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来过,活过,爱过
 
2019-07-15 18:29:0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夜更静。
  喘息而平息。
  张洁洁抬手轻拢着鬓边的乱发,忽然道:“我要走了。”
  楚留香道:“走?现在就走?”
  张洁洁点点头。
  楚留香道:“到哪里去?”
  张洁洁迟疑着,终于下定决心,道:“这家族中的人,无论谁想脱离,都只有一条路可走。”
  楚留香道:“你是说——天梯?”
  张洁洁道:“不错,天梯。”
  楚留香道:“这天梯究竟是条什么样的路?”
  张洁洁的神情很沉重,缓缓道:“那也许就是世上最可怕的一条路,没有勇气的人,是绝对不敢去走的。她要你走这条路,为的就是要考验你,是不是有这种勇气。”
  楚留香道:“哪种勇气?”
  张洁洁道:“自己下判断,来决定自己的生死和命运的勇气。”
  楚留香道:“这的确很难,没有勇气的人,是绝不敢下这种判断的。”
  张洁洁道:“不错,一个人在热血澎湃,情感激动时,往往会不顾一切,甚至不惜一死,那并不难,但若要他自己下判断来决定自己的生死,那就完全是两回事了,所以……”
  她叹息了一声,接着道:“我知道有些人虽已决心脱离这里,但上了天梯后,就往往会改变主意,临时退缩了下来,宁愿被别人看不起。”
  楚留香道:“天梯上究竟有什么?”
  张洁洁道:“有两扇门,一扇通向外面的路,是活路。”
  楚留香道:“还有一扇门是死路?”
  张洁洁脸色发青,道:“不是死路,根本没有路——门外就是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只要一脚踏下,就万劫不复了!”
  她喘息了口气,才接着道:“没有人知道哪扇门外是活路,你可以自己选择去开哪扇门,但只要一开了门,就非走出去不可。”
  楚留香的脸色也有些发白,苦笑道:“看来那不但要有勇气,还得要有些运气。”
  张洁洁勉强笑了笑道:“我本来也不愿你去冒险的,可是……这地方也是个看不见底的深渊,你留在这里,也一样会沉下去,只不过沉得慢一点而已。”
  楚留香道:“我明白。”
  张洁洁凝视着他,道:“你是我的丈夫,是我最亲近的人,我当然不希望你是个临阵退缩的懦夫,更不愿有人看不起你,但我也不愿看着你去死,所以……”
  楚留香道:“所以你现在就要为我去找出哪扇门外是活路?”
  张洁洁点头道:“天梯就在圣坛里,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一两个时辰……”
  楚留香道:“但我却宁愿你留在这里,多陪我一个时辰也是好的。”
  张洁洁嫣然一笑,柔声道:“我也希望能在这里陪着你,可是我更希望以后再见到你。”
  她俯下身,在楚留香脸上亲了亲,声音更温柔,又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      ×      ×

  这是楚留香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这句话正和她上次离开楚留香时,说的那句话,完全一样。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为什么她要离开楚留香时,总是偏偏要说很快就会回来呢?

×      ×      ×

  张洁洁没有再回来。
  楚留香再看到她时,已在天梯下。
  她脸色苍白,脸上的泪痕犹未干。
  她眼睛里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楚留香想冲过去时,她已经走了——被别人逼走了。
  她似已完全失去了抗拒的能力,只不过在临走时忽然间向楚留香眨了眨眼。
  左眼。
  眼睛岂非也正是人类互通消息的一种工具?
  楚留香尽力控制着自己,他从不愿在任何人面前暴怒失态。
  可是他心里的确充满了愤怒,忍不住道:“你们为什么要逼她走?”
  黑衣老妪冷冷道:“没有人逼她走,正如没有人逼你走一样。”
  楚留香道:“你至少应该让我们再说几句话。”
  黑衣老妪道:“你既然已经是要走了,还有什么话可说?”
  楚留香道:“可是你……”
  黑衣老妪截断了他的话,道:“可是你若真的有话要说,现在还可以留下来。”
  楚留香道:“永远留下来?”
  黑衣老妪道:“不错,永远留下来。”
  楚留香长长吐出口气,道:“你明知我不能留下来的。”
  黑衣老妪道:“为什么不能?你若真的对她好?为什么不能牺牲自己?”
  楚留香道:“因为她也不愿我这么样做!”
  黑衣老妪道:“你以为她真的要你走?”
  楚留香道:“你以为不是?”
  黑衣老妪冷笑道:“你真相信女人说的话?”
  她冷笑着,接着道:“我是她的母亲,我也是女人,我当然比你更了解她,她要你走,只不过因为她已伤透了心——她要你走,只不过因为她已永远不愿再见你。”
  楚留香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我已明白你的意思了。”
  黑衣老妪道:“你明白就好。”
  楚留香神情反而平静下来,淡淡道:“你不但希望她恨我,还希望我恨她,希望我们的遭遇,也和你们一样。”
  黑衣老妪脸色变了。
  她当然知道他说的“你们”就是说她和她丈夫。
  他们岂非就是彼此在怀恨着?
  楚留香的声音更平静坚决,道:“但我却可以向你保证,你女儿的遭遇绝不会跟你一样,因为我一定会为她好好活下去,她也同样会为我好好活着,无论你怎么想,我们都不会改变的。”
  黑衣老妪目光闪动,道:“你真的相信自己说的这些话?”
  楚留香道:“是的。”
  黑衣老妪忽然笑了,道:“你若真的相信,又何必说出来?又何必告诉我?”
  她笑得就像是根尖针,像是想一针刺入楚留香的心脏。

×      ×      ×

  四十丈高的天梯,人在梯上,如在天上。
  两扇门几乎是完全一模一样的,没有人能看得出其间的差别。生与死的差别!
  楚留香站在门前,冷汗已不觉流下。
  他经历过很多次生死一发的危险,也曾比任何人都接近死亡,有时甚至已几乎完全绝望。
  但他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恐惧过。
  因为这次他的生与死,是要他自己来决定的,但他自己却偏偏完全没有把握。
  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比被人逼你作无把握的决定更可怕!
  你若非亲自体验过,也绝对想不到那有多么可怕!
  左眼,是左眼。
  张洁洁是不是想告诉他,左边的一扇门外是活路?
  楚留香几乎要向左边的这扇门走过去,但一双脚却似被条看不见的铁练拖住。
  “你以为她真的要你走?”
  “她要你走,只不过因为她已伤透了心,已不愿再见你!”
  楚留香不能不问自己!
  “我是不是伤了她的心?是不是应该走?”
  他从未觉得这件事做错,这地方本是个牢狱,像他这样的人,当然不能留在这里。
  可是他又不能不问自己。
  “我若真的对她好,是不是也可以为她牺牲,也可以留下来呢?”
  “我是不是太自私?是不是太无情?”
  “我若是张洁洁,若知道楚留香要离开我,是不是也会很伤心?”
  你若真伤了一个女人的心,她非但永远不愿再见你,甚至恨不得要你死。
  这道理楚留香当然也明白。
  “她故意眨了眨左眼,是不是希望我一脚踩入万丈深渊中去?”
  楚留香又几乎忍不住要走向右边的那扇门去。
  可是他耳边却似又响起了张洁洁那温柔的语声!
  “我喜欢的是你,不是死人,所以为了我,你也非走不可。”
  “只要你快乐,我也会同样快乐,你一定要为我好好的活着。”
  想起她的温柔,她的深情,他又不禁觉得自己竟然会对她怀疑,简直是种罪恶。
  “我应该信任她的,她绝不会欺骗我。”
  “可是,她暗示地眨了眨左眼,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呢?”
  是想告诉我,左边的一扇门才是活路?还是想告诉我,左边的一扇门开不得?

×      ×      ×

  所有的问题,都要等门开了之后才能得到解答。
  应该开哪扇门呢?这决定实在太困难,太痛苦。
  楚留香只觉得身上的衣衫已被冷汗湿透。
  黑衣老妪站在他身边,冷冷的看着他湿透了的衣衫,突然冷笑道:“现在你是不是已后悔了?”
  楚留香道:“后悔什么?”
  黑衣老妪道:“后悔你本就不该来的,没有人逼你来,也没有人逼你走。”
  楚留香道:“所以我绝不后悔,无论结果如何,都绝不后悔,因为我已来过!”

×      ×      ×

  他来过,活过,爱过。
  他已做了他自觉应该做的事,这难道还不够?
  黑衣老妪目光闪动,道:“你好像总算已想通了?”
  楚留香点点头。
  黑衣老妪道:“那末你还等什么?”
  楚留香忽然笑了笑,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他的手忽然又变得很稳定。
  在这一瞬间,他已又回复成昔日的楚留香了。
  他迈开大步,一脚跨出了门——

×      ×      ×

  他开的是哪扇门呢?
  没有人知道。
  但这已不重要,因为他已来过,活过,爱过——无论对任何人说来,这都已足够。

  (古龙《桃花传奇》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二十章 天梯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