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2019-07-13 15:00:37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少女在距陈家麟隐身处约莫三丈停了下来。
  那绛衣少女开口道:“于艳华,此地没人,我们把事情彻底解决!”
  于艳华淡淡地道:“姜小倩,我们有什么事要解决?”
  叫姜小倩的绛衣少女柳眉一扬,道:“不必装佯,你心里十分明白的,是么?”
  于艳华小嘴一抿,道:“我一点也不明白。”
  神情举止充分显示出她的慧黠。
  姜小倩冷哼了一声道:“于艳华,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与‘关洛侠少’是青梅竹马之交,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你凭什么横岔一枝?”
  于艳华“咕叽”一笑道:“姜小倩,老实告诉你,我对‘关洛侠少’毫无意思,你吃的那一门子飞醋。”
  姜小倩一抿嘴道:“鬼才相信,我亲眼见你向他卖弄风情……”
  于艳华脆生生一笑,打断了姜小倩的话头道:“姜小倩,卖弄风情四个字未免说得太难听了吧?
  “我于艳华还不至于对人卖弄风情,老实说,凭‘关洛侠少’那绣花枕头,还不值得我如此做。”
  姜小倩道:“别嘴里说得干净,我问你,你若不是追踪他,到抚州来做什么?”
  于艳华又一笑道:“奇了,抚州是谁家的私产,我不能来?姜小倩,这正是你来抚州的目的,用不着栽在我头上,假使我真的对他有意,你也管不上,是么?”  
  姜小倩的脸红了,不是害羞,是激怒。
  “于艳华,什么也不必说,我们手底下见真章,谁输了……”
  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又道:“把这个抹在脸上。”
  于艳华若无其事地道:“这是什么东西?”
  姜小倩粉腮一寒,道:“这是易容药,可是易了容之后,终生无法复原。”
  于艳华面不改色,依然轻松地道:“真亏你想得周到,该叫‘毁容药’才对,你留着自己用吧!”
  “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对‘关洛侠少’无意,不必跟你打,你愿意爱他你就去爱,再说,真的要打的话,你也许会输……”
  姜小倩一错掌,大声道:“试试看?”
  于艳华冷冷地道:“我说过不与你打,我没这多闲力气打没意义的架。”
  姜小倩向前迫近了一步,道:“你不敢?”
  于艳华眉毛一场,道:“不敢,那就是笑话了,我只是觉得无聊罢了,你放心,我决不会横刀夺爱。
  “不过,我们都是女人,想多句嘴,别作茧自缚,否则你会后悔莫及,乘早回头最好。”
  姜小倩深深望了于艳华一眼,道:“我不相信你的花言巧语?”
  话虽如此说,但内心早已动摇了。
  于艳华道:“信不信由你,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将来无法自拔,你知道‘关洛公子’来抚州的目的是什么?”
  姜小倩脱口便道:“游侠!”
  于艳华小鼻子一掀,道:“老实告诉你,他来抚州是为了会晤‘武林仙姬’,姜小倩,你很美,但比起江湖第一美人,多少差着些吧?”
  姜小倩的粉腮全变了,这句话拟晴天霹雳,震得她几乎晕倒。
  真正几乎晕倒的,是藏身树后的陈家麟。
  于艳华的话,像一支利箭穿透了他的心。
  陶玉芳真的是为了身患绝症而出走么?
  如果是,她就不该在江湖中招蜂引蝶,做这有污妇道的事。
  “草头郎中倪景星”的话可信么?
  他一时心乱如麻,真不知道该以什么的态度对付她?
  他又想到于艳华十分慧黠,她的话未必可信……
  姜小倩厉声道:“你说的是真话?”
  这句话等于代替陈家麟发问,陈家麟倾耳静听她的答复。
  于艳华还是那副冷淡悠闲的神情道:“我为什么要骗你,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证明。”
  多疑善妒是一般女人的通病,尤其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表现得更为强烈,照理,于艳华这么一说,姜小倩应该相信了,但她仍然不十分相信,她怕她口里说得好听,心里另怀鬼胎。
  当下冷冷地道:“我自己如何去证明?”
  “你知道‘关洛侠少’下榻何处么?”
  “知道,本城最大的客栈‘迎宾馆’!”
  “这不就结了,你只消暗中注意他的行止,必可得到答复。”
  “如果,你骗我呢?”
  于艳华不由笑出了声道:“我为什么要骗你?就算我要骗你,你又不能怎样?姜小倩,如果‘关洛侠少’真的爱你,别人夺不去,如果他对你无心,你也无法勉强他爱你,是么?”
  姜小倩垂下了螓首,显然于艳华这几句话使她芳心大乱。
  人,就是这么奇怪,得不到的愈想得到,凡是得不到的,都是最完美的。
  于艳华又加上一句道:“姜小倩,如果天下只剩下他这一个男人,我就不会劝你,你自己去想吧!”
  姜小倩抬起头来,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眸中泛着淡淡的幽怨,轻轻一咬下唇,道:
  “好,我暂时相信你,反正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扭转娇躯,疾闪而去。
  于艳华望着她的背影,喃喃地道:“嗨!真是没来由。”
  话声中,也弹身离开了。
  陈家麟本想唤住她,但转念一想,把张开的口重新闭上。
  他想起有人出代价,雇“血掌柜”取自己的性命,她曾以一句“长虹贯日鬼神惊”锁住了专门以代人杀人为业的‘血掌柜’,她那句话,是指自己的师门,可笑自己对师父的以往,竟一无所知。
  想来师父生前,定是个相当了不起的人物,可是他已经辞世了,师父便是师父,没有探究老人家过往的必要。
  她又是什么来路呢?
  记得她出手一招,惊退了“血掌柜”的手下“喜娘”。
  “喜娘”脱口说了一句“一元化太极”,那当是她的来历,但她阻止“喜娘”再说下去。
  为什么江湖人都这般神秘?令人想不透。

  他的意念,又回到了妻子陶玉芳的身上,他想:“她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要享受一下所剩无几的短暂人生,也无可厚非,本来她就是武林尤物。
  她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是要自己绝了此念、恨她。这样,自己可能有勇气活下去,相信她内心相当痛苦。
  心念及此,他完全原谅了她。
  这一来,愧疚之念又抬了头。
  “找到她,不管后果是什么?”他断然下了决心。

×       ×       ×

  “迎宾馆”,车马盈门,出入的都是衣冠楚楚之辈。
  单只几个站在门首送往迎来的小二,气势便不同凡响,一般中下等的旅客,是望门却步的。
  时近申牌,一个短衣笠帽的村俗人来到了门前。
  他,正是“渔郎陈家麟”。
  他刚到门首,一个小二迎了上前,大刺刺地道:“喂!做什么的?”
  陈家麟心中立感不快,冷冷地反问道:“你们这里是作什么的?”
  那小二双手叉腰,偏头打量了他一眼,道:“开店的,本城第一大客栈‘迎宾馆’!”
  陈家麟道:“这不就结了,本人是投店的!”
  另二个小二也围了上前,那原先的小二眉头一皱,道:“朋友,一宿五两纹银,不包含酒食小账。”
  陈家麟心火大发,气极反笑道:“你的意思是本人住不起?”
  小二皮笑肉不笑地道:“不是这意思,只是先奉闻一声,朋友好有个考虑。”
  陈家麟出身渔家,天性忠厚,仍然隐忍着道:“住定了,开个清净上房!”
  那小二顿时没了声息,望着另两个小二摇摇头,两手一摊,照理,客人上门没有不接纳的道理。
  但像陈家麟这等穿着的人上门,还是破天荒的事,如果接待进去,定会招致那些贵宾的不满。
  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小人多势利,自古皆然,无处无之。
  另一个小二淡淡地插口道:“朋友,对不住,全住满了,请换别家吧!”
  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何况是人。
  陈家麟再老实,修养再好,也受不了这窝囊气,何况他此来是有目的的,当下用手指一顶笠沿,扬起了脸道:“大爷住定了,没房间要你们掌柜的腾出来!”
  车船店脚牙,眼睛可是雪亮的。
  陈家麟长相不凡,英气勃勃,自然有一股子迫人的气势,而这口吻,却不是一个寻常人能出口的。
  但他的穿着打扮,的确是令人不敢恭维。
  三个小二变了脸,尴尬地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这等客人筵入去定会遭掌柜的责骂,可又回不了人家。
  陈家麟被拦在门首,进退不得,肚皮几乎气炸。
  就在此刻,两名阔少自内而出,身后还随了两名跟班。
  那小二急声道:“朋友,别挡在门口,请让一让?”
  陈家麟哼了一声道:“大爷就是不让!”
  两名阔少一路谈笑,已到了门边,三小二谄笑着哈下腰去。两阔少傲然扫了陈家麟一眼,皱了皱眉,偏步从他身旁绕过去。
  小二拉下了脸道:“朋友不是上门找碴的吧?”
  陈家麟气不过,大声道:“就是来找碴的,怎么样?”
  三名小二脸色又是一变,其中之一道:“朋友,那你找错门了!”
  突地,一个十分耳熟的女人声音道:“你们瞎了眼,这位是陈公子,快去准备个上等的独院。”
  三个小二全傻了眼,但却已躬下身去,齐声应“是!”
  陈家麟掉头一看,登时一震,来的赫然是于艳华,不知何时到了身后的,当下讪讪一笑道:“于姑娘,幸会!”
  于艳华报以甜甜地一笑,疾行两步,到了他身畔,脆声道:“陈公子请?”
  陈家麟不由感到好笑,自己竟然变成陈公子了,听她喝斥小二的口气,似乎不是房客,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一来,他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心念一转,道:“在下另投别家吧!”
  于艳华笑着道:“没这样的事,陈公子赏光。可说是贵宾中的贵宾,请也请不到的。”
  说着,怒目扫向那三个惶感的店小二道:“还不向公子赔礼。”
  三个小二忙不迭地躬下身去,其中之一道:“小的们有眼无珠,请公子海涵!”
  陈家麟摆了摆手,没有开口,他实在不习惯这一套。
  那名最先出头的小二,匆匆奔了进去,想是去预备房间了。
  于艳华又道:“别与小的们一般见识,请!”
  陈家麟无奈,只好硬起头皮,与于艳华并肩入店。
  这客栈规模相当不小,穿门越院,好半天才到了一个极为幽雅的小院中,小二哈腰迎入,连正眼都不敢看他。
  进入居中落座,小二随即奉上了香茗。
  陈家麟一看这奢华的布置,只觉浑身的不自在。
  于艳华开口道:“公子怎地来到这里与小子们怄气?”
  陈家麟不由作了难,这话委实不方便说,想了想,道:“没事,胡闯来的,于姑娘莫非是这客馆的……”
  于艳华“噢?”了一声道:“店主是我一位亲戚,我常来,有时便住在这里替他照料些琐事。”
  陈家麟想起林中两女争执的那一幕,忍不住试探着道:“听‘关洛侠少’也投在这馆中?”
  于艳华惊奇地道:“公子怎么知道的?”
  陈家麟故作淡漠地道:“是听人说的,‘关洛侠少’名气不小是么?”
  于艳华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依我看来,只是个纨绔子罢了!”
  说的话与在林中一样,似乎她并不把“关洛侠少”放在眼下。
  陈家麟无话可说了,只好端杯来喝茶,他心里本来有很多话想问,但都是难以启齿的话。
  于艳华突地眉毛一场道:“我为您查明了一件事……”
  陈家麟心中一动,道:“姑娘为在下查明了什么事?”
  于艳华道:“记得有人雇‘血掌柜’杀害您的那回事么?”
  陈家麟剑眉一挑,道:“记得,是谁雇的凶手?”
  于艳华一个字一个字地道:“玉笛书生黄明!”
  陈家麟先是一震,既而恍悟过来。
  记得刚踏上江湖路的那天,在“花月别庄”附近的道上,正遇上“关洛侠少”与“玉笛书生”为争入幕之宾而翻了脸。
  自己一时意气用事,被“关洛侠少”利用,一招击败“玉笛书生”,他含恨离去,想不到竟演出了雇凶手杀人的一幕。
  江湖中的风险,实在令人胆寒,动辙便是仇连祸结。
  当下淡淡一笑道:“小人之心大都如是!”
  于艳华道:“您不准备报复?”
  陈家麟摇摇头道:“算了,反正在下好端端地活着,何苦与他一般见识。”
  于艳华道:“公子的气度令人佩服,不过,有第一次必有第二次,他不会罢手的……”
  陈家麟星目一亮,道:“如果姓黄的真不自量,那他是自取其辱,在下得好好教训他一番。”
  说话之间,几名小二搬了酒菜进来,摆设舒齐之后,恭谨告退。
  于艳华春风满面地道:“水酒一杯,算是与公子洗尘,请上坐!”
  陈家麟红着脸道:“这怎么敢当,在下离店时一并结算便了。”
  于艳华“噗哧!”一笑道:“他们决不敢收公子的钱,希望公子以后把这里作为歇脚之所。”
  陈家麟不便再推辞,只好入座。
  于艳华在对面相陪,亲自执壶斟酒,菜肴十分精致,都是上品,在记忆中,他是生平第一次享用这种酒菜。
  不一会,一个锦衣老者缓步而入,含笑拱手道:“公子赏光,小店蓬荜生辉,真是荣幸之至!”
  陈家麟一听,便知对方是店东,起身还了一揖,红着脸不知说什么好。
  于艳华笑指锦衣老者道:“这位便是……”
  顿了一顿才又接下去道:“是我叔叔,他老人家叫于俊卿,把我当女儿看待。”
  陈家麟欠身道了声:“于前辈!”
  于俊卿连称不敢,坚持请陈家麟坐下,敬了一杯酒,才告辞离去。
  陈家麟心中大感不安,自己凭什么接受这等礼道呢?
  于艳华似已看出了他的心意,嫣然一笑,替陈家麟添上酒,爽朗地道:“陈公子,我在这里,是家叔眼中的凤凰,我的朋友,他招待都来不及,您别拘泥,家叔在这一带薄有声名,以后有事尽管找他。”

  陈家解颔首漫应了声:“是的!”
  但心中未尽释然,他与于艳华可说谈不上任何关系,两人认识得非常奇突,她的真正来历与用心,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记得在古庙中,她三言两语打发了“血掌柜”主从,曾对自己表示爱意,突有女人传声说:“别忘了规矩!”
  她说传声的是她姐姐,显然那话并不十分可信……
  于艳华又道:“公子在想什么事?”
  陈家麟心念数转,索性坦白地道:“在下想见‘武林仙姬’,姑娘能帮这个忙么?”
  于艳华粉腮一变,但仍笑道:“什么,公子想见‘武林仙姬’?”
  “是的!”
  “公子对江湖第一美人也兴了‘君子好逑’之念么?”
  陈家麟苦在心头,勉强笑了笑,道:“不,在下找她有私人的事要解决。”
  于艳华再聪慧,现在也无法猜透陈家麟的心意,但这一说却使她心中倒翻了五味瓶,不知是苦是辣是酸。
  她的笑容收敛了,好半晌不出声。
  陈家麟颇失悔不该对她说明,如果她另有居心,岂非误了大事?
  两人一闭嘴,气氛便显得很尴尬。
  最后,还是于艳华开口打破了僵冷的场面,但声调却不太自然。
  “公子与‘武林仙姬’是老相识了?”
  陈家麟内心难受已极,但这秘密是不能出口的,只好含糊以应道:“可以这么说的!”
  于艳华又展露了她的慧黠,偏着头道:
  “陈公子,如果我问……您大概不会回答我?”
  陈家麟略一沉思,道:“现在不会,但有一天可能会。”
  于艳华深深一想,道:
  “好,你等我的消息,现在我们还是喝酒吧!”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九章
上一篇: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