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2019-07-13 16:05:1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错非是“血神”,如果挨了功力稍逊的,决无法逃避这冠盖武林的一击。
  陈家麟立却回头向“幕阜双雄”道:“两位快走!”
  奇怪,“幕阜双雄”瞪着眼呆站着,没有反应。
  陈家麟再次道:“两位请急速离开!”
  “砰砰!”两声,“幕阜双雄”突然栽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陈家麟不由头皮发了炸,同时也气冲牛斗,毫无疑问,是“公孙大娘”暗中下了毒手。因为现场没有别人。
  但令人不解的是她用什么歹毒的手法,在毫无动静的情况下,毁了“幕阜双雄”?
  当下带煞的目芒一转,脱口道:“是芳驾下的手?”
  “公孙大娘”冷冷地道:“任何人都不许违忤‘牡丹令’!”
  “血神”拄杖而立,眸中血芒乱闪,似在等待下一步的行动命令。
  陈家麟存心要救“幕阜双雄”,但还是救不了,心中那一份愤慨与怨毒,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
  手中剑一扬,半转身,面对“公孙大娘”,目眦欲裂地道:“芳驾杀人无须付代价么?”
  “公孙大娘”道:“渔郎,你一而再地破坏本门行动,太过份了,若非主人关照,随时都可以取你的性命,现在先把木匣交给我……”
  陈家麟怒声道:“为什么要交给你?”
  “公孙大娘”道:“因为这是本门的东西,不属于你。”
  陈家麟咬牙道:“如果你有本领杀了我,木匣自然任你拿去。”
  “公孙大娘”气呼呼地道:“渔郎,杀你并不难,你别追我们下手?”
  这我们两个字,把“血神”东方宇也包括在内,就事实而言,
  如果两人联手,后果可真难料。
  陈家麟道:“不是迫你,我本来就要杀你。”
  语意中,他的对象不包括“血神”。
  天色已逐渐暗淡下来,夜的脚步近了。
  两具尸体,加上阶沿上残余的酒菜,把气氛点缀得恐怖而凄惨。
  “公孙大娘”阴阴一笑道:“谁杀谁都没关系,稍停再解决,你且把剑放下……”
  陈家麟不待对方说完,断然道:“马上解决,我没空等待。”
  “血神”东方宇沉哼了一声,提杖迫上前来,到了出手的位置。
  场面又告紧张起来。
  “公孙大娘”想了想,道:“渔郎,你跟我去见主人,你不服气,当面向主人讨公道,怎样?”
  陈家麟心念疾转:“这样也好,藉此揭破两年来横梗在心中的谜,看看‘牡丹令主’到底是何许人物?
  “彼此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存在?
  “对方这些谜样的作为,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当下垂下了剑,道:“贵主人现在何处?”
  “公孙大娘”略一沉吟道:“你跟我走,三天可到!”
  陈家麟眉头一紧,道:“什么,要三天的时间?在下眼前有急事要办,无法跟你走。”
  “公孙大娘”道:“送这一对木匣么?”
  陈家麟道:“算你说对了!”
  “公孙大娘”声音一沉,道:“渔郎,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带走这对木匣。”
  陈家麟的火气又旺起来,寒声道:“说来说去,你们的目的是为了这对木匣?”
  “公孙大娘”道:“可以这么说!”
  陈家麟心想:“这事可透着奇怪,莫非‘花月别庄’也是受‘牡丹令主’节制,杀人是‘牡丹令主’的命令?
  “但照情理而言,‘牡丹令主’要杀人根本不必假手别人,对方手下高手多的是。
  “同时据刚才对方向‘幕阜双雄’索取时,是说在临江失落的,这其中又是有什么蹊跷?”
  心念之中,沉声道:“这对木匣是我三天前得自‘花月别庄’,真会是你们要找的东西么?”
  “公孙大娘”惊声道:“什么,三天前得自‘花月别庄’?”
  “一点不错!”
  “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时间地点都不对。”
  陈家麟倏有所悟地道:“也许你们找的不是这东西……”
  “公孙大娘”道:“可是你与‘幕阜双雄’是一路……”
  陈家麟道:“谁说我们是一路?我早说过适逢其会,是无意碰上的。
  “公孙大娘”道:“但天下哪有这等巧事,你正好也带着两支木匣?”
  陈家麟道:“你们找的也是两支木匣?”
  “不错!”
  “也是用红布包裹?”
  “这倒不是。”
  “那不就结了,这根本不是你们要找的东西。”
  “问题不在于外面用什么布来包裹,主要是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什么东西?”
  “公孙大娘”默然了片刻,道:“问题极好解决,打开来证实一下。”
  陈家麟冷冷地道:“如果我不许打开呢?”
  “公孙大娘”道:“那问题便不能解决!”
  陈家麟心意一转,道:“好,看吧!”
  他盘算着如果盟兄林二楞夫妇的人头,真是对方要找的东西,那就证明了两件事。
  一样是杀人的主使人,一样是“花月别庄”实际上属于这神秘门派,那里可能是一座分支舵坛。
  于是,他放下木匣,解开红布,揭开盖子,后退了两步,又道:“你可以看了!”
  口里说,心里已打定了主意,只要“公孙大娘”一承认,他便要出手杀人。
  “公孙大娘”上前揭开油布,一看,连退三步,栗声道:“是人头?”
  陈家麟持剑的手已留了势,寒声道:“不错,两颗人头,怎样?”
  “公孙大娘”期期地道:“是一桩误会,不是我们追寻的东西。”
  陈家麟松了一口气,道:“芳驾满意了?”  、
  公孙大娘窒了片刻,顿足道:“可惜杀了两个活口!”
  一直不曾开口的“血神”东方宇,阴森森地道:“现在该怎么办?”
  “公孙大娘”道:“只有另外设法追查了,尊者请便!”
  “血神”东方宇深深扫了陈家麟一眼,弹身上屋,消失在夜色中。
  “公孙大娘”目注陈家麟道:“陈少侠,我们彼此不妨冷静的谈谈,你办事需要耽搁多久时间?”
  陈家麟想了想,道:“很难说,总在十日之间,怎样?”
  “公孙大娘”道:“这么着,你的事情办完之后,到靖安城来,自会有人接待引见我们主人。”
  陈家麟点头道:“可以,不过芳驾今晚不顾在下阻止,暗下毒手杀害‘幕阜双雄’,这事不能算完,迟早还是要了断……”
  “公孙大娘”沉声道:“悉听尊便,我不在乎,不过希望你能替别人的立场着想,后会有期了!”
  说完,闪身离开。
  夜幕深垂,星星已开始眨眼,庙内一片森沉。
  基于人道的立场,陈家麟把“幕阜双雄”的遗体挪到庙外予以掩埋。
  到底“公孙大娘”与“血神”追索的是什么东西,仍然是个谜。
  “公孙大娘”临去说的“……替别人的立场着想”,意思当然是说,她本身是受命行事,这过节不该栽在她的头上。
  最主要的是她对陈家麟出手有所顾忌,因为“牡丹令主”曾交代不许与他为敌。
  而陈家麟对她,却没有任何顾虑,在情况不明之下,他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      ×      ×

  二更初起,陈家麟进入抚州城。
  迎宾馆前,仍然马车盈门。
  陈家麟远远地站着,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实在不愿意找于艳华,但为了追凶,又非找不可。
  以他两年前寻妻的经验,如果没有可靠的线索,在江湖中找人,相当困难,不啻大海捞针。
  当然,于艳华未必肯提供线索,但这是唯一可以得到线索的对象,不能轻易放弃,好歹得试上一试。
  站了约莫一盏热茶的时间,他还是提不起勇气进迎宾馆。
  他不禁想起了两年前在南昌城逆旅中,与于艳华分手的一幕。
  他清楚地记得,在悦来店,于艳华盛装设酒以待。
  不久,婢女小银子来传话说掌柜的要见她,结果她洒泪而去,临别示爱,并说世事无常,愿常相忆!
  那是为了什么?
  当然,她心里是明白的,而他没有追问,也没去深想,因为他心中只有一个陶玉芳。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上一篇: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