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2019-07-13 14:32:57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家麟独对孤灯发愣。
  他一鼓作气要出江湖扬名立万,要找陶玉芳算帐,一天的工夫,他已看出了江湖竟是这样的复杂、诡谲,到处人吃人,他有些无所适从了。
  他又想起了寄养在周老爹家里的小儿玉麟,可怜这么小就失去了爹娘的照顾,此刻,他安睡了么!还是在唤爹哭娘?
  他的眼帘模糊了,泪水顺腮而下,凉凉地、痒痒地,又一次心碎。
  夜深了,他毫无睡意,在盘算着今后的行止……
  一个人,突然改换了另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是很不习惯的。
  在口头上说闯江湖是一回事,实际踏上了江湖路又是另一回事。
  正在心烦意乱之际,窗棂上突然起了叩击之声,这使他大吃一惊,深更半夜,是谁找上了自己?
  “外面是谁?”
  “我!”
  这一声我,不但答得干脆,是个女子的声音。
  陈家麟一怔神,深更半夜的怎会有女人找上自己?他陡地记起了上次住店时被一个卖唱女子纠缠的尴尬事,不由面上一热,尤其这一声“我”,答的是不伦不类,这我究竟是代表谁呢?
  当下脱口便道:“姑娘的名字叫‘我’么?”
  女子“嗤!”了一声道:“我当然是代表我,不会是别人,说它是我的名字也未尝不可!”
  听话声,这女的相当慧黠。
  “对不起,请去找别的客人吧!”
  “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困了!”
  “你叫‘渔郎’没错吧!”
  “错当然是不错……”
  “如果我说有人准备要杀你,你怎么样?”
  陈家麟意外地一震,道:“谁准备要杀我?”
  那女子道:“开门我告诉你,否则拉倒。”
  陈家麟眉头一紧,如果对方真的是风尘女子,故意危害耸听,骗自己开房门,进了门便缠不清了。
  谁会杀自己,自己又未曾结怨树仇,干脆不理她算便了。
  但一想又觉得不妥,她曾指出自己的外号“渔郎”。
  管它,宁可信其有,情形不对再说。
  于是,他起身拉开了门栓。
  房门启处,一阵幽香扑鼻,接着眼前一亮,一个豆寇芳华的丽人出现身前,从她的衣着与气质看来,不象是低三下四的女子。
  陈家麟微微感到有些手足无措,红着脸道:“姑娘请坐!”说着,顺手把房门带上。
  那女子毫不客气地坐上了床沿。
  陈家麟不自然地笑了笑,靠窗坐上。
  这女子很美,很动人,灯光一映,越发的迷人女子。
  灯下看美人,有一种朦胧的美,也更显得神秘诱惑。
  他陡地想到了陶玉芳,相形之下,这女子的美便减色了,他的脸色不由黯了下来。
  女子秀眉微微一蹙,道:“你有心事?”
  陈家麟不由心中一动,这女子好厉害的眼睛,竟能一眼便看出自己有心事,当然,这份心事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他不正面答复这问题,反问道:“姑娘子夜光临,有何指教?”
  女子慧黠地一笑,道:“你不想先知道我是谁?”
  陈家麟心里又是一动,这女子的性格与陶玉芳相较,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极端。
  陶玉芳端淑幽静,像一朵空谷幽兰,而这女子灵慧巧黠,像朵带刺的玫瑰,给人一种热辣辣的感受。
  “如此在下请教芳名?”
  “我叫于艳华!”
  答得像刚才那声“我”一样的干脆。
  “现在可以请教于姑娘的来意了?”
  “当然!”
  “姑娘方才说,有人准备要对在下不利?”
  “不错!”
  “是何许人物?”
  “不知道,但绝非寻常之辈!”
  陈家麟大感困惑,她来报信,却不知道对方是谁,岂非是无根的话?
  于艳华立刻就知道了他的心意,秀眉一挑道:“你以为我是信口开河么?”
  陈家麟期期地道:“可是姑娘说不出是谁……”
  于艳华道:“我只听到人家说话,没见到面目,当然不知道是谁了。”
  这句话乍听似乎有理,但却似是而非,十分牵强。
  陈家麟略一沉吟,道:“在下从未与人结怨,谁会要杀在下?”
  于艳华道:“很难说,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自己当心吧!”
  说话的神情倒是很认真。
  陈家麟狐疑未释地道:“姑娘为什么要向在下示警?”
  “这个么?……以后你会明白的!”
  “姑娘怎知在下叫‘渔郎’?又怎知在下投在这小客栈?”
  “也是听说的,信不信由你。”
  “姑娘……竟如此神秘么?”
  于艳华春花也似的一笑道:“我一点也不神秘,只是你如此感觉罢了,言止于此,告辞!”
  说完,起身拉开房门,一晃而没。
  陈家麟却呆住了,这谜样的女子的确够神秘,不速而来,倏焉而去,彼此素昧生平,她为什么巴巴地专心示警?先时以为她别有居心,但她却走了?
  谜!
  今人不解的谜!

×      ×      ×

  赤日炎炎,晒得黄土路一片滚烫。
  路上,行人在挥汗,马儿口喷白沫,大地变成了一个大伞炉,这一路上连棵遮阴歇凉的树都没有,荒草无际地伸展,中间杂着些矮树丛,只能供兔子栖息。
  在黄土路的右首,约莫里许,有一丛浓绿,像沙漠中的水草滩,可惜离路太远,没人愿绕路去歇脚。
  这种天气,除了必须要出来奔波的人而外,谁都愿呆在家里。
  偶尔吹来一阵风,但风也是热烘烘的,吹在身上更难受。
  陈家麟顶着大笠帽,也走在这条路上,他没有目的地,只是胡闯,他要找弃他父子而走的陶玉芳。
  比较可靠的线索,是找到那江湖郎中。
  因为陶玉芳是在江湖郎中来过之后突然出走的,以前从没什么要定的迹象,可是,天下之大,又到哪里去找呢?
  他仍然记得昨天深夜,那神秘女子的警告,他一路都提防。
  正行之间,忽见路旁不远的一株秃树枝上,似乎有条人影在悬空晃荡,不禁心头一惊,加快步子奔了过去,一看,心弦倏地绷紧了,赫然是一个人上了吊。
  奇怪,这人竟选这种时候在这种地方上吊?
  上吊的人年约半百,看装束是个读书人。
  陈家麟一个箭步,到了秃树下,仰手一摸,老者心头犹有余温,似是上吊没好久,想了想,一手托起老者的下半身,拔剑割断了丝绦。
  然后收起剑,双手乎托着老者,游目四顾,却没个阴凉处可以施救,不得已把老者抱到一蓬小树丛的背阳处,平平放下,松开了颈间的结。
  像他这等身手,救治一个生机未断的人,并不困难。
  数指点下,老者有了呼吸,没多久,睁开了眼。
  “我这是死了么?”
  陈家麟松了一口气,道:“不,老爹,您没死,活了!”
  “我没死!”
  老者翻身坐起,直瞪着陈家麟道:“这年头活着不容易,连死都难,你管的那一码子闲事?”
  陈家麟啼笑皆非地道:“老爹,小可不能见死不救呀?”
  老者转动着赤红的眼珠,恨恨地道:
  “你小子嫌老夫死一次不够,要再受一次苦么?”
  陈家麟可怜他一个寻死的人,心情恶劣,也不以为意,温和地道:
  “老爹,岂不闻蝼蚁尚且贪生,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这还要你小子教我,要死,当然是活不下去了。”
  “能见告么?”
  “算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断头桥,嗨!命苦,还得再来一次……”
  “老丈,您别急,说出来听听,也许小可能效劳?”
  老者打量了陈家麟一眼,摇摇头,固执地道:“算了,还是让我死吧,你管不了。”
  陈家麟耐着性子道:“这可不一定,老爹,也许小可就管得了……”
  老者像是很勉强地道:“好吧,告诉你,省得你死缠不放,老夫的住家就在前面十里外,在村里课授蒙童。
  “老夫有个女儿,今年十八,出落得水仙花儿似的,年底就要过门与黄大户家做媳妇,老夫的下半辈子全指望她。
  “这两天熟里闲暇,老夫带她回饶州祖茔,给她娘烧纸,不想回到此地,碰上一伙强人,把她连车带走了,一个黄花闺女,落入那些人手中,还有什么说的,你说……老夫不死待怎样?”
  陈家麟义形于色地道:“老丈,小事一件……”
  老者睁大了眼道:“小事一件,难道小哥是位侠客什么的……”
  陈家麟笑了笑,不愿多加解释,追问道:“对方朝哪个方向走,走了多久?”
  “没多久,差不多是老夫上吊的时间……”
  说着,用手朝远远地那丛绿荫一指,又道:“是朝那儿去的!”
  “那是什么所在?”
  “像是间古庙!”
  “好,老爹,您等着,小可去瞧瞧……”
  “小哥,老夫求你件事……”
  “什么事?”
  “求你带老夫去,如果我女儿……父女俩也好死在一处。”
  说着,用手撑地,站了起来,晃了两晃,又坐了下去,叹了口气道:“脚软如棉,老夫爬了去吧!”
  陈家麟苦苦一笑道:
  “这种大热天气,等候您老爬到,对方不知走多远了,也罢,小可背您去。”
  “这怎么成?”
  “不成也得成,还有什么办法,来吧,小可自信腿还硬朗!”
  说着,矮下身去,老者不再开口了,赶紧伏在了的背上,双臂环扣他胸前。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五章
上一篇: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