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名圈套
 
2019-07-15 18:03: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眩目的火光,照亮了一个人的脸。
  一张充满了勇气、决心和坚强自信的脸,一个相貌威严,宽袍大袖的中年人。
  桥头摆着张大而舒服的太师椅。
  金四爷头发用黑缎子随随便便的挽了个髻,脚下也随随便便的套了双多耳麻鞋,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
  但却绝没有人敢随随便便的看他一眼,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随随便便的说一句。
  有种人无论是站着,是坐着,还是躺着,都带着种说不出的威严。
  金四爷就正是这种人。
  楚留香看过他,也知道他是那种人。
  他知不知道楚留香是哪种人呢?
  楚留香叹了口气,终于走了过去,等他走到金四爷面前时,脸色已很平静。
  能看到楚留香脸上有惊慌之色的人并不多。
  金四爷那双鹰一般锐利的眸子,正盯在他脸上,忽然道:“原来是你。”
  楚留香道:“是我。”
  金四爷冷冷道:“我们还真没有想到是你。”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也没想到金四爷居然还认得我。”
  金四爷沉着脸,道:“像你这样的人,我只要看过一眼,就绝不会忘记。”
  楚留香道:“哦?”
  金四爷道:“你有张很特别的脸。”
  楚留香道:“我的脸特别?”
  金四爷道:“无论谁有你这么样的一张脸,再想规规矩矩的做人都难得很。”
  楚留香又笑了,又摸了摸鼻子。
  他本来是想摸摸自己脸的,却还是忍不住要摸在鼻子上的。
  金四爷冷冷道:“所以我一眼就看出你绝不是个规规矩矩的人。”
  楚留香道:“所以你才没有忘记我?”
  金四爷道:“哼。”
  楚留香道:“但我也没有忘记金四爷。”
  他微笑着,又道:“像金四爷这样的人,无论谁看过一眼,都很难忘记的。”
  金四爷脸色变了,厉声道:“你既然还认得我,你就不该来。”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已经来了。”
  金四爷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楚留香道:“不知道。”
  他本来的确不知道。就算他早已知道,还是一样会来。
  金四爷道:“你知不知道三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胆敢随意闯入这里!”
  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爷道:“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爷怒道:“不知道怎么会来?”
  楚留香苦笑道:“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来了。”
  金四爷瞪着他看了半天,忽又问道:“你连刚才看见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楚留香道:“不知道,却很想知道。”
  金四爷一字字道:“她是我的女儿!”
  楚留香又怔住了,这下子才真的怔住了。
  金四爷表情变得很奇怪,沉声道:“你若是看到有人半夜里从你女儿屋里走出来,你会怎么样去对付他?”
  这句话问得好像也有点奇怪。
  楚留香却还是摇摇头,道:“不知道。”
  这次他说的不是真话。
  其实他当然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做父亲的人通常只有两种法子——
  若不打死那小子,只有逼他娶自己的女儿做老婆。
  金四爷脸上现出怒容,厉声道:“你真不知道?”
  楚留香道:“我没有女儿。”
  金四爷怒道:“你知道什么?”
  楚留香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到现在为止,我只知道一件事。”
  金四爷道:“哪件事?”
  楚留香苦笑道:“我只知道我自己好像已掉进个圈套里,忽然间就莫名其妙的掉了下去。”
  他的确有点莫名其妙。等他发现这是个圈套时,绳子已套住了他的脖子。
  金四爷脸色又变,厉声道:“圈套!什么圈套?”
  楚留香道:“不知道。”
  他苦笑着,接着道:“我若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圈套,就不会掉下来了。”
  金四爷冷冷道:“你是不是还想跳出去?”
  楚留香道:“想得要命。”
  金四爷道:“一个人若已真的掉在圈套里,就很难再跳出去。”
  楚留香道:“的确很难。”
  金四爷道:“你知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出得去?”
  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爷目光忽又变得很奇怪,道:“那只有一种法子。”
  楚留香道:“请教。”
  金四爷沉声道:“只要你忘记这个圈套,你就已不在这圈套里。”
  楚留香想了想,道:“这句话我不太懂。”
  金四爷道:“你若忘记这是个圈套,哪里还有什么圈套?”
  楚留香又想了想,道:“我还是听不懂。”
  金四爷沉下了脸,道:“要怎样你才懂?”
  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爷厉声道:“好,我告诉你!”
  他霍然长身而起,忽然已站在楚留香面前,左掌在楚留香眼前挥过,右手闪电般去抓楚留香的腕子。
  这并不能算是很精妙的招式。
  楚留香七八岁的时候,就已学会对付这种招式的法子。
  他就算闭着眼,再绑住一只手,一条腿,也能避开这一招的。
  但金四爷的招式却已变了,忽然间就变了,也不知是怎么变的。
  楚留香忽然发现金四爷的右手在他眼前,本来在他眼前的那只左手,竟已扣住了他的腕子。
  他这才吃了一惊。
  这一两年来,他会过的绝顶高手,比别人一生中听说得还多。
  石观音的身法,“水母”阴姬的掌力,蝙蝠公子的暗器,薛衣人的剑……可说无一不是登峰造极的武功,每一招使出,几乎都有令人不得不拍案叫绝的变化,不能不惊心动魄的威力。
  但楚留香却从未见过,像金四爷这一招那么简单,那么有效的武功。
  这一招好像就是准备用来对付楚留香的!
  楚留香的腕子立刻被扣住。
  金四爷低叱一声,额上青筋一根根凸起,手臂反抡,竟将楚留香整个人摔了出去。
  他拍了拍手,吐出口气,脸上也不禁露出得意之色,显然对自己的武功觉得很满意。
  谁一招能将楚留香摔出去,都应该对自己很满意。
  眼看着楚留香的头就要撞上桥边的石柱,金四爷就慢慢的转过身,挥了挥手,意思是要他的家丁们将楚留香的尸体抬去。
  他已不准备再看见楚留香这个人。
  一个人的脑袋被撞得稀烂,并不是件很好看的事。
  谁知他刚转过身,就看见一个人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这人正是他永远不想再看到的那人。
  金四爷的脸突然僵硬。
  楚留香正站在他面前,笑嘻嘻的看着他,全身上下都完整得好像刚从封箱中拿出来的瓷器,连一点撞坏的地方都没有。
  金四爷的目光从他的头看到脚,又从他的脚看到头,上上下下看了两遍,忽然冷冷一笑,道:“好!好功夫!”
  楚留香也笑了笑,道:“你的功夫也不错。”
  金四爷道:“你再试试这一招!”
  说话的时候他已出手。
  他每个字都说得慢,出手更慢,慢得出奇。
  楚留香看看他的手。
  他的手粗而短,但却保养得很好,指甲也修剪得很干净。而且不像其他那些养尊处优的大爷一样,小指上并没有留着很长的指甲,来表示自己什么事都可以不必做。
  这双手虽然绝不会令人觉得呕心。
  但有时却的确可以令人送命!
  他左手的指头看来更粗硬、更短,显然也更有力。
  现在他的左手虽已抬起,却没有动,右手也动得很慢,慢慢的向楚留香伸过去,好像想握一握楚留香的手,跟他交个朋友。
  现在这只手看来的确连一点危险都没有。
  但也只有看不见的危险,才是真正的危险。
  这道理楚留香是不是懂得?
  他好像不懂。
  所以等他看出这只手的危险时,已来不及了!

×      ×      ×

  忽然间,楚留香发现自己两只手都已在这只手的力量控制之下。
  无论他的手想怎么动,手腕都很可能立刻被这双手扣住。
  他没有动,并不是因为不想动,而是根本不能动。
  金四爷手背上的青筋也已凸起,指尖距离楚留香的腕子已不及三寸。
  楚留香轻轻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金四爷的手已扣住了他的腕子——不是右手,是左手。
  他的右手还停在那里,左手却已突然闪电般探出。
  这种招式说来并不玄妙,甚至可以说是很陈旧很老套的变化。
  但他却用得实在太快,太有效!
  楚留香的注意力好像已完全集中在他右手上,根本没有防备他这只左手。
  要命的左手。
  金四爷再次低叱一声,楚留香的人就立刻又被抡了出去!
  眼看着他又要撞上桥边的石柱。
  这次金四爷既没有转身的意思,也没有准备再走的意思。
  他目光灼灼,眨也不眨的盯着楚留香。
  几十个人站在这里,四下里却静得像完全没有人一样。
  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喝采。
  这些人已被训练得铁石般冷静,金四爷一招得手,他们甚至连手里已张满了的弓弦都没有颤动一下。
  但他们的眼睛却也不能不去看楚留香。
  在每个人的计算中,都认为这是楚留香的头要撞上石柱的时候。
  楚留香的身子突然凌空一转——就像是鱼在水中一转。
  这一转非但没有丝毫勉强,而且优美文雅如舞蹈。
  看到楚留香的轻功身法,简直就好像看着一个久经训练的苗条舞伎在你面前随着乐声起舞一样。
  几乎就在他转身的同一刹那间,他的人已回到金四爷面前。
  金四爷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他,也就在这同一刹那间,突又出手。
  谁也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只看见楚留香的身子又被抡起,死鱼般被摔了出去,只不过换了个不同的姿势而已。
  但他回来的方法却还是和刚才一样。
  眼见着他要撞上石柱时,他身子突又一转,人已回到金四爷面前。
  只听一声霹雳般的大喝!
  金四爷的身子似已暴长半尺,似已将全身力量都用作这孤注一掷。
  楚留香的人箭一般向后飞出。
  他第四次被摔出去。
  这一摔之力何止千斤,楚留香的人似已完全失去控制!
  在这种力量下,根本就没有人还能控制自己。
  眼看着他这次势必已将撞上石柱,但却忽然从石柱拦杆间穿了过去。
  他脚尖勾住了石柱,用力一勾,忽然又从栏杆间穿了回来,来势仿佛比去势还急,到了金四爷面前,才突然转身。
  就像是鱼在水中轻轻一转。
  然后他的人就轻飘飘的落在金四爷面前,脸上还是带着那种懒懒散散的微笑,就好像始终都一直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动过。
  没有人动,没有人出声。
  但每个人眼睛都不禁露出惊叹之色。
  这一战虽然是他们亲眼看见的,但直到现在,他们几乎还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      ×      ×

  人有很多种,但大多数人却都属于同一种。
  这种人做的每件事,几乎都在预料中——在别人的预料中,也在自己预料中。
  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们工作,然后就等着收获。
  他们总不会有太大的欢乐,也不会有太大的痛苦,他们平平凡凡的活着,很少会引起别人的惊奇,也不会被人羡慕。但他们却是这世界不可缺少的。
  楚留香不是这种人。
  他做的每件事,几乎都不是别人预料得到的,几乎难以令人相信。
  因为他天生就是个传奇人物。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八章 九曲桥上
下一篇:第十章 月下水,水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