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2019-07-13 16:18:4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个生性弧高耿直的人,为人行事多半非常执着,陈家麟就是这一类人。
  正在眺望野景之际,忽然发觉有人走近的声音,不期然地抬头望去,这一看,顿使他血行加速,杀机炽燃。
  一个中年文士装束的,正缓缓由不远处驰过。
  对方,赫然正是杀害盟兄林二楞夫妇的“血手少东”。
  冤家路窄,这句话可应验上了。
  在此时此地,会碰上“血手少东”潘文,的确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站住!”
  陈家麟大喝一声扑了过去。
  “血手少东”闻声刹住身形不但毫无惊异之状,反而哈哈一笑道:“渔郎幸会啊!”
  陈家麟红着眼道:“潘文,上次被你从后门溜走,正愁找你不着,想不到天假其便……”
  “血手少东”冷阴阴地道:“有什么指教?”
  陈家麟咬牙切齿的道:“少装佯,我要劈了你!”
  “血手少东”毫不为意地道:“陈家麟,别太紧张,你知道我是做这门买卖的……”
  陈家麟霍地拔剑在手,怒哼一声,打断了对方的话道:“姓潘的,你父子从事这门血腥买卖,天怒人怨,让你知道报应不爽!”
  “血手少东”向后退了两步,摇手道:“反正我不会走,且慢些动手我有话说……”
  陈家麟气呼呼地道:“谅你也飞不了,有话快说吧?”
  “血手少东”好整以暇地道:“生意人不会离开本行,谈的当然也是买卖……”
  陈家麟圆睁星目道:“你别打算要什么花枪,今天你是死定了。”
  “血手少东”道:“不见得,因为我要谈的这桩买卖,你不会拒绝。”
  语意十分肯定,象是有绝对的把握。
  突地,陈家麟想起了双尸四头的离奇怪事,这正是揭开谜底的好机会。
  当下咬了咬牙,道:“潘文,我问你,在凶杀现场的小屋中,另埋了一男一女两颗人头,怎么回事?”
  “血手少东”眉毛一挑,道:“想不到被你发现了,不过坦白告诉你,那两颗人头与你毫无干系。”
  陈家麟道:“我要知道!”
  “血手少东”笑了笑,道:“你不必知道!”
  陈家麟厉声道:“你说是不说?”
  “血手少东”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神情道:“陈家麟,你别气势汹汹的,我们还是谈生意,那是正经事。
  “几天前在‘花月别庄’中,我不是怕你,而是让你,和气生财,是买卖人的信条,区区一向尽量避免动武,信不信由你。”
  这番话听得陈家麟啼笑皆非。
  但他心内的杀机丝毫未灭,寒声道:“我没工夫听你的废话!”
  “血手少东”道:“你非听不可,这笔生意对你关系重大,不做你会后悔一辈子。”
  陈家麟不觉被他说动了心。虽然明知道对方是相当阴残奸狡之辈,但仍忍不住道:“什么生意,说说看?”
  “血手少东”故神其秘地一笑道:“对你而言,这是笔很大而重要的买卖……”
  陈家麟一抖手中剑,道:“你别打算虚耗时间弄鬼,不干脆说出来,我可要出手了。”
  “血手少东”完全一反在“花月别庄”时的神态,嘻嘻一笑道:“别急,生意买卖总要乎心静气地谈,你下榻悦来客栈。‘武林仙姬’也投在同一店中,而且你们已经见了面,对么?”
  陈家鱗不由骇然而震,想不到自己的行踪竟然在对方掌握之中,看样子彼此并非凑巧碰上。
  他是有意来的,说不定就是盯踪自己而来。
  不然,他怎会那么从容的见面便谈生意。
  这未免太可怕了,如果他有什么安排,倒是防不胜防。
  心念之中,不由深深瞟了对方一眼,故作从容地道:“不错,怎样?”
  “血手少东”,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你知道‘武林仙姬’的任务是什么?”
  陈家麟惊异地道:“任务,什么任务?”
  “血手少东”道:“她受令今天晚上要绊住你,使你不能分身。”
  陈家麟心头又是一震,对方这话可不是无稽之谈,记得“武林仙姬”曾说晚上要与自己共钦三杯,原来有这原因在内。
  “血手少东”是怎么知道的呢?
  他所说的生意又是什么?
  看来这情况相当诡谲。
  想了想,沉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血手少东”道:“这你不必管,反正有这么回容就是了!”
  陈家麟道:“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
  “血手少东”道:“对方今晚在南昌有一个行动怕你插手,所以要设法绊住你。”
  陈家麟困惑地道:“奇了,对方怎知我到南昌来,又怎知我会插手而预先作这安排?”
  “血手少东”道:“这没什么奇怪的,对方耳目众多,你的一举一动,全在对方监视之下。
  “比如现在,就有人跟你出城,不过,他无法回去通风报信,他已静静地躺在那边了!”
  陈家麟更加震惊莫名,激声道:“对方是何许人物,‘鄱阳夫人’手下么?”
  “血手少东”神秘地道:“也是也不是,你目前不知道最好,现在我们要谈到交易的本身了。
  “今晚二更时分,你到南门外‘天光庙’门口预伏。
  “如果见到一个女子,带着东西来到,你必须不择手段,夺下对方手中之物,然后回到此地来交给我,事便算完了。”
  陈家麟心念一转,冷极地哼出声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买卖?”
  “一点不错!”
  “好哇,姓潘的,你拿我当什么人看待?
  “哼,要我去替你抢东西,这主意真是不错,告诉你,别耍花招,我现在就要杀你……”
  说着,手中剑斜扬而起,星目中尽是粟人的杀光。
  “血手少东”站着没动,还是一样平静地道:“你把剑放下,话还没没完……”
  陈家麟向前跨了一个大步,道:“我没空听你胡扯,你想脱身是不是?做梦!”
  “血手少东”一撇嘴道:“陈家麟,我看你是聪明过头了,我知道你在找我,要为林二楞夫妇报仇。
  “如果我要脱身,干脆不现身与你见而多好,何必多此一举?你仔细想想看!”
  陈家麟不由一怔神,这话是有道理,只是想不通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为什么故意要找上自己谈这买卖呢?
  心念之中脱口道:“为什么非要找我来谈这笔买卖?”
  “血手少东”不假思索地道:“一方面这笔生意与你关系至大,另方面唯有你才能作成。”
  陈家麟道:“再说明白些?”
  “血手少东”道:“要你去截夺的东西,就是不久前‘幕阜双雄’因之丧命的东西,明白了吧。”
  陈家麟瞿然而震,在抚州城外庙中,“公孙大娘”与“血神东方宇”,就是追索这东西而毁了“幕阜双雄”。
  又怀疑自己所带的两支木匣是他们追索之物,结果证明不是才罢手。
  这么说来,这事又与“牡丹令主”有关了,但“血手少东”却一再说与自己有关,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是故意如此说,而希望达到他利用自己的目的么。
  这非澄清不可。
  心念之中,道:“我想不出这买卖与我有关?”
  “血手少东”吁了口气道:“只前你当然不知道,看样子我不说明你就不会作这笔买卖?”
  陈家麟道:“差不多!”
  “血手少东”眉毛一扬道:“做生意当然要谈代价,我以吴弘文的安全作代价如何呢?”
  陈家麟全身为之一颤,吴弘文在林二楞的小屋里神秘失踪,现在他以他的安全作代价,莫非吴弘文落在他的手中。
  这个谜愈来愈不可思议了,不由激声道:“什么,以吴弘文的安全作代价?”
  “一点不错!”
  “他落在你们手中?”
  “可以这么说的!”
  “以他的生命要挟我?”
  “这是买卖,不是要挟,别说得这么难听。”
  “如果我说先杀了你,再找令尊‘血掌柜’与他的手下算帐怎么说?”
  “你不会这么做!”
  陈家麟手中剑微微一颤,厉声道:“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
  看样子他立刻就要出手。
  “血手少东”面不改色地道:“你当然不会这么做,因为你关心吴弘文的生死安危!”
  陈家麟咬牙道:“吴弘文现在在何处?”
  “血手少东”道:“他很安全,不过功力未复,他内伤相当严重。”
  这话,又与事实完全吻合。
  陈家麟灵机一动,道:“潘文,你是买卖世家,精通生意门槛,我现在也要做件买卖,擒下你,与掌柜的谈买卖,岂不大妙?”
  “血手少东”哈哈一笑道:“如果你这样做,必然血本无归,第一、你未必能生擒住我。
  “第二、要你去截夺的东西,正是吴弘文几乎送命的那个包袱,你不做么?”
  陈家麟不由室住了,眼前的情况,的确太复杂了。
  照对方这一说,不答应也得答应,盟弟吴弘文为了那包袱,不惜性命以保全,而那东西也就是“幕阜双雄”因之丧命的东西。
  同时“牡丹令主”传下“牡丹令”严令追索,可以想见是极端重要之物,想不通的是吴弘文何以介入其中?
  看来,要保全吴弘文,只有接受对方条件之一途。
  “潘文,我答应这桩交易,不过有两个问题要先问清楚……”
  “你问吧?”
  “第一,吴弘文怎会落人你们手中?”
  “这一点,事后你亲自问他,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第二,你杀了林二楞夫妇的事如何解决?”
  “血手少东”打了个哈哈道:“事情一件一件的了,我不会飞上天去,有的是机会。”
  陈家麟沉重地一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血手少东”面色一整,道:“有几样事你必须注意,第一、你不能说出这买卖是你我成交的。
  “第二、那东西说什么也得夺下。
  “第三、你从此刻起要隐秘行踪,不能与任何人见面,同时严防被人盯踪,否则对方警觉而改变行动方式,这桩买卖便砸了。”
  陈家麟这才回剑入鞘,道:“好,就这么办!”
  “血手少东”一扬手道:“事完仍在此地见面,我走了!”
  说完电奔而去。
  陈家麟心头一片紊乱,想不到情况转变得这样离奇。
  照“血手少东”的说法,“武林仙姬陶玉芬”受令绊住自己,防自己插手,这么看来,这件公案已由神秘门户转移到了“花月别庄”。
  如果事情闹穿了,神秘门户决不会与“鄱阳夫人”甘休。
  其实,若非“血手少东”找上自己,自己根本也就不知通行这回事,当然也就谈不上插手,这怎么解释呢?
  还有一层,以“血掌柜”与他手下的能耐,为什么不自己出手,而要找上别人,这点也是不可解。
  唯一的解释是“血掌柜”惹不起“牡丹令主”,所以才假手别人。
  记得在林二楞的小屋,“血掌柜”的手下“吊客”与“喜娘”曾现过身,看来他们早已着手了。
  到底吴弘文得手的是什么珍奇之物,引得群魔垂涎。
  可惜,当时没机会向吴弘文问明白。现在,天才入黑,距二更天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进城,也不能回客栈,如何消磨呢?
  自己不回去,“武林仙姬”会不会起疑呢?
  想到“武林仙姬”,便联想到在客栈见面的那一幕。
  料想不到“武林仙姬”美绝天人,一代尤物,却是那般的鄙俗无耻,说话今人作呕。
  夜幕低垂,远处亮起了灯火。
  陈家麟漫无目的地挪动脚步,他不能太早赶去南门外的天光庙,必须设法多耗些时间。
  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草丛里有样黑忽忽的东西,不禁心中一动,走近前去一看,赫然是个黑衣汉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俯身用手一探已然断了气。
  他忽然明白了,这汉子是暗中尾随自己,而被“血手少东”杀以灭口。
  他想“当‘武林仙姬’发现自己失踪。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子?她会不会采取紧急措施临时改变行动计划呢?
  “她既然只是受令绊住自己,想来主其事的另有别人,该是谁呢?”
  转念一想:“如果这尸体被发现,无疑地会栽在自己头上,虽然不惧,总是件惹厌的事,反正此刻没事,不如把尸体掩理了吧!在人道的立场讲,不管死者是什么身份,任其曝尸骨荒郊,也不太好。”
  于是,他用掌风劈成了一个坑,把尸体掩埋,这倒不费事,也不需造墓立碑,只要把土踏平就成了。
  掩埋妥当,已是起更时分,他想可以动身了。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上一篇:
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