:“令尊一向身体康健,怎么会忽然仙去?”
  王大小姐瞪眼道:“你管不着。”
  邓定侯勉强笑道:“在下邓定侯,也可算是令尊的老朋友。”
  王大小姐道:“我知道你认得他,但你却不是他的朋友,他死的时候已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美丽的眼睛里,忽然涌出了泪光,心里仿佛隐藏着无数不能对人诉说的委曲和悲伤。这是为什么?
  是不是因为她父亲死得并不平静?
  丁喜忽然道:“王老爷子去世后,姑娘想必一定急着要扬名立威,所以才找上徐三爷的?”
  王大小姐又咬了咬嘴唇,忍住眼泪,道:“我要找的不止他一个。”
  丁喜道:“哦?”
  王大小姐道:“从这里开始,往前面去,每个使枪的人我都要会一会。”
  丁喜笑了笑道:“若是姑娘在这里就已败了呢?”
  王大小姐连想都不想,立刻大声道:“那么我就死在这里。”
  丁喜淡淡道:“为了这一点儿虚名,大小姐就不惜用生命来拼,这也未免做得太过份了吧。”
  王大小姐瞪起眼睛,怒道:“我高兴这么做,你管不着!”
  她忽然扭转身,抄起了桌上的霸王枪。
  她的手指纤纤,柔若无骨。
  可是这杆七十三斤重的霸王枪,竟被她一伸手就抄了起来。
  她抄枪的动作不但干净利落,而且姿势优美。
  金枪徐脱口道:“好!”
  王大小姐道:“走!”
  她的腰轻轻一扭,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
  金枪徐看着她窜到外面的院子里,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
  丁喜道:“你看她的身手如何?”
  金枪徐道:“很好。”
  丁喜道:“你没有把握胜她?”
  金枪徐又叹了口气,道:“我只不过有点儿后悔。”
  丁喜道:“后悔什么?”
  金枪徐淡淡道:“我本不该着急料理后事的。”

×      ×      ×

  院子里阳光灿烂。
  他们走出去,别的人当然也全都跟着出去。屋子里已只剩下四个人。
  小马还是痴痴地坐在那里,痴痴地看着。
  那喝茶的女孩子垂着头,红着脸,竟似也忘了这世上还有别人存在。
  邓定侯在门后拉着丁喜的手,道:“王老头的脾气虽坏,人却不坏。”
  丁喜道:“我知道。”
  邓定侯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朋友,老朋友。”
  丁喜道:“我知道。”
  邓定侯道:“所以……”
  丁喜道:“所以你不能看着他的女儿死在这里。”
  邓定侯点点头,长叹道:“可惜这位王大小姐却绝不是金枪徐的对手。”
  丁喜道:“哦?”
  邓定侯道:“我知道金枪徐的功夫,的确是经验丰富,火候老到。”
  丁喜道:“王大小姐好像也不弱。”
  邓定侯道:“可惜她太嫩。”
  丁喜道:“难道你认为她败了真的要会死?”
  邓定侯道:“我也很了解王老头的脾气,这位王大小姐看来也正跟她老子一模一样。”
  丁喜笑了笑道:“我明白了。”
  邓定侯道:“明白了什么?”
  丁喜道:“你是想助她一臂之力,金枪徐再强,当然还是比不上神拳小诸葛。”
  邓定侯苦笑道:“这是正大光明的比武较技,局外人怎么能插手?何况,看来这位王大小姐的脾气,一定是宁死也不愿别人帮她忙的。”
  丁喜道:“那么你是想在暗中帮她的忙,在暗中给金枪徐吃点苦头?”
  邓定侯叹道:“我也不能这么做,因为……”
  丁喜道:“因为一个人有了你这样的身份和地位,无论做什么事都得特别谨慎小心,绝不能让别人说闲话。”
  邓定侯道:“我的确有这意思,因为……”
  丁喜又打断了他的话,道:“因为我只不过是个小强盗,无论多卑鄙下流的事都可以做。”
  邓定侯道:“不管你怎么说,只要你肯帮我这次忙,我一定也会帮你一次忙。”
  丁喜看着他,脸上还是带着那种独特的、讨人喜欢的微笑,缓缓道:“我只希望你能够明白两件事。”
  邓定侯道:“你说。”
  丁喜微笑道:“第一,假如我要去做一件事,我从来也不想别人报答;第二,我虽然是个强盗,却也有很多事不肯做的,就算砍下我脑袋来,我也绝不去做。”
  他微笑着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走入灿烂的阳光下。
  邓定侯怔在那里,怔了很久,仿佛还在回味着丁喜刚才说的那些话。
  他忽然发现他那些大英雄、大镖客的朋友,实在有很多都比不上这小强盗。

  (二)

  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喝茶的女孩子抬起头,四面看了看忽然站起来,很快的走到小马面前,叫了声:“小马。”
  她叫得那么自然,就像在千千万万年前就已认得小马这个人,就好像已将这两字呼唤过千千万万次。
  小马也没有觉得吃惊。
  一位陌生的女孩子忽然走过来,叫他的名字,在他感觉中竟好像也是很自然的事。
  在这一瞬间,他们谁也没有觉得对方是个陌生人。
  喝茶的女孩子道:“我听别人都叫你小马,所以我也叫你小马。”
  小马凝视着她,道:“我叫马真,你呢?”
  喝茶的女孩子道:“我叫杜若琳,以前我哥哥总叫我小琳,你也可以叫我小琳。”
  她的胆子一向很小,一向很害羞,从来也不敢在男人面前抬起头。
  可是现在她居然也在凝视着小马。
  情感本是件奇妙的事,世上本就有许多无法解释的奇妙感情。
  这种感情本就是任何人都无法了解的。有时甚至连自己都不能。
  “小琳……小琳……小琳……”
  小马轻轻地呼唤着,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她纤弱的指尖在他强壮的手掌里轻轻颤抖,可是她并没有抽回她的手,
  小马的人就像是在梦中,声音也很像是在梦中来的。
  “我一直是个很孤独的人,没有认得你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朋友。”
  “我本来也有一个朋友。”
  “谁?”
  “王盛兰。”小琳道:“她不但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姐妹,有时我甚至会把她当作我的母亲,这些年来,若不是她照顾我,也许我已经……”
  小马没有让她说下去,轻轻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的确明白,没有人能比他明白。
  因为他和丁喜的感情,也正如她们一样,几乎完全一样。
  小琳道:“所以我想求你替我做一件事。”
  小马道:“你说。”
  小琳道:“我要你替我去救她。”
  小马道:“救你的朋友?”
  小琳点点头,道:“别人都说她绝不是金枪徐的对手,可是她绝不能败。”
  小马道:“你要我帮她击败金枪徐。”
  小琳道:“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我只希望你能为我做到这件事。”
  她已握紧了小马的手。
  “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的。”

×      ×      ×

  现在他们已走出去。
  这里本是个充满了欢乐的地方,现在却忽然变得说不出的空洞寂寞。
  人世间本就没有永恒不变的事,更没有永恒的欢乐。
  红杏花慢慢地从后面出来,用一双洞悉人生的眼睛目送着他们走出去,叹息着喃喃自语:“我就知道你们只要一见面,就会互相纠缠,自寻烦恼的,我早就知道……”

×      ×      ×

  有些人就像是钉子和磁铁,只要一遇见,就会粘在一起。
  小马和小琳是这样子。
  丁喜和王小姐呢?
  红杏花叹息着又道:“小马这样子已经够糟了,可是丁喜以后只怕还要更糟,我实在不应该让他们见面的,我早就知道……”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上一篇:第三章 饿虎岗
下一篇:第五章 奇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