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霸王枪 正文

第九章 百里长青
 
2019-08-01 17:19:5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马车还在外面等着,赶车的人却已不见了。
  丁喜跳上前座,抽出了插在旁边的马鞭,邓定侯也只有让他坐在前面了。
  他知道丁喜一定会赶马车,却想不到丁喜赶起车来,就好像孩子急着撒尿一样。
  车马飞驰,直奔城外。“我们现在要到哪里去?”
  “找个地方睡觉去。”
  “城外有地方睡觉?”
  “这辆马车里,可以睡得下两个人。”
  邓定侯叹了口气,就不再说话了。有些人好像生来就有本事叫别人跟着他走,丁喜就是这种人。
  假如他遇见了这种人,你也只有同他睡在马车上。
  出城之后车马走得更快。丁喜板着脸,邓定侯也只有闭着眼,两个人都显得心事重重。
  谁知丁喜反而先问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邓定侯笑了笑,道:“我在想……”
  丁喜道:“想什么?”
  邓定侯道:“据说黑道上也有很多人组织成一个联盟,为的就是要对付开花五犬旗。”
  丁喜道:“不错。”
  邓定侯道:“自从岳麟死了后,他们当然更要加紧行动了。”
  丁喜道:“不错。”
  邓定侯道:“这个黑道联盟,若是真的跟我们火拼起来,一定天下大乱。”
  丁喜道:“鹬蚌相争,得利的只有渔翁。”
  邓定侯道:“可是要做渔翁,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丁喜道:“不错。”
  邓定侯道:“你认为谁够资格做这个渔翁?”
  丁喜道:“青龙会。”
  邓定侯叹了口气,道:“只有青龙会?”
  丁喜目光闪动,道:“你是不是想说,也只有百里长青够资格点起这场大火?”
  邓定侯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却叹息着道:“看来这的确是场大火,每个人都要被烧得焦头烂额,除非……”
  丁喜插嘴道:“除非我们能先查出那个天才的凶手是谁?”
  邓定侯点点头,道:“我总认为杀死王老头的凶手,也就是杀死万通和岳麟的凶手。”
  丁喜道:“所以出卖你们的奸细也一定是他。”
  邓定侯道:“王老头的死,一定跟这件事有密切的关系,他坚决不肯参加我们的联营镖局,也一定有很特别的原因。”
  丁喜道:“这是你的想法,不是我的。”
  邓定侯道:“你怎么想?”
  丁喜淡淡道:“我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随便怎么样想都没有关系的。”
  邓定侯道:“有关系。”
  丁喜道:“哦?”
  邓定侯盯着他,道:“因为我看得出你心里一定是隐藏着很多秘密,你若不肯说出来,这件事只怕就永远不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他的眼睛好像也变成了两把锥子。
  丁喜笑了。
  不是那种锥子般的笑,是那种亲切而讨人喜欢的笑。
  ——锥子碰锥子,就难免会碰出火花来。
  ——但是像他这种讨人喜欢的微笑,就连锥子也刺不下去。
  邓定侯也笑了,忽然改变话题,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最可爱的是什么地方?”
  丁喜摇摇头。
  邓定侯道:“是你的眼睛。”
  丁喜在揉眼睛。
  邓定侯又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为什么是最可爱的?”
  丁喜道:“你说为什么?”
  邓定侯道:“因为你的眼睛不会说谎,只要你一说谎,你的眼神就会变得很特别、很奇怪。”
  丁喜道:“你看见过?”
  邓定侯道:“我看见过三四次。”
  丁喜道:“哦。”
  邓定侯道:“只要你一提起王大小姐,你的眼睛就变成那样子。”
  丁喜道:“哦。”
  邓定侯道:“你看见她画的那片青色山岗时,眼神也是那样子的。”
  丁喜道:“因为我心里虽然喜欢她,嘴里却故意说讨厌,因为我明明知道那片青色山岗是什么地方,却故意说不知道。”
  邓定侯道:“一点儿也不错。”
  丁喜又笑了。
  邓定侯道:“还有,你发现别人在骗你时,眼睛也会变得很奇怪。”
  丁喜道:“你看见过?”
  邓定侯道:“看见过两次。”
  丁喜道:“哪两次。”
  邓定侯道:“苏小波走的时候,你就用那种眼色来看着他。”
  丁喜道:“你认为我是在怀疑他了?”
  邓定侯道:“也许他才真正是饿虎岗的奸细,万通只不过是受了他的利用而已,所以后来才会杀了灭口,岳麟发现了他的秘密,才会把他关在那地窖里。你虽然救了他,可是当他回到饿虎岗之后,还是不会说老实话的。”
  丁喜终于叹了口气,道:“他说起谎来,的确可以把死人骗活,活人骗死。”
  邓定侯道:“所以我不懂。”
  丁喜道:“什么事你不懂?”
  邓定侯道:“你明明已经在怀疑他,为什么还要把他放走?”
  丁喜道:“你说呢?”
  邓定侯道:“是不是因为你想从他身上,找出那个天才凶手来?因为他本来就是条活线索。”
  丁喜又叹了口气,道:“我心里想的事,你好像比我自己还清楚。”
  邓定侯笑了笑,道:“还有一次我看见你那种眼色,是在杏花村,在小马养伤的屋子里。”
  丁喜道:“难道我当时也用那种眼色看他的?”
  邓定侯点点头,道:“那时候你一定就已看出他有点不对了。”
  丁喜道:“因为他忽然变得太老实,居然肯规规矩矩地躺在那里。”
  邓定侯笑道:“而且他跟我们聊了半天,居然连一句‘他妈的’都没有说。”
  丁喜叹息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若是忽然变了性,多多少少总会有点毛病的。”
  邓定侯道:“你发现他已经跟杜若琳私奔了,虽然生气,却一点也不着急。”
  丁喜板起脸,冷冷道:“这是他自己心甘情愿这样的,我为什么要着急?”
  邓定侯道:“你看见王大小姐时,居然也没有提起这件事。”
  丁喜道:“她既然不提,我为什么要提?”
  邓定侯道:“她的确应该问问你的,你也该问问她,可是你们都没有提起这件事,这是为什么?”
  丁喜忽然冷笑道:“她没有问,也许只因为她根本就不必问。”
  邓定侯道:“因为小马就在她那里?”
  丁喜道:“哼。”
  邓定侯道:“因为他脾气虽然大,心肠却很软,王大小姐若要杜若琳去找他帮忙,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丁喜道:“既然他自己愿意去做傻瓜,我又何必去管闲事。”
  邓定侯笑了笑,道:“总要有几个人去做傻瓜,假如天下全是聪明人,这世界岂非更无趣?”
  丁喜笑道:“只可惜这年头真正的傻瓜已经越来越少了。”
  邓定侯笑道:“至少我就不能说我自己傻。”
  丁喜道:“你不傻,那位王大小姐也不傻。”
  邓定侯道:“哦。”
  丁喜道:“我当然知道那片青色山岗是什么地方,你看得出我在说谎,她又何尝看不出?”
  邓定侯道:“但是她并没有再追问。”
  丁喜道:“因为她根本就不必问。”
  邓定侯道:“为什么?”
  丁喜道:“因为她早就知道那地方了。”
  邓定侯微笑道:“因为你虽然不告诉她,小马也一定会告诉她。”
  丁喜道:“哼。”
  邓定侯道:“就算小马真的是个傻瓜,也应该看得出那地方就是饿虎岗。”
  丁喜忽然扬起手,一鞭子抽在马股上。
  他实在想重重地打小马一顿屁股,竟将这匹拉车的马,当做了小马。

相关热词搜索:霸王枪

上一篇:第八章 天才凶手
下一篇:第十章 解不开的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