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2019-07-13 15:45:5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斜月残更,南昌城御史府灯火阑珊,院落沉沉。
  一条人影,如夜霄蝙蝠般泄落后花园中,一阵顾盼之后,上了假山顶的八角凉亭,悄然落座。
  他,正是“渔郎陈家麟”,受“醉翁”之命,与吴弘文来此暗中守伺,以防恐怖门户份子因“千年蟾珠”之故而对杜御史下手。
  吴弘文负责府前,他负责府后。
  御史府占地极广,前后各占了半条街。
  也就在陈家麟刚刚上亭落座之际,一个幽灵似的人影,从内院屋顶冒起,身上似负了什么东西。
  陈家麟一跃而起,心愿:“莫非是鼠窃狗偷之流,入府行窃?”
  那人影好快,如淡烟般横切后花园的一角,疾掠而去。
  陈家麟已没有再转念的余地,弹身便追,上了花园的高墙,那人影已经越出了七八间屋面。
  那人影的身法委实太快,只这分秒之差,陈家麟竟然一下子追不上,从这份身手看来,决非普通窃盗。
  “莫非是……”陈家麟心里这么一想,立即加紧速度。
  这府第距城墙只不过一条横街,那人影几个闪掠,出城去了。
  陈家麟紧跟着追出城外。
  那人影似已发觉有人追来,身形加紧,一溜烟朝荒野驰去。
  这时,距离已拉近到不及三丈,陈家麟看出对方是个绢帕包头的劲装女子,腋下挟了一个大包袱,不知是什么东西。
  “站住。”
  随着这一声朗喝,陈家麟把身法展到极限,如幻影般超越对方,然后回身拦截,这一手,堪称惊世骇俗。
  那女子刹住了身形,口里道:“什么人?”
  陈家麟一听声音并不陌生,登时心中一动,一个弹步欺到对方身前八尺之处。
  “是你?”
  “是你?”
  两人不约而问地惊呼以了声。
  这女子,赫然是于艳华,想不到她也到了南昌,陈家麟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于艳华笑了笑道:“渔郎哥,想不到是你,把我吓了一大跳。”
  陈家麟定了定神,道:“于姑娘,我也想不到会是你!”
  说着,扫了她腋下的包裹一眼,又道:“于姑娘,这是什么东西?”
  于艳华粉腮微微一变,期期地道:“是个小孩!”
  陈家麟心头一震,道:“小孩,御史府带出来的?”
  于艳华“唔!”了一声,极不自然地一笑,道:“是的,渔郎哥,你怎会知道?”
  陈家麟冷冷地道:“于姑娘,我是从府里追出来的!”
  于艳华震惊地向后退了一步,道:“你怎会在御史府?”
  陈家麟略一思索,道:“这点姑娘不必追问,我们也不必转弯抹角,敞开来谈吧,孩子是杜府的什么人?”
  说着,两道目芒紧盯在于艳华的面上。
  于艳华愣了片刻,才道:“是杜御史的独孙子!”
  “姑娘把他带出府来,是为了什么?”
  “渔郎哥,这件事你可以不管么?”
  “对不起,我不能不管!”
  “为什么?”
  “就算是……多管闲事吧!”
  于艳华喘了口气道:“渔郎哥,我请你不要管,行么?”
  陈家麟剑眉一挑,正色道:“于姑娘,我欠你人情,我不会忘记,但这件事却不能不管,恕我直言无隐,姑娘掳劫这无知稚子,是为了‘千年蟾珠’么?”
  于艳华眸中露出了骇然之色,栗声道:“你到御史府也是为了这个?”
  陈家麟坦然道:“可以这么说的,于姑娘,我知道你是奉命行事,但掳人勒索这等行为有亏武道,也悖江湖道义。”
  于艳华突地双眸一亮道:“渔郎哥你替谁做事?”
  陈家麟不假思索地道:“我只替自己做事,如果一定要我说,我替武林正义做事!”
  于艳华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陈家麟道:“希望姑娘能把孩子放回去!”
  声音很平和,但语意却坚决。
  于艳华摇摇头道:“这恐怕办不到!”
  陈家麟道:“于姑娘,那颗真的‘千年蟾珠’,的确是被‘江湖浪子白依人’窃走了,至于为什么他出示的是赝品,这不得而知。
  “不过,我以人格担保,杜御史手中已没有千年蟾珠,掳人是自费,他根本交不出来了。”
  于艳华紧蹙着秀眉道:“渔郎哥,我绝对相信你的话,但我不能放人。”
  “那为什么?”
  “我作不了主!”
  “于姑娘,这点我明白,谁才能作主?”
  于艳华期期地答不上话来,这是门户中的秘密,她不能泄露。
  就在此刻,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道:“渔郎,你未免太过份了!”
  陈家麟心头一震,抬头望去,只见两丈外站着一个面蒙黑纱的妇人,竟不知是何时来的。
  听声音,就是那数次传声而不现形的女人,随即沉声道:“在下不识芳驾的庐山真面目,但我们并不陌生,是么?”
  蒙面女人道:“不错,我们是不陌生。”
  陈家麟道:“在下可以请教芳驾的称呼么?”
  蒙面女人冷冷地道:“人家都叫我公孙大娘!”
  陈家麟心念一连几转,道:“芳驾在贵门中必有相当地位,想来定能作得了主……”
  “怎样?”
  “请放人质!”
  “办不到!”
  陈家麟把心一横,道:“在下不喜欢这答复!”
  公孙大娘冷笑了一声道:“渔郎,别太任性,你已经坏了本门不少事,因为主人交代过,所以才处处让着你,别以为你真的是了不起了?”
  陈家麟又一次听到“主人交代”四个字,心里感到有些痒痒地,到底对方的主人是谁呢?
  为什么要作如此交代?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怪事。
  “如此在下请问,贵主人是谁?”
  “公孙大娘”道:“这一点我不会告诉你,不过……有句话倒无妨提示你,如果你以‘残虹惊绮梦,从兹陌路人’这两句去问令师,可能得到答覆!”
  陈家麟不禁怔住了,这两句话,在饶州祝二员外府中曾听“红花使者”说过,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师父早已仙逝,还去问谁?
  他几乎脱口说出师父的死讯,但一想又止住了,等有机会再问周老爹不迟,他可能会知道的。
  心念之中,扯回正题道:“在下请芳驾放回这孩子!”
  “公孙大娘”道:“我说办不到!”
  陈家麟可就沉不住气了,大声道:“在下言出不二!”
  “公孙大娘”声音一寒,道:“看样子你是准备动武的了?”
  陈家麟早已横定了心,栗声应道:“不错,如果芳驾迫在下动手的话,在下不会逃避。”
  “公孙大娘”黑纱覆面别人无法看到他脸上是什么表情。
  不过她的口风却是变了,变得很平和地道:“渔郎,别来横的, 我们平心静气地谈,你为什么要强出头管这件事?”
  陈家麟道:“在下根本不认识什么杜御史,只是为了正义二字而插手。”
  “公孙大娘”道:“很冠冕堂皇,有句话不得不事先警告你,如果逞一时之快,坏了主人的大事,你会后悔无及。”
  陈家麟已被这神秘的“主人”弄得晕头转向,不愿再去深想,脱口应道:“在下只知为所当为,谈不上什么后悔,在下也不知贵主人是何许人物。”
  “公孙大娘”默尔了片刻,道:“渔郎,坦白地说,你真的断定蟾珠已经不在杜御史手上?”
  陈家麟其实并无把握,他只是听“醉翁”如此说法而已。
  但事情已挤到头上,同时,他不愿见无辜的稚子受害,是以斩钉截铁地道:“不错,在下说过以人格作保。”
  “公孙大娘”紧迫着道:“那你知道蟾珠的下落了?”
  陈家麟道:“不知道,持有人‘江湖浪子白依人’已被‘血神’所杀,线索已断了。”
  “听口气,你也在找这颗珠子?”
  “如果有机会,在下不会放过。”
  “那你与‘醉翁’是一路?”
  “一路谈不上,道同而已!”
  “渔郎,如果将来珠子出现的话,你会阻止本门的人得手?”
  这句话问的够厉害,也显示出这蒙面女人的心思深沉。
  陈家麟想了想道:“可能的,但那就要看各人的本事了。”
  “公孙大娘’’毫不放松地又道:“渔郎,如果我答应放孩子,你是否肯应承今后不插手本门的任何事?”
  陈家麟深深一想,道:“如果不违背正义二字,在下决不过问。”
  “公孙大娘”冷笑了一声道:“你这话等于是没有答应……”
  陈家麟剑眉一挑道:“芳驾这么说,是否承认贵门所为,都是有悖正义的么?”
  一句话,问得“公孙大娘”哑口无言。
  陈家麟转向呆在一旁的于艳华道:“于姑娘,非常对不起,但我这是不得已,希望你别介意。”
  于艳华笑了笑没有答腔,一向伶俐慧黠的她此刻碍于“公孙大娘”在旁,只好闷声大吉。
  但眸光闪动之间,早已充分显示她对陈家麟并不介怀。
  陈家麟接着又道:“于姑娘,别把孩子闷死了,解开看看?”
  于艳华把锦袱解开了一端,露出一张红喷喷的小脸,睡得很甜,稚嫩的小脸一片安祥,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命运。
  陈家麟鼻头一酸呆住了,他想起寄养在周老爹家里的爱儿玉麟,一样的面孔,一样的年纪。
  痛苦,升上心头,爬上了脸,目中泛出了可怕的寒芒。
  “于姑娘请你马上把孩子送回杜府!”
  他像是在发命令,语意肯定毫无商榷的余地。
  于艳华秀眉一蹙,把目光望向“公孙大娘”,她不敢擅专。
  陈家麟忘情地大叫道:“送回去,谁敢阻止我便杀谁!”
  “公孙大娘”冷哼了一声道:“渔郎,你不觉得太过份么?”
  陈家麟咬了咬牙,道:“稚子何事,为什么要牵连进江湖是非之中?”
  带煞的双眸,直照在“公孙大娘”身上,看样子他是说得出,做得到。
  “公孙大娘”道:“你真的敢杀人?”
  陈家麟想都不想地脱口应道:“在下说了便算数!”随说,右手随按上了剑柄。
  “公孙大娘”长长吐了口气道:“渔郎,我不是怕你,而不是愿与你斗,最后再让你得意一次。”
  说完,朝于艳华一摆手,道: “送回去,这件事我要禀告主人。”
  于艳华深深望了陈家麟一眼,转身疾掠而去。
  “公孙大娘”不再开口,跟着弹身离开。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三章
上一篇:
第十一章