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断魂夜,断肠人
 
2019-07-15 17:57:5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一个人若要往上爬,就得要吃苦,要流汗。
  可是等他爬上去之后,就会发觉他无论吃多少苦,无论流多少汗,都是值得的。

×      ×      ×

  一个人若要往下跳,就容易多了。
  无论从哪里往下跳都很容易,而且往下坠落时那种感觉,通常都带着种罪恶的愉快。
  直到他落下去之后,他才会后悔。
  因为下面很可能是个泥沼,是个陷阱,甚至是个火坑。
  那时他非但要吃更多苦,流更多汗,有时甚至要流血!

  (二)

  楚留香从高墙上跳了下去。他并没有流血,却已开始后悔。
  刚才在高墙上,他本已将这地方的环境,看得很清楚。
  现在他才发觉自己到了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刚才他可以看得很远,这园子里每一丛花,每一棵树,本都在他眼下。
  但现在他却忽然发现,刚才看起来很瘦小的花木都比他的人高些,几乎已完全挡住了他视线。
  假如有个人就站在他前面的花树后,他都未必能看得见。
  一个人在高处时,总是比较看得远些,看得清楚些,但一等到他开始往下落时,他就往往会变得什么都看不清了。
  这或许也正是他往下落的原因。
  “花林中的小轩,人就在那里。”
  楚留香总算还记住了那方向,现在他的人既已到了这里,就只有往那方向去走。
  只有先走一步,算一步。
  因为他根本无法预料到这件事的结果,对这件事应有的发展和变化,他都完全不能控制。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那个人究竟是谁?”
  他连一点边都猜不出来。
  晚风中带着幽雅的花香,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他本不是如此鲁莽,如此大意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
  是不是他太信任张洁洁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如此信任一个女人呢?
  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张洁洁根本就没有做过一件能值得他完全信任的事情。
  庭园深深。
  风吹在树叶上,簌簌的响,衬得山下更幽静,更神秘。
  楚留香虽觉得这件事做得很可笑,但心里同时也觉得有种神秘的紧张和刺激。
  就如同像一个人突然接到份神秘的礼物,正要打开它看的时候。
  他既不知道这礼物是谁送来的,也猜不出送来的是什么。
  所以他非打开来看看不可。
  那里面很可能是条杀人的毒剑,也很可能是件他最希望能得到的东西。
  这种事虽然冒险,但也的确是种新奇的刺激。
  楚留香本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
  是不是因为张洁洁已经很了解他,所以才故意用这种法子令他上当呢?

  (三)

  花林中的确有几间精致的小轩。
  小轩在九曲桥上。
  青石桥在夜色中看来,晶莹如玉。
  窗子里还有灯,灯光是紫红色的。
  屋里的人是不是已算准了楚留香要来,所以在如此深夜里,还在等着他?
  在等着他的,难道又是个女人?
  楚留香还不能确定。
  现在他只能确定,这桥上绝对没有埋伏,也没有陷阱。
  所以他走了上去。
  直走到门外,他才停下来。
  他本不必停下来。
  既已到了这里,到了这种情况,是本可一脚踢开门闯进去。
  或许先一脚踢开这扇门,再踢开另一扇窗子然后闯进去。
  或许先用指甲蘸些口水,在窗纸上点破个月牙小洞,看看屋子里的情形。
  别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用这几种法子的。
  但楚留香不是别的人。
  楚留香做事有他自己独特的法子。
  他虽然也偷,偷各种东西,甚至偷香,但他用的却是最光明、最君子的那种偷法。
  所以他去偷一个人的东西时,往往也同时会偷到那个人的心。

×      ×      ×

  房门是掩着的。
  楚留香居然轻轻敲了敲门,就像一个君子去拜访他朋友般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楚留香再想敲门的时候,门却忽然开了。
  他立刻看到了一张绝美的脸。
  女人的美也有很多种。
  张洁洁的美是明朗的,生动的,艾青的美是成熟的,撩人的。
  这女人却不同。
  她也许没有张洁洁那么可爱,也没有艾青那种撩人的风情。但却美得更优雅、更高贵。
  张洁洁她们的美若是热的,这女人的美就是冷的。
  冷得像冬夜中的寒月,冷得像寒月下的梅花。
  连她的目光都是冷漠的,仿佛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吃惊。
  所以她看到楚留香时也没有吃惊,只是冷冷淡淡的打量了他两眼。
  这种眼色居然看得楚留香觉得很不安,甚至已好像有点脸红。
  无论如何,半夜三更来敲一个陌生女孩子的门,总不是件很有面子的事。
  他正想找几句比较聪明些的话来说说,替自己找个下台阶的机会。
  谁知她却已转身走了进去。
  屋子里当然布置得很精雅,大理石面的梨花几旁,只有两张椅子。
  到这里等的客人显然并不多。
  她慢慢的坐下来,忽然向另一张椅摆了摆手道:“请坐。”
  这邀请不但来得突然,而且奇怪。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随随便便就邀请一个半夜三更来敲她房门的陌生男人,到她闺房里坐下来呢?
  难道她早已知道来的这个人是谁?

×      ×      ×

  楚留香虽然已坐了下来,却还是觉得有些局促,有些不安。
  他实在没有理由就这样闯进一个陌生女孩子的房里来的。
  假如这少女并不是他要找的人,和这件事并没有关系,就算别人不说他,他自己也觉得很丢人。
  他忍不住又摸了摸鼻子。
  在他心里不安的时候,除了摸鼻子之外,好像就没有别的事可做。连一双手都不知应该放在哪里才好。
  然后他就看到了她的手伸过来,手里端着杯茶。
  碧绿色的翡翠杯,碧绿的茶,衬得她的手更白,白而晶莹,仿佛透明的玉。
  她忽然淡淡的笑了笑,道:“这杯茶我刚喝过,你嫌不嫌脏?”
  没有人会嫌她脏。
  她清秀得就像是朵刚出水的白莲。
  但这邀请却来得更突然,更奇怪。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请一个陌生男人喝她自己喝过的茶呢?
  楚留香看看她,终于也笑了笑,道:“多谢。”
  他接过了这杯茶。
  他忽然发现她的美不但优雅高贵,而且还带着某种说不出的神秘气质,仿佛对任何事,都看得很淡,很随便。
  她请楚留香喝的这杯茶,并不是种很亲密的动作,只不过因为她根本就觉得这种事情无所谓,根本就不在乎。
  她甚至好像根本就没有将楚留香放在心上。
  楚留香被女人恨过,也被女人爱过,却从未受过女人如此冷淡过。
  冷淡得简直已接近轻蔑。
  这种感觉虽令他觉得很恼火,但对他说来,却也无疑是种很新奇的经验。
  新奇就是刺激。
  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忽然有了种要征服这个女人的愿望。
  也许每个男人看到这种女人时,都难免会有这种愿望。
  楚留香将这杯茶喝了下去——因为他也一定要作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对任何事都不在乎的样子。
  何况他早已决定这杯茶里绝没有毒。
  他对任何毒药都有种神秘而灵敏的反应,就好像一只久经训练的猎犬,总能嗅得出狐狸在哪里一样。
  她冷冷淡淡的看着他,忽又道:“这儿只有一个茶杯,因为从来都没有客人来过。”
  楚留香的回答也很冷淡。
  “我也不能算你的客人。”
  “但你却是来找我的。”
  “也许是。”
  “也许?”
  楚留香笑得也很冷淡:“现在我只能这样说,因为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你要找的是谁?”
  “有个人好像一定要我死。”
  “所以你也想要他死?”
  楚留香又淡淡的笑了笑:“自己不想死的人,通常也不想要别人死。”
  这句话的另一方面也同样正确。
  “你若想杀人,就得准备着被杀!”
  她还在看着楚留香,美丽而冷淡的眼睛里,忽然露出很奇怪的表情!
  “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她忽然站起来,走向窗下,推开窗子,让晚风吹乱她的发丝。
  过了很久之后,她好像才下了决心。
  忽然道:“你要找的人就是我!”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六章 花非花,雾非雾
下一篇:第八章 九曲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