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八章 迷失
2019-08-02 15:47: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二)

  泉水从高山上流下来,小马将昏迷的女孩浸入了冰冷清澈的泉水里。
  她伤得不轻。
  冰冷的泉水流入她的伤口,一定会让她觉得痛苦难忍。
  可是痛苦却已使她清醒。
  阳光灿烂,她忽然开始在泉水中打挺,就像是条忽然被标枪刺中的鱼,鱼不会呼号。
  她的呼号声却使人不忍卒听。
  小马在听,也在看。
  他的心肠并不硬,他这么样做,只因为他觉得这个女孩子无论身体和灵魂都应该洗一洗——不是用水洗,是用痛苦来洗。
  就好像黄金一定要在火焰中才能炼得纯,就好像凤凰一定要经过烈火的洗礼,才会变得更辉煌美丽。

×      ×      ×

  呼号和挣扎终于停止。
  她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等到她能再睁开眼时,她就看见了小马。
  她的眼睛也已清醒。
  清醒使她的眼睛看来更美,美丽清纯。
  在迷醉时她也许是个妖女、荡女,清醒时她却只不过是个寂寞而无助的小女孩。
  看见了小马,她居然露出了惊惶羞惧的表情。
  妖女和荡女们,是绝不会有这种表情的,即使在身子完全裸露时都不会有。
  小马笑了,忽然道:“我姓马,别人都叫我小马。”
  女孩吃惊地看着他,道:“我不认得你。”
  小马道:“可是刚才你还记得我的,你不该忘得这么快。”
  女孩看着他,再看看自己。
  刚才的事,她并没有完全忘记。
  一个刚从噩梦中惊醒的人,绝不会很快就会将那场噩梦忘记的。
  ——是噩梦中的她才是真正的她自己?还是现在?
  她已有点儿分不清了。
  她已在噩梦中过得太久。
  小马了解她的感觉:“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了?是不是觉得很害怕?”
  女孩忽然从水中跃起,扑向小马,仿佛想去扼断小马的脖子,挖出小马的眼睛。
  小马只有一个脖子,一双眼睛。
  幸好他还有一双手。
  他的手一伸出来,就抓住了她的脉门,她整个人立刻软了下去。
  小马用自己的衣服包住了她,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
  女孩咬着牙道:“我要杀了你,我迟早一定要杀了你。”
  小马道:“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要杀我,因为你真正恨的并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他在笑,笑得很温柔。
  可是他说的话却像是一根针,一针就能刺入人心:“我也知道你现在一定已经在后悔,因为你做那些事,本来是为了要寻找快乐的,可是找到的却只有痛苦和悔恨。”
  他看得出她的痛苦表情,可是他的针却刺得更深:“只要你在清醒的时候,你一定时时刻刻都在恨自己,所以你才会拼命虐待自己,折磨自己,报复自己,却忘了这么样做无论对谁都没有好处。”
  现在他的针已刺得很深了,已经深得可以刺及她心里的结。
  他感觉得到。
  她的身子颤抖,眼泪已流下。
  一个已无药可救的人,是绝不会流泪的。
  他轻抚着她的头发:“幸好现在你还年轻,要想重新做人,还来得及。”
  她忽然仰起脸,用含泪的眼睛看着他,就好像溺水的人,忽然看见根浮木。
  “真的还来得及?”
  “真的。”

×      ×      ×

  泉水恢复了清澈,水中的血丝已消失在波浪里,绝没有任何污垢血腥能留在泉水里,因为它永远奔流不息。
  他们沿着泉水往山深处走。
  “泉水的源头,是个湖泊,”女孩说,“我们都叫它做太阳湖。”
  “那就是你们祭祀太阳的地方?”
  女孩点点头。
  “每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第一道阳光总是照在湖水上。”
  她眼睛里带着种梦幻般的憧憬:“那时候湖水看起来就好像比太阳还亮,我们赤裸着跃入湖水,就好像被太阳拥抱着一样!”
  她的声音中也充满了美丽的幻想,绝没有一点邪恶淫猥之意。
  “然后我们就开始在初升的太阳下祭祀,祈祷它永远存在,永远不要将我们遗弃。”
  “你们用什么祭祀?”小马问。
  “在平常的日子里,我们通常都用花束,”女孩轻轻的说,“从远山上采来的鲜花。”
  “什么时候是不平常的日子?”
  “每个月的十五。”
  “那一天你们用什么作祭祀?”
  “用我们自己。”
  她又解释:“那一天我们每个人都要将自己完全奉献给太阳。”
  小马还是不懂。
  “你们怎么奉献?”
  “我们选一个最强壮的男孩,他就象征着太阳神,每个女孩子都要把自己奉献给他,直到太阳下山时为止。”
  她慢慢的接着道:“然后我们就会让他死在夕阳下。”
  她说得很平淡,就好像在叙说着家常。
  小马却觉得自己的胃又在收缩。
  “那个男孩自己愿意死?”他问。
  “当然愿意!”女孩道:“世上绝没有任何一种死法有那么光荣,那么美丽。”
  她的声音中忽然充满悲伤:“只可惜我已没有这种机会了!”
  “你?”
  “那一天男孩们也要选一个最美丽的女孩子,作他们的女神。”
  “然后每个男孩都要跟她……跟她……”小马实在想不出适当的字句来说这件事。
  “每个男孩都一定要将自己的种子射在她身体里。”她替他说了出来。
  “因为男人的种子比血更珍贵,每个人都要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奉献出来,让她带给太阳。”
  她说得还是很平淡,小马的拳头却已握紧。
  他忽然发现他们之中一定有个极邪恶的人在操纵他们,利用这些年轻人的无知和幻想,将一件极邪恶的事蒙上层美丽的外衣。
  他们不但肉体在受着那个人的摧残,心灵也受到了损伤。
  小马握紧拳头,只恨不得一拳就将那个人的鼻子打进他自己的屁眼里。
  女孩又在继续说:“后天就是十五了,这个月大家选出来的女神本来是我。”
  “现在呢?”
  “现在他们已换了一个人来代替我!”她显然很伤心:“他们选的居然是个从外地来的陌生女人!”
  “所以你又生气,又伤心,就拼命的吃草,想忘记这件事。”
  女孩承认。
  小马忽然笑了,大笑。
  女孩吃惊的看着他:“他为什么笑?”
  小马道:“因为我觉得很滑稽。”
  女孩道:“什么事滑稽?”
  小马道:“你!”
  女孩道:“我很滑稽?”
  小马道:“一个本来已经死定了的人,忽然能够不死了,无论谁都会开心得要命,你反而偏偏觉得很伤心。”
  他摇着头笑道:“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听过比这更滑稽的事。”
  女孩道:“那只因为你不懂。”
  小马道:“我不懂什么?”
  女孩道:“不懂得生命的意义!”
  小马道:“如果你就这么样糊里糊涂的死了,你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女孩叹了口气,道:“这本来就是件很玄妙神奇的事,我也没法子跟你解释。”
  小马道:“你知道有谁能解释?”
  女孩道:“有一个人。”
  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只有一个人,只有他才能引导你到永生!”
  小马的拳头握得更紧,因为他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怒气。
  他试探着问:“这个人是谁?”
  女孩道:“他就是太阳的使者,也是为我们主持祭礼的人。”
  小马道:“我能不能见到他?”
  女孩道:“你想见他?”
  小马道:“想得要命!”
  女孩道:“你是不是也有诚心想加入我们,做太阳神的子民?”
  小马道:“嗯。”
  女孩道:“那么我就可以带你去见他。”
  小马跳起来:“我们现在就去。”

×      ×      ×

  这时黑夜还没有来临,满天夕阳如火。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下一篇:第九章 太阳湖
上一篇:
第七章 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