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019-07-13 14:35:26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陶玉芳也是来历不明,她之投水获救,与“吊客”上吊何异?
  如果说她委身自己是为了某种目的,因为从种种遗迹象看,师父是个煊赫的人物,作如是的解释,也极近情理,可能性也极大。
  照这样,陶玉芳出走,有两个可能,一是情奔,一是与秘密门户有关。
  如果从表面上看陶玉芳的贤淑,情奔的可能性更小了。
  如果再碰上“红花使者”,这可怕的谜底可能会揭晓。
  蓦地,殿外院中传来一个粗嗓子的声音道:“好地方,正好歇脚,等太阳下去再赶路吧,人都快晒焦了!”
  陈家麟闻声外视,只见一个彪形大汉大踏步向殿前走来,大汉身后随着一顶小轿,由两个衣衫褴褛的中年大汉子抬着。
  这类小轿,一望而知是轿行里专租与小家妇女代步,或是乡下人家娶亲用的。
  两个抬轿的汉子在大殿前的阶沿边放下轿子,用衣装擦了擦汗水,自走到一旁歇凉去了。
  那彪形大汉趋近轿门,道: “娘子,这地方凉快,出来歇歇吧!”
  轿子里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二楞哥先看看殿里有没有闲人……”
  彪形大汉转身上了殿廊,走近殿门,一眼便看到陈家麟,一瞪眼道:“你是什么人?”
  这彪形大汉远看魁伟结实,一表非凡,近看才看出有点傻头傻脑,怪不得轿中人称他二楞哥,的确是个楞汉。
  陈家麟淡淡地应道:“我是歇凉的!”
  大汉朝陈家麟周身上下打量了一阵,道:“你带着剑,八成是江湖人?”
  陈家麟不由莞尔道:“朋友说对了!”
  大汉一摆手道:“你走吧!”
  陈家麟忍俊不置地道:“为什么要我走?”
  大汉毫不思索地道:“因为我的娘子要歇脚!”
  陈家麟吐了口气道:“庙里偌大地方,随便哪里歇着不就得了,为什么一定叫我走?”
  大汉摇头道: “不成,我娘子说的,江湖人心险诈,靠不住,你还是走吧!”
  陈家麟又好气,又好笑,逗着他道:“你看我像个险诈的人么?”
  大汉认真地道:“这可保不走,娘子说的,人心隔肚皮,谁知道……”
  陈家麟道:“大哥,我也是附近人……”
  大汉一翻眼道:“谁是你大哥,我叫林二楞。”
  陈家鹏忍不住笑出声来道:“哦,二楞哥!”
  林二楞一皱眉道:“怎么,你认识我?”
  “不认识!”
  “那你怎么叫我二楞哥?”
  “啊!轿子里……”
  林二楞嘻嘻一笑,一下子截住陈家麟的话头道:“那是我娘子,哼,她才美哩,我们回娘家,很远,到了娘家之后,她便嫁给我做老婆,我们便过好日子。”
  陈家麟一听,不由啼笑皆非,这根本不像话,一时勾起了童心,笑着道:“我明白了,是未过门的老婆,……”
  “对,你说对了。”
  “既然没过门,怎么说是回娘家?”
  “是娘子教我这么说的,反正……她会嫁给我。”
  陈家麟反而愣住了,一下子说不上话来,对一个傻子,话是说不清的。
  林二楞人虽楞,火气却是不小,粗声暴气地道:“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轿中那女子的声音道:“二楞哥,算了,我在轿子里将就歇着吧!”
  林二楞倒真是听话,哼了一声道:“这是小娘子说的,不然我非要你出庙不可。”说完,转身到廊沿就地坐下。
  陈家麟心念一转,突然觉得不好笑了,听轿中人的声音,口齿十分伶俐,怎会跟上这呆子?
  这么热的天气赶了路,这林二楞却没见汗渍,难道他会是个内家高手?
  由于这些天来的不寻常经历,他对事物的看法,不再那么凭直觉了。
  两名美艳的劲装少女,牵着马进入院中,一个道:“奇怪,分明是这一路下来的,怎么不见人影?”
  另一个道:“反正逃不了的,先歇歇马吧!”
  轿中传出那女子的声音道:“二楞哥,我们快走!”
  林二楞站起身来道:“这么热的天,抬轿的吃不消,不多歇会等日头落……”
  轿中女子道:“别多说,快走!”
  林二楞直着喉咙大叫道:“喂!我们上路?”
  那两名抬轿的汉子似是累极了,躺着没动。
  此时,两个劲装少女拴好了马,朝这边走来,到了轿边,其中一个手去掀轿帘……
  二楞一个虎扑上前,大声道:“你想干什么?”
  陈家麟在殿里看得明白,心头暗吃一惊,这林二楞的弹跃之势,分明是个好手,这就实在透着奇怪了。
  那劲装少女不虞有此,大惊绍手,朝林二楞一打量,“格格!”一笑道:“别大呼小叫的,看看打什么紧?”
  林二楞粗野地道:“就是不许看!”
  那劲装少女道:“见不得人么?”
  林二楞横眉竖目地道:“胡说,比你漂亮多了!”
  劲装少女笑着道:“哟!真的,是你什么人?”
  林二楞道:“你管不着!”
  劲装少女故意学着林二楞说话的神态道: “你说她比我漂亮,我不信,非看看不可!”说着,又伸出了手。
  林二楞一伸醋钵子大的拳头道:“你敢动,我便揍你!”
  劲装少女像逗着玩似的道:“你也会揍人?”
  林二楞一卷袖管道:“不信试试看?”
  劲装少女偏着头道:“我就是不信!”
  说着,以极快的手法掀起了轿帘,接着两少女同时惊呼了一声,另一个少女道:“好哇!原来……”
  话声未落,林二楞早已挥拳朝掀帘的少女当胸捣去。
  这一出手,令人骇异,势强力猛不说,招式竟然十分玄奥,出手途中,连变三式,像三个拳头,同时捣向三个不同部位。
  而这个部位又是最不易防御的地方,可以说全超出了武学常轨。
  这种拳术,出现在一个傻头傻脑的人手上,的确是不可思议。
  劲装少女疾退数步,险极地避过了这一击。
  另一少女惊声道:“别小觑了他,这点子扎手!”
  林二楞一击落空,便收了手,不再进击。
  另一少女闪电般出手攻击,用的竟然是极历害的“蓝花拂穴手”。
  林二楞没闪避,被拂个正着。
  陈家麟在殿中看得极是清楚,心头“咚”地一跳,这楞大汉……
  情况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林二楞恍如未觉,好像那些指头是拂在别人身上,而不是自己,他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呼!”地一拳,捣了出去。
  同样的拳法,丝毫也没改变。
  那少女应变不及,被拳风带得斜路了四五步之多。
  一个傻兮兮的愣汉,能练成这样的武功,实在令人惊异。
  那原先出手的少女,霍地拔出剑来,寒芒耀眼中,奇诡无伦地刺向林二楞。
  林二楞变拳为掌,双掌交叉一划,两支手两种招式,攻中带守,守里藏攻,比那拳法还要神奇。
  那少女被迫收剑后退,粉腮已变了色。
  另一少女大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二楞!”
  “林二楞?”
  “一点不错。就是这名字!”
  “你师父是谁?”
  “不告诉你,师父交代过,不告诉任何人。”
  这两句话说的倒是十分坚决。
  凡属智力较常人低的人,都是死心眼,说不便是不,谁也休想使他改变主意。
  “轿子里的人是谁?”
  “是我媳妇,嗯……我的小娘子,我们回娘家……”
  还是原先回答陈家麟的那两句话,只差回娘家后就嫁给他那一句没说出来。
  那劲装少女虽震于他的身手,但知道他是个楞汉,眉毛一挑,
  道:“林二楞,你上当了,她是我们府里逃出来的婢女,我们就是来找她的。
  她不会嫁给你,她只是要利用你逃走,你如果包庇她,得不到人还要吃上官司……”
  林二楞直着眼道:“胡说,谁的话我也不信,江湖中没一个是好东西,小娘子说的!”
  说完,朝那躲得远远的两个轿夫招了招手,道:“来呀,我们得上路了!”
  两个轿夫眼鼓鼓地望着这边,却不敢动。
  刚才,那劲装少女掀起轿帘之际,虽只是惊鸿一瞥。
  但陈家麟目光锐利,业已看出了轿中坐的,的确是个美人儿,一个美女,看上一个愣汉,真有些不可思议。
  说话的少女也拔出了剑,两少女互相使了个眼色,一左一右攻向林二楞。
  林二楞圆睁虎眼,挥掌迎击。
  使来使击,竟是同样的那一招,好像他只学会了这一招,就这一招的确玄奇,攻守兼备,两少女使尽了浑身解数,竟沾不到他的衣边。
  眼看一剑堪堪要得手,不知怎地,突然又被掌缘招了开去。
  渐渐,陈家麟看出了门道,林二楞的双掌,始终不接触剑锋,掌缘全平拍剑身,角度拿捏得极难。
  明明是不可能的角度,双掌运臂,竟像是没有骨头似的,扭曲着凑上那部位。
  陈家麟资质极高,不禁看得痴了,双手不由自主地跟着比划。
  “住手!”
  一声冷喝,倏告传来,人影霍然而分,场中多了一个紫衣中年妇人。
  紫衣妇人冷峻的眸子一扫两少女道:“不中用,打到明天你们也不会得手!”
  两名劲装少女垂剑后退,低下头,红着脸,不敢吭声。
  紫衣妇人的目光转向林二楞,冷冷地道: “她不会做你媳妇,你最好是走吧!”
  林二楞背靠着小轿,气呼呼地道:“你们都要打我小娘子的主意,谁敢我就跟她拼命!”
  紫衣妇人姗姗挪步,欺向林二楞。
  林二楞大吼一声,挥拳便捣。
  紫衣妇人轻巧玄奇地一晃,避过了拳势,人已欺到了林二楞侧方伸手可及之处,出指使点。
  林二楞还真不赖,发掌还击,似乎他的双掌不管任何部位角度,都可出招。
  双方一搭上手,便打得难解难分。
  紫衣妇人的功力比耶两名少女高多了,掌对掌,竟然能应付裕如。
  数十个回合之后,林二楞额上的汗珠滚滚而落,喘息声遥遥可闻,看来他支持不了多久了。
  紫衣妇人双手不停,口里发出一声脆笑道:“楞子,你师父就只教你这一招么?”
  林二楞喘息着道:“师父说的,这……一招足够我用……”
  就在林二楞答话分神之际,紫衣妇人掌招加紧,脚下猝然踢出三脚,浑人当然不会有灵敏的反应,“砰!”然一声,栽了下去。
  紫衣妇人猛挥一掌,林二楞闷哼了一声,如滚地葫芦,滚出了八尺遥,正好到两名少女脚边,两支剑同时指上了他的心窝。
  轿中传出了一声惊呼。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六章
上一篇: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