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福万寿园
 
2019-07-15 17:31:1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五)

  园中很暗,剩下的灯光已不多。
  这点灯光在园外。
  园外的山坡上,有三五间小屋,灯光透出窗外。
  艾青就住在小屋里?
  “有些女人一戴上耳环,就会变得很可怕。”
  这句话是不是另有深意?
  楚留香走上山坡,掠过花篱。
  他一向是个很有礼貌的人,进屋子之前,一定会先敲敲门。
  这次他的礼貌忽然不见了。
  他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他立刻就看到了一双翠绿的耳环。

×      ×      ×

  艾青果然在小屋里。
  桌上有灯,她就坐在灯畔,耳上的翠环在灯下莹莹发光。
  她看到楚留香走进来时,脸上并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只是冷冷道:“你倒很守信。”
  楚留香道:“我来迟了,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会等我的。”
  艾青冷笑道:“你对自己倒很有信心。”
  楚留香笑了,道:“一个人若连自己都不信任,还能信任谁呢?”
  他笑,因为这的确是件很可笑的事。
  世上有很多种不同的女人,但这些不同的女人,对男人有些反应却几乎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有时她们往往会说出同样的话。
  所以男人也只有用同样的话来回答。
  艾青瞪着他,瞪了很久,忽然笑了道:“我也知道你一定会来。”
  楚留香道:“哦?”
  艾青道:“因为我知道你这种男人是绝不肯放弃任何机会的。”
  楚留香道:“你很了解我?”
  艾青眨着眼,道:“我也知道你要的并不是五百两银子,你故意那么说,只不过因为对我没把握,所以故意要试试我。”
  她盯着楚留香,慢慢的接着道:“现在你已经用不着再试了,是吗?”她盯着楚留香却始终不敢正眼看他。
  她坐在那里,的确坐得很规矩,神情也很正经,就像是一个规规矩矩坐在老师面前的小学生。
  她打扮得也很整齐,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上脂粉不浓也不淡,甚至连耳环都戴得端端正正。
  可是她身上唯一穿戴着的,就是这对耳环。
  除了这对耳环外,再也没有别的。

×      ×      ×

  一个女人若是像初生婴儿般赤裸着站在你的面前,她的意思当然已很明显。
  艾青道:“你已用不着尝试,因为你也已该明白我的意思。”
  不明白这意思的,除非是白痴。
  楚留香好像真的已变成白痴,摸了摸鼻子,道:“你是不是很热?”
  艾青居然沉住了气,道:“我很冷。”
  楚留香道:“是呀,这种天气无论谁都不会觉得热的。”
  艾青道:“连猪都不会觉得热。”
  楚留香道:“对了,你一定是想洗澡。”
  艾青道:“我已洗过。”
  楚留香道:“那么……你是不是把衣服都送去洗了,没有衣服换?”
  艾青瞪着他,真恨不得一拳将他满嘴的牙齿全都打出来。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若真的没有衣服换,我可以去找条裤子借给你,至少你妹妹的裤子你总能穿的。”
  艾青好像很惊讶,道:“我妹妹?”
  楚留香道:“你想不到我已见过她?”
  艾青道:“你几时见到她的?”
  楚留香道:“刚才。”
  艾青道:“那么你刚才一定见到了鬼,大头鬼。”
  楚留香笑道:“她的头并不大,她就算是鬼,也不是大头鬼,是酒鬼。”
  艾青忽然叫了起来,大声道:“无论你见到的是什么鬼,反正绝不是我妹妹。”
  楚留香道:“为什么?”
  艾青道:“我没有妹妹。”
  楚留香皱眉道:“一个妹妹都没有?”
  艾青道:“半个都没有。”
  楚留香盯着她的眼睛,盯了很久,喃喃道:“看来你并不像是说谎。”
  艾青道:“这种事我为什么要说谎?”
  楚留香道:“也许因为你喜欢说谎,有些人说谎时本就看不出来的。”
  艾青突然跳了起来,一个耳光往楚留香脸上打了过来。
  她没有打着。
  楚留香已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眼睛开始移动,从她的脸,看到她的脚,又从她的脚,看到她的脸。
  这正是标准色鬼的看法。
  没有女人能受得了男人这样看的,就算穿着十七八件衣服的女人也受不了。
  艾青的身子开始往后缩,开始发抖。
  她没有被抓住的一只手也已没法子打人,因为这只手必需掩住身上一些不太好看的地方。
  楚留香的眼睛偏偏就要往这些地方看。
  艾青咬着牙,道:“你……你想怎么样?”
  这句话本来也用不着问的,但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有时也不得不装装傻。
  楚留香微笑道:“我只想你明白两件事。”
  艾青道:“你……你说。”
  楚留香道:“第一,我不是猪,是人,是男人。”
  艾青眨着眼,道:“第二呢?”
  她全身都是害怕的样子,满脸都是害怕的表情,可是她的眼睛却不怕。
  她的眼睛里简直连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楚留香看着她的眼睛,又笑了,道:“第二,我不是君子,你恰巧也不是淑女。”
  艾青脸上露出愤怒之色,但眼睛却已开始在笑,咬着嘴唇道:“我还知道一件事。”
  楚留香道:“哦?”
  艾青道:“我知道你是个胆小鬼。”
  楚留香笑道:“你很快就会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
  艾青眼波流动,道:“难道你还敢对我怎么样?”
  楚留香道:“我不敢。”
  他嘴里说“不敢”的时候,他的手已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她整个人忽然全都软了,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的确错了,你的确敢……”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她忽然觉得心往下沉,就好像忽然一脚踏空,就好像在噩梦中从很高的地方掉了下去一样。
  她立刻就发现这不是在做梦。
  因为她的人已从半空中重重的跌在地上,几乎跌得晕了过去。
  等她眼睛里不冒金星的时候,就看到楚留香也正在看着她,微笑说道:“你没有错,我的确不敢。”
  艾青忽然跳起来,抓起凳子往楚留香砸过去,抓起茶杯往楚留香掷过去,她手边的每样东西都被她抓了起来,砸了过去。
  她砸过去的每样东西都被楚留香接住。
  直到没有东西可抓时,她就将自己的人往楚留香砸过去。
  楚留香也接住了。
  他既不是猪,也不是神。
  他也跟别的男人一样,有时也禁不住诱惑,也会心动的。
  这一次他真的抱住了她。
  他忽然发觉,无论怎么样,她都可以算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艾青轻轻的喘息,又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有很多人要杀你。”
  楚留香道:“很多人?哪些人?”
  艾青道:“别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人。”
  楚留香道:“谁?”
  艾青道:“我。”
  楚留香道:“你?你想杀我?”
  艾青道:“否则我为什么要这样子勾引你,难道我是发了花痴?”
  楚留香笑道:“看来倒真有点像。”
  艾青“嘤咛”一声,挣扎着要推开他,打他。
  她推不开,也打不着。
  楚留香很懂得怎么样才能要女人推不开他的法子,各种法子他都懂。
  艾青的呼吸更急促,忽然道:“小心我的耳环。”
  楚留香道:“你的耳环?”
  艾青道:“你不能碰它。”
  楚留香道:“为什么?”
  艾青道:“耳环里有毒针,你若想把它解下来,毒针就会弹入你的手。”她咬着嘴唇,又道:“男人跟女人好的时候,都喜欢把女人身上每样东西都拉下来的,是不是?”
  是的,在这种时候,男人都希望他的女人身上连一样东西都没有,因为在这种时候,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多余的。不但多余而且讨厌。
  楚留香看着她的耳环,道:“这里面的针很毒?”
  艾青道:“每一根针上的毒,都可以毒死一条大象。”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难怪有人告诉我,有的女人一戴上耳环就变得很可怕。”
  他不让艾青发问,先问道:“你既然要来杀我,为什么又将这些事告诉我呢?”
  艾青又闭上眼,幽幽的叹息,道:“因为……因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许因为我真的发了花痴。”她的脸红了,红得那么可爱。
  她的脸又红又烫,但鼻尖却是冰冷的。
  一个男人的嘴唇触及女人冰冷的鼻尖时,他若还不心动,那么他简直连白痴都不是。
  他一定是块木头,死木头。

×      ×      ×

  楚留香不是死木头。

×      ×      ×

  冰冷的鼻尖上有一粒粒小的汗珠,就像是花瓣上的露珠。
  露珠是甜的,甜,香。
  灯光昏黄,窗上已现出曙色,窗台上有一对翠绿的耳环。
  艾青静静的躺着,凝视着楚留香。
  他的鼻子直而挺,就像是用一整块玉雕成的,他的眼睛清澈,宛如无邪的婴儿,他的嘴角向上显得自信而乐观。
  这实在是个可爱的男人,值得任何女人喜欢。
  现在他脸上带着种深思的表情,正专心的看着这对耳环。
  艾青解下这对耳环的时候,她自己的手也在不停的发抖。
  楚留香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很多杀人的法子,可是用耳环来杀人,到的确很别致。”
  他忽又笑了笑,道:“我若真的死了,倒也有趣得很。”
  艾青道:“有趣?”
  楚留香道:“那我就一定是天下第一个被耳环杀死的人。”
  艾青眨眨眼,道:“没有人告诉你,你现在也许已经是个死人。”
  楚留香道:“你认为这法子一定能杀得死我?”
  艾青道:“你想呢?”
  楚留香笑笑,道:“以前有很多人想杀死我,他们用的都是自己认为一定能杀死我的法子。”
  艾青道:“结果呢?”
  楚留香道:“至少我现在没有死。”
  艾青凝视着他,脸忽然红了,咬着嘴唇道:“你的确没有死,我却差点死了。”
  这是句能令任何男人听了都会自觉骄傲的话。
  楚留香却似没有听见,忽又问道:“这耳环是谁替你戴上的?”
  艾青道:“你为什么要问?”
  楚留香道:“因为替你戴这耳环的人,就是真正想杀我的人。”
  艾青道:“你想去找他?”
  楚留香道:“不想。”
  艾青道:“真的不想?”
  楚留香道:“因为我不必去找他,他一定还会来找我。”
  艾青沉默着,终于点了点头,说道:“他也知道我未必能够杀得了你,所以除了我,一定还有许多的人。”
  楚留香道:“是些什么人?”
  艾青道:“女人。”
  楚留香笑道:“他很信任女人?他认为女人比男人更懂得杀人?”
  艾青道:“也许那只不过他知道你的弱点。”
  楚留香道:“我的弱点?”
  艾青嘴角带着笑,道:“江湖中人人都知道楚香帅的弱点,楚香帅唯一的弱点就是女人,尤其是好看的女人。”
  楚留香长长吐出口气,道:“原来你早已知道我是谁了。”
  艾青道:“知道你的人不止我一个。”
  楚留香叹道:“但我却还不知道他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艾青瞟着他,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
  楚留香道:“想死了。”
  艾青笑笑,又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不应该告诉你,可是……”她这句话没有说完。
  楚留香忽然抱着她滚了出去。
  一只手忽然由窗外伸进来,将窗台上的耳环向他们弹了过来。
  楚留香好像一直在凝注着艾青,并没有往别的地方看。
  但他却看到了这只手。
  一只纤秀而美丽的手,指甲上还好像染着鲜艳的凤仙花汁。

×      ×      ×

  鲜红的指甲,翠绿的耳环。
  初升的阳光,淡淡的照在窗台上。
  在指尖弹出那一瞬间,这一切本是幅美极了的图画。
  这也是幅杀人的图画。
  楚留香直滚到屋角,才敢回头。那只手还在窗台上,正在向他招手。
  艾青忽然发抖,颤声道:“是她,就是她!”
  楚留香身形已掠起,顺手捞起桌上的灯,向窗外掷出。他的人却已掠出门。
  门外没有人,那扇窗外也没有人。
  风吹着新绿的柳叶,淡淡的晨雾在柳叶间飘浮,一盏灯摆在窗下,正是楚留香刚才掷出的灯。
  人呢?楚留香长长呼一口气,知道自己这次又遇着了个极可怕的对手。
  就在这时,前面的屋角后忽然又有只手伸出来,向他轻招。还是那只手,美丽而纤秀的手指,指尖鲜红。
  楚留香用最快的速度掠过去。他怀疑过很多的事,甚至怀疑过神,但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轻功。
  从未有人怀疑过他的轻功。
  楚留香轻功无双,已是件毫无疑问的事。但等他掠到屋后,人又不见了。
  屋后没有树,只有风,风吹过山坡。
  楚留香忽然觉得风很冷。
  “这只手要杀的人不是我,是艾青。”
  楚留香凌空翻身,箭一般窜回,门还是开着的,他掠进去。
  灯在桌上。赫然正是他刚才掷出的那盏灯。
  只有灯,没有人。
  斜阳照着屋角,艾青已不见了。
  风从门外吹入,更冷。
  楚留香的掌心渐渐潮湿,他眼角忽又瞥见了同样一只手。
  手在窗台上。
  还是那只手,指尖纤纤,指甲鲜红。
  楚留香箭一般窜过去,突然出手!
  这次他居然抓住了这只手。冰冷的手,一股寒意自指尖直透入楚留香的心。
  他轻轻一拉,就将这只手拉了起来。
  只有手,没有人。

  (六)

  一只断手。
  被人齐腕砍断的,还在淌着血。
  等血滴干,这只手就渐渐苍白,渐渐干瘪,就像是一朵鲜花突然枯萎!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前言
下一篇:第二章 勾魂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