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断魂夜,断肠人
2019-07-15 17:57:5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窗外夜色凄清,窗下的人白衣如雪。
  她背着楚留香,并没有回过头,腰肢在轻衣中不胜一握。
  这么样一个人,居然会是个阴险恶毒的凶手?楚留香不能相信,却又不能不信。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凶手,除非他真的是凶手,而且已到了不能不承认的时候。
  楚留香看着她的背影,还是忍不住要问:“真的是你要杀我?”
  “嗯。”
  “那些人都是你找来杀我的?”
  “是。”
  “你认得我?”
  “不认得。”
  “不认得为什么要杀我?”
  没有答覆。
  “艾青呢?她们姐妹是不是被你绑走的?她们的人在哪里?”
  还是没有答覆。
  楚留香叹了口气,冷冷道:“你难道一定要我逼你,你才肯开口?”
  她忽然转过身,盯着楚留香。
  她眼睛里的表情更奇怪,好像在看着楚留香,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
  又过了很久,她才一字字慢慢的说道:“你要问的话,我都可以说出来。”
  楚留香道:“你为什么不说?”
  她的声音更低,道:“在这里我不能说。”
  楚留香道:“要在什么地方你才能说?”
  她的声音已低如耳语,只说了两个字:“床上。”

×      ×      ×

  屋角里有扇门。
  轻帘被风吹起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屋里的一张床。
  床前低垂着珍珠罗帐。
  她已走进去,走入罗帐里。
  她的人如在雾里。
  “床上,你若想睡,就跟我上床。”
  楚留香做梦也想不到会从她这么样一个女孩子嘴里,听到这种话。
  这实在不能算是句很优雅的话。当然更不高贵。
  无论是一个什么样女孩子,在你面前说出这种话,你就算很愉快,也同样会觉得这女人很低贱。
  可是她,却不同。
  她在楚留香面前说这句话的时候,楚留香既没有觉得很愉快,并没有觉得她是个很低贱的女人。
  因为她对你这么样,并没有表示出她喜欢你,也没有表示出她要你。
  她只不过要你这么样做。
  因为她对这种事根本看得很淡,根本不在乎。
  也许她并不是真的这样,但无论如何,她的确已使楚留香有了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通常都会令人心里很不舒服。

×      ×      ×

  雪白的衣服已褪下,她的胴体却更白,白而晶莹。
  那已不是凡俗的美,已美得圣洁,美得接近神。
  你也许日日夜夜都在幻想着这么一个女人,但我可以保证,你就算在幻想中,也绝不会真的奢望能得到这么样一个女人。
  因为那本不是凡人所能接近,所能得到的。
  你可以去幻想她,去崇拜她,但你却绝不敢去冒渎她。
  假如现在偏偏就有这么样一个女人在等着你,你也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得到她。
  而且不费吹灰之力,你心里会怎么想?
  楚留香好像什么都没有想。
  在这种时候,一两动作比一千斤思想都有用。
  他慢慢的走过去,掀起了罗帐。
  屋里也有灯。
  屋内的灯光忽然满洒在她身上。
  她身上如缎子般的发着光,眼睛里也发出了光,可是她并没有看楚留香。
  她目光仿佛还停在某一处非常遥远的地方。
  楚留香却在看着她,似已不能不看她。
  她当然知道他在看她,却还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她还是不在乎。
  她要你这么做,可是她自己却不在乎——她既没挑逗你,更没有引诱你,只不过要你这样做。
  她简直冷得可怕。
  但最冷的冰也正如火焰一样,你去摸它时,也同时会有种被火焰灼烧的感觉。
  楚留香心里也似已有股火焰燃起。
  若是别的男人,现在一定用力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拉在自己怀里,让她知道你是个男人。
  让她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强者。但楚留香却只不过轻轻拉起了她的手。
  她的手纤秀美丽,十指尖尖,手心柔软得如同婴儿的脸。
  婴儿的脸总是苹果色的,她手心也正是这种颜色。
  甚至连楚留香都没有看过如此美丽的手。
  因为他看过的女人,手里就算没有握过刀剑,也一定发过暗器。
  就算最小心的女人,练过武功之后,手上都难免留下些瑕疵。这双手却是完美无瑕的。
  楚留香低下头,目光沿着她柔和的曲线滑下去,停留在她足踝上。
  她的足踝也同样纤秀而美丽。
  就算最小心的女人,练过武之后,足踝也难免会变得粗些。她显然绝不是个练过武的女人。
  楚留香轻轻吐出口气,慢慢的抬起头。忽然发现她已在看着他。眼睛里仿佛带有种冷淡讥讽的笑意,淡淡道:“你好像很懂得看女人。”
  他的确懂得。
  有经验的男人看女人,通常都先从手脚看起。但这绝不是君子的看法。
  她又笑了笑,淡淡道:“现在你是否已满意?”
  就算是最会挑剔的男人,也绝不会对她不满意的。所以楚留香根本用不着回答。
  她还在淡淡的笑着,目光却似又回到远方,过了很久,才轻轻道:“抱我到床上去。”
  楚留香抱起了她。床并不太大,却很柔软。雪白的床单好像刚换过,连一点皱纹都没有。
  无论对哪种男人来说,这张床也绝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理想的女人,理想的床。
  在这种情况下,男人还能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呢?楚留香抱起了她,轻轻放在床上。
  她已在等着,已准备接受。
  楚留香只要去得到就行,完全没有什么值得烦恼担心的。因为这件事根本没有勉强。
  屋子里没有别的人,她绝不会武功,床上也绝没有陷阱。
  只要他得到她,就可以知道他最想知道的秘密。
  这种好事到哪里找去?他还在等什么?为什么他还站在那里不动,看起来反而比刚才更冷静?
  难道他又看出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事?
  她等了很久,才转过脸,看着他,淡淡道:“你不想知道那些事?”
  楚留香道:“我想。”
  她又问:“你不想要我?”
  楚留香道:“我想。”
  她目中终于露出了笑意,道:“既然你想,为什么还不来?”
  楚留香终于长长叹了口气,一字字道:“是谁要你这么做的,你为什么要……”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突听“当”的一声,就好像有面铜锣被人自高处重重的摔在地上。
  接着,就是一个女人的呼声。
  “捉贼,快来捉贼!这里有个采花贼。”
  只叫了两声就停止。然后四面又是一片寂静,叫声好像没有人听见。
  楚留香并没有往外冲,甚至连一点这种意思他都没有。他目光甚至没有离开过她的脸。
  她脸上也完全没有丝毫的惊异的表情,什么样的表情都没有。
  这世上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她关心的事。过了很久,她忽然问了句很奇怪的话。
  她看着楚留香,忽然问道:“你是个君子?不是个聪明人?”
  楚留香道:“两样都不是。”
  她又问:“你是什么?”
  楚留香笑了笑,道:“也许我只不过是个傻子。”
  她忽然也笑了笑道:“也许你根本就不是个人。”
  直到这时,她目中才真的有了笑意。但那也是种很缥缈,很难捉摸的笑意,就连笑的时候,她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幽怨和辛酸。楚留香看着她,忽然也问了句很奇怪的话。
  他忽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本来以为你一定会失望的?”
  沉默了很久,她才慢慢的点了点头,幽幽道:“我知道,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我一定会很失望的。”
  楚留香道:“但现在你好像并不觉得失望。”
  她想了想,淡淡道:“那也许只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真的那么样的盼望过。”
  楚留香道:“你盼望过什么?”
  她又笑了笑,一字字道:“什么都没有,现在我已经很满足。”
  她真的已很满足?
  楚留香似乎还想再问,但看到她那双充满了寂寞和幽怨的眸子,心里忽然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酸楚。
  他不忍再问,就悄悄的转过身,悄悄的走了出去。可是他本来想问的究竟是什么呢?
  她又有什么令人不能问,不忍问的秘密和隐痛?楚留香认为她盼望的是什么?失望的又是什么?
  她究竟是不是这件事的主谋?这些问题有谁能答覆?

×      ×      ×

  楚留香悄悄的走了,她在看着。
  外面的灯光不知何时已熄灭。
  她看着楚留香的身影慢慢的消失——然后她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片黑暗!
  绝望的黑暗。她目中忽然涌出一串珍珠般的泪珠。珠泪沾湿了枕头——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下一篇:第八章 九曲桥上
上一篇:
第六章 花非花,雾非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