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019-07-13 14:58:3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来人臃肿痴肥,须眉半白,面红如婴,看年纪在六旬以上,七十不到,一双眼半眯着,像是喝醉了酒。
  一袭黄葛布衫半曳腰间,前襟敞露着,现出个大肚皮,腰带上吊着个硕大无比的葫芦,那形象装束,使人见了就忍不住想笑。
  胖老人在两人身边停下,偏头眯眼,打量了两人一番,开口道:“你俩要找小尼姑参禅么?小子,年纪轻轻的,该走正路,这等地方岂是你们能来得的,快走,快走。”一副老气横秋之态。
  陈家麟正要开口,吴弘文拉了他一把,抢先拱手作揖道:“老前辈教训的是,晚辈兄弟此来只是为了好奇!”
  胖老人哼一声道:“好奇,哦!是了,你俩也是逐臭之夫,想来看看江湖第一美人,是也不是?”
  “小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月貌花容,到头来还不是一副臭皮囊。”
  吴弘文恭敬地道:“老前辈金玉之言,晚辈弟兄谨铭于心!”
  胖老人摇头晃脑地道:“我老人家是看你俩个小子,长得还像个人样,所以说几句人话给你们听。
  “如果口是心非,把人话当作了耳边风,报应就在眼前。”
  说完,一路歪斜,滚向庵门,一晃身便不见了。
  别看他一身痴肥,像是连走路都吃力,这一招身法,可轻盈俐落得到了家。
  陈家麟蹙额道:“此老何许人物?”
  吴弘文道:“二哥连此老都不认识?他就是名震武林的‘天外三翁’之一的‘醉翁’,突梯滑稽,玩世不恭,能得见此老,也算 是一种缘分呢!”
  陈家麟“哦!”了一声道:“愚兄我曾听先师提起过‘天外三翁’之名,是先师生平最崇敬的人,照说,三翁都已是耄耄之年,怎么此翁……”
  吴弘文道:“功力练到了某一极限,自然有驻颜之效,不能与常人相比的,二哥,此老现身,必有好戏可看,我们进去吧,别错过了!”

×      ×      ×

  这是一幢精舍,坐落在尼庵后进,四面高墙围环,墙里花木扶疏,山石玲珑,极为幽雅。
  精舍的明间里,灯烛高烧,中间摆了一桌盛宴。
  首位上坐了一个明眸皓齿的素衣女子,那一身素服,衬托出她超凡脱俗的美,美得令人目眩。
  一个袍衣老尼与刚才入庵的“江湖浪子白依人”左右打横,两名美艳少女执壶侍立。
  精舍门里挡了一座屏风,阻隔了外面的视线,两个妙龄女尼坐在精舍外的回廊上,在低声戏谑。
  “江湖浪子白依人”双手举杯,眉开眼笑地道:“今夜能获仙姬青睐,同桌共饮,实乃三生有幸,区区敬仙姬一杯,祝仙姬青春常驻,玉颜不改!”
  说着,仰颈一饮而尽。
  “武林仙姬”举杯略一沾唇,嫣然一笑,娇声道:“谢谢阁下。”
  笑容、声音,充满了诱惑,使人目夺神驰。
  “江湖浪子白依人”什么阵仗都见过,但面对这江湖第一美人,也不由感到局促。
  她委实太美了,像不是凡间的人。
  袍衣老尼悠悠启口道:“白大侠,听说月前您在南昌城得到了一件异宝‘千年蟾蛛’,有这事么?”
  “江湖浪子白依人”脸色登时一变,期期地道:“这……这……师太是何处听说的?”
  袍衣老尼微微一笑道:“白大侠,您是从杜御史的爱媳身上得到的,是么?”
  “江湖浪子白依人”脸色完全变了,变得十分难看。
  刚才那一份得意已完全化为乌有,俐齿伶牙的他,此刻像是舌头突然变大,“啊!阿!”说不上话来。
  “武林仙姬”笑态依然,脆生生地道:“白大侠,能让我开开眼界么?”
  这句话,似充满了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江湖浪子白依人”红着脸,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武林仙姬”接着又道:“如果白大侠不愿意,也就算了,只当我没说这句话吧!”
  “江湖浪子白依人”望着“武林仙姬”迷人的笑靥,他无法拒绝,那份甜美的笑意,使人心颤的带有磁性的声音,一泓秋水也似的眸子,使他丧失了平时的机智,也失去了应有的戒心。
  终于,他探手入怀,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玉匣,双手送到“武林仙姬”面前,勉强一笑道:“仙姬要看,敢不从命,如果……”
  如果什么,他没说出来。
  “武林仙姬”打开来略一注目,又轻轻合上,勾人绮念的笑意,突然从她的脸上消失,像春天里忽然刮起了北风。
  玉靥抹上了一层冷霜,但她的美毫不减色,是另一种美。
  “江湖浪子白依人”感到不安了,这情况预示着有某种事要发生,忐忑地道:“仙姬……怎么了?”
  “武林仙姬”冷冰冰地道:“我嗅到了这匣子上的血腥味!”
  “江湖浪子白依人”突然被这句话从迷惘中惊醒过来,伸手想 取回……”
  “武林仙姬”用手按住玉匣,“江湖浪子白依人”伸出去的手停在中途,他不能缩回来,又不能抢夺,情形相当尴尬。
  但他既号称“江湖浪子”,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见识过,定定神,笑着道:“如果仙姬喜欢,区区便奉送如何。”
  笑得勉强,话声也不太自然。
  “武林仙姬”老半天才轻启朱唇道:“白依人,你没资格说这个‘送’字!”声音不太悦耳了,冷得怕人。
  “江湖浪子白依人”像高岩失足,一下子坠入深渊里,脸上那一份神情,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尴尬、震惊,迷惑兼而有之。
  袍衣老尼在这时开了口,声音也似受感染似的变得很冷:“白大侠,你知道杜御史的爱媳是什么来历?”
  “江湖浪子白依人”口唇翕动了半晌,才进出一句话道:“这……区区不知道!”
  袍衣老尼冷笑了一声,一字一句地道:“白大侠,杜御史的爱媳宋玉兰,是仙姬最得意的手下。”
  “江湖浪子白依人”如被蜜蜂扎似的全身一震,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面皮连连抽动,目光下垂,不敢正视“武林仙姬”。
  袍衣老尼接下去又道:“白大侠,你够狠,先奸后杀再夺宝……”
  “江湖浪子白依人”额上汗珠滚滚,虎地站起身来,栗声道:“师太,这可是桩误会,区区一时也难以解说,暂且告辞……”
  袍衣老尼冰声道:“姓白的,你还想走么?你必须为你所为付出代价。”
  “江湖浪子白依人”一脚踢开椅子,正待转身举步,只觉一阵头重脚轻,身躯晃了两晃,“咚”地一屁股跃坐下去。
  “你……你们在酒里下毒?”
  袍衣老尼阴阴一笑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你死在江湖第
  (128) 一美人的手下,并不太冤!”
  “江湖浪子白依人”脸孔扭曲得变了形,嘶声道:“仙姬,你真的要对白某人下这等毒手?”
  “武林仙姬”声音不带半丝感情地道:“你罪有应得,能有个全尸已经是你的造化了。”
  “江湖浪子白依人”目眦欲裂,想挣起身来,但只得一半,又坐了回去,怨毒至极地吼叫道:“我白某人认命了,‘花月别庄’以美色为饵,盗骗别人珍宝,卑鄙无耻,莫此为甚,你们这帮江湖婊……”
  “啪”老尼伸手一记耳光,打得“江湖浪人白依人”口血飞溅,半边脸登时肿起老高。
  老尼击了击掌,精舍门外的两名妙龄女尼应声而入。
  “带下去,手脚干净些!”
  “是!”
  两名妙龄女尼,一左一右,架起了“江湖浪子白依人”,手法十分俐落,看来做这种事她俩是老手了。
  “江湖浪子白依人”厉叫道:“你们会得到报应的!”
  小尼之一,伸指点了他的“哑穴”,他除了瞪眼,再也无法开口了。
  “江湖浪子白依人”刚被架到门外,一条臃肿的人影突然现身。
  两少尼同时惊呼了一声:“什么人?”
  现身的,正是“天外三翁”之一的“醉翁”。
  只见他歪歪斜斜,走近前去,醉眼迷离地打量了“江湖浪子白依人”一眼,道:“你这小子作恶多端,糟蹋了不少女子,如今毁在女子之手,这叫天理昭彰。”
  屋内老尼闻声出现,一见是“醉翁”,不由老脸一变,合什道:“老施主夤夜光降,有何指教?”
  “醉翁”咧嘴一笑道:“老夫嗅到酒香,特来谋求一醉。”
  老尼宣了一声佛号道:“老施主,这是净地!”
  “醉翁”狂声大笑道:“武林中何来干净土,妙修,里面不是有现成的酒食么?”
  “妙修”老尼一张脸胀得通红,期期地道:“老施主,这是……这是一位女檀樾……”
  “醉翁”也斜着眯眯眼,道:“酒肉穿肠过,佛在当中坐,修行者,修心修性不修身,不打紧、不打紧,老夫人醉心不醉!”
  说着,公然进入精舍。
  老尼向两名少尼一挥手,示意带走,然后急急跟了进去。

×      ×      ×

  精舍右侧的假山石后,隐有两条人影,这两人正是陈家麟与吴弘文。
  他俩是在“醉翁”入庵之后跟进来的,刚才精舍内的一幕,他俩看不到,但却听得一清二楚。
  陈家麟悄声道:“三弟,‘江湖浪子白依人’的事,该不该管?”
  吴弘文道:“不必,此人十分邪恶,正如‘醉翁’所说的……该有此报。”
  “可是……这些女尼并不比他好了多少……”
  “是的,以恶制恶,也是件好事。”
  “我听那‘武林仙姬’的声音,好像……并不陌生?”
  “也许二哥在什么地方听过!”
  “那位者前辈不是真的来喝酒吧?”
  “当然不是,哪有喝酒喝到尼庵的,此老现身,必有缘故,我们等着瞧吧!”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八章
上一篇: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