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
2020-04-24 21:16:2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烟雾迷漫。
  丁刚看见那个害羞的漂亮小伙子,好像已经有点忍受不了的样子,忍不住要哼哼。
  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吃辣椒。
  难道他也不是唐家的人?奇怪的是,他刚刚一开始咳嗽,这个烟瘾奇大的老头子立刻就放下了旱烟,而且用大拇指蘸了点口水,把烟斗里的火也按灭了。
  漂亮的小伙子看着他一笑,道:“谢谢。”
  他说话也是轻言细语,而且是一口纯粹的京片子,丝毫不带川音。
  他掏出块雪白的丝巾,擦了擦手。
  他的手修长柔软,动作更是温柔如处子。
  丁刚看着他,几乎看呆了。
  丁刚并不是那种对男人也有兴趣的男人。
  可是看见这么样一个美男子,连他都有点心动。
  这漂亮小伙子居然也看着他笑了笑,道:“我看得出你也不吃辣的,刚才一定没有吃饱。”
  丁刚既不敢承认,又不能否认。
  漂亮的小伙子道:“我请朱掌柜炒几样不辣的菜来,你们先在这里慢慢的吃,等我先跟他们说几句话,再来陪你们好不好?”
  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态度是那么诚恳,对一个陌生的人,也这么体贴。
  丁刚怎么能拒绝?
  掌柜已经叫人去准备不辣的菜了,但这漂亮的小伙子忽然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真不懂,为什么我们每天都有人做错事呢?”
  这句话他说得还是同样温柔,可是朱掌柜听了,脸上立刻有了恐惧之色。
  胡跛子额上的汗珠也更大更多了。
  这漂亮小伙子看着朱掌柜,道:“那天赵无忌出门之后,是往那边走的?”
  朱掌柜道:“往右边走的。”
  漂亮小伙子道:“你右边一共还有几家店面?”
  朱掌柜怔了怔,道:“这个我没有算过。”
  漂亮的小伙子道:“我算过。”
  他连想都没有想:“你右首第一家是杂货店,第二家是当铺,第三家是卖古玩字画的……”
  他一路说下去,一直说到:“最后一家是棺材店,大小一共是一百二十六家店面。”
  朱掌柜面上也冒汗了。
  他到本地,已经有一年多了,这小伙子才来了两天,对本地的事,却已比他更清楚。
  漂亮小伙子又道:“那天赵无忌走出寿尔康的时候,午时才过,每一家店面都是开着的,每一家店里都有人,你有没有问过他们?”
  朱掌柜用袖子擦着额上的汗,道:“没有。”
  漂亮小伙子道:“我问过。”
  他慢慢的接着道:“赵无忌走到第十八家胭脂铺的时候,已经快要倒下去了,那胭脂铺的老板娘亲眼看见的,她常常坐在柜台后面看外面的男人,因为她的丈夫另外还有三个小老婆。”
  连这种事他居然也调查得很清楚,朱掌柜又吃惊,又佩服。
  漂亮小伙子又道:“那时候正是春天,好像每个人都不愿死在春天里,所以那一阵子棺材店的生意很不好,伙计和木匠都在店里玩纸牌,有个小木匠输光了,正站在门口生闷气,正好看见赵无忌从门口走过去。”
  ——那个小木匠姓于,那天一共输了三钱五分银子。
  ——那天他们的店东正好出门,所以他们一吃过饭就开始玩牌。
  ——据那姓于的小木匠说,赵无忌一转过街角,就撞在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身材很高大,长得很凶猛,不但认得赵无忌,而且好像还是特地来找他的,立刻叫了辆马车,把赵无忌带走了。
  每一个细节,他都调查得很清楚,最后还下了两点结论:
  ——赵无忌确实中了我们一枚毒蒺藜,一走出寿尔康毒性就已发作。
  ——把他救走了的人,就是我们从川中一路钉下来的那个人。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
  ——中了唐家暗器的人,一个对时内必死无疑,赵无忌为什么还能到九华山去?为什么还没有死?

×      ×      ×

  说完了这些话,这漂亮小伙子就看着朱掌柜,等着他表示意见。
  朱掌柜却已听得满身冷汗,连丁刚和屠强都听呆了。
  他们本来一直觉得朱掌柜已经是个做事很仔细的人,但是现在和这漂亮的小伙子一比,朱掌柜就真的像是个猪八戒了。

  (二)

  不辣的菜已经摆了出来,这家辣椒店里,不辣的菜居然也炒得不错。
  可惜丁刚和屠强已经吃不下去,就是吃下去,也吃不出一点味道来。
  因为这时候朱掌柜已经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的去呕吐。
  他实在太害怕,怕得连苦水都已吐出来。
  抽旱烟的老头子迟疑着,终于道:“他的子女很多,家累很重,还有一个老母亲。”
  漂亮小伙子道:“我知道。”
  老头子道:“他虽然笨了一点,办事总算也已尽了心。”
  漂亮小伙子道:“我知道。”
  老头子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漂亮小伙子忽然说道:“小猴,你过来。”
  那瘦猴般的年轻人立刻走过来,必恭必敬的站在他面前。
  漂亮小伙子道:“贾六是不是这里的名人?”
  唐猴道:“是。”
  漂亮小伙子道:“如果他忽然失踪了,是不是有很多人要找他?”
  唐猴道:“是。”
  漂亮小伙子道:“你带他到这里来的时候,路上有没有被人看见?”
  唐猴道:“当然有。”
  贾六既然是名人,认得他的人当然不少。
  漂亮小伙子道:“除了用暗器外,你还能不能用别的法子杀他?”
  唐猴道:“能。”
  漂亮小伙子道:“那么你为什么一定要用本门的暗器?你是不是要让别人知道,本门已经有人到了这里?而且就在辣椒巷?”
  唐猴说不出话来了,一张瘦猴般的脸已因恐惧而扭曲。
  这漂亮小伙子根本没有说要对他们怎么样,他和朱掌柜已经怕得这么厉害。
  现在丁刚和屠强当然已知道,谁是这里真正的主宰了。
  他们本来连作梦都想不到是这漂亮小伙子。
  丁刚那颗本来已经在“动”的心,现在当然早已死了。
  漂亮小伙子却又对他笑了笑,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害怕?”
  丁刚摇头。
  漂亮小伙子道:“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微笑着又道:“我想你一定看不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丁刚承认。
  漂亮小伙子道:“以前有人曾经送了我十二个字评语:心狠手辣,翻脸无情,六亲不认。”
  他笑得居然很愉快,接道:“那个人实在很了解我,用这十二个字来形容我,真是好极了。”
  丁刚吃惊的看着他,怎么看都看不出这个人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可怕。
  漂亮小伙子道:“你不信?”
  丁刚摇头。
  漂亮小伙子笑道:“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信。”
  他忽然改变话题:“这些菜都不辣,两位为什么不多吃一点?”
  屠强道:“我们都吃饱了。”
  漂亮小伙子道:“真的吃饱了?”
  屠强道:“真的。”
  漂亮小伙子叹了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我总认为让一个人饿着肚子去死,是件很残忍的事,而且很失礼。”
  他轻轻的叹息着,忽然伸出三根手指,用指尖在屠强喉结上一点。
  丁刚立刻就听见了一声很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同时也看见屠强的眼珠突然弹出,呼吸突然停顿,整个人突然僵硬。
  然后,他就嗅到一阵令人作呕的臭气。
  漂亮的小伙子又在看着他微笑,道:“现在你信不信?”
  丁刚仿佛也已僵硬。
  他终于明白朱掌柜刚才为什么会呕吐,现在他也想吐。
  恐惧就像是双看不见的大手,把他的肠子和胃都揉成了一团。
  漂亮小伙子那三根修长柔软的手指,也已到了他的咽喉。
  他忽然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声吼叫道:“你是谁?”
  一个人明知自己免不了一死时,总希望知道自己是死在谁的手里。
  这是种很可笑的心理,愚蠢而可笑,可以让人笑得把胆汁、苦水、眼泪一起流出来。
  漂亮的小伙子道:“我就是唐玉。”

×      ×      ×

  唐玉!
  听见了这两个字,丁刚就从碎裂的咽喉中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好像觉得自己死得并不寃枉。
  一个人遇见了唐玉,当然要死在唐玉手里,那本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事。

  (三)

  唐玉又在用那块雪白的丝巾擦手,就好像一个谨慎的收藏家在擦拭一件精致的瓷器。
  他的手看来的确就像是件精致的瓷器,光润、柔软、脆弱。
  可是谁也猜不到他这双手在下一瞬间会戳断那个人的咽喉。
  唐猴忽然道:“你快动手吧,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我不怪你。”
  唐玉道:“你做错了什么事?我怎么连一点也想不起来?”
  唐猴吃惊的看着他,道:“你……”
  唐玉微笑道:“有些事我很快就会忘记,如果没有人提醒我,我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来。”
  唐猴的惊讶立刻就变作了欢喜。
  唐玉又问朱掌柜:“你记不记得你刚才做了什么事?”
  朱掌柜立刻摇头,道:“我不记得,连一点都不记得。”
  唐玉拍了拍胡跛子的肩,道:“至于你,你根本就没有错,我若是你,也会这么做的,因为我也不愿得罪张二公子,更不愿死在别人的剑下。”
  胡跛子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感激和尊敬。
  他杀的虽然是别人,却同样让朱掌柜和唐猴得到了永生难忘的敎训。
  现在他正需要人手,他们都是他的兄弟,随时都会为他去拼命。
  他做事的方法虽然很邪异奇特,却同样能达到目的,而且比任何别的方法都有效。
  唐玉对这些人表现出的尊敬显然很满意。
  尊敬的意思,通常就是服从和忠心。
  他需要别人对他忠心,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想取代他垂老的父亲成为唐家的宗主,还得从很多对他忠心的人头上爬过去。
  他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唐傲。
  唐傲太骄傲,骄傲得连争都不会跟他争。
  他真正担心的是另外一个人,想到了那个人,连他的心里都会觉得有点发冷。
  可是他偏偏又忍不住要去想!
  “如果唐缺在这里,他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怎么样对付赵无忌?”

×      ×      ×

  抽旱烟的老头子看着他,眼睛里好像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这老人一向不喜欢唐玉,却不能不赞同他做事的方法。
  因为唐玉做事的方法,几乎和唐缺是完全一样的。
  他记得有人说过:
  “唐玉的样子,就好像是个缩小了的唐缺,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正如唐紫檀和他的二哥一样。”
  唐紫檀就是这抽旱烟的老头,他的二哥就是名满江湖的唐二先生。
  老人心里在苦笑。
  他的确一直都在模仿他的二哥,可是他知道自己永远也比不上他二哥的。
  如果唐二先生在这里,唐玉就绝不敢这么样跋扈嚣张。
  老人心里虽然觉得自怜而悲伤,脸上却一点都没有露出来。
  他的脸永远都像是棺材板一样,所以他才叫做唐紫檀。
  做棺材用的木头,最好的一种就是紫檀。
  他不知道自己死了之后,是不是能有一口用紫檀木做的棺材。
  这问题他已在心里想过很多遍。

  (四)

  如果是唐二先生在抽旱烟,唐玉绝不会咳嗽的,就算真的要咳嗽,也会忍住。
  唐紫檀又点起了他的旱烟。
  他不愿得罪唐玉。
  一个六亲不认,翻脸无情的人,谁也不愿意得罪的。
  可是他也不愿让唐玉认为他真的是个完全不值得尊敬的老头子。
  一个垂暮的老人,在唐玉这种光芒四射的年轻人面前,心里总难免充满矛盾和悲哀。

×      ×      ×

  这次唐玉非但没有咳嗽,反而替他拿着纸煤,点着了烟。
  唐紫檀心里总算比较舒服一点。
  于是唐玉才开口:“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能确定赵无忌那天的确中了本门的暗器?”
  为了表示对这老人的尊重,这句话当然是问他的。
  唐紫檀道:“是的。”
  唐玉道:“可是我们也已经能确定,赵无忌没有死。”
  唐紫檀道:“不错。”
  唐玉道:“我们从川中一路钉下来的人,轻功极高,而且精通易容术,有时连身材的高矮都能改变,显然还精通软功中最难练的缩骨功。”
  唐紫檀道:“不错。”
  唐玉道:“这个人一定很好赌,虽然明知道我们在钉着他,还是要偷偷的溜去赌,而且是每赌必输,输得连盘纒都要去偷。”
  唐紫檀道:“像他这样的赌鬼的确少见得很。”
  唐玉道:“能完全具备他这些条件的赌鬼,好像只有一个。”
  唐紫檀眼睛亮了:“你说的是轩辕一光?”
  唐玉道:“不错,我说的就是他。”
  唐紫檀道:“这个人和我们有没有什么过节?”
  唐玉道:“没有过节,他到唐家堡去,只不过为了要替赵无忌找一个人。”
  唐紫檀道:“他要找的人是不是上官刃?”
  唐玉道:“是的。”
  唐紫檀道:“所以你认为那天救了赵无忌的人也是他。”
  唐玉道:“绝对就是他。”

×      ×      ×

  现在他们已经把第一个扣子扣紧了,扣上一个扣子的时候,也解开了一个结。
  现在他们准备解第二个结。
  唐玉提出了问题的关键:“这里既没有轩辕一光的朋友,也没有可以让他躲避的地方,他为什么要逃到这里来?”
  这问题看来很简单,其实却很费解。
  唐紫檀毕竟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立刻就说出了答案!
  “因为赵无忌在这里等他。”
  他又解释:“他是替赵无忌打听消息去的,当然要回来把结果告诉赵无忌,说不定他们本来就约好在这里见面。”
  唐玉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完全正确。”
  唐紫檀道:“反过来说,他既然到这里来了,赵无忌就一定在这里。”
  唐玉道:“完全正确。”
  唐紫檀道:“跛子今天遇见的那个人,样子虽然变了,但是也没有人能断定他并不是赵无忌!”
  胡跛子同意这一点。
  唐紫檀道:“如果他是赵无忌,就一定会想法子去和轩辕一光见面。”
  他想了想,又道:“反过来说,如果他们已经见面了,他就一定是赵无忌。”
  唐玉道:“完全正确。”
  唐紫檀道:“所以……”
  所以怎么样,他已接不下去。
  这是种非常精密的分析和推理,他日渐衰老的头脑,已不足应付这些问题。
  唐玉替他说下去:“所以我们只要能找到他,就能找到赵无忌。”
  唐紫檀道:“我们还能找得到他?”
  唐玉笑了笑,道:“就算我们找不到,他也会让我们找到的。”
  这一点唐紫檀就不懂了。
  唐玉道:“我故意让他把我们甩脱,就是为了要查出他到唐家堡去的真正目的,让他和赵无忌见面。”
  唐紫檀还是不懂:“为什么?”
  唐玉道:“因为他们见面后,赵无忌就会知道唐家已经有三个人钉着他到了这里。”
  唐紫檀道:“不错。”
  唐玉道:“你若是赵无忌,知道唐家已经有三个人到了大风堂的地盘里,你会不会再让这三个人活着回去?”
  唐紫檀道:“不会。”
  唐玉道:“他也不会,可是他如果想杀我们,就一定要先找到我们。”
  唐紫檀道:“他也未必一定能找到我们。”
  唐玉道:“所以他一定会用轩辕一光做鱼饵,来钓我们这三条大鱼。”
  唐紫檀恍然道:“所以我们就算找不到轩辕一光,他也会让我们找到的!”
  唐玉微笑道:“所以我们只要找到轩辕一光,就可以找到赵无忌!”

×      ×      ×

  现在第二个结也已解开了,第二个扣子也已扣紧。
  唐玉道:“在这种情况下,赵无忌一定会安排一个陷阱,让我们上钩的!”
  唐紫檀道:“不错。”
  唐玉道:“他一定会躲在黑暗中,等轩辕一光把我们引出来后,他就在暗中突击,只要能一击命中,先杀了我们一个人,剩下的两个,以他们的武功就可以应付裕如了。何况他们还可以找这里大风堂分舵的人做帮手。”
  唐紫檀冷笑,道:“这是他的如意算盘。”
  唐玉道:“对他来说,这算盘并没有打错,因为他绝不会想到我们已算出他在这里。”
  唐紫檀道:“这一点很重要。”
  唐玉道:“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完全不知道我们的虚实。”
  唐紫檀道:“他至少知道我们有三个人来了。”
  唐玉道:“但他却不知道这三个人是谁?也算不出我们的实力。”
  唐紫檀淡淡道:“他们当然更想不到唐玉也来了。”
  唐玉好像根本听不出他话中的讥讽,道:“我在川西那小客栈里,故意出手不中,非但让他逃走,还让他带走一枚毒蒺藜,就是为了要让他低估我们的实力,让他以为那种毒蒺藜已经是我们最厉害的暗器。”
  他微笑,慢慢的接着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若低估了我们,就是自找死路!”
  唐紫檀轻轻吐出口气,道:“所以这一战他们必败无疑。”
  唐玉道:“但是他们也并不是没有对他们有利的条件。”
  唐紫檀道:“什么条件?”
  唐玉道:“这里是大风堂的地盘,他们至少已占了地利。”
  唐紫檀承认。
  唐玉道:“他们对唐家的暗器,当然还有点顾虑,所以他们一定会找个对他们最有利的地方,来布下这个陷阱。”
  唐紫檀道:“什么样的地方才对他们最有利?”
  唐玉道:“第一,那地方一定要很空阔,让他们可以有闪避的余地。”
  唐紫檀道:“不错。”
  唐玉道:“第二,那地方一定要有很多可以让他们躲避的掩护。”
  他接着又解释道:“树木,就是种很好的掩护,如果树木浓密,暗器就很难命中。”
  唐紫檀道:“不错。”
  唐玉道:“第三,那地方一定要在他们的地盘里,他们就可以把那地方全都埋伏下他们自己的人,譬如说,那地方如果是个酒店,他们就可以把店里的掌柜和伙计全都换上大风堂的子弟。”
  唐紫檀道:“不错。”
  唐玉道:“可是凡事有其利必有其弊,他们这样做也有坏处。”
  唐紫檀又不懂了:“什么坏处?”
  唐玉道:“像这样的地方一定不会太多,如果我们能猜到他们选中的地方是那里,正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在那里布下埋伏。”
  朱掌柜忽然道:“我知道这么样一个地方。”
  唐玉微笑道:“我正在等着你说。”
  朱掌柜道:“城南有个狮子林,地方很空阔,树木很多,有个露天的酒馆,那地方的老板,正好是乔稳的老朋友。”
  他又说明:“乔稳就是大风堂留驻在这里的分舵主。”
  唐玉笑道:“对他们来说,这地方真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朱掌柜好像很想带罪立功,有所表现,所以显得很热心,很卖力,抢着问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样布置人手?”
  唐玉道:“我要先到那里去看看才能决定。”
  朱掌柜道:“什么时候去看?”
  唐玉道:“我想他们一定会选在明天黄昏前后发动这件事,所以我们也用不着太急。”
  他笑了笑又道:“从现在,到明天黄昏,还有差不多十个时辰,十个时辰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

×      ×      ×

  十个时辰的确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他们准备做些什么事?
  唐玉道:“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大风堂的心腹地区里正式行动,所以我们不动则已,一动就要惊人,要煞尽他们的锋芒锐气。”
  他那双本来很温柔妩媚的眼里,已变得刀锋般锐利。
  他淡淡的接着道:“这一次我们不但杀轩辕一光,杀赵无忌,杀乔稳,还要杀尽大风堂留驻在这里的人……”
  他一连说了四个“杀”字,脸上却又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这时候风更大了,夜空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
  唐玉声色不动,微笑着道:“这一次我们要把大风堂从这里连根拔掉!”

×      ×      ×

  这时候轩辕一光已经给了赵无忌一个很明确的回答。
  “不错,上官刃是在唐家堡。”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针锋相对
上一篇:
辣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