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2019-07-13 16:14:0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吴弘文本能地奋力一挣,但没挣脱,失神的目光一转,激颤地道:“二哥,怎会……是你?”
  陈家麟也激动无已地道:“三弟,怎么回事?”
  吴弘文乏力地道:“不要紧,扶我进屋!”
  陈家麟接过吴弘文手里的包袱,扶他进屋,一进门,当眼的便是那堆新土。
  吴弘文道:“二哥,这……是你做的?”
  陈家麟黯然地点了点头,把吴弘文扶到内间床上,放下包袱,道:“这是什么东西?”
  吴弘文长长喘了口气,道:“这东西比我的生命还重要,现在不及细说了,追我的人将到,请二哥无论如何要阻住对方……”
  “对方何许人物?”
  “不止一人,‘牡丹令主’手下,对方的目的就是这包袱,我已被追杀了三天三夜,就是无法摆脱。”
  “你的伤……”
  “不要紧,绝对死不了,问题是这东西不能丢。”
  陈家麟沉重地一点头道:“三弟,你歇着一切有我,别担心!”
  说完,出房到了屋外,掇条凳子坐在帘下,拉低笠沿遮住脸孔。
  也只刚刚坐好,远远已听到脚步奔来之声。
  一个声音道:“这里有间屋子,八成躲在这里,他只剩半条命,决跑不远!”
  四名骠悍的汉子,来到屋前空地,其中之一用手指向低头静坐的陈家麟道:“有人,你们注意着我来问问看……”
  另一个突地手指地面道:“老大,看,有血迹?”
  为首的汉子朝地上仔细一望,比了个手势,其余三人立即拔剑在手,散开来呈半包围之势。
  为首的举步追上前去,粗声暴气地道:“吠!起来答话!”
  陈家麟没抬头,冷冷地道:“干什么的?”
  那汉子嘿嘿一笑道:“别装蒜,要你站起来答话!”
  陈家麟不屑地道:“你算什么东西,要你家小爷站起来答话,小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汉子“呛!”地一声拔出剑来,狞声道:“土小子,老子看你起不起来……”
  一个箭步,长剑疾刺而出。
  陈家麟左手一挥,一道疾劲的罡风,暴卷而出,那汉子凄哼了一声,倒撞丈外,被另一名汉子抱住,口角溢出了鲜血。
  其余两名汉子一左一右圈了过去,发剑便攻。
  “锵!锵!”夹以两声惊呼,两名汉子长剑脱手而飞,人也被震得跳跃撞撞直退到两丈之外。
  陈家麟手中剑斜扬着,仍低头坐着没动,没有人看出他是如何拔剑出手。
  四名汉子全傻了眼,做梦也估不到这看似乡下佬的少年,会有这等身手?
  那为首的用衣袖一抹口边血渍,大声道:“朋友,你是真人不露相,报个名号出来?”
  陈家麟冰声道:“凭你还不配!”
  那为首的汉子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自忖功力比人家相差太远,来硬的决不成,又不能就此离开。
  只好改了语气道:“朋友,刚才是不是有个受伤的书生,逃到这里藏匿?”
  “不知道!”
  “朋友,你如果包庇了他,后果相当严重的,恐怕不上算?”
  “废话!”
  “很好,看起来朋友与他是一伙,等着瞧吧!”
  陈家麟心里盘算着,凭这四名汉子,决不可能使吴弘文受伤,他们身后必然还有人,听这汉子的口气,大概也快到了。
  心念未己,只听那汉子的声音道:“禀使者,人藏在屋里,地上有血迹,可是……”
  一个女人的声音道:“你们退开!”
  陈家麟不必看,也知道来的是“牡丹令主”手下的“红花使者”。
  果听那女人惊呼了一声道:“是‘渔郎’!”
  四名汉子不认识陈家麟,但却听过他的大号,不由脸上变了色。
  人家既已指出名号,陈家麟当然不能再装糊涂了,用手指一顶笠沿,站起身来,不由心中一动。
  现身的这名“红花使者”,并不陌生,正是两年前,在饶州祝二员外府中,见过一面的美艳少妇,鬓脚上斜插着一朵红花。
  “红花使者”极不自然地一笑道:“渔郎,久违了!”
  陈家麟淡淡地道:“好说,彼此!彼此!”
  “红花使者”略一沉吟,道:“渔郎,那书生是我们主人严令追缉的人,希望你不要包庇……”
  陈家麟冷声道:“什么书生,在下不知道!”
  “红花使者”粉腮一变道:“渔郎,你不是存心要与本门作对吧?”
  陈家麟一撇嘴,淡淡一笑道:“是你们找上门的,并非在下主动。”
  “红花使者”吁了口气道:“长话短说,请交出人来?”
  陈家麟道:“交什么人?真是无理取闹,识相的最好请便!”
  “红花使者”粉腮又是一变,沉声道:“找不到人我们不会走。”
  陈家麟冷哼了一声,没有接腔,心想:“看来这一场架是打定了!”
  “红花使者”柳眉一挑,道:“渔郎,我们要搜?”
  陈家麟俊目一张,精芒毕射寒声道:“谁敢?”
  “红花使者”栗声道:“渔郎,我不希望彼此间发生流血事件?”
  陈家麟毫不踌躇地道:“在下却不在乎!”
  “红花使者’咬了咬牙道:“我们令主已有交代,如果你故意与本门为敌的话,授命可以下手……”
  陈家麟一抖手中剑,道:“悉听尊便!”
  “红花使者”又缓了口气道:“你犯不上包庇对方,与本门为敌?”
  陈家麟横定了心道:“没什么犯得上犯不上,此地是在下盟兄嫂的居处,在下刚刚葬完他俩,在此地尽友谊守墓,这小屋谁也不许侵犯。”
  “红花使者”皱眉道:“你盟兄嫂是谁?”
  陈家麟道:“这点芳驾可以不必过问!”
  “红花使者”道:“你与书生是同路人么?”
  陈家麟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红花使者”回顾四名汉子道:“你们见到人进屋没有?”
  那为首的汉子躬了躬身道:“回使者的话,小的们一路追下来,见他岔上这条小路。
  “这里四外都是野地,只这么一户一家,他受伤极重,不可能逃远,而且地上有血迹……”
  “红花使者”点了点头,用目光作了一个暗示,然后朝陈家麟道:“本使者要入屋一搜?”
  陈家麟冷凄凄地道:“既然非迫在下流血不可,请吧?”
  “红花使者”再不说话,拔剑便向前欺……
  陈家麟心头顿涌杀机,扬剑以待。
  “红花使者”甫接近屋檐边,陈家麟“呼!”地一剑扫了过去,金铁交鸣声中,“红花使者”退了两步。
  但她一退又进,主动发剑先攻,招式绵密诡厉,出手就是连环八剑。
  也就在双方再次搭上手之际,四名汉子,闪电般冲向屋门。
  陈家麟一剑震开了“红花使者”,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回剑旋身猛扫,惨号声中,血光迸现。
  四人中一人断头,一人被劈断了肩臂,当场横尸,另两名汉子亡魂尽冒,涌身弹退,面如土色。
  “红花使者”的长剑又已攻到,陈家麟回剑急挥,以攻应攻,功力用到了十成,“红花使者”一连踉跄了七八步,兵刃几乎脱手,双目尽赤。
  陈家麟没有跟踪进击,站在当门丈许之处,手中剑仍斜扬着。
  就在此刻,两名汉子之一高声叫道:“尊者驾到!”
  陈家麟举目望去,只见一个白发蒙面老人,不知何时到了场边,赫然正是那“不败翁”。
  他不由有些忐忑,“不败翁”功力深不可测。
  记得在南昌赵家祠,“醉翁”与“癫翁”曾合力对付他,对方曾掌震自己吐血,最后施展师门绝招“万方拱服”,才算挡住了他。
  现在,自己势孤力单,应付得了“不败翁”,却应付不了“红花使者”,这便如何是好?
  吴弘文重伤之下,只有束手被擒的份儿,那吴弘文称说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看来保不住了……
  “不败翁”怪笑了一声道:“妙啊!小子,跟你打还真过瘾,来吧?”
  “红花使者”先朝“不败翁”一颔首,然后大声向陈家麟道:“渔郎,你不能再逞强了,放开手,以免发生不好的后果?”
  陈家麟咬着牙道:“办不到!”
  口里说,心里却在想:“盟弟吴弘文定是伤在这老匹夫的掌下,他能逃得一命,的确是奇迹了。”
  “不败翁”道:“那兔崽子够滑溜,他在哪里?”
  “红花使者”道:“可能在屋里!”
  “不败翁”道:“这小子与他是一路?”
  “红花使者”道:“大概错不了!”
  “不败翁”道:“怎不去揪他出来?”
  “红花使者”一指陈家麟道:“他硬插一手,我不便对他施杀手。”
  “不败翁”沉哼了一声道:“由本尊者对付他!”
  说着,大步迫近场子中来……
  陈家麟心头大急,“不败翁”的掌功太过厉害,非自己的功力所能抗拒,如果挨上两掌,一切算完。
  对方可能不会杀自己,但吴弘文可就难保了。
  还有那个重要的包袱,势必要落入对方之手,自己唯一可使的,是那招“万方拱服”,看来只有力争先机,使对方没有出手的机会。
  心念未已,“不败翁”已到了身前不及一丈之处。
  陈家麟猛一挫牙,功力提聚到十二成,沉哼一声,发剑疾攻。
  “不败翁”可没想到他出手这么快,双掌甫提,剑势已骇电奔雷般罩到。
  陈家麟是蓄意不让对方有发掌的机会,所以这一击形同搏命。
  惊呼声中,“不败翁”电闪弹退八尺,但胸衣仍裂了一道口,所幸没伤皮肉。
  陈家麟不能让对方有喘息的机会,弹身疾进……
  但象“不败翁”这等高手,这一瞬目的时间,已足够了,双掌扬处罡风立卷。
  陈家麟剑招还只发得一半,裂岸狂涛般的罡风,已袭上身来,登时如遭万钧雷击,全身一震,眼冒金花,一口逆血,夺口喷了出来。
  “不败翁”哈哈一声狂笑道:“好小子,你还可以再挨一掌!”
  陈家麟心里明白,现在已经面临生死关头,自己死了当然没话说,如果不死,便对不起盟弟吴弘文,这条命非豁出去不可了。
  于是努力一定心神,又一招“万方拱服”挟毕生内力攻出。
  几乎是同一时间,“不败翁”的双掌也告劈出。
  人影一触乍分,两声闷哼,同时传出。
  “不败翁”连打了两个踉跄,站住了。
  陈家麟却一屁股坐在地上,口血连连喷出,眼前是一片乌天黑地,什么也看不见,他想:“这下全完了!”
  “红花使者”与两名手下,也被这武林罕见的场而惊呆了。
  陈家麟在心里大叫道:“我不能死,我不能……”
  视力又逐渐恢复,只见“不败翁”兀立着没动,胸衣裂了三四道大口,有一孔似乎极深,但不见有血流出。
  他真的人如其号,从来没败过么?
  放眼武林,谁能硬承“万方拱服”两击而不倒?
  一种本能的求生的意志,使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可是,他已无力举剑。
  奇怪,“不败翁”仍站着没动,没有再出手的意思,想来他是料定陈家麟已经无力反抗了。
  现在,他无须再发掌,只消一个指头,陈家麟也承受不了。
  “红花使者”一个弹身,冲入小屋。
  陈家麟目眦欲裂,他想阻止,但才一挪步,便觉摇摇欲倒。
  他不必想象屋里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一个拼命的念头,浮上脑海,他想起了另一着师传绝技“破元制敌”,这是一种与敌偕亡的奇功,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
  因为用过之后,会斩伤根本,不死的话,内元也将终生不能恢复。
  现在,事逼处此,他准备不顾一切地豁出去了。
  “不败翁”半句话也没说,突地缓缓转身,举步离开。
  陈家麟大奇,想不透对方何以不声不响地离开?
  陈家麟正准备施展师门绝着“破元制敌”,拼着破功,与敌偕亡,“不败翁”却出乎意料之外地不声不响而离,他只好打消了这念头。
  与“不败翁”交手了两个照面,他受了极重的内伤连保持站立之势都难,眼见“红花使者”入屋,他却无法阻止,心里急怒交加,口血又呛了出来。
  那两名悍汉认为有机可乘,双双迫了过来,一左一右,伸手便抓有意要把陈家麟生擒活捉。
  陈家麟瞪眼望着对方,毫无办法。
  “你俩找死么?”
  喝声传处,两名汉子忙不迭地收手退了开去。
  出声喝阻的,竟然是“红花使者”,只见她接着又道:“把死难的弟兄带到别处掩埋!”
  两名汉子齐应了一声,各挟起一具尸体,大步走离。
  “红花使者”走近陈家麟,讪讪一笑道:“渔郎,这是场误会抱歉之至。”
  陈家麟大感错愕,吴弘文身负重伤,根本无法行动,她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误会二字如何说起?
  莫非她们又找错了人……
  心念之中,脱口道:“什么误会?”
  “红花使者”道:“我等是奉命行事,希望你别介意,你的伤……”
  陈家麟意识到事有蹊跷,冷哼了一声道:“芳驾可以请便了,在下死不了的话,总会再见面的!”
  “红花使者”怔了怔真的弹身走了。
  一场险恶的风暴算是过去了,但结果是什么还不知道。
  陈家麟担心吴弘文的安危片刻也难忍耐,强忍着伤痛以剑作杖,一步一步往屋里走过去。
  到了房中,床上已失去了吴弘文的影子。
  一看后窗,好端端的没有走样,这前后的窗子,都是无法开启的死窗,是在建屋时嵌上去的牛肋巴窗,除了打碎根本不能启闭,人到哪里去了呢?
  上了天了么?
  房子只这么大,一目了然藏也没法藏,这倒是怪事了?
  人,神秘地失踪了,此刻,他实在无力继续追查。
  他的伤势太重了,必须要立即自疗。
  于是,他暂时撇开了这件不可思议的怪事,上床盘膝跌坐,以师门至上心法疗伤,这疗伤之法,他学过但实际上应用还是第一次。
  不久物我俱忘。
  功成醒转已是黄昏时分,陈家麟运气默察,只觉痛楚全消,功力尽复,他上了床,在房内来回蹀躞,仍然想不透吴弘文何以会神秘失踪?
  这小屋一明一暗,没有后门,如果说是被对方暗中带走,非经由堂屋门不可,那样自己没理由不发觉。
  如果是他自己悄然脱身,如何离开的呢?
  问题想不透肚子却饿了,屋里根本没有可吃的东西,没奈何只好离屋上路。
  双尸四头的谜没解开现在又加上了一个结。
  盟兄弟离别了两年,在如此的情况下重逢,又如此神秘地分开。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二十章
上一篇: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