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一次栽在女人手里
 
2019-07-15 17:54: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楚留香自己说没有孩子,也没有抱过孩子。
  没抱过孩子的男人,一抱起了孩子,就会弄得笨手笨脚的。
  所以楚留香一抱起孩子,就会弄得笨手笨脚的。
  他本来早已决定,一看见对他笑的女人就躲远些,越远越好。
  这次他躲得不够快,只因为这女人手里抱着个孩子,女人手里抱着孩子时,岂非总是显得比较没有危险。
  他忘了八十岁的女人是女人,抱孩子的女人也是女人。
  对他说来,所有的女人好像都危险得很。

×      ×      ×

  楚留香躺在那里,看来好像舒服得很。
  这张床很软,枕头不高也不低,何况旁边还坐着个笑容如春花般的女人,正在喂他吃东西。
  别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羡慕极了。
  只有他自己一点也不羡慕自己,除了嘴还能动,鼻子还能呼吸外,他全身都已僵得像块死木头似的,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老板娘手里拿着杯酒,慢慢的倒入他嘴里,媚笑着道:“这酒酸不酸?”
  楚留香道:“不酸。”
  老板娘又挟了块牛肉道:“这牛肉好吃不好吃?”
  楚留香道:“好吃。”
  老板娘眼波流动,笑得更甜,道:“我长得漂亮不漂亮?”
  楚留香道:“漂亮极了。”
  老板娘咬着嘴唇,道:“有多漂亮?”
  楚留香道:“比天仙还漂亮。”
  老板娘道:“比起那疯疯癫癫的小丫头呢?”
  楚留香道:“至少比她漂亮三万八千六百五十七倍多。”
  老板娘道:“有这么好的酒和牛肉吃,又有这么漂亮的女人陪着你,你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因为我害怕,怕你那愁眉苦脸的老板回来,把我卤在牛肉锅里。”
  老板娘嫣然道:“你放心,他不会回来了。”
  楚留香道:“为什么?”
  老板娘道:“因为我那老板本是借来用用的,现在已用过了,所以就还给了人家。”
  楚留香道:“难道连孩子也是借来的?”
  老板娘道:“当然也是借来的。”
  她忽然拉开了衣襟,露出坚挺饱满的胸膛,道:“你看我像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吗?”
  楚留香想闭起眼睛都不行,所以只有笑道:“一点也不像。”
  老板娘微笑道:“你真有眼光,难怪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
  她轻轻抚着楚留香瘦削的脸,柔声道:“你什么都好,就只是太瘦了一点,若跟着我,我一定把你养得胖胖的。”
  楚留香看着她的胸膛,实在不敢想她要用什么来养他。
  老板娘眼波流动,忽然又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我要对你怎么样?”
  楚留香道:“不知道。”
  老板娘媚眼如丝,咬着嘴唇,道:“我要将你当做我的儿子。”
  楚留香笑了——你可以说他是在笑,也可以说他是在哭。
  有种笑本来就和哭差不多。
  他的手若还能动,一定又忍不住要摸鼻子了。
  老板娘看着他的脸上的表情,笑得更开心,道:“你知道天下最愉快的事,就是做人家的儿子。”
  楚留香道:“我有个朋友不是这么样说的。”
  老板娘道:“他怎么说?”
  楚留香道:“他总是说,天下最愉快的事,就是喝酒。”
  老板娘道:“你的朋友一定比笨猪还笨,要知道喝酒虽然愉快,但头一天喝得越愉快,第二天也就越难受。”
  楚留香道:“难受还可以再喝。”
  老板娘道:“越喝越难受。”
  楚留香道:“越难受越喝。”
  老板娘道:“哪有这么多酒给你喝?”
  楚留香道:“去买来喝。”
  老板娘道:“用什么去买?”
  楚留香道:“用钱买。”
  老板娘道:“钱由哪里来呢?”
  楚留香道:“赚钱的法子很多。”
  老板娘道:“赚钱的法子虽然多,但总免不了要费点力气,花点脑筋,就算你去偷,去抢,也并不是件容易事。”
  楚留香只有承认,不费力就可以赚钱的法子,到现在还没有想出来过。
  老板娘道:“但你先做人家的儿子,就什么事都不用发愁了,钱来伸手,饭来张口,样样东西都有你爹娘去替你拼命赚来,还生怕不合你的意,你想天下哪有比这更愉快的事?”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的确没有了。”
  老板娘嫣然笑道:“你既然已明白,为什么还要摆出愁眉苦脸的样子,难道从来没有人要你做他的儿子?”
  楚留香苦笑道:“这倒还真是平生第一次。”
  他说的是实话。
  有人想做他的朋友,有人想做他的情人,也有人将他当做势不两立的大对头。
  但想要他做儿子的人,倒还真的连一个都没有。
  他做梦也想不到世上会有这种人。
  老板娘眼波流动,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做我的儿子?”
  楚留香道:“不知道。”
  老板娘低下头,附在他耳边,轻轻道:“我想喂奶给你吃。”
  楚留香苦笑道:“这原因你若不说出来,我一辈子也猜不出来。”
  老板娘咬着嘴唇,道:“你怎么会猜不出来?每个人到了我这种年纪,都会想要个儿子的。”
  楚留香瞪瞪眼,道:“你费了那么多力气,为的就是想要我做你的儿子?”
  老板娘道:“本来不是的。”
  楚留香道:“本来你想要的是什么?”
  老板娘道:“要你的命。”
  楚留香道:“是你想要我的命?还是别人?”
  老板娘道:“当然是别人,我跟你又无冤,又无仇,为什么要你的命?”
  楚留香叹道:“原来你不是真的老板娘,也是别人的小伙计。”
  老板娘瞪眼道:“谁说我是别人的小伙计?”
  楚留香道:“若不是别人的小伙计,为什么要替别人做事?”
  老板娘道:“我只不过是帮他的忙而已。”
  楚留香道:“帮谁的忙?”
  老板娘眼珠转了转,道:“一个朋友。”
  楚留香道:“你肯为了朋友杀人?杀一个无冤无仇的人?”
  他又叹了口气,喃喃地道:“我看他一定不是你的朋友,一定是你的老子,有你这么聪明的女儿倒不错,连我都想做你的老子了。”
  老板娘板起了脸,道:“我说的话你不信?”
  楚留香道:“我没法子相信。”
  老板娘道:“为什么不信?”
  楚留香道:“没有人会替朋友帮这种忙的,杀人并不是件好玩的事。”
  老板娘道:“他并没有要我杀你。”
  楚留香道:“他要你怎么样?”
  老板娘道:“他要我把你捉住送到他那里去,活着送去。”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你为什么不送去?”
  老板娘气已消了,柔声道:“我怎么舍得把你送给别人?”
  楚留香道:“但你已答应了别人。”
  老板娘道:“那只因为我还没有看见过你,还不知道你长得这么可爱。”
  她伸出手,轻抚着楚留香的脸,柔声道:“一个女人为了她喜欢的男人,连亲生的爹娘都可以不要,何况朋友?”
  她的手又白又嫩,长得也不算难看。
  但楚留香想起她切牛肉的样子,似乎又嗅到了牛肉的味道,简直恨不得马上就去洗个澡。
  牛肉虽然很香、很好吃。
  但一个女人的手上若有牛肉味道,那就令人吃不消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现在你是不是准备把我留在这里?”
  老板娘道:“我要留你一辈子。”
  楚留香道:“你不怕那朋友来找你算账?”
  老板娘道:“他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楚留香道:“为什么?”
  老板娘媚笑道:“这里是我藏娇的金屋,谁也不知道我有这么样个地方。”
  楚留香道:“但是,我们总不能一辈子就呆在这屋子里。”
  老板娘道:“谁说不能,我就要你一辈子留在这屋子里,免得被别的女人看见。”
  楚留香道:“我若想出去逛逛呢?”
  老板娘道:“你出不去。”
  楚留香道:“你……你总不能让我就这样一辈子躺在床上吧?”
  老板娘笑道:“为什么不能?一个女人为了她喜欢的男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楚留香长长叹息了一声,道:“这样子看来,你是决心不把我送去的了。”
  老板娘嫣然道:“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已下了这决心。”
  她轻轻咬了咬楚留香的鼻子,柔声道:“只要你乖乖的呆在这里,包你有吃有喝,比做什么人的儿子都舒服。”
  楚留香怔了一会儿,忽然道:“这里离你那朋友住的地方远不远?”
  老板娘道:“你为什么要问?”
  楚留香道:“我只怕他万一找来。”
  老板娘咬着嘴唇道:“他若万一找来,我就先一刀杀了你。”
  楚留香道:“杀了我?为什么?”
  老板娘道:“我宁可杀了你,也不能让你落在别的女人手上。”
  楚留香道:“你那朋友是个女人?”
  老板娘道:“嗯。”
  楚留香道:“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长得像个什么样子?”
  老板娘瞪眼道:“你最好不要问得太清楚,免得我吃醋。”
  楚留香道:“但她千方百计的要杀我,我至少总该知道她是谁吧!”
  老板娘道:“你不必知道,因为知道了也对你没好处。”
  楚留香道:“你一定不肯告诉我?”
  老板娘眼珠一转,道:“过一阵子,也许我会告诉你。”
  楚留香道:“过多久?”
  老板娘道:“等我高兴的时候,也许三天五天,也许一年半年。”
  她娇笑着,又道:“反正你已准备在这里呆一辈子,还急什么?”
  楚留香又怔了一会儿,喃喃道:“看样子我留在这里也没用了。”
  老板娘道:“你说什么?”
  楚留香道:“我说我已该走了。”
  老板娘笑道:“你走得了吗?”
  楚留香道:“我就试试看。”
  忽然间,他一下子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老板娘就像是忽然看到个死人复活般,整个人都呆住了。
  楚留香微笑道:“看来我好像还能走。”
  老板娘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吃吃道:“你……你明明已被我点住了穴道!”
  楚留香悠然道:“这也许因为你点穴的功夫还不到家,也许因为你舍不得下手太重。”
  老板娘道:“原来你……你刚才都是在做戏?”
  楚留香笑道:“只有你能做戏,我为什么不能?”
  老板娘道:“可是……可是你既然没有被我制住,为什么还要跟我来呢?”
  楚留香道:“因为我喜欢你。”
  这次他没有说实话。
  他这么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要见见那在暗中主使要杀他的人。
  他本已算计这老板娘会送他去的。
  老板娘咬着嘴唇,道:“你既然喜欢我,现在为什么又要走?”
  楚留香淡淡道:“因为你切了牛肉不洗手,我不喜欢手上有牛肉味道的女人。”
  老板娘涨红了脸,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楚留香道:“我也不喜欢赤着脚走路,我的鞋子呢?去替我拿来。”
  老板娘瞪着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终于还是替他拿了双鞋子来。
  楚留香抬起脚,道:“替我穿上。”
  老板娘咬着牙,替他穿上鞋子。
  有人说: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句话其实说得并不对,真正不肯吃眼前亏的,不是好汉,是女人。
  楚留香慢慢的从床上跳下来,穿好了衣裳,扯直。
  老板娘忍不住问道:“你既然要走,为什么还不快走?”
  楚留香笑道:“现在你为什么又要赶我走了呢?你怕什么?”
  老板娘咬着嘴唇不说话。
  楚留香道:“你是不是怕我逼你说出那朋友的名字?”
  老板娘又白又嫩的一张脸,已有点发青。
  楚留香笑了,道:“你放心,只有最可恶的男人,才会对一个替他穿鞋子的女人用蛮力的,我至少还不是那种男人。”
  老板娘怔了半晌,忽又嫣然一笑,道:“想不到你是个这么好的男人。”
  楚留香道:“我本来就是好人里面挑出来的。”
  老板娘笑得更甜,道:“现在你若是愿意做我儿子,我还是愿意收你。”
  这次轮到楚留香怔住了。
  他忽然发现好人实在做不得,尤其在女人面前做不得。
  女人最擅长的本事,就是欺负老实人,欺负好人。
  有的女人你对她越好,她越想欺负你,你若凶些,她反而老实了。
  老板娘盈盈站起来,好像又准备来摸楚留香的脸。
  楚留香这次已决心要给她个教训了。
  谁知就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一片惊呼——七八个男人的惊呼。
  接着,就是七八件兵刃落地的声音。
  楚留香立刻箭一般穿出窗子。

  (二)

  外面的庭园很美,很幽静。
  但无论多美的庭园中,若是躺着七八个满脸流血的大汉,也不会太美了。
  掉在地上的也不是兵刃,是七八件制作得很精巧的弩匣。
  这种弩匣发出的弩箭,有时甚至比高手发出的暗器还霸道。
  这些大汉是哪里来的?想用弩箭来对付谁?
  现在又怎么忽然被人打在地上了?
  是谁下的手?

×      ×      ×

  楚留香蹲下去,提起了一条大汉。
  这人满脸横肉,无论谁都看得出来他绝不会是个好人。
  何况,就算是样子很好看的人,若是满脸流血,也不好看了。
  血是从他眼下“承泣”穴中流下来的。
  所以他不但在流血,还在流泪。
  血泪中有银光闪动,好像是根针,却比针更细,更小。
  再看别人的伤痕,也全都一样。
  惨叫声也是同时响起的。
  显然这一群人是在同一瞬间被击倒。
  发暗器的人,竟能在同一瞬间,用如此细小的暗器击倒七个人,而且认穴之准,不差分毫!
  楚留香站起来,长长吐出口气。
  暗器手法如此高明的人,世上就只有一个,这人会是谁呢?
  他想不出来。
  他正准备不再去想的时候,就看到一样东西从前面大树的浓荫中掉下来。
  掉下来的是个荔枝的壳子。
  楚留香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黄色轻衫的少女,正坐在浓荫深处的树枝上,手里还提着串荔枝。
  他用不着再看她的脸,也已知道她是谁了。
  张洁洁。为什么这女孩子总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在他面前出现呢?

×      ×      ×

  树上是不是有黄莺在轻啼?
  不是黄莺,是张洁洁的笑声。
  她笑声轻脆,如出谷黄莺,那双新月般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有一抹淡淡的雾,淡淡的云。
  她忽然又在这里出现了,楚留香应该觉得很意外,很惊奇。奇怪的是,现在他心里只觉得很欢喜。
  无论在什么时候看到她,他都觉得很惊奇。
  张洁洁刚吐出一粒荔枝的核子,甜笑着向楚留香道:“想不想吃颗荔枝?这还是我刚叫人从济南快马运来的哩。”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为什么不姓杨?”
  张洁洁撅起了嘴,娇嗔道:“难道只有杨贵妃才能吃荔枝,我就不能吃?我哪点比不上她?”
  楚留香忍不住笑出了声,道:“你至少比她苗条一点。”
  张洁洁道:“也比她年轻得多。”
  她的手一扬,就有样亮晶晶的东西朝楚留香飞了过来。是颗剥了壳的荔枝。
  楚留香没有伸手,只张开了嘴。
  荔枝恰巧落在他嘴里。
  张洁洁吃吃笑道:“好吃不好吃?”
  楚留香嘴里嚼着荔枝,喃喃道:“纤手剥荔枝,难吃也好吃。”
  张洁洁瞪瞪眼道:“你不怕这荔枝有毒?”
  楚留香道:“不怕。”
  他吐出了荔枝的核子,笑道:“就算真的有毒,现在已来不及了,我已经吃了吐不出。”
  张洁洁道:“你真的不怕?”
  楚留香道:“真的。”
  张洁洁道:“你想不想我告诉你一件事?”
  楚留香道:“想。”
  张洁洁道:“好,那我告诉你,这荔枝不但有毒,而且毒得厉害。”
  她笑得更甜更美,一双穿着绣鞋的小脚在树上摇荡着,就好像万绿丛中的一双火鸟。
  她甜笑着,接道:“你不该忘了我也是个女人,更不该忘了你现在还走着要命的桃花运。”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四章 好梦难成
下一篇:第六章 花非花,雾非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