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天女
2020-04-25 00:27: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蜀中唐门,以独门毒药暗器威震天下!
  ——唐门子弟出来闯江湖,每个人身上,都带有他们威震天下的独门毒药暗器。
  ——唐门子弟大多数都是收发暗器的高手。
  “满天花雨”的手法,更是武林中绝传已久的独门绝技!
  ——唐玉绝对是唐门子弟中的顶尖高手。

×      ×      ×

  这都是事实,江湖中每个人都知道,无忌也不应该不知道。
  所以他应该想得到唐玉一定还有最后一着致命的杀手!
  可是他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他应该注意唐玉的手。
  因为这双手上随时都可能发出致命的暗器来。
  可是他却在看着那位财神。
  他忽然问:“你是不是财神?”
  财神居然说:“我不是。”
  无忌又问:“你是什么人?”
  财神居然说:“我是个小偷。”

×      ×      ×

  做小偷绝不是件光荣的事,这位财神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小偷?
  无忌道:“小偷通常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小偷的。”
  这小偷道:“可是我一定要承认。”
  无忌道:“为什么?”
  这小偷道:“因为我这个小偷和别的小偷不同。”
  无忌道:“有什么不同?”
  这小偷道:“我偷的东西和别人不同,我只偷别人不想偷,不敢偷,也偷不到的东西。”
  他忽然反问无忌:“别的小偷会不会去偷你家里的老鼠?”
  无忌道:“不会。”
  这小偷道:“可是我偷。”
  他又问无忌:“别的小偷敢不敢去偷御花园里养的老虎?”
  无忌道:“不敢。”
  这小偷道:“可是我敢去偷。”
  他再问无忌:“别的小偷能不能偷得到皇后娘娘的裹脚布?”
  无忌摇头。
  这小偷道:“可是我偷得到。”
  无忌道:“原来你不但是个小偷,还是位神偷。”
  这小偷道:“我本来就是。”
  无忌道:“可是,这些东西好像都不值钱?”
  这小偷道:“我本来就只偷这些不值钱的东西。”
  无忌道:“为什么?”
  这小偷道:“因为那都是别人请我去偷的。”
  无忌道:“你去偷东西还要别人来请你?”
  这小偷道:“不但要来请我,而且还要付给我五万两。”
  无忌道:“五万两什么东西?”
  这小偷道:“五万两银子,先付。”
  无忌道:“为什么要先付?”
  这小偷道:“因为我的信用一向很好,只要收了钱,不管别人要我偷什么,而且保证一定能偷得到。”
  无忌道:“我记得以前好像也有个人是这样子的。”
  这小偷道:“谁?”
  无忌道:“司空摘星。”
  这小偷笑了。
  无忌道:“你也知道他这个人?”
  这小偷道:“我不但知道他,而且还认得他。”
  他笑得连嘴都合不拢。“我碰巧正好是他的徒弟。”

×      ×      ×

  江山代有才人出,武林中也同样是这样子的,每一代都有那一代的名侠,各领风骚,占尽风流。
  ——西门吹雪。
  天下无双的剑客,天下无敌的剑法,孤高绝傲,白衣如雪。
  ——叶孤城。
  天外飞仙——白云城主,约战西门吹雪于紫禁之巅,不战已名动天下。
  ——老实和尚。
  这个和尚,从不说谎,吃冷馒头,穿破衣裳。
  ——花满楼。
  一双眼睛虽然瞎了,一颗心却皎洁如明月。
  ——木道人。
  着棋第一,剑法第三,亦狂亦道,武当名宿。
  他们虽然都已是上一代的名侠,但是他们的侠名却绝对可以流传到千载以后。
  除了他们之外,当然还有陆小凤。
  长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贫无立椎,富可敌国的陆小凤。
  江湖中唯一能够用两根手指挟住叶孤城那一剑“天外飞仙”的人就是陆小凤。
  西门吹雪唯一的一个朋友,就是陆小凤。
  木道人最佩服的是陆小凤。
  花满楼最尊敬的是陆小凤。
  老实和尚一见陆小凤就要跑。
  可是陆小凤一看见司空摘星就头痛。

×      ×      ×

  陆小凤替司空摘星起的名字是:
  ——偷王之王,偷遍天下无敌手。
  司空摘星什么都偷,什么都偷得到。
  司空摘星身材高大,挺胸凸肚,却偏偏有一身天下无双的小巧功夫。
  陆小凤曾经跟他比翻觔斗,谁输了谁就要去挖蚯蚓。结果挖蚯蚓的人是陆小凤,挖了十天十夜,挖得一身都是泥。
  现在这个小偷居然说他是司空摘星的徒弟。
  无忌道:“失敬!失敬。”
  这小偷道:“不客气,不客气。”
  无忌道:“贵姓。”
  这小偷道:“姓郭。”
  无忌道:“大名。”
  这小偷道:“雀儿。”
  无忌道:“你就是这一代的偷王之王,偷遍天下无敌手的郭雀儿?”
  这小偷道:“我就是。”
  无忌道:“失敬失敬。”
  郭雀儿道:“不客气,不客气。”
  无忌道:“你到这里来有何贵干?”
  郭雀儿道:“也没有什么别的贵干,只不过来偷点东西而已。”
  无忌道:“这次,也是别人请你来偷的?”
  郭雀儿道:“可是这次我免费。”
  无忌道:“例不可破,这次你为什么免费?”
  郭雀儿道:“因为你们大风堂的司空晓风碰巧正好是我师父的堂弟,站在你旁边的那个丁弃,又碰巧正是我的朋友。”
  无忌道:“是丁弃请你来的?”
  郭雀儿叹了口气,道:“本来他也找不到我的,可是我流年不利,正好在走霉运,昨天晚上正好在他那狗窝里喝酒。”
  无忌道:“他请你来偷什么?”
  郭雀儿道:“偷的只不过是些鸡零狗碎,一文不值的玩意儿。”
  无忌道:“你偷到了没有?”
  郭雀儿有点生气了:“天下还有我郭雀儿偷不到的东西?”
  无忌道:“既然你偷到了,东西在那里?”
  郭雀儿道:“就在这里。”

×      ×      ×

  他的手本来是空的,可是现在他伸出手时,手里已多了两件东西。
  一根金钗,一个荷包。
  用缎子做成的荷包,上面用金线绣着两朵牡丹,正面一朵,反面一朵。

  (二)

  唐玉终于被击倒,他的身子虽然还没有倒,可是他的意志和信心已完全崩溃。
  这种内心的崩溃,远比肉体被击倒更可怕。
  无忌笑了。
  他一直在注意唐玉看到这两样东西时的反应,现在无论谁都看得出这个人已彻底被摧毁。剩下的,已只不过是个空壳子而已。
  无忌道:“就只有这两样?没有别的了?”
  郭雀儿道:“我本来也以为还有别的,想不到这位唐公子身上居然只有这两样宝贝,这根金钗居然是空心的。”
  他叹了口气:“做小偷的人碰到这种空心大少,实在是霉气冲天。”
  无忌道:“你怎么知道金钗里面是空的?”
  郭雀儿道:“我一拿到手上就知道了,因为份量根本不对。”
  无忌的眼睛里发出了光,微笑道:“金钗虽然是空的,但是我可以保证里面装的东西绝对比金子更贵重得多。”
  他又补充着道:“据说唐家的断魂砂也可以买得到的。”
  郭雀儿道:“我也听人说过,只要你走对门路,而且出得起价钱,就可以买得到。”
  丁弃道:“这样还不行。”
  郭雀儿道:“还要怎么样?”
  丁弃道:“他们还要把你的祖宗三代都调查清楚,才肯卖给你。”
  郭雀儿道:“什么价钱?”
  丁弃道:“据说是五百两黄金买一两断魂砂。”
  无忌道:“毒针呢?”
  丁弃道:“大槪也要几百两一根。”
  无忌忽然拿出了个纸包,里面有半根打断了的绣花针。
  他微笑道:“如果是五百两金子一根,这半根针至少也应该值三百两。”
  丁弃道:“三百两金子,倒也可以算是发了笔小财。”
  郭雀儿道:“你是从那里找来的?”
  无忌道:“从马鞍里。”
  他又叹了口气:“我想不到这位唐公子为什么三更半夜到马房去,所以就跟着去看看,他进去转了一圈就出来了,我却足足找了一个多时辰。”
  就因为他在马厩里躭误了很久,所以不知道连一莲来了。
  现在看起来好像也只不过是件小事,根本无足轻重。
  但是有许多本来无足轻重的小事,后来却改变了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      ×      ×

  郭雀儿道:“一两断魂砂,五百两黄金,好贵的价钱。”
  唐玉忽然冷笑,道:“这种价钱我买,有多少我买多少。”
  郭雀儿道:“难道连这个价钱还买不到?”
  唐玉道:“还差得远。”
  郭雀儿道:“应该是什么价钱?”
  唐玉道:“一千两金子一钱还不是精品。”
  无忌道:“其实,这个价钱也不算太贵。”
  丁弃道:“还不算贵?”
  无忌道:“一钱断魂砂,说不定可以要好几个人的命。”
  唐玉道:“如果用法正确,可以要三个人的命。”
  无忌道:“而且你用唐家的断魂砂杀了人之后,别人一定会把这笔帐算到唐家身上去,你只要花一千两金子,杀了人之后连后患都没有。”
  他笑了笑,道:“如果你想通这道理,就不会觉得这价钱贵了。”
  丁弃终于承认:“这价钱好像的确不算太贵。”
  这本来就是唐家几宗最大的财源之一,要维持那么大一个家族并不容易。制造这种暗器也是一件花费很大的事。
  郭雀儿道:“这么样说来,这根金钗岂非要值好几千两金子?”
  唐玉道:“这是无价的,根本就买不到。”
  郭雀儿道:“为什么?”
  唐玉道:“因为这里面的断魂砂是精品,荷包里面的针也是精品。”
  郭雀儿笑道:“这样看来我实在应该小心点,莫要被别人拾去了。”
  唐玉道:“你放心,我不会做这种蠢事的。”
  他忽然长长叹息,黯然道:“现在我已经认输了。”
  郭雀儿道:“肯认输的人,才是聪明的人。”
  唐玉道:“金钗里的断魂砂,荷包里的毒针,你们都可以拿去。”
  郭雀儿道:“谢了。”
  唐玉道:“我这个脑袋你们也随时可以拿去。”
  郭雀儿道:“我虽然不想要你的脑袋,可是我知道有人要的。”
  唐玉道:“这荷包呢,难道也会有人要?”
  郭雀儿看看丁弃,丁弃看看无忌,无忌道:“你是不是要我们把这个荷包还给你?”
  唐玉道:“我不想。”
  他慢慢的接道:“因为我知道你绝不会还给我的,你一定会认为我又想玩什么花样。”
  无忌并不否认。
  唐玉道:“我只不过希望你们能替我把这荷包毁掉。”
  这要求虽然很奇怪,却不能算过份。
  唐玉道:“我只希望能在临死之前,能亲眼看到你们把这荷包毁掉。”
  无忌道:“为什么?”
  唐玉道:“因为……”
  他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悲伤:“因为我不愿看着它落入别人手里。”
  他虽然没有说出原因,可是每个人都已想到,这个荷包里一定有一段伤心的往事,关系着一个逝去的情人。
  一个人临死之前,总是会变得特别多愁善感的。唐玉毕竟也是个人。
  郭雀儿显然已经被打动了。
  丁弃的脾气虽然硬,心肠却不硬,就连无忌都看不出这其中会有什么诡计。
  谁也想不到这两朵牡丹的花心里还有秘密。
  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毁掉这荷包,只要这两朵牡丹的花心一碎,不但你这个人完了,附近一丈方圆里的人,也必死无疑。
  不管是谁动手毁这个荷包,别的人一定也都会站在附近。
  唐玉当然是例外。
  他一定已经远远的躲开,因为只有他知道其中的秘密!
  他们经过了无数年计划,集中了无数人的智慧,花费了无数的金钱人力,才造成了这个秘密!
  他们把这个秘密称为——
  “散花天女!”

  (三)

  制造这暗器的计划,是由唐缺起草,再经过唐家内部所有核心人物的同意,才拟定成的。
  计划的第一步,是结交霹雳堂,因为他们一定要取得霹雳堂秘制火药的配方。
  这件事说来容易,其实却极困难。
  霹雳堂主雷震天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他们花了整整三年工夫,甚至连唐家最美的一个女儿也被当作礼物送给了雷震天,才总算打动了他。
  计划的第二步,是要把霹雳堂的火药和唐家的暗器配合,制造出一种新的暗器来。
  这种暗器要像毒蒺藜一样,能够打得很远,又要像毒砂一样,能够飞散。
  毒蒺藜是用十三片叶子配合成的,每片叶子上都有剧毒,每片叶子上的毒性都不同。
  如果他们能够把霹雳堂的火药加进去,只要暗器发出,无论碰到什么,火药都会被引爆,这十三片叶子就会飞射而出,那岂非令人防不胜防。
  如果他们真的能制造出一种暗器来,那就必将纵横江湖,无敌于天下了。
  他们居然真的做出来了。
  这种空前未有,超越一切的暗器,就叫做——
  散花天女!

  (四)

  在闪动的灯光下看来,这两朵牡丹花不但美,而且美得令人注目。
  郭雀儿叹了口气,道:“这两朵花绣得真好。”
  丁弃也叹了口气,说道:“实在好极了。”
  郭雀儿道:“我虽然不知道这是谁绣的,但我可以想象得到。”
  丁弃道:“一定是个又多情,又美丽的女孩子……”
  一个多情而温柔的少女,瞒着家人,在灯光下偷偷的绣这个荷包,送给她的情郎,不幸的是,荷包绣成,她已香消玉殒了。所以她的情郎至死都带着这个荷包,至死都不愿让它落入别人手里。
  这是个多么凄艳,多么动人的故事。
  一个感情丰富的年轻人,看到了这么样一个荷包,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这一类的事。
  郭雀儿和丁弃恰巧都是这种人。
  他们不但很容易就会被感动,而且充满了浪漫而奇妙的幻想。
  何况这个荷包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不成全别人?
  郭雀儿道:“你看怎么样?”
  丁弃道:“我没意见。”
  没有意见,通常就是不反对的意思。
  郭雀儿道:“那么你就替唐公子把这个荷包毁了吧。”
  丁弃道:“为什么要找我。”
  郭雀儿道:“因为我狠不下这个心,下不了手。”
  丁弃道:“你怎么知道我就能下得了手?”
  他们都没有问无忌。
  他们和唐玉之间,并没有仇恨,他们根本不知道唐玉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们甚至已开始有点觉得无忌太无情,因为唐玉看起来实在是很多情的样子。
  郭雀儿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个荷包还给唐公子。”
  反正他的任务已完成,随便赵无忌要怎样对付唐玉,随便唐玉要怎样对付这个荷包,都已不关他的事。
  丁弃立刻同意:“好主意。”

×      ×      ×

  这实在是个好主意。
  如他们知道这主意有多好,用不着等别人动手他们自己也要一头撞死。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小屋
上一篇:
最后一着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