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着杀手
2020-04-25 00:25:3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唐玉在笑。
  无忌居然也在笑。
  唐玉笑得很开心,因为他本来就是真正很开心。
  无忌笑得居然也像是真的很开心。
  唐玉不笑了。
  他忽然问樊云山:“你看不看得出你们的赵公子在干什么?”
  樊云山道:“他好像是在笑。”
  唐玉道:“现在他怎么还能够笑得出来?”
  樊云山道:“我不知道。”
  唐玉叹了口气,道:“我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很聪明的人,别人也认为我很聪明,可是我也想不通他怎么能笑得出来。”
  无忌道:“我本来也不想笑的,可是我实在忍不住要笑。”
  唐玉道:“有什么事,让你觉得这么好笑?”
  无忌道:“有很多很多事。”
  唐玉道:“你能不能说一两件给我听听?”
  无忌道:“能。”
  唐玉道:“你说,我听。”
  无忌道:“我觉得很好笑的事,你未必会觉得好笑的。”
  唐玉道:“没关系。”
  无忌道:“你还是想听?”
  唐玉道:“嗯。”
  无忌道:“如果我说,有个明明已被人点住穴道,而且还被绳子绑住了的人,随时都可以站起来,你是不是会觉得很好笑?”
  唐玉道:“哈哈。”
  无忌道:“如果我说有个明明已被杀死了的人,随时都会从外面走进来,你是不是也会觉得很好笑?”
  唐玉道:“哈哈哈。”
  他发出的是笑声,可是他脸上那种温柔动人的笑容却不见了。
  无忌道:“我记得你说过,有些事情听起来虽然不好笑,可是你若亲眼看见,就会笑破肚子。”
  唐玉当然也记得那个笑话。
  无忌道:“有些事却刚好相反,听起来虽然很好笑,等你真的亲眼看见时,就笑不出来了。”
  他忽然站起来。
  他明明已被点住穴道,而且还被绳子绑住,可是他居然真的站了起来。
  唐玉亲眼看见他站了起来。
  唐玉笑不出了。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明明已被杀死的人走了进来。
  他看见了丁弃。

×      ×      ×

  从外面走进来的这个人居然是丁弃。
  那把刀的刀柄还在他腰上,刀锷下的那块血渍还是和刚才同样的明显。
  可是他却活生生的走了进来。
  无忌道:“你还没有死?”
  丁弃道:“我看起来,像不像是个死人?”
  他不像。
  他的脸色红润,容光焕发,看起来不但愉快,而且健康。
  无忌道:“那一刀没有把你杀死?”
  丁弃道:“那一刀,根本就是杀不死人的。”
  他忽然从腰上拔出了那把刀,刀锋立卽弹出,他再用手指一按,刀锋就缩了进去。
  无忌道:“原来这只不过是骗小孩子的把戏。”
  丁弃道:“可是这种把戏非但骗不倒小孩,连呆子都骗不到。”
  无忌道:“这种把戏,只能骗倒些什么人?”
  丁弃道:“只能骗聪明人,有时候越聪明的人反而越容易上当。”
  无忌在微笑,道:“原来聪明人也一样可以骗得倒的。”
  丁弃道:“而且要用笨把戏才骗得倒,有时候越笨反而越好。”

×      ×      ×

  其实这绝不是笨把戏。
  这是个完整的计划,复杂、周密、精巧。
  就算唐玉这样绝顶聪明的人,也要想过很久之后才能想通其中的巧妙。
  但是他居然还能保持镇静。
  这不仅因为他天生沉得住气,也因为他还有最后一着杀手没有使出来。
  他对缀在他荷包上的那两枚暗器绝对有信心。
  他相信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把那种暗器使出来,立卽就可以扭转局势,反败为胜,无论什么人遇到他那种暗器,都会变得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他绝对有把握。
  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有反应的——惊慌、愤怒、恐惧、轻蔑、辩白、争论、乞怜、讪笑、冲动。
  这些反应他完全都没有。
  就因为他没有反应,所以别人永远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下一步要做什么?
  这实在是个可怕的对手,但是无忌却决心要把他彻底摧毁。
  无忌看着他,微笑道:“也许你已经想到,我们这把戏中,只有一点关键是最重要的。”
  唐玉居然又笑了笑,道:“你说出来,我还是听。”
  无忌道:“其实,我早已知道你就是唐玉!”
  唐玉道:“哦?”
  无忌道:“你击倒胡跛子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只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有把握能确定!——”
  ——胡跛子的武功并不弱,你一出打就能把他击倒,只因为他认出了你是唐玉,他连做梦也想不到唐玉会出卖他。
  ——你出卖了胡跛子,带走了那小孩,只因为你要让我相信你绝对不是唐家的人。
  ——你要交我这个朋友,只因为你要找机会杀我。
  ——你说你到和风山庄去,为的是避仇,只不过是在掩饰你真正的目的。
  无忌道:“这计划本来的确很巧妙,只可惜其中还是有一点最大的漏洞。”
  唐玉道:“哦?”
  无忌道:“你能想到把那小孩带走,的确是很妙的一着,避仇也是种很好的借口,只可惜,你忘了谎话是一定会被揭穿的。”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一个人要做大事,就不该在这些小事上面说谎,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把那小孩带走,我还是会交你这个朋友,你来找我,也根本不必说是为了避仇,可惜你偏偏要自作聪明,反而弄巧成拙了。”
  唐玉沉默着,过了很久,居然也叹了口气,道:“一个人要做大事,就不该在小事上面说谎,这句话我一定会记住。”
  他忽然发现自己实在低估了赵无忌。
  那时候他总认为这些事非但无足轻重,而且和赵无忌完全无关。
  他实在想不到赵无忌居然连这种事都会去调查追究。
  那里还是大风堂的地盘,大风堂门下什么人都有,要调查这种事当然不难。
  无忌道:“如果你要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在骗你,就一定要从这些不关紧要的小地方去调查,才能查得出真象。”
  因为重要的关键处别人一定会计划得很周密,算准你绝对查不出什么来,他才会开始行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百里长堤,往往会因一点缺口而崩溃。
  无论多么小的疏忽,都可能造成致命的错误。
  无忌道:“我揭穿了你的谎话后,原来也不能断定你就是唐玉,可惜……”
  可惜唐玉又扮成了女装,扮得甚至比女人还像女人。
  只有练过“阴劲”的人,才会扮得这么逼真,因为他男性的特征已渐渐消失。
  唐玉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练的是阴劲?”
  无忌道:“因为,你曾经用阴劲杀了乔稳。”
  他淡淡的接着道:“这么多因素加起来,我若还不知道你就是唐玉,我就真的是个呆子了。”

  (二)

  破旧的财神庙,阴暗而潮湿,甚而还有种令人作呕的腐臭气。
  可是他们五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事。
  唐玉看来还是很镇定,又问道:“你既然已知道我就是唐玉,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找个机会杀了我?”
  无忌道:“因为你还有用。”
  唐玉道:“你要利用我查出这里的奸细是谁?”
  无忌道:“我还要利用你,把唐家潜伏在这里的人全都找出来。”
  现在他已经从唐玉的身上,找出了小狗子,王胖子,卖橘子的小贩,武夷春的堂倌。
  从这些人身上,他一定还可以找出更多别的人来。
  无忌道:“我们早已怀疑樊云山,但是我们不能确定。”
  所以他就和丁弃安排好圈套。
  无忌道:“真正的奸细,反而不会想要杀你灭口的,因为只有真正的奸细才知道你的身份和秘密。”
  他也算准了他们一定会乘这个机会杀了另外一个不是奸细的人,才好把奸细的罪名推到他的身上,让真正的奸细逍遥法外。
  所以他就安排了丁弃的“死”,而且一定要让唐玉相信丁弃真的死了。
  无忌道:“所以我除了在他左颈后那一击外,我还要再给他一刀。”
  不但这把“刀”是早已安排好的,丁弃的腰上当然也早已做了手脚。
  无忌道:“可是你若仔细去看,一定还是会看出破绽来。”
  唐玉道:“所以,当时你要赶快把我拉走。”
  无忌道:“我知道你对‘财神’一定更有兴趣,一定会跟我走的。”
  他把丁弃交给了樊云山,因为丁弃绝对可以制得住樊云山。
  无忌道:“我还有另外一件事交给丁弃去做,这件事也是个很重要的关键。”
  唐玉道:“什么事?”
  无忌道:“一个明明已经被点住穴道,而且被绳子绑住了的人,怎么会忽然就站了起来?”
  唐玉道:“因为绳子绑得不紧,穴道也没有真的被点死。”
  无忌道:“绳子是谁绑的?”
  唐玉道:“是樊云山。”
  无忌道:“穴道是谁点的?”
  唐玉道:“也是樊云山。”
  无忌道:“他为什么不把绳子绑紧?为什么不把穴道点死?”
  因为樊云山还不想死。
  他还要学道,还要炼丹,还希望能够长生不老,还要继续享受那种“神仙的乐趣”。
  无忌道:“其实这一点你也就早应该想到的,他既然可以出卖大风堂,为什么不能出卖你?”
  他问丁弃:“你是怎么打动他的?”
  丁弃道:“我只不过问他,是想继续学道炼丹?还是想死?”
  无忌道:“你一共就只是给他这两条路。”
  丁弃点头,说道:“他只有这两条路可走!”
  无忌道:“我想他一定考虑了很久,才能决定走那条路?”
  丁弃微笑,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已决定了。”

  (三)

  樊云山选的是那条路?就是最笨的人,也该想得出来。
  无忌道:“我看见樊云山来了,就知道他走的是那条路了。”
  因为他还活着,还可以炼丹学道。
  无忌道:“所以,我刚才故意让你拉住我的手,因为我一定要让他来点我的穴道。”
  那时候财神已经往唐玉扑过去,唐玉一定要放开无忌,去对付财神,只有樊云山“刚好有空”出手去点无忌的穴道。
  这计划中每一个细节都算得很准。
  无忌道:“樊云山既然已是我们的人,他调到这里来的当然也是我们的人,别人是绝对没有法子混进来的。”
  ——既然没有人能混进来,当然也没有人能来救唐玉。
  ——现在唐玉才真的是已经完全孤立了。
  无忌微笑道:“这件事做得连我自己都觉得很满意,你还有什么话说?”
  唐玉没有话说了。
  幸好他还有最后一着杀手!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散花天女
上一篇:
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