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2019-07-13 16:11:36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人并肩入林在林深处停了下来。
  陈家麟首先开口道:“华妹你来了很久了?”
  于艳华点头道:“是的,我隐在‘关洛侠少’身后!”
  陈家麟余愤犹存地道:“这薄情郎该有这报应,只是姜小倩未免太不值?……”
  于艳华幽幽地道:“是的,这是第三者的看法,但当事人,也许不是这等想法,不然,武林中便没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流传了。”
  陈家麟冰雪聪明,敏感地想到她的话中别含深意。
  他不敢再说下去,怕形成尴尬的场面,立却转变了话题道:“华妹,我们……两年不见了?”
  于艳华淡淡绝应道:“是的,两年了,亏你还记得!”
  陈家麟直觉绝感到她的口气不对,面对的似乎是个陌生人,与以前完全两样,当下苦苦一笑,道:“在城里为什么不理我?”
  于艳华突地语音一沉,道:“如果我也象姜小倩一样对付你你会怎样?”
  陈家麟心头“咚!”地一震,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期期不能出声,这句话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但他随却想到,她不能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来,她没理由这么做,只是弦外之音,表示了她仍然痴情未泯。
  于艳华笑了笑,接着道:“渔郎哥,别紧张,我只是说着玩的,我是个认命的人,而且你也不是‘关洛侠少’之流。
  “你问我为什么不理你……因为……我不敢!”
  陈家麟惊诧地道:“不敢,为什么?”
  于艳华道:“你想知道?”
  陈家麟道:“当然!”
  于艳华沉默了片刻,才凄幽地道:“记得两年前我们在南昌悦来店分手的情形么?我是奉命不许与你来往。”
  陈家麟心中一动,道:“我好像记得你与我接近也是奉命?”
  于艳华道:“是的,但……错在我不能自制,动了感情,所以才被迫与你分手,这话我是不该说的。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如果被主人知道,我不敢想象那后果。”
  陈家麟激动地道:“什么原因不许你与我交往?”
  于艳华叹了口气,摇头道:“不知道,总之一句话,我们的一切,全操在主人手中。”
  陈家麟愤慨地道:“岂有此理,连人的心意也要控制,华妹,你为什么不脱离这门派?”
  于艳华急声道:“不能说这样的话,渔郎哥,我们谈别的……”
  显然,她心中有极大的顾忌,陈家麟本想乘机探问“牡丹令主”的来历,一看这情形,只好打消了这念头,转口道:“华妹,我是专程来抚州找你的。”
  于艳华芳心一动,道:“找我?”
  陈家麟道:“是的,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于艳华芳心一冷,幽怨地道:“如果不是因为有事,你是不会找上我的,是么?”
  陈家麟面上一热,无言以对。
  于艳华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什么事要我帮忙?”
  陈家麟讪讪地道:“我想打听一个人的行踪!”
  乎艳华道:“谁?”
  陈家麟暗暗一咬牙,尽量装得平静地道:“他也是贵门的一份子,就是那‘白骨魔崔元’!”
  于艳华惊声道:“什么,你要找‘白骨魔崔元’,为了什么?”
  陈家麟心头顿时浮现周老爹被杀的一幕,他不愿骗她,但事实上又不能说出真情,只好横着心道:“有件私事,必须要找到他当面澄清。”
  于艳华道:“私事,什么样的私事?”
  陈家麟充满歉意地道:“华妹,现在不能告诉你,但事后一定向你说明。”
  于艳华低头不语,这问题使她大感为难,她必须深深考虑。
  陈家麟迫切地等待下文。
  久久,于艳华才抬起头来道:“渔郎哥,如果我告诉了你,你知道后果么?”
  陈家麟怔了怔,勉强装出一个笑容道:“如果我不说,谁知道是你告诉我?”
  于艳华道:“这是出卖同门的罪行……”
  陈家麟不由语塞,他没理由迫她冒叛门之险,在江湖帮派中,出卖同门与叛门同罪,是不赦之罪。
  事实上,他找“白骨魔崔元”,是为了替周老爹报仇,其结果可以想象,定然掀起轩然巨波。
  于艳华一向慧黠,此刻却木讷地道:“渔郎哥,如果我不说……你会恨我?”
  说完,又幽凄地接下去道:“虽然……我不能与你来往,也许今晚是最后一面,但是……我不要你恨我……”
  陈家麟心中大受感动,脱口道:“华妹,你可以不说,我……不能强迫你……”
  于艳华痴痴地望了他片刻,象突然下不了决心似的道:“渔郎哥,你说出找他的原因,我告诉你!”
  陈家麟大感为难,如果照实说出要向“白骨魔崔元”寻仇,她还肯告诉自己“白骨魔”’的行踪么?
  如果不说实话,她当然是不肯透露…… 
  于艳华沉凝地道:“我看你找‘白骨魔崔元’,定然不是好事。”
  陈家麟漫应道:“何以见得?”
  于艳华道:“事实很明显,你一向嫉恶如仇,而‘白骨魔’的行事为人,尽人尽知,除了寻仇,你决无可能与他打交道。”
  陈家麟暗服她的灵慧,想了想,硬起头皮道:“如果我说出来之后,你不肯告诉我呢?”
  于艳华道:“你不必拿话扣我,我说了一定算数。”
  陈家麟一咬牙,道:“好,我说实话,我要杀他!”
  于艳华似乎一点也不感惊奇,平静地道:“我早知定是如此,只是,你杀他的原因是什么?”
  陈家麟坦率地道:“他以前残杀了我一位忘年至交,他必须付出代价。”
  予艳华深深一想,道:“我劝你不要冒昧向他寻仇!”
  陈家麟星目一睁,道:“为什么?”
  于艳华道:“他是本门三大尊者之一,你如果杀了他,恐怕我们主人不会甘休。”
  陈家麟心头微微一震,居然“白骨魔”是“牡丹令主”手下三大尊者之一。
  “血神东方宇”算是一个,别一个很可能便是被“癫翁”称之为怕老婆的“不败翁”了。
  但不管如何,周老爹的血仇非报不可,自己曾对遗体发过誓言的,当下沉缓地道:“不管后果如何,我决不改变主意!”
  于艳华期期地道:“渔郎哥,你自信能斗得过他么?”
  陈家麟豪雄地道:“成败生死,在所不计。”
  于艳华情意地道:“渔郎哥,江湖中上焉者是斗智,下焉者是斗力,豪勇固然可佩,但终有匹夫之勇之嫌,你以为如何?”
  陈家麟道:“华妹金石之言,我甚为感激,当牢记心中,不过……斗智并非人人可能。
  “所谓智斗由天赋,斗靠阅历,我是初出茅庐,对敌斗智,恐怕还谈不上……”
  于艳华轻声一笑道:“渔郎哥说的极有见地,事实上也是如此,我的意思是凡事见机而为,能屈能伸,不妄逞意气,能刚亦能柔,这就够了。”
  陈家麟激动地道:“华妹,你是个相当不凡的女子,佩服之至!”
  于艳华叹了口气,别有用意地道:“奇也好,俗也好,反正生为女儿身,总是低人一等……”
  陈家麟拙于言辞不敢接腔,把话扯回正题道:“华妹可以告诉我‘白骨魔’的行踪了么?”
  于艳华咬了咬牙,道:“渔郎哥,我知道我是在做一件极可怕的事,但……我无法拒绝你。
  “我说这话并不是要你感激我,只要说出我心里要说的。
  “现在,我告诉你,‘白骨魔崔元’已经去了南昌,在南昌何处,有什么行动,我不知道,要靠你自己查探了。”
  陈家麟大喜过望,“白骨魔”去了南昌,自己这一路去办事恰是顺道,虽说没“白骨魔’’的准下落,但总算是有线索了,强似盲目地追寻。
  情不自禁地深深一揖道:“华妹,我真是感激不尽!”
  于艳华黯然道:“我们又要分手了,今夜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也许,再也见不到你了。
  “渔郎哥,你不会把我忘记吧!”
  陈家麟不由一阵意马心猿,最难消受美人恩,她这一份痴情实在可感,他几乎忍不住想上前抚慰她,说爱她。
  但,他还是理智地控制了沸腾的情绪。
  一方面,爱妻陶玉芳的影子,仍然牢牢抓住他的心,他觉得无可别爱,否则对不起亡妻。
  另方面,于艳华是神秘门派中人,结合了后果难料。
  “爹,您一定要找娘回来。”——爱儿玉麟稚嫩的呼喊,又响在耳边,找娘回去,哪里去找?
  她,可以做个好母亲,可是眼前她就受命不许与自己交往 ……”
  一时之间,他翻来覆去想了很多。
  于艳华见他不开口,接着又道:“渔郎哥,人生为什么这样痛苦?欢乐有限痛苦无穷……”
  陈家麟苦苦笑道:“人生本来如此,我也有同感,华妹,你怎么若是说或许不能再见?”
  于艳华凄凉地道:“世间最残酷的事,莫过于不能爱其所爱,我就是如此,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陈家麟内心一阵悸动,情不能自已地道:“华妹,世事难料,我们等待将来吧!”
  于艳华的秀眸放了光,在暗夜中象星星在闪烁,她上前抓住他的手,颤声道:“渔郎哥,你别忘了你现在说的这句话,我会等!”
  陈家麟身上起了一阵微妙的感受,温软的柔荑,是那么慰贴,但他也感到心惊,自己是接受她的情了么?
  沉默了片刻,陈家麟开口道:“华妹,我该走了,你也应该回去了?”
  于艳华用力一握他的手,然后放开来,幽幽地道:“渔郎哥,你珍重,但愿我能等到那一天!”
  陈家麟忽然觉得有许多话要说,但转念一想,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只沉重地说了一句:“华妹,你也珍重!”
  于艳华叹了口气,道:“渔郎哥,我先走,这样就好像你在送我!”
  简单的一句话,道尽了她芳心中无限的依恋与痴情,也说出了不胜离别之苦。
  陈家麟点了点头,心里充满了怅惘之情,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其实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世事白云苍狗,变幻莫测,尤其是江湖道上,更加无法想象,以后,以后是什么样?
  于艳华的身影消失了,远了。
  陈家麟痴痴地枯立当场,脑海里一片空虚,她走了,但她的身影似乎仍在眼前晃动,她那幽凄的声音,似仍绕在耳畔。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蹒跚挪步出林。
  路上,失去了“关洛侠少”的影子,姜小倩的尸体也不见了,只留下一滩发黑的血渍,这是另一个梦的破灭。
  “关洛侠少”是被毁,还是自毁?姜小倩呢?
  这可以说是情海悲剧,也是惨酷的鉴戒。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九章
上一篇: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