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2019-07-13 15:44:1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说起来,令人丧胆的“血神”,是个不幸的受害者,因为他反常的行为是受制于人。
  他的幕后人是谁?
  他曾被称作“尊者”,是专司屠杀的尊者么?
  血神能为人疗伤。
  于俊卿能请到他,那于俊卿该是何等样的人物?……
  这见面的刹那间,陈家麟想得很多。
  于俊卿不知是故意,还是不知,一本正经地引介道:“这位是武林名宿东方宇前辈,能请到他老人家,真是天幸……”
  陈家麟只好装糊涂,拱手一揖道:“见过东方前辈,晚辈陈家麟!”
  “血神东方宇”点了点头,没有开门。
  彼此三方面的关系都很微妙,但全心照不宣。
  于俊卿笑了笑,道:“就请东方前辈施回天之手如何?”
  “血神东方宇”又是点头代替答话,他似乎不愿开口,做了个手势,要陈家麟仰卧床上,陈家麟只有照办。
  “血神东方宇”自掇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用手探索了一阵,然后运指连点了陈家麟一十八处大穴。
  他总算开了口:“向里跌坐,运功接引!”
  陈家麟当然没话说,照办如仪。
  他疗伤的方法可与众不同,大异常轨。
  用右掌贴上“尾闾”,使迫入的内力,逆流而上,陈家麟立即以本身初苏的真力接引。
  这种逆经疗法,受术者相当痛苦,有若酷刑。
  只片刻工夫,陈家麟汗出如浆,他咬牙苦撑着。
  于艳华在一旁不停地以罗帕拭汗,似乎她也分担了陈家麟的痛苦。
  时间在痛苦中一分一秒地度过,逐渐,陈家麟到了不能忍受的程度,突地,他只觉“天突穴”上重重挨了一掌,脑内“轰!”然一响,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只见房里冷清清的,半个人影都没有,听更梆声,已是三更三点,夜已经深了。
  他试行运气,只觉伤痛爽然尽消,内力竟比平时充盈了许多,不由大感困惑,难道“血神”不但替自己疗伤,还为自己增功不成?
  不管如何,总是欠了于艳华叔侄一笔大人情。
  起身下了床,只见床头几上:放了一个朱漆茶盘,盘中一个细瓷盖碗,一把汤匙。用手摸一摸,犹有余温,揭开来看,又是一碗参汤,他实在也感到口干舌燥,于是,不客气地端起来便喝。
  边喝,边想着于艳华对自己的这番情意,真不知该如何酬答。
  喝完了,他坐在椅上望着空碗发呆。
  古话说:“女为悦己者容”,一个女子,对某一个男子表示特别的关怀时,十有八九她的芳心中已滋生了情愫。
  男女之间,所谓友情是无法存在的。
  于艳华的表现,使陈家麟感到不安。
  因为他已“使君有妇”,虽说发生了变故,但事实终归是事实。
  他不能再牵缠儿女之情。
  她的出现,继而交往,至今仍是一个谜,她的本身,也是一个谜。
  现在伤也好了,在“迎宾馆”的事,也算结束了,再呆下去,难保……
  世间,最难控制,最难抛弃的便是感情,人非圣贤,谁也保不定不出差池。
  想到这里,不由悚然而震,心头升起了“走”的意念,但,如此一走了之,未免又显得太不识好歹……
  大丈夫来去分明,总得有个交代。
  明天一早离开!这是他最后的决走,定了意,心里顿放得踏实了。
  就在此刻,一条人影,闪入房中,陈家麟意外地吓了一跳。
  “嘘!”来人示意他不要声张。
  不速而至的,竟然是吴弘文,陈家麟不由喜出望外,他来了,多少可以代拿主意,也有个商量处。
  吴弘文走到床后,这样,窗外如果有人,便不会发觉了。
  “三弟,你怎会找到这里?”
  “我是暗跟家师来的,听说有人请他为你疗伤。”
  “是的!”
  “二哥,我们走?”
  “走,为什么?”
  “二哥,此处非善地,店东与幕后控制家师的是一伙。”
  陈家麟陡吃一惊,靠近数步,悄声道:“我也正为此事怀疑,对方是什么来路?”
  吴弘文道:“其实情况还不知道,不过是控制家师的同路人不假,对了,二哥打听到那江湖郎中的下落了么?”
  陈家麟道:“我已经找到了他本人,要办的事也办完了。”
  突地,房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吴弘文一矮身,伏在床后,陈家麟故作从容地坐回椅上,一个青衣小婢掀帘而入。
  “噫!公子怎么起来独坐,是不是饿了?婢子去拿……”
  “三更半夜的,不必了,我不饿!”
  “是现成的,小姐临走时交代准备的。”
  陈家麟心中一动,道:“你家小姐哪儿去了?”
  小婢恭谨地应道:“说是有事,天亮会回来,交代我小心伺候。”
  陈家麟心头又是一阵惘然,这种照顾真是无微不至,当下笑了笑道:“你去歇着吧,我坐会便上床,参汤我已喝了,现在不渴也不饿。”
  小婢点点头,过来收碗,目光扫向床后。
  陈家麟心头“咚!”地一跳,还好,她没发现屋里有人,这动作是无意的,端起盘子,弯了弯腰……
  陈家麟忽地想起一件事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银子,是伺候小姐的。”
  “好,小银子,小姐回来告诉她,说我永远不忘她的人情——”
  “什么,公子要走?”
  “哦!不,不,我是怕她明早回不来,而我……可能无法久等。”
  小银子调皮地一挤眼道:“小姐吩咐,无论如何不让公子走,要等她回来。”
  陈家麟笑着边:“好,我会等,你可以走了!”
  小银子弯腰为礼,才转身出房而去。
  吴弘文算算小婢走远了,才站直身形开门道:“二哥,原来你是入了温柔乡……”
  “别胡说,没这样的事。”
  “小姐是谁?”
  “她叫于艳华,店东的侄女。”
  “啊!听话音,她对二哥似乎……”
  陈家麟苦苦一笑道:“不瞒三弟,她可能有这意思,不过,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况且,我还摸不清她的底细,只是偶然相识罢了,现在不谈这些,我们如何可走呢?”
  吴弘文道:“这客舍是最后一层,越屋便是后街,便当不过。”
  陈家麟略一颔首,灭了灯火,换回了原来的装束。
  吴弘文在暗中打趣道:“二哥一表人才,穿这套行头,未免埋没了……”
  陈家麟推了他一把,道:“闲话少说,我们走!”
  两人出房,穿客厅来到小院中,吴弘文作了个手势,当先掠过身形,陈家麟随上屋,果然后面便是一条街,里外隔了一堵高大的围墙。
  看样子这是条僻街,整条街都是住户,长墙连着门楼,怪不得这般寂静。
  落到街心,陈家麟道:“先出了城再说!”
  来到城外,陈家麟也舒了一口气。
  吴弘文迫不及待地道:“二哥,我们在菩提庵分了手,我苦苦找你就是找不到,后来怎样了?”
  陈家麟约略把受伤的经过说了一遍,涉及于艳华的地方,便含糊过去。
  吴弘文明知他有些情节语焉不详,但也不好追问,望了望天:道:“我们去哪里?”
  陈家麟不假思索地道:“菩提庵!”
  吴弘文皱了皱眉头道:“又要去菩提庵?”
  陈家麟道:“你不愿去找一个人去!”
  吴弘文忙道:“愿去,愿去,只是去那尼庵做什么?”
  陈家麟道:“别管,你只跟着来就是!”
  吴弘文道:“如果是去找‘武林仙姬’就不必去了……
  陈家麟怵声道:“为什么?” .
  “她早离开抚州了!”
  “你怎知道?”
  “为了找你,我一直在附近逡巡,亲眼看见她坐轿子离开的。”
  陈家麟发急道:“可知她去了哪里?”
  “南昌!”
  “怎知是去南昌?”
  “听轿夫说到小江口换船,不去南昌去哪里?”
  “隔了一天一晚,追不上了。”
  “我们直奔南昌不就成了,走吧!”
  吴弘文期期地道:“二哥,你在店房曾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你与‘武林仙姬’之间……”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二章
上一篇: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