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2019-07-13 16:05:1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家麟的目芒,扫向“鄱阳夫人”。
  他明白了自己的推测不错,果然是“鄱阳夫人”借刀杀人,她是陶玉芳的亲生娘,自己该如何才是好呢?
  “鄱阳夫人”沉下脸道:“姑爷,你冷静些,丁香是本庄逃婢,应该得到应有的制裁!”
  陈家麟咬牙道:“不嫌太残忍么!”
  “鄱阳夫人”道:“家有家法,门有门规,说不上残忍二字!”
  话锋一顿,又道:“丁香与你有什么干连?”
  陈家麟沉痛地道:“丁香下嫁的人,是我的口盟大哥!”
  所有在场的,面色又是一变。
  “鄱阳夫人”冷沉地道:“人已死了,你准备怎么办?”
  陈家麟窒了一窒,道:“杀人者死,姓潘的今天要付出价!”
  “血手少东”冷森森地一笑道:“渔郎,区区是念在你是别庄的姑爷,所以尽量忍让,老实告诉你,从来没有人敢在区区面前张牙舞爪。”
  陈家麟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废话少说,亮剑,凭你的能耐保命!”
  “血手少东”目中杀机隐现,转向“鄱阳夫人”道:“夫人,不才要放肆了!”
  “鄱阳夫人”怒视着陈家麟道:“家麟,花月别庄之内不许流血……”
  陈家麟毫不踌躇地道:“两颗人头摆在这里,还说什么不许流血?”
  “鄱阳夫人”道:“你眼里还有老身么?”
  陈家麟内心对“鄱阳夫人”本就十分卑视,只是碍于亡妻的关系,虚与应付,现在心悲盟兄林二楞夫妻的惨死,哪里还顾得了那许多,剑眉一挑,抗声道:“若非看在玉芳的份上,我今天便要大开杀戒!”
  “鄱阳夫人”忽地缓和了语气道:“家麟,你知道潘文是何许人么?”
  陈家麟圆睁着双目道:“不管他是什么天王地老子,非付出代价不可!”
  “鄱阳夫人”嘴角微微一撇道:“家麟,你听说过‘血掌柜’没有?”
  陈家麟心头为之一震,他立刻记起了两年前出江湖寻妻时,“玉笛书生黄明”雇“血掌柜”杀害自己。
  若非神秘女子于艳华现身阻止,自己早被化骨水化了。
  心念之中,冷冷地道:“知道,就是那做血腥买卖的。”
  “翻阳夫人”道:“潘大侠便是他的公子!”
  陈家麟道:“好极了,他老子还欠我一笔帐,现在先结新账,回后再找老的算旧帐!”
  “鄱阳夫人”老脸变了色。
  她的本意是想抬出“血掌柜”的招牌,以吓阻家麟,不料适得其反,倒勾出了他的旧帐,一时之间,变得无话可说。
  “血手少东”冷森森地道:“夫人,看来区区与贵婿之间,除了流血,别无他途可循了?”
  “翻阳夫人”皱着眉头道:“潘少东,本庄规矩,向例不许在庄内有流血的事。”
  “而且……小婿的身份特殊,论事实,这事肇因于本庄藉少东之手清理门户,惩治叛婢……”
  陈家麟怨毒攻心,早已不耐,若非因了亡妻的关系,他首先会对“鄱阳夫人”下手,哪里愿再听她说下去。
  霍地拔剑在手,厉声道:“准备保命!”
  “血手少东”脸上泛出了一抹狞笑,道:“夫人,区区是被迫应战,出手无情,死伤难免,如果……”
  扫了陈家麟一眼,接下去又道:“万一失手的话,请夫人多担待。”
  “鄱阳夫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大声道:“潘少东,老身说过他的身份特殊,莫说老身担待不起,就是令尊也难以担待,望你多加考虑。”
  “血手少东”冷冷地道:“因为他是夫人的东床,所以夫人才……”
  “鄱阳夫人”抬了抬手,截断了“血手少东”的话头道:“老身一门之主,不致信口开河,也不会危言耸听。”
  “血手少东”似乎不太相信地道:“贵婿的身份是怎么个特殊法?”
  “鄱阳夫人”道:“老身只能说到这里,信与不信在于少东了!”
  陈家麟心念疾转:“从种种迹象判断,所谓身份特殊,定是指自己的师门而言。
  “想不到师父在武林中竟会有这么大的名头,连神秘门派的主人都下令不许手下与自己作对。
  “但一个武士立身行事,岂可叨师门之荫……”
  心念之中,大声道:“姓潘的,我今天非要替死者报仇不可,咱们凭功力不凭身份,你有能耐的话,一样可以杀我,来吧,别装灰孙子!”
  “血手少东”一个纵步,到了院中,长剑随即掣在手中。
  “鄱阳夫人”激声道:“家麟,能不能忍一忍,另觅时地?”
  陈家麟寒声道:“一刻也不能忍!”
  断剑徐徐扬了起来。
  “鄱阳夫人”无奈,又问“血手少东”道:“潘少东婚事不谈了?”
  “血手少东”边扬剑取势,边道:“夫人,这是两回事,聘礼已经遵命送到,婚事岂能取消。”
  “鄱阳夫人”道:“潘少东,说实在的,花迎春是老身最心爱的门人,老身不愿见她守寡。”
  这话说得明明显,似乎断定“血手少东”必死。
  “血手少东”哈哈一笑道:“夫人真正的本意,恐怕是担心令嫒守寡?”
  “鄱阳夫人”毫不犹豫地道:“你错了,他是老身的大女婿,大女儿早已不在人世,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血手少东”倒是为之一怔,他不知道“鄱阳夫人”除了“武林仙姬”之外,还有女儿。
  花迎春站到了侧边沿,幽幽启口道:“文哥,希望你能接受夫人的忠告。”
  “血手少东”回头瞟了她一眼,道:“迎春,我出道以来,还没吃过瘪,放心,你不会当寡妇的。”
  陈家麟缓缓向前挪了一步,到了出手的位置。
  场面骤呈无比的紧张,使人有窒息之感。
  “鄱阳夫人”突地闪身朝两人中间一站,冷沉地道:“为了维护本庄之内不许流血的规例,老身只好采取行动了……”
  洪三娘与“织女”韦含笑也双双进场,准备出手。
  “鄱阳夫人”目注陈家麟道:“贤婿,你定要报仇的话,可以对我出手?”
  陈家麟怒愤交加,狂声道:“若非看在玉芳面上,我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鄱阳夫人”面皮抽动了数下,道:“不必顾虑那些,反正玉芳已经死了,你尽管出手就是。”
  陈家麟的确有不顾一切对她出手的冲动。
  追根溯源,她该对林二楞夫妇的被杀负责,但他生性淳厚,还是不愿破坏伦常,俗语说女婿有半子之份,他下不了手……
  洪三娘冷森地开口道:“潘少东,您是老江湖了,请考虑后果?”
  “血手少东”道:“区区是被迫应战,并非主动者!”
  总管“织女”韦含笑也接上口道:“姑爷,您不给夫人留点情面,大小姐在泉下也会不安的!”
  陈家麟深深一想,咬牙收剑入鞘,冷厉地道:“姓潘的,我在庄门外等你!”
  说完,大步走过去提起两个盛人头的木匣,头都不转地向庄门走去。
  “鄱阳夫人”高声道:“贤婿,回来,我还有话跟你说!”
  陈家麟只作没听见,步子反而加快了,不久,出了庄门,他把木匣摆在路边石上,然后兀立以候。
  等了足足一个时辰,还不见“血手少东潘文”现身。
  杀机恨火使他再也无法忍耐,陡地把心一横,举步便朝庄门走去,他决意不顾一切,进庄去刃仇。
  才只走得几步,“织女”韦含笑迎面而来,他只好停了脚步。
  “织女”韦含笑先笑了笑才开口道:“姑爷,夫人请您回去?’
  陈家麟一窒道:“那姓潘的怎不见出来?”
  “织女”韦含笑期期地道:“他不敢与姑爷动手,从庄侧的小路离开了,此刻当已在十里之外……”
  陈家麟双目电张,厉声吼道:“什么,他溜了?”
  目中浓炽的杀芒,使“织女”韦含笑下意识地退了两步,粉腮为之失色。
  陈家麟恨恨地一跺脚道:“很好,他躲过了今天,逃不过明天。”
  “织女”韦含笑轻轻吐了口气,再次道:“夫人请姑爷……”
  陈家麟怒声打断了她的话头道:“回覆你们夫人,我不会再踏入别庄的大门了!”
  “织女”韦含笑尴尬地道:“夫人知道姑爷非常生气,但这件事……”
  陈家麟挥手道:“以后别再如此称呼我,我不是你们姑爷!”
  说完,转身便走。
  “织女”韦含笑怔在当场,做声不得。
  陈家麟提起木匣,顺大进疾奔而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周老爹被害的事还没头绪,盟兄嫂又遭不幸,江湖道上除了争斗凶杀,还有什么?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便是江湖的写照,反观自己,若非为了周老爹被害便不会重出江湖。
  究其实,也是为了凶杀二字,如果江湖中少一些贪婪残狠之辈,情况是否会改观呢?
  他不由迷惘了!
  黑道人物,为了逞一己之私欲而杀人,白道人物,为了维护正义,减少人被系而杀人,但总是一样的流血杀人……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上一篇: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