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019-07-13 14:35:26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伏天气,燠热难当,很多行脚的,都改为中午休息,天凉了赶路。
  日薄崦嵫,暑气渐消,过往抚州的官道上,肩挑负贩,赶车行脚,路绎不断。
  陈家麟也夹杂在人群中,由于他的穿着打扮与这些行脚的身份相当,是以引不起谁的注意。
  他低头疾走,笠帽遮了半个脸,把一批一批的同路人抛在身后。
  正行之间,似乎觉得有一个人与自己并排疾行,不期然地抬头望去,可能这动作惊动了对方,对方也正好转脸望过来。
  四目交投,他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战,赶紧收回目光。
  对方,是一个白发苍苍的黄衣老人,手中拄着一根黑黝黝的藤杖。
  骇人的是老人那一对目芒,血红的光焰,充满了杀气,像是随时准备着要出手杀人。
  这种目光,只要谁被看上一眼,便会终生难忘。
  只要接触到这种目光,便会使人联想到洞里的赤练蛇,择人而噬的猛兽。
  如果不看这目光,这老人五官端庄,毫无狰狞邪恶的样子,从后面看,还像个有道之士。
  从任何角度看这种目光,不该出现在这样的一个老人身上。
  陈家麟故意一缓脚步,老人超前去了。
  突地,他身后起了一个悄悄的声音:“熊老大,这附近要出命案了!”
  另一个声音道:“三虎,你说话总是这般没头没脑?”
  “你看前面那黄衣老人是谁?”
  “噢!我还没正经注意,难道会是……”
  陈家麟没有回顾,仍低着头走,但却留上了心。
  那叫三虎的声音道: “熊老大,如小弟我猜的不错,他便是‘血神东方宇’,人到之处,血腥随之!”
  被称作熊老大的道:“省省吧,管他是谁,别惹火烧身。”
  两人不再开口。
  陈家麟心规:“听名号,这‘血神东方宇’必是个十分邪恶的前辈,单只他的眼光便够骇人,但事不干己,管他是什么人物。”
  “血神东方宇”已走得没了影儿,天色也逐渐昏黑起来。
  远处,亮起了疏落的星星灯火,距抚州已不远了。
  陈家麟盘算着,到达抚州之后,如何去找那江湖郎中,万一又离开了,又到何处去找他呢?
  一阵辚辚车声,从身后传来。
  陈家麟中能地朝路边闪让,马车擦身而过,目光无意间一瞥下,全身似触电般的一震。
  马车的辕木上,赫然然嵌着一柄亮晶晶的匕首,这与数天前在“花月别庄”前面的路上,载着棺木艳尸的马车,完全一模一样。
  那天他曾被误会为赶车人,还与别庄的人动上了手。
  匕首,当然是一种标记,不知是代表人,还是某个帮派?
  这马车是那辆送尸的,还是另外同标记的?又是送尸的故事重演么?
  马车奔行的速度不快,车篷遮得很严密,看不到车厢里装载的是什么,由于刚才被标记所惊,没注意到赶车的是什么人,现在又被车身阻挡了视线,依然看不清,不过,印象中似乎有人驾御。
  陈家麟遥遥随在车后,心里有一种揭开迷底的冲动。
  夜色更浓了,路上的行人却没减少。
  突地,马车的速度加快起来。
  陈家麟也下意识地没着加快了脚步,隔四五丈相随。
  马车之迷,一直在心里打转。
  无论是谁,都有一种天生的好奇的倾向,而以新出道的人最甚,陈家麟自不例外,何况他第一步踏上江湖路,第一次发生事故,便与这车有关。
  愈想,好奇之念愈炽。
  一个武土的经验阅历,差不多都导因于好奇,等到好奇之念淡漠时,他已是一个成功的老江湖了。
  夜色迷茫中,抚州的城廓影子在望,灯火也更繁密了。
  马车突地拆向右首。
  陈家麟到了岔路口,不禁踌躇起来,是放弃不管,还是探个究竟?终于,还是别不过那股子好奇之念,又举步追了下去。
  岔道上除了这辆神秘的马车,再没别的行人了,地点愈来愈荒僻。
  月亮露了脸,清辉撤除了夜的帏幕,大地骤现光明,在一个武林高手的眼中,几乎等于是白昼,只是太远的地方有些发朦而已。
  不久,眼前呈现一片参天林木,林前是一座高栏木桥,桥身很宽,可容两马并驰而有余。
  陈家麟一看四无遮掩,身法一紧,迫近马车后。
  马车速度不减,直驰过桥。
  “什么人,别动!桥的另一端传来了喝声。
  陈家麟把心一横,弹起身轻轻附贴在车后,由马车带着过桥,到了桥的另一端,一松手,悄然闪入林中。
  马车直冲林荫大道,四名武土阻挡不住,一边吆喝,—边紧随车后。
  陈家麟鬼魅般藉林木掩护,向里淌去。
  林荫大道尽头,是一片广场,一座庄院呈现眼帘,马车自动停了下来,四名武士仗剑围了上去,其中一个大声喝道:“朋友这是什么意思?”
  赶车的是个彪形大汉,只见他若无其事地冷声应道:区区一个赶车的,只照客人的意思赶车,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那名武土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朋友,光棍眼里不揉沙子,真他*的水仙不开花——装蒜,这是什么地方?”
  这辆车是什么车?拉开天窗说亮话,你是干什么的?”
  赶车的大汉嘿嘿一声冷笑,似乎极不屑地道:“凭你们还不够格张牙舞爪,叫你们当家的出来回话吧!”
  那武士当然不会把一个赶家的放在眼里,暴喝道:“撒泡尿照照,你配么?”
  说完,转向其他三人道:“车里搜搜看!”
  三名武士立即上前用剑挑起车帘……
  惨号震耳而起,三名武士几乎不差先后地栽了下去,四肢一阵乱颤,不动了。
  那为首的武土亡魂尽冒,掉转头便向庄门奔去,赶车的一伸手,惨号再传,那为首的武士奔出不到两丈,扑地栽倒。
  先后只一眨眼工夫,毁了四条人命。
  陈家麟在暗中看得胆颤心寒。
  江湖人命,竟是如此不值钱么?
  庄门开启,一个人头向外张了张,又缩了回去,看来是守门庄丁。
  赶车的大汉下了李,打开了后车门,双臂伸人车中,抽出了一口白木棺材,只见他轻如无物地把棺材平托到车前地上放好,然后双手叉腰,斜靠在车辕上。
  气氛诡秘万分,令人不寒而栗。
  五六条人影,涌出庄门,当先的,是一个锦袍老者,貌相十分威严。
  一行人缓缓来到广场中央,距马车约莫三丈之处停住。
  锦袍老者电炬似的目光一扫现场,洪声道:“何方朋友上门杀人?”
  车内传出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万立仁,认得这辆马车?”
  锦袍老者沉声道: “这是本庄专用的马车,焉有不认得之理……”
  车中人道:“好极了,这口白木棺材大概你也不陌生?”
  万立仁脸色一变,道:“朋友是从‘花月别庄’来的?”
  车中人狞声道:“别管老夫来自何处,这件事由贵门掌今‘两仪秀士岳良’自己交代,还是由万门主你交代?”
  “本座一门之主,当然亲自交代!”
  “好极了,准备如何交代?”
  “阁下现身答话?”
  “老夫会现身的,但把话先说清楚。”
  “阁下报个名号?”
  “不必,稍停见面就知道。”
  “嗯!‘花月别庄’自‘鄱阳夫人’以下,没有半个男人,阁下是以什么身份来过问这件公案的?”
  “就算是受人之托吧!”
  “很好,阁下有话请讲?”
  “有个叫翠云的女子,被杀之后,尸体被送回‘花月别庄’,为什么?”
  锦袍老者“嘿嘿!”一声冷笑道:“这件事‘鄱阳夫人’应十分明白!”
  车中人道:“夫人不明白,要你‘一匕定天万立仁’亲自说清楚。”
  陈家麟藏身林中,听得只字不漏,他突然明白了。
  那天所见车内艳尸,定是车中人所说的叫李翠云的女子,因为,“花月别庄”的两少女曾称死者翠姑娘。
  这锦炮老者外号‘一匕定天,,怪不得车滚上有匕首标记,不知他掌的是什么门户?
  “一匕定天万立仁”眸中陡射光芒,大声道:“李翠云诡称是重武林的‘云梦剑客李相玉’的遗孤,下嫁本门掌令‘两仪秀士岳良’,想不到她会是‘鄱阳夫人’手下,仗美色为饵,别有图谋……”
  “什么图谋?”
  “偷人本门禁地,企图盗取本门传派之宝,被发觉之后,竟然敢杀人灭口……”
  “怎知道她是‘鄱阳夫人,手下?”
  “是她临死深悔被人利用,亲口说的!”
  “可惜她并非‘鄱阳夫人’手下,‘鄱阳夫人,也不会令手下干这等事。
  听清楚了,她的确是“云梦剑客”的遗孤,至于什么盗宝杀人,老夫并末目赌,不予采信。
  老失是她父生前至交,今晚算是代亡友索债。”
  “一匕定天万立仁”重重地哼了一声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没有人会在临死前说谎,‘鄱阳夫人’不敢认帐么?”
  车中人道:“笑话,堂堂‘花月别庄,的主人,会怕了你“灵匕会’,长言短叙,别的不谈了。
  这辆车是载李翠云的,这口棺木也是装她的,现在老夫要把‘两仪秀士岳良’装回去与李翠云合葬,以慰亡友之灵。”
  在场的“灵匕会”高手,齐发出了怒哼之声。
  “一匕定天万立仁”冷厉地道:“这点恐怕阁下办不到,倒是方才这四条人命阁下必须交代!”
  一个中年秀士,倏地越众而出,大声喝道:“什么东西如此张狂,滚出来!”
  车中人呵呵一声怪笑道:“你就是‘两仪秀士岳良’?”
  “一点不错!”
  “你自己躺进棺材里去吧,省得老夫动手。”
  “见得人的话就滚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六章
上一篇: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