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福万寿园
 
2019-07-15 17:31:1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楚留香喜欢女人。
  女人也喜欢楚留香。
  所以有楚留香的地方,就不会没有女人。
  别人问他,对女人究竟有什么秘诀,他总是笑笑。
  ──他只能笑笑,因为,他自己也实在有点莫名其妙。他常在些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认得一些很妙的女人。
  他认得沈珊姑时,沈珊姑刚从房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一把快刀,要杀他。认得秋灵素时,秋灵素正准备自杀。
  他在没有水的沙漠认得石观音,却是在水底下认得阴姬的。
  他认得宫南燕时,宫南燕正坐在他的椅子上,喝他的酒;认得石绣云时,石绣云却正躺在别人的怀抱里。
  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认得东三娘,在死尸旁认得华真真。
  他认得琵琶公主时,琵琶公主正在洗澡;认得金灵芝时,正在洗澡的却是他自己。
  有时他自己想想这些事,自己都觉得好笑。
  但无论怎样说,最可笑,最莫名其妙的,还要算是认得艾青那一次。
  他能够认得艾青,只因为艾青放了个屁。

×      ×      ×

  有很多人认为只有男人才放屁,这也许因为他们没有见过女人放屁。
  其实女人当然也放屁的。
  女人的生理构造和男人并没有什么两样,有屁要放时,并不一定能忍住,因为有些屁来时就像血衣人的快剑,来时无影无踪,令人防不胜防。
  但世上有很多事都不公平,男人随便在什么地方,随便放多少屁,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女人若在大庭广众间放了个屁,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了。据说以前曾经有个女人,只因为在大庭广众间放了个屁,回去就自己找根绳子上吊了。
  这种事虽不常有,但你却不能不信。

  (二)

  春天。
  万福万寿园。
  万福万寿园里的春天也许比世上其他任何地方的春天都美得多,因为别的地方就算也有如此广大的庭园,也没有这么多五彩缤纷的花;就算有这么多花,也没有这么多人;就算有这么多人,也绝没有如此多彩多姿。
  尤其是在三月初七这一天。
  这天是金太夫人的八旬大寿。
  金太夫人也许可以说是世上最有福气的一位老太太了。
  别人就算能活到她这样的年纪,也没有她这样的荣华富贵,就算有这样的荣华富贵,也没有她这样多子多孙;就算有这么多子孙,也不会像她这样,所有的子孙都能出人头地。
  最重要的是,金太夫人不但有福气,而且还懂得怎么样去享福。
  金太夫人一共有十个儿子,九个女儿,八个女婿,三十九个孙儿孙女,再加上二十八个外孙。
  她的儿子和女婿有的是总镖头,有的是总捕头,有的是帮主,有的是掌门人,可说没有一个不是江湖中的顶尖高手。
  其中只有一个弃武修文,已是金马玉堂,位居极品。还有一个出身军伍,正是当朝军功最盛的威武将军。
  她有九个女儿,却只有八个女婿,只因其中有一个女儿已削发为尼,投入了峨嵋门下,承继了峨眉“苦恩大师”的衣钵。
  她的孙女和外孙也大都已成名立万。
  她最小一个孙女儿,就是金灵芝。
  金灵芝是同时认得楚留香和胡铁花的——他们正在澡堂里洗澡,她突然闯了进去。
  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这是个很奇突、很刺激的开始,但他们认得后共同经历的事,却更奇突刺激。
  他们曾经躺在棺材里在大海上漂流,也曾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等死,他们遇到过用渔网从大海中捞起的美人鱼,也遇到过终生不见光明的蝙蝠人。
  总之他们是同生死,共患难的伙计,所以他们成了好朋友。
  胡铁花和金灵芝的交情更特别不同。
  金老夫人的八旬大寿,他们当然不能不来,何况胡铁花的鼻子,早已嗅到万福万寿园窖藏了二十年的好酒了。
  金灵芝坚决不要他们送礼,只要他们答应一件事:“不喝醉不准走。”
  楚留香也要她答应一件事:“不能在别人面前说出他们的名字。”
  胡铁花很守信。
  他已醉过三次,还没有走。
  他们初三就来了,现在是初七,来的客人更多,认得楚留香真面目的人却几乎连一个也没有。
  金灵芝也很守信。
  她并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泄露楚留香的身份。
  所以楚留香还可以舒舒服服地到处逛逛,他简直已逛得有点头晕,这地方实在太大,人实在太多。
  初七这天正午,所有的人都要到大厅去向金太夫人拜寿,然后吃寿面。
  万福万寿园厅再大,也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所以客人只好分成三批,每一批都还是有很多人。
  楚留香是第三批。
  他本来是跟胡铁花一起从后园走出来的,走到一半,胡铁花忽然不见了。
  人这么多,要找也没法子找。
  楚留香只有一个人去,他走进大厅时,人仿佛已少了一些,有的人已开始在吃寿面,有些女孩子从两根筷子间偷偷的瞟他。
  楚留香就算不是楚留香本人,也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他只有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规规矩矩的走到前面去拜寿。
  他并不是这么规矩的人,但金太夫人正在笑眯眯的看着他——金灵芝在祖母面前是从来不敢说谎的。
  金太夫人既然知道他是谁,在这么样一位老太太面前,楚留香也只有尽力,作出规规矩矩的样子来。
  他实在被这位老太太看得有点头皮发炸。金太夫人在看着他的时候,就像在看着未来的孙女婿似的。
  楚留香只希望她别要弄错了人。他硬着头皮走过去,仿佛觉得有个人走在他旁边,而且是个女人,一阵阵香气,直往他鼻子钻。
  他真想回头看看。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噗——”的一声。
  除了楚留香外,至少还有七八十个人也听到了这“噗”的一声。
  第一,因为在金太夫人面前,大家都不敢放肆,所以寿堂里人虽多,却并不太吵。
  第二,因为这声音特别响。
  只要放过屁的人就都听得出这是放屁的声响。
  每个人都放过屁。
  这个屁除了特别响一点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地方。
  只不过它实在不该在这时候放,不该在这地方放,更不该就在楚留香身边放。
  楚留香眼睛忍不住往旁边瞟了瞟,站在他身旁的果然是个女人。
  这女人不但很香,而且很美,很年轻。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因为这时已有七八十双眼睛向他这边看了过来,眼睛里带着点惊异带着点好奇,也带着点讥笑之意。
  楚留香当然知道这屁不是他放的,但若不是他放的,就是这又香、又美、又年轻的女孩子放的。
  一个君子怎么能让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承当放屁的罪名?
  尤其当这女子正可怜兮兮的瞧着他,向他求助的时候,就算不是君子,也会挺身而出的。
  楚留香虽没有当众说出,屁是我放的这句话,但他脸上的确已作出放过屁的表情,而且让每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那女孩子看着他时,却好像正在看着一个从千军万马,刀山火海中,冒着九死一生,将她救出来的英雄似的。
  只要能被女孩子这么瞧一眼,这一点点牺牲又算什么呢?
  为了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楚留香以前也不知做过多少比这次更牺牲惨重的事。
  为了救一个如此美丽少女,你就算要楚留香独力去对付三只老虎,两只狮子,他也有勇气去。
  他对付过的人甚至比狮子老虎还可怕十倍。
  但他却实在没有勇气再坐下来吃寿面了,现在至少还有四五十双眼睛在看着他,其中至少有二十双是女孩子的眼睛。
  用最快的速度拜完了寿,他就溜了出去。
  院子里也有很多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有说有笑。
  这些人大都是武林中的知名之士,其中也有几个是楚留香认得的。
  他们却不认得楚留香,当然也不知道刚才的事,但楚留香却总觉得有点心虚,在大庭广众间放屁,毕竟不是件很光荣的事。
  所以只要别人一看他,他就想溜。
  他从前面的院子溜到花园,又从花园溜到后花园。
  他忽然发觉后面一直有个人在钉着他。
  他走到哪里,这人就跟到哪里,他停下来,这人也停下。
  他虽没有看见这人,却已感觉到。
  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在暗中盯住楚留香,而能不让他发觉的。
  楚留香故意做出一点也没有发觉的样子,施施然走过小桥。
  小桥在荷塘上,荷塘旁有座假山。
  他走到假山后,假山后总算没有人了,但这人居然还敢跟过来。
  脚步很轻,不懂得轻功的人,脚步声总不会这么轻。
  楚留香忽然回过头,就看到了她。
  她穿着件淡青色的春衫,袖子窄窄的,式样时新,上面都绣着宝蓝色的花,配着条长可及地的宝蓝色百摺裙。
  楚留香对她第一眼印象是:“这女孩子很懂得穿衣服,很懂得配颜色。”
  她袅袅婷婷的站在假山旁,低着头,咬着嘴唇,一双纤纤玉手,正在轻轻拢着鬓边被春风吹乱了的头发。
  楚留香对她第二个印象是:“这女孩子的牙齿和手都很好看”。
  她脸上带着红晕,艳如朝霞,一双黑白分明的翦水双瞳,正在偷偷的瞟着楚留香。
  楚留香对她第三个印象是:“这女孩子全身上下都好看。”
  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她。
  她就是刚才在寿堂里站在他旁边的那女孩子。只不过楚留香刚才并没有看清楚她。
  在那么多人面前,他实在不好意思看。
  现在他可以看了。
  能仔细欣赏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实在是种很大的享受。
  那女孩子的脸更红了,突然一笑,嫣然道:“我叫艾青。”
  她第一句话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楚留香倒也没有想到,但他却懂得,女孩子肯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说出自己的名字,至少就表示她对这男人并不讨厌。
  艾青低着头,道:“刚才若不是你,我……我简直非死不可。”
  楚留香笑笑。
  只不过为了个屁,就要去死,这种事实在不能了解。
  他只能笑笑。
  艾青又道:“救命之恩,我虽不敢言谢,但却不知该怎么样报答你才好。”她越说越严重了。
  楚留香只有笑道:“那只不过是件小事,怎么能谈上救命之恩!”
  艾青道:“在你说来虽是小事,在我说来却是天大的事,你若不让我报答你,我……我……”
  她忽然抬起头,脸上露出很坚决的表情,道:“我就只好死在你面前。”
  楚留香怔住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将这种事看得如此严重。
  艾青好像还怕他不相信,又补充着道:“我虽然是个女人,但也知道一个人若想在江湖中站住脚,做事就得要恩怨分明,我不喜欢人家欠我的情,也从不欠人家的。你若不让我报答你,就是看不起我,一个人若被人家看不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本来好像很不会说话,很温柔,很害羞,但这番话却说得又响又脆,几乎有点像光棍的口气了。
  楚留香苦笑道:“你想怎么报答我呢?”
  艾青郑重道:“随便你要我怎么样报答你,我都答应。”
  她脸上又起了阵红晕,但眼睛却直视着楚留香,说话的声音中更带着种说不出的诱惑。
  大多数男人听了这种话,看到这种表情,都一定会认为这女孩子在勾引他,因为男人多多少少都免不了有点自作多情。
  不明白她这意思的男人,若不是聪明得可怕,就是笨得要命。
  楚留香也不知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手摸着鼻子,忽然道:“你若一定要报答我,就给我五百两银子吧。”
  艾青好像吓了一跳,道:“你要什么?”
  楚留香道:“五百两银子,没有五百两,减为一半也好。”
  艾青瞪大了眼睛,道:“你不要别的?”
  楚留香叹道:“我是个穷人,什么都不缺,就只缺点银子,何况,一个人若想报答别人,除了给他银子外,还有什么其他更好的法子呢!”
  艾青瞪着他,本来显得很惊讶,渐渐又变得很失望,嫣红的面颊也渐渐变得有点发青,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想不到你这人竟是个呆子?”
  楚留香眨眨眼,道:“我是不是要得太少了?是不是还可以多要些?”
  艾青咬着嘴唇,道:“一个女人若想报答男人,其实还有种更好的法子,你难道不懂?”
  楚留香摇头,道:“我不懂。”
  艾青跺了跺脚,道:“好,我就给你五百两。”
  楚留香展颜笑道:“多谢多谢。”
  艾青道:“我现在没有带在身上,今天晚上三更,我送到这里来给你。”
  说完了这句话,她扭头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瞪了楚留香一眼,恨恨道:“真是个呆子。”
  楚留香望着她转过假山,终于忍不住笑了,而且仿佛越想越好笑。
  除了他之外,居然还有别人在笑。笑声如银铃,好像是从假山里面传出来的。
  楚留香倒真吃了一惊,他真没有想到这假山是空的,而且里面还躲着人。
  一个人已从假山里探出头,还在笑个不停。

×      ×      ×

  楚留香也跟别的男人一样,喜欢将女人分门别类,只不过他分类的方法跟别人多少有些不同。
  他将女人分成两种。一种爱哭,一种爱笑。
  爱笑的女人通常都会很美,笑得很好看,否则她也许就要选择哭了。
  楚留香看过许多很会笑的女人,但他却不能不承认,现在从假山里探出头来的这女人,比大多数女人笑得好看得多。不但好看,而且好听。
  她的眼睛不大,笑的时候眯了起来,就好像一双弯弯的新月。
  楚留香本来喜欢眼睛大的女孩子,但现在却又不得不承认眼睛小的女孩子也有迷人之处。
  事实上,他简直从未看过这么迷人的眼睛。他简直看得有点痴了。
  这女孩子吃吃笑道:“看来她说得一点也不错,原来你真是个呆子。”
  楚留香眨眨眼,道:“呆子也没什么不好,呆子至少不会偷听别人说话。”
  这女孩子瞪眼道:“谁偷听你们说话,我早就在这里了,谁叫你们要到这里的。”
  楚留香道:“你好好的躲在假山洞里干什么?”
  这女孩子道:“我高兴。”
  天大的道理也抵不上“高兴”两个字。楚留香知道自己又遇上个不讲理的女孩子了。
  他常常提醒自己,绝不要去惹任何一个女人,更不要跟女人争辩。
  你甚至可以打她,但绝不要跟她争辩。
  楚留香摸摸鼻子,笑笑,准备开步走——我惹不起你,总躲得起你吧。
  谁知这女孩子却忽然跳了出来,道:“喂,刚才那小姑娘好像是在勾引你,你知不知道?”
  楚留香道:“不知道。”
  这女孩子道:“她说的那些话,你难道真的一点也听不懂?”
  楚留香道:“假的。”
  这女孩子又笑了,道:“原来你并不是呆子。”
  楚留香道:“我只不过不喜欢女人勾引我——我喜欢勾引女人。”
  这女孩子瞟了他一眼,道:“那么,你为什么不勾引我?”
  楚留香终于也忍不住笑了,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勾引你?”
  这女孩子又道:“那么,你至少应该先问问我的芳名。”
  楚留香道:“请问芳名?”
  这女孩子笑了笑道:“我叫张洁洁,弓长张,清洁的洁。”
  楚留香道:“张洁洁……”
  张洁洁道:“嗳,不敢当,怎么一见面就叫我张姐姐呢!真是乖孩子。”
  她话未说完,已笑得弯下了腰。
  楚留香简直有点要笑不出来了。
  他虽然并不时常吃人的豆腐,但被女人吃豆腐,倒还真是生平第一次。
  张洁洁不待楚留香回话,笑着又道:“小弟弟,你叫姐姐干什么呀?”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原来你还是个小孩子,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占人便宜。”
  张洁洁眼波流动,道:“你看我像小孩子?”
  她不像。她身上最迷人的地方并不是眼睛。
  楚留香干咳了两声,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目光从她身上最迷人的地方移开。
  张洁洁吃吃笑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呀?”
  楚留香道:“我不说话的时候,你最好小心些。”
  张洁洁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因为我不动口的时候,就表示要动手了。”
  他眼睛又在瞪着她身上最迷人的那地方,好像真有点像要动手的样子。
  张洁洁不由自主伸手挡住,道:“你敢!”
  楚留香龇牙咧嘴,道:“我不敢?”他的手已开始动。
  张洁洁娇呼了一声,掉头就跑,大叫道:“原来你不是呆子,是色狼。”
  楚留香看着她转过假山,刚松了口气,谁知她突又冲了过来,瞪眼道:“小色狼,你听着,你既已勾引了我,若还敢跟那姓艾的小姑娘勾三搭四,小心我打破醋坛子。”
  真动手的不是楚留香,而是她。她忽然抬起手,在楚留香头上重重的敲一下,又一溜烟走了。
  楚留香一只手摸着头,一只手摸着鼻子,又好气,又好笑。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心里倒真有点甜丝丝的。他并不是乡巴佬,但这样的女孩子,倒真还没有见过。
  见过这种女孩子的人,只怕还没有几个。
  突听有人笑道:“我听见有人在骂色狼,就知道是你,你果然在这里。”
  楚留香用不着看就知道是胡铁花来了,所以他根本没有看,却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惜,可惜啊!我真替你可惜。”
  胡铁花怔了怔,道:“可惜什么?”
  楚留香道:“可惜你痛失良机!”
  胡铁花道:“痛失良机?”
  楚留香道:“刚才这里姐姐妹妹一大堆,谁叫你溜走了的。”
  胡铁花道:“这么样说来,好像我一走,你就交了桃花运。”
  楚留香道:“好像是的。”
  胡铁花忽又叹了口气,道:“我别的不佩服你,只佩服你吹牛的本事……当然,你还有……放屁的本事。”他大笑,接着道:“听说你刚才放了个全世界最响的屁。”
  楚留香悠然道:“响屁人人会放,只不过各有巧妙不同而已。”
  胡铁花道:“什么巧妙?”
  楚留香道:“你若知道我那一屁放出了什么来,你每天至少要放十个。”
  胡铁花道:“除了臭气,你还能放得出什么?”
  楚留香淡淡道:“我知道你不信,但等到明天早上,你就会相信了。”
  胡铁花忽然正色道:“不能等。”
  楚留香道:“为什么?”
  胡铁花道:“因为我们这就要走了,而且是非走不可。”
  楚留香道:“谁非走不可?”
  胡铁花道:“我们——我们的意思就是你和我。”
  楚留香道:“我们为什么要走?”
  胡铁花道:“因为再不走立刻就要有麻烦上身。”
  楚留香道:“你是说,有人要找我们的麻烦?”
  胡铁花道:“没有别人,只有一个人。”
  楚留香道:“谁?”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金灵芝。”
  楚留香笑了,道:“她要找也是找你的麻烦,绝不会找到我头上来。”
  胡铁花瞪眼道:“你难道不是我朋友?”
  楚留香笑道:“她要找你什么麻烦?难道是想嫁给你?”
  胡铁花立刻变得愁眉苦脸,吁了一口气,叹道:“一点也不错。”
  楚留香道:“那么你岂非正好娶了她,你本来不是喜欢她的吗?”
  胡铁花皱着眉道:“本来的确是,但现在……”
  楚留香道:“现在她已喜欢你,所以你就不喜欢她了,是不是?”
  胡铁花忽然一拍巴掌,道:“我本来一直想不通为了什么,被你一说,倒真提醒了我。”
  楚留香叹道:“这本就是你的老毛病,你这毛病要到什么时候才改得了?”
  胡铁花怔了半晌,苦笑道:“就算我还喜欢她,可是你想想,我怎么受得了她那些姑姑婶婶,叔叔伯伯?不说别的,就说磕头吧。”
  楚留香道:“磕头?”
  胡铁花道:“我若娶了金灵芝,岂非也变成了他们的晚辈,逢年过节,是不是要跟他们磕头,就算每一个人只磕一个头,我也要变成磕头虫了。”
  他拼命搔头,道:“别的都能做,磕头虫是万万做不得的。”
  楚留香忍不住笑道:“你反正总找得出理由来为自己解释。”
  胡铁花又瞪起了眼睛,道:“我只问你,你是走不走?”
  楚留香道:“我不走行不行?”
  胡铁花道:“不行。”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前言
下一篇:第二章 勾魂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