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人在无情冷雾口
 
2019-07-15 18:16:5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两个人走进了石屋,一个人的脚步声较轻。
  脚步声重些的一个人,走在后面。
  楚留香在心里盘算着,他有把握在一刹那间,制住后面的那个人,同时将出路挡住。
  前面的人想跑也跑不出去。
  这当然也是冒险,但他实在已没法子再等下去,何况,以后来的人说不定更多。
  他念头转得很快,动作更快,一想到这里,他的人已飞了起来。
  没有亲眼看到过的人,绝对无法想像楚留香骤然行动时是什么样子。
  那就像是鹰飞,却比飞鹰发动更快,那又像是兔脱,却比脱兔更剽悍迅急。
  他行动时如风云,下击时如雷电。
  他并没有张开眼去看走在后面的这个人,但身形一闪,已雷电般往这人击下。
  只可惜他算错了一点。
  这人的脚步虽重,反应却也快得惊人,身子突然的溜溜一转,人已滑出七尺。
  楚留香凌空翻身,翻身追击,疾然反掌斜削这人的后颈。
  这人身子又一转,指尖划向楚留香的脉门,招式灵变,连削带打,以攻为守,只凭这一招,已可算是一流高手。
  他再也想不到楚留香这一掌竟是虚招,再也想不到楚留香身子悬空时,招式还能改变,而且改变得令人无法思议。
  他只看见楚留香的身子突然在空中游鱼般一翻,足尖已踢向他软肋下气血海穴。
  他虽然看到,也知道应该如何闪避,但等他要闪避时,已来不及。
  他思想还在准备下一个动作,人却已倒下。

×      ×      ×

  楚留香一击得手,掌心却已沁出冷汗。
  他虽然将这人击倒,距离门户却已有七尺,并没有挡住前面一个人的出路。
  这人说不定早已兔脱,只要他走出了这屋子,楚留香就休想走出去了。
  他又算错了一着。
  他也永远想不到,这人居然还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他直到现在,才看见这个人。
  艾虹!
  楚留香又惊又喜,几乎忍不住要失声叫了出来。
  艾虹的脸上却连一点表情也没有,身上穿的也不再是诱人的红衫。
  她穿着件宽大的麻袍,完全掩没了她苗条动人的身材。
  她脸上也似乎戴了个面具,她的情感也全都被藏在这面具里。
  可是她刚才为什么不乘机逃出去报警呢?
  楚留香心里充满了感激,忍不住走过去,想去握住她的手。
  她的手在衣袖里,脚却后退了两步。
  她也变了,已不是以前那娇俏柔媚,如小鸟依人的女孩子。
  她看着楚留香的时候,就像是在看着个陌生人。
  楚留香也只有停下脚步,勉强笑道:“谢谢你。”
  没有回应。
  楚留香还是要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的?难道你也是这一家的人?你认不认得张洁洁?她是不是也在这里?”
  他问的话,就像是石头沉入水中,完全得不到一点反应。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不能说,我只求求你,告诉我,这里的圣坛究竟在什么地方?”
  艾虹冷冷的看着他,突然抬起手,反手点住了自己的穴道。
  她也倒下。
  楚留香突然很吃惊,但惊讶得并不太久。
  他已明白她的意思。
  她不忍伤害楚留香,但也不能为楚留香做任何事。
  这已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
  楚留香只有感激,她已尽了她的心意,他对她还能要求什么呢?

×      ×      ×

  外面是条很长的石廊,两边当然还有别的门,每道门看来都是完全一样的。
  谁也不知道推开门后,会发现什么?会遇到什么事?
  任何一道门的后面,都可能是楚留香所要寻找的圣坛。
  任何一道门后面,也都可能隐藏着致命的危机。
  幸好外面并没有防守的人。
  这里已是虎穴,无论是谁走进来,都休想活着出去,又何必再要防守的人?
  “既然是圣坛,总该有些特别的地方。”
  楚留香为自己下了个决定,决心要再碰碰运气。
  他沿着石壁,慢慢的走过去,低着头,垂着手,尽力使自己的脚步安详稳定。
  记得那麻冠老人走路的姿态,也许这里的人走路都是那样子的。
  灯光是从石壁间嵌着的铜灯中发出来的,光线柔和,并不太亮。
  楚留香觉得很幸运,他虽已换上了麻冠麻衣,但脸上一定弄得很糟。
  既没有镜子,又缺乏工具,更没有充裕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易容改扮,简直就好像六十岁的老太婆,想把自己扮成十六岁的小姑娘一样。
  走过这条长廊,他身上的衣服,就几乎已经快湿透了。
  转过弯后是什么地方?
  他悄悄探出头,悄悄的张望,还是没有人。
  连人声都没有。
  他刚松了口气,呼吸突然停顿。

×      ×      ×

  前面的确看不见人,也听不见人声。
  但后面呢?
  楚留香不敢回头,又不能不回头——他已发觉后面仿佛有人的呼吸声。
  后面不只一个人——有七八个人。
  七八个人幽灵般一连串跟在他身后,就像是突然自地下出现的鬼魂。
  他往前走,他们也往前走。
  他停下来,他们也停下。
  楚留香回过头,脖子就像是忽然变成了石头,完全僵硬。
  一张全无表情的脸,正对着他,一双冰冰冷冷的眼睛,正看着他。
  楚留香忽然觉得这里的灯光实在太亮了。
  这人还在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动作,没有说话。
  楚留香向他点点头。
  这人居然也向楚留香点了点头。
  楚留香道:“你好!”
  这人道:“你好!”
  楚留香道:“吃过饭没有?”
  这人道:“刚吃过。”
  楚留香道:“吃的是什么?”
  这人道:“肉。”
  楚留香道:“什么肉?猪肉还是牛肉?”
  这人道:“都不是,是人肉,想混进这里来的人的肉。”
  楚留香笑了,道:“那一定难吃得很。”
  他的话还未说完,身子贴着石壁一滑,人已转过弯,滑出去三四丈。
  然后他身子就像箭一般的向前窜了出去。
  他不敢回头,一回头身法就慢了,他也用不着回头去看,后面的人反正一定会追来的。
  长廊的尽头又是长廊。
  同样的石壁,同样的门。
  这见鬼的地方也不知有多少条石廊,多少道门。
  楚留香心里突然又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他左转右转,转来转去,说不定还是在同样的地方兜圈子。
  别人根本不必追,在那里等着他就行了,等着他自己倒下去。
  但明知如此,他还是不能停下来。
  既然不能停下来,要跑到什么时候为止呢?——倒下去为止?
  这地方看来很简单,很平常,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怕的危机和埋伏。
  楚留香直到现在,才知道这地方有多可怕。
  最可怕的是,这地方永远只有一个弯可以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顽皮孩子们常常会将一空盒子格成许多格,再捉只老鼠放进去,看着老鼠在格子里东奔西突。
  楚留香忽然间发觉自己现在的情况,和格子里的老鼠也差不多少,说不定上面也有人正在看着他。
  一想到这里,他立刻停下来。
  无论为了谁,无论为了什么原因,他都不愿将自己当做老鼠。
  就算别人并没有这么想,至少他自己已经有了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可真不好受。
  后面的人居然还没有追到这里来——这是因为楚留香的轻功太高,还是因为他们明知道楚留香无路可走?
  无论为了什么,他们迟早还是要追来的。
  楚留香长长叹了一口气,决定先推开最近的一道门再说。
  但就在这时,最近的一道门忽然开了,门里有个人正在向他招手。
  他看不见这个人,只看见一只手。
  一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也许就正是那只催魂夺命的手。
  楚留香却已窜了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他已无法顾忌得太多,他决心要赌一赌!
  冒险,岂非本就是楚留香生命中的一部分——也许正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他冲入那道门。
  门立刻关了起来,关得很紧。
  屋子里竟没有灯,楚留香连这只手都看不见了。

×      ×      ×

  这究竟是谁的手呢?

  (二)

  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嗅到一阵阵淡淡的香气。
  这香气仿佛很熟悉。
  楚留香刚想说话,这只手已掩住了他的嘴。
  一只光滑柔软的手,却冷得像冰。

×      ×      ×

  没有人能掩住楚留香的嘴,有灯光的时候不能,黑暗中也不能。
  除非他认得这个人,信任这个人,知道这个人绝不会伤害他。
  这个人是谁呢?
  楚留香耳边响起了她温柔,却带着些埋怨的低语声:“你好大胆子,居然敢到这里来?你还想不想活着回去?”
  这声音更熟悉,是艾青的声音:“我刚才假装不认得你,你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就应该走,我真没想到有时你也笨得像只驴子。”
  楚留香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拉开,轻轻叹息,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非来不可。”
  艾青道:“为什么?难道……难道你是来找我的?”
  楚留香无语。
  艾青也轻轻叹息了一声,幽幽道:“我也知道不是,你绝不会为了我冒这种险,我……我只不过是你许许多多女人当中一个而已,你可以忘记别人,当然一样也可以忘记我。”
  她的声音幽怨凄楚,她对楚留香似已动情。
  楚留香心里充满了歉疚和怜惜,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很对不起这女孩子,忍不住将她的手握得更紧,柔声道:“我并没有忘记你,也曾千方百计的找过你,可是……可是……”
  艾青道:“可是这次你并不是来找我的,你根本不知道我会在这里。”
  楚留香只有承认。
  艾青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淡,道:“其实你也用不着觉得对不起我,我去找你,的的确确本是为了要杀你的。”
  楚留香道:“可是后来你……”
  艾青道:“后来我还是在骗你,那次我突然失踪,并没有什么人逼我,是我自己溜走的。”
  楚留香放开了握住她的手,又开始摸摸鼻子了,仿佛连鼻子都有了酸水,又酸又苦。
  艾青道:“难道你以为天下的女人都要缠着你,难道你以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
  楚留香苦笑道:“无论如何,你今天总算冒险救了我。”
  艾青淡淡的道:“我救你,只不过是因为我觉得你很傻,傻得很可怜,上了别人的当,还在自作聪明。”
  楚留香道:“我究竟上了谁的当?究竟是谁在暗中主使你杀我?”
  艾青道:“我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何况你根本就不会知道。”
  楚留香道:“我一定要知道。”
  艾青冷笑道:“你以为谁会告诉你?你以为你自己能查得出来?”
  楚留香道:“只要你告诉我,圣坛在哪里,我就能查出来。”
  艾青道:“圣坛?你想到圣坛去?”
  她声音忽然变得嘶哑,似乎充满了恐惧。
  楚留香道:“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到那圣坛里去找一个人。”
  艾青道:“找谁?”
  楚留香道:“找你们的圣女。”
  艾青沉默了很久,才冷冷道:“你知不知道?要什么样的人才能见到圣女?”
  楚留香道:“不知道。”
  艾青一字字道:“快死的人!现在你也许还有希望逃出去,但你若想见她,就非死不可。”
  楚留香道:“我也非去见她不可。”
  艾青道:“你想死?”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
  用叹气来答覆别人的话,通常就等于是承认。
  艾青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道:“好吧!我这就带你去。”
  楚留香大喜道:“谢谢你。”
  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觉得有根针刺入了他腰上的软麻穴。
  这次他真的倒了下去。
  艾青的声音更冷,笑道:“我本来还想设法救你一条命,可是你既然想死,我不如就成全了你!”
  楚留香只有听着,现在他就算还能开口说话,也无话可说了。
  他永远也没有想到,连她也会这样子对付他。
  他忽然发觉自己对女人的了解,并不比一头驴子多多少。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上一篇:第十五章 山在虚无缥缈中
下一篇:第十七章 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