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2019-07-13 16:11:36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突地,他发觉不远处有两道异样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转目望去,不由大喜过望,同时也大感激动,对方,正是他要找的于艳华。
  两年不见,她还是一样的美,丝毫没有改变,只是目光中尽是幽怨之情。
  陈家麟呆了一呆,疾步走了过去,低唤了一声:“华妹,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于艳华眼圈一红,凄怨地叹了口气,道:“麟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别再找我!”
  陈家麟愕然不解地道:“为什么?”
  于艳华摇探头,举步离开。
  陈家麟望着于艳华的背影直发愣,他想不透她为什么忽然表示与自己绝决?
  女人是善变的,令你永远捉摸不透,她对你倾心时,可以不择手段,不计牺牲,受了委屈也甘之如饴。
  但她一旦改变心意,抛弃你象扔掉一件东西那么容易。
  陈家麟她没有情感上的企图,所以并不觉得怎样,只是惊异而已。
  心里想:“既然如此,不来往也就是了,又不是非找你不可……”
  于艳华走了几步,转头回顾了一眼。
  陈家麟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她突然改变态度,必然有难言之隐,看她双眸蕴泪,面带幽凄,证明这不是她的本心。
  于是,他疾步追了上去。
  于艳华似已发觉,急朝路边一站,待陈家麟走近,低声道:“南门外等我,注意别让人盯梢。”
  说完,快速地走了。
  陈家麟更加困惑莫明,但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判断不错,内里大有文章,既然她约自己南门外见,就到南门外等她吧,瞎猜也没用,到时自会明白。
  他绕了一个弯,避开迎宾馆中人的视线,急急朝南门奔去。
  一路上,他提高了警觉,注意是否被人盯踪,不久,出了城,他朝前直走,到了没人的地方才停下来。
  左等石等,半个时辰过去了,还不见于艳华的影子,他不由烦躁起来,是她故意捉弄自己么?
  心念之间,只见一条娇俏人影,姗姗而至,他松了一口气,但也下意识地感到一阵紧张。
  正想迎上前去出声招呼,忽地发觉来人似乎不像是于艳华,于是急忙闪入道旁树后,来人临近,果然不是于艳华,一颗心不由又向下沉。
  来人在不远处的道旁停了下来,看上去年纪与于艳华相仿佛。
  陈家麟大感惊异,此时此地,这女子现身前何为?
  莫非是追踪自己的?……
  正在惊疑之际,又一条人影飞掠而至,在那女子身前停了下来,定睛一看,不由心头大震,后来的竟然是“关洛侠少”方一弘。
  那女的开口道:“方哥哥,多谢你肯来和我见面!”
  “关洛侠少”冷漠地道:“有什么话快说吧,夜已深了。”
  陈家麟陡地想起来了,这女的正是痴爱“关洛侠少”的绛衣少女姜小倩。
  她与“关洛少侠”方一弘是青梅竹马之交,但“关洛侠少”倾心的却是“武林仙姬陶玉芬”。
  痴心女子负心汉,陈家麟不禁替她感到可怜。
  爱应该是相对的,为什么偏偏有这些想不开的女子,作茧自缚?
  听“关洛侠少”的口气,他根本没有回心转意。
  姜小倩幽幽地道:“方哥哥,我知道我是自己作贱,但我仍然撇不下这颗心,想和你把事情谈清楚。
  “我难忘那花前私语,月下谈心,还有……你的誓言。”
  “关洛侠少”似乎丝毫元动于衷,冷漠依然地道:“小倩,那是过去的事了,何必再提它?”
  姜小倩道:“是的,我知道,过去了,远了,但在我心里,好像是昨天的事,我很佩服于艳华,拿得起,放得下,我恨我自己太没用……”
  “关洛侠少”很不耐烦地道:“今夜你约我来,到底要说什么?”
  姜小倩幽怨地道:“记得从前我俩在一起时,我要离开总被你强留住,你说,你喜欢听我说话的声音,喜欢看我说话的神情。
  “现在,你象是避之犹不及似的,是我的声音神情变了么?
  “唉!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好,我不再惹你生厌了,方哥哥,只要你一句话,我永远不再找你,我死了这条心……”
  “关洛侠少”道:“什么一句话?”
  姜小倩好半晌才道:“你不再爱我了?”
  “关洛侠少”期期地道:“小倩,我们……有很多不合之处,你跟我不会有幸福,你年轻貌美,怕找不到更好的对象么?”
  姜小倩喑声道:“那你以前只是在欺骗我,玩弄我?”
  “关洛侠少”冷酷无清地道:“小倩,过去的把它忘了吧,当它是一场梦……”
  姜小倩道:“是的,一场梦,一场噩梦,但我醒不过来,我……忘不了,我……真没用!”
  说到后来,声音已带凄哽。
  “关洛侠少”忽地发了一个笑声道:“小倩,我们不能结合,但可以继续做个朋友。”
  姜小倩象突然有了勇气,大声道:“方一弘,到现在你还要骗我?朋友,哼!男女之间的感情是自私的,不能容一丝丝的异物,只有爱情,没有友情。”
  “关洛侠少”窒了一窒,道:“说完了么,我要走了?”
  姜小倩的眼圈红了,努力一咬牙道:“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关洛侠少”道:“快说吧!”
  姜小倩激动无已地道:“三年来,我一直不死心,梦想着有一天你会回心转意,你的行为,只是无心之过。
  “现在,我才明白我多愚蠢,桃树上怎会结出李子呢?
  “方一弘,你践踏了我的心,你糟蹋了我的感情,但我不认命,最后问你一件事,你仍爱‘武林仙姬’?”
  “关洛侠少”把心一横,道:“是的,我不否认!”
  姜小倩声音一寒道:“她爱你么?”
  “关洛侠少”道:“这是我个人的事!”
  姜小倩突地发出一长串狂激的笑声。
  “关洛侠少”愠声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姜小倩道:“非常好笑!”
  “关洛侠少”很不耐烦地道:“为什么?”
  姜小倩的声音,突地变得很冷落,幽幽地道:“她不会爱你,而且永远也不会!”
  “关洛侠少”冷哼了一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小倩一字一字地道:“因为你薄幸无情,同时一无可取之处!”
  “关洛侠少”怒声道:“你这是无理取闹,我没空陪你穷蘑菇,我走……”
  话声未落,只见姜小倩一扬手。
  “哇!”
  惨号声中,只见“关洛侠少”双手掩面,连连踉跄后退。
  口里嘶吼道:“你……你……,这贱女人,竟……对我下这毒手……”
  陈家麟在暗中心神皆颤,不知道姜小倩对“关洛侠少”下什么狠手。
  姜小倩象发了狂般的厉叫道:“方一弘,我爱你,我恨你,我不认命,我要报复,现在,‘武林仙姬’不会再爱你了,哈哈哈哈……”
  “关洛侠少”闪电般拔出剑来,直刺而出。
  姜小倩没有闪避,栗人的惨呼声中,长剑透过了酥胸。
  她喘息着道:“方一弘,我毁了你,你杀了我,这……很……公平!”
  声落,人已仰面栽倒,胸口血如泉喷。
  “关洛侠少”砰然坐地。
  这一幕,看得陈家麟头皮发炸,心摇神夺,这是意料不到的结果,显然姜小倩是存了心来的。
  爱与恨,究竟相差多少?
  她是个敢爱也敢恨的女子!但!未免太残酷了些。
  陈家麟的呼吸都为之停止了。
  她为什么要这样,除了“关洛侠少”,难道已没有值得她爱的男子?
  这是在极端的恨下,演出来的惨剧。
  陈家麟想起两年前,爱妻抛夫别子出走时,自己心中所含的恨,在那种情况下,他一样也会做出这种事来,心念及此,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寒颤。
  “关洛侠少”口里不断发出呻吟之声,似乎相当痛苦。
  陈家麟现身走了过去,一看,几乎惊叫出声,“关洛侠少”早已面目全非,整个脸皮焦肉烂,一双眼看来是保不住了。
  姜小倩所用的,定是一种腐蚀性极强的毒药。
  “关洛侠少”似发觉有人走近,停止了呻吟,嘶哑着声音道:“是谁?”
  陈家麟沉声道:“渔郎!”
  “关洛侠少”全身一颤,栗声道:“你……是渔郎?”
  陈家麟道:“不错,正是在下!”
  “关洛侠少”呆了片刻,惨然一笑道:“渔郎,你可来得真巧,区区双目已残,如果你想了消旧怨,正是时候。”
  陈家麟淡淡地道:“方一弘,我姓陈的不会落井下石,乘人之危,别看错了人。”
  “关洛侠少”垂下了头,口里不自禁地又呻吟出声。
  陈家麟宅心仁厚,不计旧恶,反而生出了怜悯之心,吁了一口气道:“在下可有什么效劳之处?”
  “关洛侠少”微一摇头道:“不必,盛意心领了,区区手下不久可到,她……她死了么?”
  陈家麟扫了一眼姜小倩的尸体,道:“她死了,她本可闪避,也可以杀你,但她却甘心死在你的剑下。”
  “关洛侠少”切齿道:“贱人,她是该死!”
  这句话,使陈家麟大起反感,冷笑了一声道:“方一弘,你简直毫无人性,她为什么死?
  “虽然她的手段太过份,但这是谁的错?
  “如果你不骗取她的感情,她会出此下策么?
  “告诉你,如果不是你面目已毁,单凭这句话,我便可杀你,这辈子大概再不会有女人受你玩弄,够你慢慢去反省。”
  说完,不屑地哼了一声,把头转向别处。
  这一转头,却发现于艳华在三丈外向他招手,竟不知她是何时来的。
  他走了过去,于艳华示意他进入林中。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九章
上一篇: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