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2019-07-13 15:45:5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南昌城,人文荟萃,水陆通衢,是个卧虎藏龙之地。
  玄武观,座落在江边渚石矶上,是个小小的道观,平时没甚香火。
  站在矶上,遥望滕王阁,不禁令人缅怀初唐四杰之一的奇才王勃,想当年,他对客挥笔,珍词绣句,震惊了所有在座的饱学之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更成了千古绝唱。
  也就在“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时分,两条人影,奔上了矶头,一个是儒衫飘飘的俊逸书生,另一个是头顶若箬的短装渔郎。
  他俩,正是陈家麟与吴弘文。
  两人来到了观门前,抬头望了望门头的匾额,相互一点头。
  观门紧闭,不见半个人影。
  陈家麟上前,扣动门环。
  许久没有动静,陈家麟再加力扣动,那响声,恐怕连聋子都可听见了,但依然没有反应,这可就奇怪了,难道观里没人。
  吴弘文道:“二哥,别浪费气力了,要不就是一座空观,要不就是观里不接见外人,我们干脆越墙而入吧!”
  陈家麟一想,除此别无他法了,当下把头一点,两人飘身逾垣而入。
  门里是个青石铺砌的小院,点缀了几株老丹桂,迎面便是正殿,殿中还有香灯,这证明观里是有人的。
  陈家麟朗声发话道:“在下弟兄二人,求见‘清风道长’!”连叫三遍,没人应声,依然一片死寂。
  吴弘文蹙额道:“莫非我们迟了一步,出事了?”
  陈家麟心中一动,道:“我们进去瞧瞧!”
  大殿是空的,不见人影,穿过边门,后面是个三合小院,全观只这大范围,再没有了空地,吴弘文惊叫一声:“二哥,你看!”
  陈家麟目光扫处,不由头皮发了炸,只见靠近北厢的院地上两具尸身仍卧着,是道士的装束。
  两人不约而同地奔了过去,只见死者头被砸得稀烂,形状惨不忍睹。
  地上的血迹尚未凝固,看样子凶案发生的时间还不太久,死者年纪不大,是两名小道士。
  他俩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杀人者手段十分残忍,从两名小道的死状便可看出。
  如果找不到“清风道长”,这送不出去,定会误了“草头郎中”的大事。
  “清风道长”到底是死是活呢?
  吴弘文倏地面色大变,栗呼一声“不好!”
  陈家麟吃了一惊,道:“什么不好?”
  吴弘文寒着脸道:“看死者的死状,是家师下的手,脑袋是被藤杖砸碎的……”
  陈家麟心头剧震,栗声道:“难道这就是于艳华叔侄透露的令师‘血神’来南昌的任务?”
  吴弘文咬着牙道:“大概是不错了,我们仔细搜搜‘清风道长’的下落……”
  于是,两人逐屋搜了过去,到了正间,两人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只见一个白发老道,俯卧在地上,身下全是血,血渍早已变成了紫黑色。
  不用说,死者是“清风道长”了。
  从血渍的颜色判断,他死的时间要久些。
  陈家麟出道不久,对于这种血腥的场面,仍不免有些心悸。
  吴弘文颤声道:“二哥,‘清风道长’也遇害了!”
  陈家麟紧紧皱着眉头道:“我们是慢了一步!”
  说着,跨入屋内。
  吴弘文也跟着迸屋,把尸体翻转,只见死者面上僵化,刻划十分痛苦的神情,心窝上插了一柄短剑,只露出剑柄部份,不由骇然道:“二哥,这不是家师下的手……”
  陈家麟道:“何以见得?”
  吴弘文道:“家师决不会以短剑杀人,杀害‘清风道长’的另有其人……”
  陈家麟扫了尸体一眼,道:“那可能是令师的同路人,这证明凶手不只一个。”
  吴弘文突地手指地面道:“有字迹……”
  陈家麟赶紧俯下身去,只见地面上果然有字迹,是用指头醮血写的,笔划潦草而不完整,仔细一辨认,是‘江湖浪’三个字,下面只有一横便断了。
  不用说,这血字是“清风道长”在断气前留下的,写到第四个字的时便断了气。
  吴弘文也看出来了,栗声道:“江湖浪……这是什么意思?”
  陈家麟灵机一触,脱口道:“江湖浪子白依人!”
  吴弘文道:“江湖浪子不是在菩提庵被‘醉翁’带走,去找什么‘千年蟾珠’么,怎会来此杀人?难道他也是恐怖门户的一员?……”
  陈家麟道:“这很难说,他是个相当邪恶的人,‘江湖浪’三个字除此还有什么解释?”
  吴弘文道:“如果是他,多份仍在南昌,不难找到,只是‘草头郎中’那封信如何处置呢?”
  陈家麟道:“原信带回,怎样?”
  吴弘文想了想,道:“不妥,我看,我们无妨打开来看看,‘草头郎中’说是大事,如果我们力量所及,就代他办了……
  “也许,能有补救之法也说不定,二哥意下如何?”
  陈家麟深深一想,这话不无道理,只是拆阅别人私函,是不应该的。
  吴弘文紧接着又道:“二哥,小弟知道这做法不对,但我们的目的是想能及时设法补救,没有别的存心。
  “况且那信并没缄封,谅来没有什么碍?”
  陈家麟勉强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草头郎中”交托面递“清风道长”的那封信,抽出来展开一看。
  只见上面写的是:“血神北上杀人,立却趋避,弟因事羁身不能来,二小可信赖,望协力‘醉翁’寻珠,至要。”后面画了一拳一掌。
  吴弘文沮丧地道:“我们迟了一步,不及警告‘清风道长’,害他丧命,嗨!可是我们并没耽搁。”
  陈家麟喘口气道:“看样子,‘醉翁’与‘草头郎中’是一路的人物,问题是为了找那粒‘千年蟾珠’。
  “可是……‘江湖浪子’是由‘醉翁’押走的,他怎会来此杀人?难道他已经脱出了‘醉翁’的控制?”
  吴弘文道:“现在猜也猜不透,我们先料理一下死者,进城再作打算。”
  “怎么料理法?”
  “寺观是香火之地,小弟看,我们把死者移到观外埋葬吧!”
  “也好,动手!”
  两人把尸体搬到了观后,陈家麟一看地点,不向皱眉道:“这矶上尽是岩石,如何挖掘?”
  吴弘文想了想,道:“先找找看,有没有现成的岩穴,如果没有,只好到前面的土地上了。”
  两人一路找去,将及水边,突然发现又一具尸体,斜靠在岩石上。
  陈家麟惊声道:“又是死人,不知是谁?”
  奔近一看,死者身着锦衣,脑袋已被劈成稀烂,面目不辩,死状和两小道一样,吴弘文咬牙道:“这又是家师下的手……”
  陈家麟定睛一望,道:“三弟,你看出死者是谁?”
  吴弘文沉吟着道:“看这身衣着……莫非是‘江湖浪子白依人’?”
  陈家麟道:“一点不错,就是他,我还记得他这双薄底快靴!”
  “这么说来,他并非家师一路?”  。
  “当然不是,我们刚才的推测错了。”
  “家师毁了两名道士,又杀了他,而‘清风道长’却死于他的手,这连环凶杀,到底是一回什么事呢?”
  “这……无法想象!”
  陈家麟想到这谜底于艳华必能解答,但她是绝对不肯说的,再就是“血神东方宇”本人,要他说出,更加无望。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的主子是谁,这些层出不穷的血案,全由一个人操纵,杀人的目的何在呢?
  他又想到“天外三翁”之一的“醉翁”,挟持了“江湖浪子白依人”,目的是为了那粒“千年蟾珠”,现在,“江湖浪子”陈尸此地,是被“血神”所杀,他是如何逃出“醉翁”的手下?”
  “草头郎中”致“清风道长”的信上,请求协助寻珠,“清风道长”也死了,“醉翁”本人呢?
  这错综复杂的问题,愈想愈迷糊。
  晚霞散尽,夜幕开始垂落,江面上涌起了白雾。
  两人转到玄武观前面林中,掘穴埋葬了尸体。
  一切停当,月亮已从东天升起,银光砸碎了夜幕,大地又是一番景象。
  吴弘文望了望初升的夜月,叹了口气道:“师恩重如山,但眼见家师变成了血手魔王,身为人徒,奈何?”
  陈家麟忽地用手一指道:“三弟,江边有人!”
  吴弘文顺着手指望去,只见远远的江滩上屹立着一高一短两条人影,到底是人还是两极石笋,却是难以分辨。
  “二哥,是人么?”
  “我看是人!”
  “怎么一动不动?”
  话声才落,一高一短两条人影,变换了一个方位。
  陈家麟道:“是人,不错了,说不定与观中凶杀有关,我们去看看!”
  两条人影开始晃动,接近、分合,看样子是交上了手。
  一阵极其怪异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象是击鼓,又象是敲钟,竟不知使用的是什么兵刃?
  陈家麟讶异地道:“三弟,这是什么声音?”
  吴弘文侧着头道:“我也正在奇怪这是什么声音,双方分明是在交手……”
  陈家麟好奇之念大炽,一挥手道:“走,我们去看个明白。”
  突地,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渔郎,你不能管这件事!”
  两人同时心头一震,四望之下,却不见人影。
  陈家麟倏地想起在古庙中,于艳华救自己脱离“血掌柜”的魔掌,言语之间,隐约示爱,有女人声音警告她别忘了规矩。
  听声音似同是一个人,看来这传声的女人,与于艳华是同门户,而地位比她高。
  照此判断,江边交手的一方,必与这恐怖而神秘的门户有关。
  心念之中,朗声道:“芳驾何方高手?”
  女人的声音道:“这你暂时不要管!”
  陈家麟当然不会放过能揭开谜底的机会,又道:“芳驾何不现身相见?”
  女人淡淡地道:“没有这个必要!”
  江边那怪异的搏斗声,仍不断传来。
  陈家麟有心激使对方现身,故意声音一冷,道:“天下人管天下事,在下为什么不能管这件事?”
  女人的声音道:“渔郎,这是忠告!”
  “如果在下定要管呢?”
  “你管不了,而且……”
  “而且怎样!”
  “对你有害无益。”
  陈家麟朗笑了一声道:“在下倒有心要证明一下……”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三章
上一篇: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